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102章 重逢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更新快,,免费读!

    长安城这边,皇帝陛下刚说要宣罗用进京面圣那会儿,朝中还有几个人对这件事表示了一下关心和好奇。

    但是没几天,宫中又传出太上皇近来身体越发不好的消息,然后整个朝野上下的气氛就都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那马上要进京的罗棺材板儿自然也就显得无足轻重了。

    按理说, 无论是在谁家里, 哪个老人要过世了,大家表现出哀戚和同情的姿态总是没错的,怎么哀戚怎么来就对了,但这事出现在天子家中, 那情况就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李渊当年那皇位毕竟不是他自己心甘情愿让出去的, 他的存在, 对于现在的皇帝李世民来说, 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单纯的父亲, 在这一场权力角逐当中,父子之间就算不说仇恨, 隔阂也是很深的。

    这时候李渊快不行了,当臣子的就很是要权衡一番轻重,万一哀戚得太过了,你让人李世民怎么想,哦,你们这些大臣的心还是在我父亲身上,不在我身上。

    一旦给主上留下了这样的印象,不管是哪个家伙,他这辈子的仕途基本上就算完了。

    但你又不能表现得太不当一回事,那可是太上皇啊,曾经的天子,当今皇帝陛下的爹,谁敢不把他当回事?

    横竖就是一句话,伤心你得有个度,轻了重了都不行,所以说这个事就让大家伙儿很为难,那些真正忠心于李渊的臣子,这时候面上也要掩着些。

    罗用就是在这种时候来到的长安城,进城那一日,时间已经是六月初十,若是不出意外的话,李渊应该会在六月二十五那一日死亡。

    古时候的人很迷信,赶在这当口接到面圣的旨意,罗用也是比较无奈,生怕被人扣上一顶丧门星的帽子,言是自己的出现冲撞了太上皇,虽然也不一定就会发生这样的事,但罗用还是想把任何对自己不利的苗头都掐死在摇篮中。

    罗用一路催促着那个赶车的健仆,紧赶慢赶,好容易才在初十这一日到了长安城,那健仆只当罗三郎面圣心切,并不知道这里面的因由。

    按照罗用的意思,他这一次肯定是不打算在长安城久留的,早早赶过来,早早面过圣,再早早回去就得了,最好在廿五那一日之前离开长安城。眼下这种时候,他肯定不会去出什么风头,也不想旁生枝节。

    进城以后,他们径自就往罗用在城中的那个小院去了。

    罗用那小院是去年冬天他那些弟子所买,因有马氏商行相帮,倒是寻着个不错的地方,就在距离马氏商行不远的一条巷子里。

    途经马氏商行的时候,罗用也进去看了看,原本还想着说不定能见着马九,结果进去一打听,马九那小子这会儿还在江南地区晃荡呢,前几日倒是让人捎了一封书信回来,言是江南富庶,他还想再多逛一些时日,四处走走看看。

    马九的父亲这时候就在铺子里,听闻罗三郎来了,便也亲自出来接待,还说罗用那个院子太长时间没住人,这时候肯定落灰了,邀他在马氏商行住下。

    罗用谢过对方好意,但他还是想去自家院子住,于是马九的父亲便喊了铺子里的一个伙计给他们带路,因罗用是头一回来长安城,怕他们寻不着地方。

    等到了地方,罗用下车一看,对自家这个院子也是颇为满意,白墙黑瓦,方方正正,大门上挂着一把铜制的横锁。

    罗用从身上摸出钥匙,开门进去,这院子看着挺新,只是将近半年时间没住人,确实也是有些落灰。

    将这院子打扫打扫,罗用与那郝刺史的健仆便住下了,因没打算长住,于是也不开火,每日只在附近街头巷尾的各种食谱里寻吃食。

    别说,这长安城的商业确实也是比较发达,虽不像后世的大都市那样高楼林立,但是各种坊间店铺,也是颇有特色。至于物价,相较于离石县那肯定还是要高出不少,但若是跟二十一世纪的一线城市比起来,依然还是很实惠的。

    农历六月,正是桃李成熟的季节,长安城外就有不少果农,每日里都有人挑了水果到坊间来叫卖,罗用最近就买了不少,与那郝刺史的健仆一起吃了些,又往空间里头收了一些。

    郝刺史这回给他安排的这名健仆,也是个和善稳重的,帮罗用跑前跑后都不曾有过什么怨言,并不会因为罗用的身份比他主人低就起了小视的心思。

    他二人在这院子里住了两三日,皇宫那边却依旧没有来人。

    那皇帝也不是罗用什么时候来了就能见上,只能先到相关部门把名字报备上去,然后在家里坐等听宣。

    这一日,眼瞅着时间就要到傍晚,罗用心想今日又白等了,这时候宫里肯定不会再来人,于是便喊了那健仆,让他赶车带自己去四门学看看。

    罗用早前也听他那些弟子说起过,乔俊林现在变化挺大,在四门学读书,每天穿着读书人的衣袍上学放学,看着仿佛就像是一个长安少年一般。

    这时候过去,刚好能赶上他们学校放学,罗用让那健仆把马车停在距离他们校门口不远的路边上等着,听闻这四门学中学生很多,不知道自己等一下还能不能认出人来。

    也就等了没多久,便到了学生们下课的时间,很多十几岁二十出头的学生从那校门之内走出来,三三两两,言笑晏晏。

    在穿流的人群中,罗用一眼就找到了乔俊林。

    一年多时间不见,乔俊林的变化确实很大,原本懵懂无知的蠢萌少年,心里藏着委屈对他又有一点点依赖的家伙,这时候已经完全变成另外一番冷清模样。

    罗用看着他与旁边几人说话,面上虽带着笑容,眼里却透着疏离。

    还有他身上那躁动的气息太过明显,那种随时都准备破壳而出一飞冲天的强烈愿望。

    若是在从前,在别人身上看到这样的气质,罗用大约只会一笑置之,出人头地,一向是许多人的渴望,无论是在二十一世纪还是在七世纪。

    然而这时候当他看着眼前这个少年,心中竟有些复杂起来。难道他不知道,在这一个人人装逼的世界,太过外露的野心和欲/望只会让他处处碰壁。

    罗用待这乔俊林,总是有些不同,他常常在对方身上看到少年时的自己,大约因为都是早早就尝过了这人世冷暖的关系,他们之间好像有一点相像。

    但这时候再看,他们二人分明又很不一样,罗用这个人,两辈子加起来,都不曾对什么事情有过那样强烈的执着。

    那执着另他心惊,却也另他心动。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罗三郎无奈地在唇角勾起了一抹笑。

    “……”

    “乔大,这回这事,我等几人都很是为你感到不公。”

    “论才学论武艺,你俱是在那二人之上。”

    “正是!”

    “沈静也就算了,朱也那小子凭什么能补太学。”

    “不就是会写几篇漂亮骈文。”

    “谁也没想到,这回竟是便宜了那厮。”

    “……”

    四门学补太学的那两个名额,今日终于确定下来了,其中并没有乔俊林。

    对于这件事,乔俊林心中虽然失望,却并不感到十分意外,也并不气馁,这一次不行,还会有下一次,总有一日,他会成为这个学校里当之无愧的第一名。

    他的那些同学还在七嘴八舌地抱怨着学校的不公,乔俊林却始终没有说话,名额既然已经定下,任何抱怨的话都没有意义,弱者的抱怨,也根本不会有谁在意。

    别看这些人好像都在为乔俊林鸣不平,实际上他们只是自己心里不平而已,看着别人补上了太学,自己没有勇气去与他们一决高下,也未曾做过任何努力,这时候却又在那里眼红嫉妒。

    每天都要与这样的一群人打成一片,这让乔俊林感到十分地厌倦。

    然后当他再一次不经意地抬起眼眸,就看到那个西坡村少年,就在前方的不远处,坐在车辕上冲他笑着,一时间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成了背景。

    时光流逝,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在变,只有那个人一点都没变。

    作者有话要说:  那什么,对感情戏没多少自信,貌似我的萌点比较另类,大家伙儿将就看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