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127章 捡便宜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更新快,,免费读!

    罗用这一次之所以献上这一双靴子给李世民, 并不是为了给他本人穿着, 而是想要让他看到这种靴子在军事上的作用。?

    这并不是一个真正和平的年代, 按这时候的势力分布,大唐占据中原地带,西南有吐蕃,西面有西突厥,北面有薛延陀, 东北又有靺鞨、室韦, 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而周边那些国,又有哪个国家不想拥有更多的土地和人口呢, 尤其大唐的国土又是如此的肥沃富饶,在这种情况下,边境上的大小摩擦在所难免。

    既然战争在所难免,罗用就希望大唐的士兵至少能少死一点人,都说战场上刀剑无眼, 但是除了正面对敌时候的受伤和死亡, 漫长的行军路线,以及恶劣的作战环境, 往往也在大大地消耗着士兵们的健康和生命。

    在这个没有抗生素的年代,哪怕只是一个不起眼的伤口, 都会让你到鬼门关前走一遭。没有一双舒适的鞋子,却要在恶劣的环境中行军,所以很多人都会受伤,就像从前的马匹没有钉上马掌, 蹄子若是磨坏了,这匹马便也就废了。

    在这个时代,战争不仅意味着流血和牺牲,它还意味着走不尽的漫漫长路,意味着严寒和酷暑,意味着莫测的天气,还意味着疾病和死亡。

    罗用能想到的事情,李世民自然也能想得到,作为一个帝王,他对于军事的了解和重视,绝对不是罗用这种闲散人能够比得上。

    所以当郝建平献上这一双胶底皮靴,告诉他这种靴子的好处的时候,这位帝王原本还透着几分慵懒的目光,登时就变得凝实起来,在那样的目光之下,郝建平只觉得自己手上那一双靴子如有千斤重。

    当天下午,长安城中便有几位官员意外收到进宫面圣的旨意,匆匆赶到宫中,不多久,又匆匆出得宫来,稍作安排之后便各自带人出城去了,在这雨雪交加的天气,骑着快马头也不回地冲出了长安城。

    皇帝陛下令他们到秦岭地区去搜集大量的杜仲树叶,就地建造仓库用于储藏,至于后续的工作,他届时会派人前去告知,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多搜集一些杜仲叶,另外还有杜仲的种子以及杜仲树苗,也要尽量收购,令人运来长安城,届时皇帝陛下会令人将它们种在长安城周围的山区。

    安排完这些工作之后,李世民又召见了唐俭。

    “爱卿近来可好?”皇帝陛下笑眯眯坐在木榻之上,身上的衣衫并不厚重,但他却不觉得冷,唐俭也不冷,宫里的能工巧匠们早就在这个殿里修了地暖砌了火墙,据说都是从那火炕改造而来。

    今年入冬以后,几把火烧下去,这宫里头到处都是暖烘烘的,大臣们上朝的时候也不再叫苦不迭了,铺个垫子坐在地面上,也是暖洋洋的,就是有些个老头子被这地暖一熏,就爱犯困,倒是闹出了一点笑话。

    “回陛下,臣一切都好。”唐俭躬身道。

    “坐。”皇帝陛下赐坐,这回倒不是给个垫子叫他坐地上,而是让人搬了一把胡凳过来,两人对面而坐。

    “我听人说,你上回从北方回来的时候,还特地拐去了离石县。”两人坐定之后,皇帝陛下就问了。

    “回陛下,我们那时候从草原地区南下,一路从关内道过来,过了孟门关以后,便听当地人说,离石县西坡村那罗三郎,在村子里头修了一条异常平整的水泥路,于是便也过去瞧了瞧。”唐俭回答说。

    “何为水泥路?”皇帝陛下耳目众多,这件事他其实早有耳闻,不过他那时候正在权利推玉米,便没有在这件事上多下工夫,更没有让人宣扬出去。

    “此事说来也是有些神奇,当地人不过是将黄泥石灰等物和一和,摔成泥坯经过一番煅烧,再碾压成粉,如此便成了水泥,用水和上就能用,铺地修墙,比寻常泥土坚固许多。”皇帝陛下既然问了,唐俭自然是知无不言,当初他也是稍稍去参观了一下水泥作坊的,虽然不知道具体配方,但对于制作水泥的过程,多少也是有些了解。

    “竟有如此奇法,怎的你当时回来,却也不来与我说说?”皇帝陛下就说了。

    “那石州刺史竟然没有将这件事禀报给陛下?”唐俭当即甩锅。

    这也不是他的本职工作,凭啥事事都要来禀报啊,想他唐俭对这大唐也是立下了汗马功劳的,甚至几次都差点丢掉了小命,不过就因为收了人家几只羊羔,就把他给贬官了,换了谁心里头能舒坦?

    “却是不如你说得这般清楚。”李世民当然不能说石州刺史没有禀报给他这件事,真要这么说了,不就证明石州刺史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自己这个皇帝当得窝囊。

    事实上,石州刺史也是有把这件事禀报给他的,这会儿话赶话,也就是这么一说。那郝建平乃是经由科举一途出仕,家世背景原也没有长安城那些刺儿头们那般深厚,行事颇为谨慎,而且也很把他这个皇帝当回事。

    君臣二人又说了一番话,然后皇帝陛下就表明了自己这一次宣唐俭进宫的用意,他其实就是想让唐俭再跑一趟离石县,与那罗棺材板儿谈谈条件,最好是能帮他把这杜仲胶的方子,还有那水泥的方子,一并给他弄过来。

    “陛下既然想要那两个方子,何不干脆宣那罗三郎来长安?”唐俭建议道。

    “爱卿可是怕这风雪天气不好行路?”皇帝让你去办事,你丫去就是了,竟然还敢推三阻四。

    “这些许风雪又有何碍,如何能够比得了塞外。”当年唐俭跟突厥王谈判的时候,可是差点就把这条小命给留在了塞外,大唐之所以能够顺利灭了□□厥,可还有他唐俭的一份功劳,就算你是当皇帝的,也不好卸磨就杀驴啊。

    “爱卿此去,还是多带几个人手,裘衣暖炉,也都备得齐全些。”反正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不知陛下此次,又要给那罗三郎赏些什么?”总不能让他两手空空过去找人要东西吧。

    “钱五百贯,绢一百匹。”皇帝陛下说道。

    “这……”水泥和杜仲胶两样加起来,这么大的发明,别说官身,竟是连个虚衔都不肯给?有再多钱又如何,到底还不是白身一个。

    “可是觉得我给得少了?”皇帝陛下问道。

    “……”唐俭沉吟,看来那棺材板儿比他还不受皇帝的待见啊。

    “早前听人说你被那罗三郎用一把伞就给收买了,我还不信,如今看来倒像是真的。”皇帝陛下玩笑道。

    “嗨,不过就是个小玩意儿。”连一把伞都知道得那么清楚,先前还跟他装呢,就这,还能不知道水泥?

    甭管乐意不乐意,唐俭领了命令,便也只好乖乖办事去了,大冬天的,带着一大队伍车马部众,顶风冒雪就往离石县方向去了。

    至于皇帝陛下这边,这回之所以没有召罗用进京,而是令唐俭前去与他谈判,这里头的因由嘛,说起来倒也没什么,主要就是上回见面的过程不太愉快。

    罗三郎那马屁虽然拍得响亮,前面怼他的时候同样也是很有胆,这当皇帝的人,能是什么人想怼就能怼的吗?一个不小心把气性给怼出来,那小子可就人头不保了,就算他这个当皇帝的脾气好,能忍,这事传出去影响也是很不好的,隔三差五被人怼,他这皇帝当得还能有威严吗?

    不给它封官也是有这方面的考量,把这些不听话的刺儿头一个一个的都给封了官,那存粹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那块棺材板儿还是让他留在离石县好好种地吧,若能再弄出一些好东西,于国于民也是一件好事。就是孟门关那一带的军事部署还得再加大一些力度,别到时候叫胡人把他给掳了去。

    罗某人这会儿还不知道,就因为当初他那头脑发热的一怼,就把自己的仕途给怼干净了。

    数日之后,皇帝陛下与他的爱将尉迟敬德一起谈话赏靴,对于这个身经百战的右武侯大将军来说,欣赏这一双皮靴实在比那些风花雪月来得更有滋味。

    君臣二人先是对这一胶底皮靴做了一番点评,然后那尉迟敬德便穿上那双靴子,两人出了宫殿,去了练武场。

    当初罗用让冯皮匠做这双皮靴的时候,就是按照武人的规格来做,码数偏大,鞋型略宽,这时候被尉迟敬德穿在脚上,除了脚掌两边还是稍稍紧了一点,其他倒也合适。

    这位右武侯大将军在练武场上把刀枪剑戟都给耍过了一遭,又是与人对练,又是策马狂奔,最后高高兴兴回到李世民跟前。

    “好靴啊!真是一双好靴!陛下刚刚看我行动可还矫健?”身体活动开了,这位大将军心情也格外好,说话的声音都比平时高了好几个度。

    “敬德这一身武功倒是没落下。”皇帝陛下夸赞道。

    “这靴子着实好穿,跑跳自如啊,鞋底是软的,还结实,你看,我在雪地里跑了这么长时间,这靴子里头还都是干的。”这位大将军这会儿实在是太高兴了,平日里在朝为官的形象也是没绷住,还把自己脚底下的一只靴子脱下来,递过去给皇帝看。

    “……确实。”皇帝陛下嫌他脚上味道大,没真凑近了看,也就是略略瞄了一眼。

    “这靴子确实是好,穿着还暖脚。”尉迟敬德说着,就又把那双靴子给穿上了,旁边一个宫人捧着他原来那双鞋使劲往他跟前凑,人家根本连看都不看一眼。

    “嘶……”皇帝陛下原本还想说点什么,想想还是算了。这朝里朝外的,到处都是刺儿头,难得有个忠厚老实又肯听他话的……

    于是这一天下午,右武侯大将军就穿着这双新靴,高高兴兴出皇宫去了。

    却不知,若是没了那些刺儿头给他当陪衬,他今日哪里又能拣这么一个大便宜,毕竟这双靴子皇帝陛下自己穿着也合脚。

    作者有话要说:  给大家看一看贞观九年的疆域图,从前我一直就有一种唐朝很强大、周边都只是一些小组织小势力的感觉,看了地图以后才发现并不是那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