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104章 马屁不穿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更新快,,免费读!

    皇帝陛下称赞罗三郎有胆气, 殿中诸位大臣纷纷附和。

    唐初这时候的朝参制度,逢一逢五是大朝,逢九则是三品及三品以上大员的朝参日。

    另外还有一些常参官, 几乎日日都要进宫见皇帝,这些人是五品以上文官,以及几个特定岗位上的官员, 罗用今日在这个大殿里见着的, 就是这些人。

    要说文官一定就比武将狡猾有心眼,这种事也不是绝对, 很多武将看起来三大五粗, 心眼子照样也是细得很, 在这朝堂之上与人过招半点都不带吃亏的。

    但是当你把一群文官或者一群武将单独放在一起的时候, 文武之间的差异那就很明显了。

    今日殿中这些文官就是这样,听闻皇帝夸奖罗三郎,他们也都跟着夸奖,大殿之上乍一看其乐融融, 实则大伙儿心眼活络, 说话都拿捏着分寸呢。

    这罗三郎胆子忒大,谁知道皇帝这会儿是真夸他还是假夸他,自己随便跟着夸两句也就行了,万一夸得太猛,皇帝等一下突然又来个急转弯,自己到时候可就不好下台。

    事实上,当着皇帝的面夸一个人胆子大,这个真的算是夸赞吗?

    罗用总觉得,这些人就差指着自己的鼻子骂他吃了熊心豹子胆。

    “陛下谬赞,用乃乡下一小儿,又能有什么过人的胆气,不过就是心安而已。”罗用方才发热的头脑这时候也已经稍稍冷却。

    “哦?”皇帝陛下笑着看向罗三郎,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

    “用有幸,生在这太平盛世,海内升平,政治清明,家国平安,强敌不敢来犯,百姓安居乐业,盖因外有猛将,内有明君。”

    “我虽然只是一个乡下小儿,年幼失怙,心中却也十分安稳,不忧恶人来袭,不忧恶吏相欺,心中安然,无忧无虑,今日得见陛下,欣喜之情不知如何表达,词不达意,还请陛下海涵。”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罗用不喜与人相交,也很少拍人马屁,但这并不表示他就不会拍马屁。

    而且他方才的这一席话,也并不完全是阿谀之言,在这个战乱纷起的年代,一个国家能够拥有一个精明强干的君主,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国家若是软弱,强敌就会来犯,君主若是昏庸,社会就会黑暗。

    罗用不喜欢和强权打交道,对于面圣一事也心怀抵触,但是不得不说,能够生活在这太平盛世而不是乱世,这本身就是一件天大的幸事。

    而这个太平盛世,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他需要无数人用鲜血去开辟,也需要无数人用心血去经营和治理。

    前方的胡床之上,当今圣人听闻了这一番话,定定看了罗用片刻,然后对殿中诸位大臣说道:“卿等日日为国操劳,今日听闻这乡下小儿所言,心中可觉欣慰?”

    “臣心甚慰!”当即便有一老臣跪立而起,只见他老脸涨红两眼湿润,向着皇帝郑重地行了一个大礼,趴伏在地上久久未起。

    “臣心甚慰!”在他之后,马上又有其他大臣起身行礼。

    在这朝堂之上,虽然不乏尔虞我诈,但这其中许多人,确实也都有着为国为民的政治情操,这时候被人夸他们的工作做得好,自然也是很欣慰的。

    这大夏天的,每天三四点钟就要起床,五点来钟就要进宫,容易吗他们。

    “诸位爱卿请起!”皇帝陛下说道:“近日家翁卧病在床,我亦心伤,时常回想起当年与他一同征战南北的时候,多少英雄儿女,精兵悍将,为这大唐基业奋勇杀敌,置生死于度外,转眼这许多年过去,家父已老,朕亦已不复青春……”

    “陛下!”诸位大臣哀声叩拜。

    “如今听闻罗三郎此番言语,朕心甚慰,当年战场的英雄血没有白流,今日诸位为国为民殚精竭虑,亦是没有白费,朕的辛苦,百姓也都是看在眼里的。”圣人言道。

    李世民的这一番话,说得也是情真意切,他最近确实也是有些感伤,一方面是回想起从前在战场上厮杀的岁月,另一方面,就是因为李渊的病重。

    他们父子之间的隔阂很深,感情也颇为复杂,但无论如何,李世民也没有狼心狗肺到希望自己的父亲早点死的地步。

    李渊病重,这朝里朝外,又出现了许多同情太上皇的声音,从前的那一场玄武门之变,隐隐又开始有人提及。

    那玄武门之变是李世民身上最大的污点,也是他毕生的痛脚。在这个孝道至上的时代,他自然要受到许多非议和质疑。

    只是从他登上皇帝之位,至今已有八年有余,这些年兢兢业业殚精竭虑,国家一日一日走上富强之路,那些人竟仿若完全看不到一般,动不动就揪他小辫儿,有时候想想,也是难免心寒。

    “陛下!”

    “太上皇应无大碍,陛下莫要心伤。”

    “陛下爱国爱民,百姓岂能不知。”

    “……”

    皇帝陛下伤心,诸位大臣纷纷劝慰。

    半晌之后,殿中气氛才又回归了平静,然后皇帝就对诸位大臣说道:“这罗三郎心思通透,品性也是好的,依我看,确是匡扶社稷兼济天下的人才。”

    诸位大臣纷纷附和,罗用却推辞道:“谢陛下与诸公抬爱,用生性散漫不喜拘束,怕是做不得官。”

    “哦?”皇帝陛下听闻此言,便笑道:“莫非你是知道做官辛苦,便想猫在家乡躲清闲?”

    皇帝这话一出,殿中诸人纷纷笑了起来。

    罗用这时候也知道自己今天应该算是顺利过关了。

    “罢了,如今你尚还年少,便准你再回河东老家去躲几年清闲。”玩笑归玩笑,皇帝陛下到底还是抬了抬手,放过了罗用。

    事实上他也不是真的很想让罗用当官,这家伙那棺材板儿的诨号也不是白叫的,头一回见面就敢跟自己叫板,这往后要是真当了官,那还了得。

    当今圣人素有善于纳谏之名,这也是他自己悉心经营出来的形象,毕竟言路开了,他的耳目才会聪敏,国家政治才会清明。

    只是有些个直肠子一根筋,也不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也不管自己说的事情紧不紧要,动不动就要给他来一个犯言直谏,皇帝陛下有时候忍得也是很辛苦。

    那些家伙还真当他脾气好呢,想当年在战场上,他李世民也是响当当的一名悍将,没点血性,如何能打下那一场又一场辉煌的战役。

    现如今国家稳定,朝中也是人才济济,说实在的并不差罗用这一个,这块棺材板儿还是放归山野得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虐狗节,原想上网给自己找个带颜色的小游戏打发一下时间,然后悲催的我的电脑就中毒了。。。

    还有那啥,很多人都以为小乔是攻,我很负责任地说,那丫是个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