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79章 臭肥皂的威力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农历三月份,眼瞅着就要进入春耕的季节,罗用那些年前去往长安城的弟子,也跟随马氏商行的商队,一路从长安城回到了离石县。

    这些人去年秋里就去了长安城,一路上长了不少见识,待到了长安城,更是仿佛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现如今重归故里,心里多少就存了几分想要炫耀的意思。

    结果回来一看,短短几个月未见,离石县竟又比他们当初离开的时候热闹了许多,许家兄弟甚至还在西坡村村口开了这么大的一间客舍。

    罗用得知他们这一日会来西坡村这边,早早就在许家客舍定下两桌酒席。

    “这一个厅中竟就有数种口音,刚才一个晃神,我还当自己是在长安城的某间客舍。”席间,罗用的一个弟子感慨道。

    别看只是一家乡野客舍,这厅里南来北往的商贾都有,说起话来,各地口音交杂,有些人干脆就那么大喇喇地用家乡方言交谈,本地人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哪里就能跟长安城的客舍相比。”许大郎笑得又几分拘谨。

    “也没什么不能比的,那长安城也有小客舍。”

    “那地方就算是小客舍,价钱也不便宜。当初刚去的时候,还好有那马九郎,帮咱寻了个价钱合适的小院先住着。”

    “马九郎这一次可与你们一同回来了?”罗用问道。

    “并无。”一个弟子回答说:“他与我等一同出长安,过了潼关便一路往东去了,言是要去那江南地区看一看。”

    “师父,你可曾听闻,鲁地那边也有大批燕儿飞卖往江南地区。”另一弟子言道。

    “并未怎么听说。”这事罗用先前听他的这些弟子说过一回,之后也没怎么关注,如今看来又有新消息了。

    “我听一个长安城中常常往来于江南地区的商人说,那鲁地产的燕儿飞,并不用石竹链条,多是用陶链。”那弟子说道。

    “陶制的链条也能负重?”不待罗用说话,那许三郎就忍不住了,陶瓷在他们印象中可没那么结实。

    “是不太行,所以就有不少商贾从长安城这边收竹链条,再倒卖到江南地区,他们那车子换上咱们这儿的链条,也一样能用。”旁边另一个弟子出言解释道。

    显然,这些去了长安城的弟子,先前就在一起研究讨论过这个问题,心里也都比较有数。

    “啧,他们是故意照着咱们的尺寸做的吧?”有人当即不满道。

    “那陶链子不好用,他们就没想过什么解决之法?”罗用问道。

    “听说正在研究铁链的制作,只那链条的零件细小,铸造不易,目前做出来一些,价钱相当高昂,一般很少有人买得起。”知情的弟子言道。

    “这样也好。”罗用点点头,说道:“等他们那边制铁链的技术成熟了,我们也可以从他们那边买铁链。”

    看来那钱氏兄弟也不是只会照搬别人家的技术,自己也有一定的钻研进取的精神,叫他们那边发展发展也好,说实话罗用一点都不想一枝独秀。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但是同一片林子里若是能有好几棵大树齐头并进的话,那情况自然就会好很多。

    师徒众人在许家客舍吃着酒菜说着各自的见闻,这一顿饭,从午后一直吃到傍晚时分,这才散了。

    吃完饭,罗用自然是要回自家院子休息,他的那些弟子们,暂时就被安顿在里许家客舍。

    许家客舍院子够大客房够多,罗用包了几个大通铺给他的这些弟子住着,之后一段时间,这些弟子要留在西坡村这里帮罗用做农活,食宿就都在许家客舍解决了,罗用出钱。

    许家兄弟原本还不肯要,罗用坚持要给,这么一大群青壮要吃要喝的,哪里还能让许家掏钱,又不是帮他们许家做活。

    只不过这价钱到底还是给了折扣的,基本上,罗大娘两口子一天的营业额,将将就够他们这些人一天的开销。

    之后的一段时间,整个西坡村村里村外,到处都是浓烟滚滚,方圆几十里的百姓都知道,那是罗三郎家的弟子在烧土粪。

    王当他们那些人最近已经挖出不少土坑,现在就差填了肥料进去,再把树苗种进去。

    刚烧出来的土粪不好直接就用,还要放一放,去去火气,还好罗用去年秋里就屯了不少,再加上他去年又没有种冬小麦,这会儿这些肥料刚好就都用来种树苗。

    距离清明越近,罗用心里头就越是没底,不知道去年与他签订契约的商贾,今年是否能够赴约前来。

    这年头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就算对方毁约,罗用也拿他们没办法,总不能千里迢迢去找他们理论,再说也未必找得着人。

    等来等去,等到三月中旬的时候,终于有一个运送树苗的商队来到了离石县。

    罗用听到消息以后很高兴,骑着驴子大老远跑过去迎接。

    与那些人同来的,还有马家的马四郎,也就是马飞阳的亲哥。马家叔伯兄弟众多,他们兄弟二人,一个排行第四,一个排行第九,这还是男女分开排行的情况下,如果合在一起,那还得更多。

    马四郎这回过来,就是为了给罗用付货款来的。前些时候罗用在离石县城找到马家,与他们谈好了借钱的事情,马家答应等那些运树苗的商贾到了,他们就安排人跟过来付钱,如今这马四郎便来了。

    之所以没有提前把钱借给罗用,这也是考虑到罗家没有大人,又住在村口人少地方,怕有些人知道他家里有许多钱财,到时候再起了歹念。

    “众位这一路行来必定是辛苦了,我在前面的许家客舍备下了酒水,咱先到那里去歇歇脚。”看着那一车车打着叶苞儿的杜种树苗,罗用面上的笑意真是止也止不住。

    “罗三郎客气了。”走在前面的商贾也笑着向罗用拱了拱手,这一路行来确实辛苦,有现成的酒水招待,自然是再好不过。

    “劳烦四郎也跟着走这一趟。”与那商贾寒暄几句过后,罗用又和马四郎打了个招呼。

    “不劳烦不劳烦。”马四郎笑眯眯的。

    虽说是过来付钱,但他好歹也是第一个啊,这差不多就等于是对城里头那些人表示,他们马家,在这罗三郎跟前就是排在第一个的。

    别看这罗三郎年纪小小,脸面可不小,后面的发展也很值得期待,他们马家很愿意投资。这回这个杜仲树苗的事情听着虽有些不靠谱,但这罗三郎也许还有什么后招也未可知,再说就算是亏了也没什么,最多就是还钱慢点,罗三郎手里头还有那些好东西呢,难道还担心他还不起。

    那许家客舍就在西坡村村口前面一点的地方,高门大院的,在这一片乡野荒芜之地格外显眼。

    院子前面有高楼,楼下是厅堂,后面的大院子十分宽敞,方方正正的一家客舍,打扫得很干净,给人第一印象就不错,价格又公道,店家兄弟几个看着就是正派人,过往的商贾住着也都很放心。

    厅堂中这时候已经摆上了几桌饭菜,也不讲究什么先后上菜顺序,甭管是冷菜热菜,只管满满当当地摆一大桌,对于风尘仆仆在路上走了一个多月的脚夫们来说,看着就觉十分丰盛。

    “还是先点树苗吧。”那商贾言道。

    “行,那就先点树苗。”罗用知他是担心在吃饭的时候被人偷拿了树苗,这树苗运得不容易,从秦岭到离石县,千里迢迢的,小心一些也是应当。

    点过了树苗,按先前约好的价钱付了货款,然后罗用也履行承诺,与对方签订了一份关于羊绒毛衣裤的订货合同,几人这才坐下来吃饭。

    脚夫们就不管那么多了,数过了树苗就只管自己先吃,一群人胡吃海塞的,吃完之后,客舍还给他们提供了洗澡用的热水。

    罗用见这些人身上实在很脏,便让林五郎到罗家院子帮他拿了一块肥皂过来。

    糖糕样的一块臭肥皂,摆在桌面上切成许多小块,一人就给他们分了一小块。

    最早的这一批肥皂距离刚做好也有一个来月了,虽然还没有放够五六十天,但基本上也熟得差不多,不像刚开始那么伤皮肤,偶尔用一次那是不会有什么事。

    罗用拿了一块湿布巾过来,向众人演示了一下这个肥皂的用法,这东西用起来方便,大伙儿一看便也明白了,各自拿了一块去洗澡。

    “这臭肥皂当真好用?”脚夫们都走了,那商贾与他的几个心腹亲属却没着急走,商人对于商机总是很敏锐的。

    “你试试。”罗用将自己手上那块擦了肥皂的湿布巾递给他。

    那商贾也没多想,接过那一块湿布巾就在自己手背上擦洗了起来。

    在他们这一行人里头,他可是数一数二的干净,料想应也擦不出什么,结果……

    “……”看着那中间烟了一大块的布巾,纵他年近五十自小行商见过场面无数,一时间竟也忍不住老脸发红耳根发烫。

    这,这这,他就随便擦了两下子,怎的这块布巾就烟成这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