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137章 呆瓜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罗用很明显地感觉到, 今日到来的这几个少年对他有些成见。

    听人说起他们几人之后在许家客舍的表现, 也不像是人品有大问题的, 因何惊扰了他的毛驴却不肯好好道歉,还管他叫“劳什子罗三郎”。

    不过他们有成见那是他们自己的事,罗用也懒得追究问题的根源在哪里。难道别人对他有成见,对他无理傲慢,他还得好言好语低声下去凑过去与人解释?想得美!

    看他不爽就让他们不爽着呗, 他才懒得给这些小毛头当解语花。想给他找事?那就让他们试试看嘛。

    结果第二天下午罗用过去许家客舍给人讲课的时候, 打眼往厅堂里一瞧。

    呦,那几位也在呢。这脸皮也是挺厚的。

    白以茅这时候也是比较老实的, 只低头垂眼瞧着自己桌面上那块约莫一尺宽半尺长的小烟板,并不与罗用对视。

    他二叔也说了,之后的日子,就让他们好好留在这里学习算术,那罗三郎若是还在生气, 就叫他们好生赔礼, 一直赔到对方不生气了为止,如若不成, 就让他们带上一封自己的亲笔信回去长安城,那信里头会写一些什么内容, 这几个小毛孩光是想想,都觉得脊背发凉。

    “今日倒是多了几个新人。”罗用在炕头上专门为他空出来的最好的那个位置上坐下,笑眯眯说道。

    “……”白以茅觉着,这棺材板儿明显是不打算轻易放过他们了。

    “今日新来这几人, 不知算术基础如何,可跟得上?”罗用笑眯眯问道。

    “跟得上。”白以茅心道,形势比人强,耶耶我且忍了你这一回。

    “九九口诀可会背?”罗用继续问。

    “会。”白以茅不屑,九九口诀有什么,村里的就是村里的,连这都要问。

    “《九章算术》可有涉猎?”罗用又问。

    “略有涉猎。”白以茅哼哼。

    听闻这罗三郎教的是一种比较另类的算术法,与他们先前接触过的很是不同,乃是从一胡商处学来。

    白以茅他们几个朋友私底下讨论,认为这罗三郎就是走了个狗屎运,他自己本身应也没有多少底子,这时候说什么《九章算术》,就很有充门面的嫌疑,这么问他,倒显得自己很会一般。

    “那我这里有个问题,你应也是会的。”罗用笑着说道。

    “……”来了!白以茅绷紧神经准备应战。

    只听罗用出题道:“你与另两个友人一同吃饭,点了两盘角子,一盘角子二十个,你的一个友人比你少吃三个,另一个友人比你少吃五个,问这顿饭吃完以后,你自己总共吃了多少个角子?”

    “!”白以茅涨红了脸,这棺材板儿哪里是在出题,分明是在羞臊自己,定是他昨天夸角子好吃的话被人给学去了罗用那里。

    “脸怎这般红?可是不会?”罗某人心情颇佳。

    “待我想一想。”白以茅涨红着脸,强行按下心中恼恨,决定非要将这个问题解出来不可。

    与白以茅同来的几个少年这时候也都在苦思冥想,还有厅堂中的其他人同样也在思考着这个题目的解法,有些人本来就是精与算术的,这些时日又在这里听课,整日思考着与算术相关的问题,所以这个题目对他们来说并不难。

    白以茅那几个就不行了,日常生活中需要用到这种算术技能的时候毕竟还是比较少,这几个少年人头脑里面的计算功能区基本上还都处于没怎么被开启的状态。

    “诸位可都算出来了?”过了一会儿,罗用问道。

    “十六个。”厅堂中数人同时回答。

    “如何得知?”罗用又问。

    “第一个友人所食角子数量再加三个,第二个友人再加五个,三人便可等同,四十个角子加三加五,便是四十八个,三人分食,一人十六个。”一个略微有些上了年纪的老者回答说。

    “于翁精与算术,此题对你来说自然不难。”罗用笑着说道。这于翁乃是他们离石县公府的吏员,平日里主要管一些公府中杂七杂八的各项支出,他的工作便与算术有关,长年累月下来,算术能力自然不差。

    “三郎过奖。”于瓮笑着拱了拱手。

    来西坡村听了这些时日的课程,于瓮只觉自己真是来对了,不枉他到涂县令面前去求那一遭,他如今若是不来这里学算术,而其他人却学了去,要不了多久,自己那份差事怕就难保了,少了这一份收入,家里的日子可就难过。

    这些日子跟着罗三郎一路学下来,现在他觉得别说是县里那点事,就算去到州里,去到太原府,他也是不怕的。

    “此题若按于翁这种解法,算者需得是个条理清晰的,我这里倒是还有一个笨人可用的笨办法。”罗用说道。

    “……”那几个笨少年的面色都不太好看。

    “既是不知那白以茅吃了多少个角子,我们便画个符号代替这个未知数,这个符号,我管它叫艾克斯,第一个友人比他少吃三个,那便是艾克斯减三,第二个有人是艾克斯减五,最后三人加起来,等于二十乘于二。”

    “用这种解法,脑中无需多想,便只要按照眼前几个条件,将这等式列出来即可,待这等式列出来以后,又要如何算得这个未知数艾克斯呢……”

    在小数分数正数负数之后,罗用就打算给这些人讲讲代数,这种算术法在生活中还是比较实用的,尤其是对于像于翁那样的职业来说。

    厅堂里这些人多是识货的,听罗用讲解过一两个题目之后,他们便也都认识到了这种计算方法的巧妙和简便之处。

    只有昨日刚来的那几个少年,什么0123456789,什么+-*/=,一个都看不懂好么!

    一整个下午就只听到那块棺材板儿在那里说角子角子角子……

    “阿姊,我们要吃角子!”好容易等到课程结束,厅堂里头便有一个小女孩脆生生喊道。听了这小半天的角子,四娘五郎两个早已经馋得不行。

    “这也不在饭点,怎的又要吃?”罗大娘说归说,终究还是给他们捧了一大海碗饺子出来,又在上面扣了个碟子:“莫要在这里磨蹭,捧回去与二娘她们一起吃。”

    “哦!”两小孩应了一声,各自蹬上自己那双靴子,捧着那一大碗饺子,高高兴兴就回家去了。

    “慢点走,别摔了。”大娘看着他俩离开的背影,脸上满是笑意。

    自家这些弟弟妹妹,她总是越看越喜爱,对林家人,近来却生出几分不耐来。

    她有时候不禁也会想,是不是自己这心太偏了,所以才对娘家兄弟姐妹宽容,对婆家那些人苛刻,所以有时候即便是对林家人生出什么不喜,她也让自己多做忍耐。

    如今已是正月里,林春秋那媳妇入门也有大半个月了。

    一般新媳妇入门,难免都会有些拘谨甚至是畏缩,林春秋这个媳妇却不会,这才刚入门不多久,便把林父林母哄得都要将她当亲闺女来待。

    若只是这般,罗大娘也未必十分在意,只是那人近几日总来缠她,想让罗大娘与罗用说,让她也来许家客舍做活,林父林母虽未搭腔,却也未阻拦。

    罗大娘猜想,自家翁婆应也是想让林春秋将来的生活再多一层保障,那新入门的便是看准了这一点,隐隐也有拿翁婆来压她的意思。只她不松口,说客舍这边有他们两口子尽够了,不需再安排人过来,于是这件事便这样僵持了下来。

    那老两口本就偏心林春秋,他那媳妇又这般不省心,将来这家里头真不知……

    “罗大娘,与我几个也上两盘角子。”厅堂之中,又有人要饺子。

    “哎,来了。”罗大娘掩去面上那一缕忧愁,连忙又到厨房里下饺子去了。这件事她还是自己看着办吧,三郎事情多,便不叫他操心了。

    罗家这一边,罗四娘罗五郎捧着一大碗饺子回来,一家大孩小孩就在杂货铺里分着吃了。

    “三郎怎的没回来?”吃饺子的时候,二娘就问四娘五郎。

    “他刚刚上完课,就被制胶作坊的人叫过去了。”四娘含糊应道。现在气温低,那些淘洗杜仲胶的水槽总是结冰,罗用不时就要过去看看。

    吃完了饺子,六郎七娘那两个又扭着说要出去玩,因为昨天五对那事,二娘不太放心,便只准他们在自家院子旁边那个小土坡上面玩一会儿。

    然后四娘五郎便领着六郎七娘以及自家驴驴狗狗的出门放风去了,这一日倒是没有下大雪,就是有点儿小风,几个小孩在前几日积起来的雪堆上面打滚玩闹,好不开心。

    不多久,他们就看到昨日那几个追着五对跑了一路的长安少年,这几个人这时候也是出来遛弯,刚好就骑着马匹经过村口,从这个小土坡下面走过。

    “喂。”四娘那丫头蹲在那个不算高的土坡上,喊了下面那几个人一声。

    “作甚?”几个少年郎一抬头,就看到路边约莫半丈高的小山头上,蹲着个笑盈盈的小姑娘,一会儿她身后又伸出一个毛驴脑袋,很不友好地冲他们打了个响鼻。

    “丝瓜瓠瓜冬瓜都能吃,你们可知什么瓜不能吃?”那小丫头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几个长安少年皆是一脸茫然。

    “呆瓜!”那丫头咧嘴冲他们笑道。

    “哈哈哈哈!”土坡上传来一阵嘎嘎笑声,其中还掺杂着那头臭毛驴的昂嗯昂嗯,还有两只大狗此起彼伏的汪汪声。

    “!”白以茅等人额上青筋直蹦!那块棺材板儿就是这么教小孩的?

    还有他家那头毛驴和那两条狗,统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红包已发,网页随机数生成,被选中的是10,28,6,21,23这几页的评论。

    明天继续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