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80章 这里什么都没有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这个臭肥皂的威力一显出来,马四郎等人顿时就坐不住了,连说要去罗家院子看看罗用家里的那些肥皂。

    “三郎,此为何物,价钱几何?”那马四郎问道。

    “此物名臭肥皂,价钱五文。”罗用答道。

    “臭肥皂?”在场几人诧异。

    “没错,臭肥皂。”在罗用的印象里,这东西就叫臭肥皂,他也懒得再起其他名字,直接就这么叫了。

    “只可惜存货不多。”五文钱一块肥皂的价格,五郎的马甲还是那外来的商贾都比较能接受,无论是用来洗澡还是洗衣,这个价钱,一般的小富之家便也能用得起。

    “三郎近日可还能再制一些?”那外来的商贾问道。

    马家就是离石县本地商户,等得起,无论罗用今后什么时候再做出肥皂来,横竖是少不了他们家的。像他们这些外来的商贾,就有些耽搁不起了,总不能为了一批肥皂大几个月地等在这里,家里头可还有别的营生呢。

    “不瞒二位说,我先前都是收的废油杂油来制这臭肥皂,所以价钱才能低到五文钱一块,二位若是要得急,倒也可以收些好油回来做,只价格方面怕是要高一些。”罗用说道。

    “价钱略高一些也是无妨。”对方当即说道。这罗三郎为人实在,他这里的东西就没有胡乱定价的,就算是换了好油来制这肥皂,价钱又能高到哪里去?可高得出十文二十文?

    “如此,我这几日便着手开始收油。”罗用答应道。

    原本,在这种物质匮乏,很多人根本都吃不起猪油的情况下,罗用也是比较排斥用好猪油来做肥皂的。

    只是这时候确实也是缺钱,后面还有那一批批的杜种苗没到,待今年这些杜种苗都种下去,他今年还不知道要欠下多少外债。

    既要决定制肥皂,罗用便在自家院子外头的墙面上,把近几日的猪肉价格给提了提。

    然后又跟村里那些经常出去卖豆腐的年轻人打过招呼,让他们如果去小河村那边,记得跟那边的人说说这个事,谁家里头还有猪未宰杀的,若是觉得这两日的价钱合适的,这便宰了吧。

    既是要用好油来制肥皂,罗用也就不打算再做臭肥皂了,猪油肥皂除了传统的热制法,还有一种后来兴起的冷制法。

    冷制法做出来的肥皂,皂基反应不完全,品质也不如热制法稳定,酸碱度不太好控制,为了安全起见,做完以后,通常都要放置比较久的时间充分熟成以后才能使用。

    像罗家那些臭肥皂,刚做好没几天,罗用自己就敢切下来试用了,换了冷制皂,那是肯定不行的。

    在罗用看来,冷制皂最大的优点就是好看,不像臭肥皂长的一副糖糕样,冷制猪油皂是比较好看的奶油色,而且据说在护肤方面也有着比较独到的效果。

    现在罗用之所以决定制作冷制皂,主要就是奔颜值去的,而且冷制皂还方便添加各种佐料,可以做出各种各样的款式。

    为了做这个冷制皂,罗用又让衡玉帮他做了一个搅拌桶,然后还去薛记布坊买了各种颜色的燃料回来。

    当日宰杀的活猪,当日便取了肥肉和板油熬制猪油,这样熬出来的猪油很新鲜也没有什么异味,然后等它冷却到一定程度以后,再加按比例调配好的烧碱水进去搅拌,放在搅拌桶中,几人轮流,接连搅拌几个时辰,待到桶里的猪油逐渐开始变得粘稠,变成类似淡奶油的状态,再放一些染料进去搅拌均匀,然后就可以装模了。

    这些模具是罗用在殷式车轮行订的货,听说殷家有擅雕刻的后生,罗用便去问了问,结果也就半日工夫,对方就给他做了三板模具出来,每板有九个凹槽,可以做九块香皂。

    这些模具里头刻的都是兰草梅花牡丹之类的花样,都是他们做贯了的几个图样。罗用另外还跟他定制了一些花样配文字的,文字方面,写的就是一些时兴的诗句,以及诗经上的经典诗句。

    这一大桶猪油,做出来不止二十七块香皂,装完那些模具以后,罗用把剩下的皂液都倒在了几个长方形木槽里面。

    到时候脱模之后,他可以用刀把这些香皂切成小块出售,或许还可以在上面雕刻一些简单的图案,或许也可以整块卖出去,给买了肥皂的人自己拿回去diy,这时候的文人多才多艺,会手工雕刻的也不少。

    在做这一批肥皂之前,罗用做了不少计算工作,又有之前制作臭肥皂的经验,除了搅拌的时间比预想的要长一些,其他总体还算比较顺利。

    之后几天时间,罗用相继又做了第二批第三批……前面做好的香皂顺利脱模,很快又在模具里倒了新的皂液进去……

    很快,在罗家杂货铺的货架上,就摆上了许多粉红色的淡绿色的浅蓝色的米黄色的香皂。

    说是香皂,其实也并没有什么香味,香味素的提取实在是太过麻烦,这时候的世面上也买不着现成的香水精油之类的东西,罗用在心里合计着,改明儿买几个香囊回来,跟这些香皂一起在坛子里放一段时间,不知道能不能有点效果。

    最近有不少人跑到罗家杂货铺这边来瞧新鲜,果然那染了颜色的香皂就比臭肥皂更有吸引力,还有人说,改明儿自家嫁女儿的时候,非得从罗三郎这里买几个香皂给她做嫁妆。

    能说这话的,也算是挺大方的人家了,在这年头,一般人洗澡就用草木灰。

    听说在上流社会也有用一种名叫澡豆的东西洗澡的。

    罗用跟人打听过,这个澡豆的主要原料就是豆面,去污能力一般,时人常在澡豆中添加许多护肤养颜的原料,还有很多香料,天天用的话,那也是挺香挺干净的。

    经济条件不太好的人家,若是讲究一点的,就有皂荚,那东西不能直接用来洗澡,要先将干皂荚放在水里浸泡熬煮,一般至少都要熬上一天一夜,才能得到较为浓稠的汤汁。

    像他们西坡村这里,用草木灰洗澡还是比较普遍的现象,罗用这一年多时间基本上就是这么洗的,就是拿草木灰唰唰在身上抹一遍,把自己抹成泥人,然后再拿清水哗哗一冲完事。

    像二娘那样的花样少女,罗用就叫她拿豆面洗,她哪里肯,有时间的时候就熬点皂角水,没时间的时候还是用草木灰省事。

    有时候家里有淘米水,二娘也用淘米水洗头洗脸,这都已经算是奢侈品级别的了,粟米可是细粮啊,一般人家都没有天天吃的。

    像罗用自己,基本上洗头洗澡全用草木灰,他洗得勤,二娘就算有心想要给他熬皂角水,也是赶不上趟。

    草木灰在这个年代也是好东西,又能洗澡又能洗衣服,还能肥田,一般人家也没有胡乱浪费的。

    听一些往来于离石县的商贾说,在南方某些地方,生长着一种肥皂树,那树上长这的皂角又大又肥,比他们河东道当地的皂角好用,却是只闻其名,没见过真东西。

    在这种时候,罗用的这个香皂横空出世,别的都不说,单是颜值这一点,就甩原来那些清洁用品好几条街。

    这一日,罗用想想这个香囊的事情是不能再拖了,于是便把当天收肉加工的活计交给二娘她们,自己则又赶着驴车进了城。

    这香囊的价格不低,他要的量又有点大,也不好交给别人去做,还是自己去看看,选些合适的回来。

    随着天气一日日转暖,离石县也一日日热闹起来,罗用进城的时候,城门口那里车进车出的,已经很有几分繁华景象了。

    进了城以后,也看到路边又多了几个收竹链子的摊位,听人说,这几日,竹链条的价格已经涨到了三十文以上。

    他们离石县并没有专门的香行,要想买香囊,大多都是去的马氏和王氏那两个商行,其中马氏因为主要经营长安城那边的市场,在香料这一块,备货就比王氏更充足些,毕竟长安城香料市场还是要比江南地区发达。

    说是充足,其实也就那几样,主要他们这里会调香的人太少,这玩意儿可是高档消费品,他们离石县这个地方能买得着就算是不错了。

    “三郎可是要调香?”马四郎听闻罗用来了,便亲自出来接待。

    “我哪里会。”罗用笑道:“不过是打算买一些回去做香皂而已,不知小娘子们都喜欢什么样的香味?”

    “听闻近来长安城中时兴这种香囊。”马四郎给罗用递了一个香囊过去。

    罗用接过来闻了闻,摇头道:“这味道太淡了,有没有更加浓重芬芳一些的?”

    “还有这种,一般都是年长的妇人在用。”马四郎说着又给他递了一个过去。

    罗用接过来闻了闻,依旧不太满意,这些香囊的香味都是比较自然的清香,用来佩戴倒是不错,若想用来做香皂,那就有些太淡。

    遇着这么个难题,罗用突然就十分怀念起二十一世纪的人造香精来了,那玩意儿多方便,价钱又很便宜,早知道有今天,当初就应该在空间里装他几十几百公斤。

    这个时代倒是也有一些香味浓郁的自然香料,不过那价钱不用说必定是很贵的,很多都是从国外进口过来,国内根本出产,而且他们离石县也没有,得从长安城购买。

    罗用就只做些香皂,自然不可能去花这个冤枉钱,不够香就不够香吧,最后他综合考虑了香味和价格这两个因素,选定了一款较为合意的香型,买下了几个香囊。

    提着一包香囊回到街道上,看着眼前的黄土街道和低矮房屋,来到这个时代,他不止一次感觉到荒凉。

    这里什么都没有,没有香精,没有色素,没有化学添加剂……啧,他现在竟然还怀念起那些个东西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