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75章 追究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罗用这一次在离石县中多留了几日,直到臭豆腐的买卖基本稳定下来,又把田崇虎安顿好了,这才和几个进城送货的定胡人一起回往西坡村。

    王当这几日又与他的几个弟兄跑定胡县去了,这一回去的时间长些,这都十来日了,还不见人回来。王当媳妇和他那些留守的弟兄都有些担心,就怕他们路上遇着什么天灾*的。

    不过就算他们再怎么担心,目前也只能干等着,这年头就是这样,没有汽车轮船飞机电话,空间距离一旦拉得稍微远一点,人和人之间很容易就会失去了联系。

    对于这一点,罗用一开始是很不习惯的,在二十一世纪用惯了手机电脑,现在一朝穿越到了七世纪,顿时感觉自己一点二的视力一下子就降到了零点二一般,只能看到眼前这一点点的世界,远处总是一片模糊。

    “三郎,我看你那个臭豆腐很好卖啊。”回去的路上,一个定胡汉子跟罗用搭话。

    “怎的,你也想做这个营生?”罗用缩着脖子坐在驴车上,这时候时间已经进入农历二月份,可天气依旧还很冷,被那一阵一阵的冷风吹了小半日,整个人里里外外都透着一股子凉气。

    “哪儿能啊,那铁釜多贵。”那定胡汉子摆手道。

    那一个铁釜好几贯钱,又岂是寻常人能够买得起的?他们若有那些钱,还不如跟王老大一起做些小本买卖。

    他们这几个人这时候之所以没有跟王当他们一起去往定胡县那边,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没有本钱,罗用也不可能次次都给他们赊账,这回王当他们进货,就都是给的现钱。

    还有就是一个风险问题,他们这些人承受风险的能力还是太差了,有些人胆子小,就算明知道那买卖能挣钱,也还是不愿意冒险,宁愿在这边太太平平的,每天挣个几文钱就好。

    王老大的前车之鉴就摆在那儿呢,早前王家的日子也算是过得不错的,就因为王老大和他们一起贩了一次货,结果栽在了一个陌生地方,好容易才脱得身来。

    那一回他们非但把本钱赔光了,还吃了许多苦,耽误了大半年工夫。遭此一劫,家里的日子自然就难过了,王老大家更惨,阿贺嫂子摔了一跤,把肚子里的孩子给摔没了,然后王绍那小子就把自己个卖了,几经周转,好容易才又把人给寻了回来。

    如今倒也算是因祸得福,西坡村这地方不错,他们一众弟兄现在也慢慢在这里扎下根来了。

    然后王老大他们几人就又开始贩货卖了,着实也是胆大,换了他们这几个就不行,眼下这时候,说什么都不敢再冒险了。

    罗用那个臭豆腐的买卖很不错,他们这几天私底下也讨论过,认为那个卖臭豆腐的摊子每天至少能做五六十文钱的买卖,扣除成本,怎么着都得挣个一二十文的。

    不过羡慕归羡慕,只那一口铁釜,就把他们这些人都给难住了,这年头,一般小老百姓,谁家能有几贯钱,在一些穷乡僻壤里头,好些人一辈子都见不着几十个钱。

    那铁釜确实贵重,罗用也怕有人打它的主意,这几日在城中,他没少跟城里的百姓打招呼,让他们多多看顾田崇虎一些。

    另外,罗用跟离石县城中那些巡逻守城的官兵关系也还行,若真有什么事,他们应也不会眼睁睁看着田崇虎吃亏。

    走了大半日,终于又回到了西坡村,还未进村口,罗大娘就在许家客舍那里冲罗用招手,示意他过去说话。

    “阿姊,可是有事?”罗用与那几个定胡人道了别,笑眯眯赶着驴车过去。

    “你过来,我与你说。”罗大娘小声道。

    见她这样,罗用也猜到对方是要和自己分享一些小道消息了,于是便把五对交给正在这边玩耍的四娘他们几个,叫他们先带五对回去喝水吃粮。

    罗用进了许家客舍,与前厅中的许老爷子等人打过一声招呼,便随罗大娘去了他们两口子做事的那间灶房。

    这灶房比大厨房小些,但地方也不算逼仄,三五个人在里面还是很好活动。

    这许家这间客舍修得不错,板正板正的,前厅那一排还修了两层楼,二楼没设单间,就是一条通透的长廊模样。

    这会子天气冷,没什么人去二楼,就算上去了也就是小待一会儿。待到天气暖和起来了,在那上面吃饭吹风看景那肯定是很不错的。

    “……田崇虎他老娘这几日整日在村里四处与人说,言是家中少了田崇虎,豆腐都做不下去了,又说她男人懒怠,自己一个妇人没多少力气,我呸,都照她那么说,人孙寡妇家还活不活人了。”罗大娘这时候就跟罗用说了说那田崇虎家的事情。

    “那田崇虎他阿耶说什么了没有?”罗用这几日在县城里,也有托人带了口信给罗家和田家,再加上西坡村的人做着豆腐买卖,消息也比较灵通,这会儿大家早都已经知道罗用叫田崇虎在县城里帮他卖臭豆腐的事情了。

    “言是要找田村正评理。”罗大娘哼哼道。

    “评理就评理。”罗用点点头。告到天王老子那儿也不怕他们的,这年头雇佣童工又不犯法,怕什么吃官司。

    “那两口子这几日总在村里跟人说这里说那里,昨日还有个担豆腐卖的小贩与五郎说,那田崇虎的爹娘还与他们那些上门买豆腐的人说这个事事,言是田崇虎本不愿进城去做活,是你强令他去。”

    大娘很是忧心,什么样的名声也经不住这么给人败坏的。那田崇虎的爹娘这样胡乱说话,说得他家多可怜多无奈,弄得罗用简直就跟那强取豪夺的豪强一般。

    好在一般人也不听他们的,他家要男丁有男丁,要田地有田地,还有那做豆腐的手艺,要说可怜,这世上比他们可怜的人多了去了。

    可那些话要是被一些不明就里的人听了去,怕有些人也是要信的,长此以往,罗用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你且安心,此事我自有主张。”这样的情况,也算是在罗用的预料之中。

    那田崇虎的爹娘之所以这么大的意见,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罗用答应田崇虎,他的工钱暂时不发,攒到三年以后再一起结算。

    没办法,就他家那个情况,多少钱拿回去怕也存不住,家里有钱,他爹就不爱干活了,非得等到把那个钱都给吃完了,才能动弹起来。比起自家不靠谱的爹娘,田崇虎那小子反而对罗用更信任一些,宁愿把钱存在罗用那里。

    这主意是田崇虎自己提出来的,罗用也同意了,田家那两口子得了消息,自然就不高兴了。

    田崇虎那老娘向来最会叫苦哭穷,从来不管什么脸面不脸面的,家里头什么埋汰事都敢往外说,从前她就整天在外头说她男人如何如何,这回两口子倒是达成了统一战线,一同说起了罗用的不是。

    之所以会造成这种局面,约莫还是罗用这个人给他们的印象太过良善了些。

    之前那殷家差点把织毛衣的手艺外传,也不见罗三郎站出来说点什么,还辛辛苦苦帮他们找人,于是乎有些人就把他给当成那心慈手软的老好人了。

    从许家客舍出来,罗用先是回家稍作梳洗,又吃了些热食,待到天色渐暗的时候,他就起身往田村正家中去了。

    冬日里白天短,光线好的时候,村子里但凡勤快一些的人家,都少有闲坐歇息的,待忙过了这一阵,很快就要进入春耕农忙季节,到时候各家各户的收入就会比现在少很多。

    罗用听闻田村正一家,最近这段时间每日都要做许多豆腐。

    罗用与田村正打交道不是很多,早前还对他有些防备,正月里殷大娘那件事过后,罗用对他的印象就改观了很多,那殷大娘如今能被找回来,田村正这个人的立场和态度也是很重要的,为这事他还跟着跑了一趟隰城县,那大冷的天,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还有田崇虎摔伤的事,听田崇虎说,也是田村正过去给他看过,还叫他在炕上歇满一个月。如今看来,田村正这个人也是个热心的。

    油脂精贵,村人一般不点油灯,罗用去到田村正家中的时候,他家已经用过了晚饭,正要休息。

    “田村正可在家。”罗用拍响了他家院门。

    “是三郎来了?”一听是罗用的声音,田村正媳妇连忙出来给他开门。

    “你们可是要歇下了?”罗用抱歉道。

    “无事无事,这还早着呢,哪里就能睡得着。”田村正这时候也从屋里出来。

    其实不止是罗用,经过殷大娘那件事之后,田村正对罗用的印象也好了许多。从前罗用虽也肯教他们做豆腐的手艺,但是在田村正看来,这件事对于罗用来说,应也只是利益取舍,并没有把它上升到仁义无私的高度。

    之后罗用又收了那许多弟子,每日里在村口那里进进出出的,田村正其实也是有些提防。但是正月里殷大娘那件事发生之后,这罗三郎别个不提,一开口就是要先寻人,之后到离石县中打听消息,更是出力颇多,田村正这才开始对他有了信任。

    “你今日过来,可是为了田崇虎耶娘的事?”田村正将罗用引到屋中,问道。

    “我听人说,那二人如今正四处败坏我的名声。”罗用简明扼要道明来意。

    “这事我也有所耳闻,不瞒你说,我这边正给他们攒着呢,就等你回来了一起收拾。”

    田村正这人是个有城府的,这苗头出来以后,他也不着急掐,先给他发酵发酵,发酵到了一定程度,改明儿收拾起来动静才够大,收拾一回,这村里就能清净好些时候。

    对于那两口子,田村正也是早有不满,他家做出来的豆腐经常出问题,整个村子都被他们拖累。

    现如今那两人又四处胡说,矛头直指罗三郎,还传出了他家田崇虎原本不愿进城,是罗三郎非要他给自己做活的话。有村人听了,就跑来跟田村正说,言那两口子着实太不像话,再不管怕是不行了。

    也不等改日,与罗用说过几句之后,田村正便让他的两个儿子去通知村人,叫他们直接去田崇虎家集合。

    田家那边歇得早,这时候早已经关了门窗躺到炕上去了,躺着躺着,忽然听到外头的院门被人拍响,那两个大人便支使田香儿去开门。

    那田香儿裹着破袄子,抖抖索索跑到外头一开门,见外头烟压压围着一群人,登时就吓得大声嚷嚷起来:“阿耶!阿娘!”

    “香儿你去我家找三娘玩,我们跟你耶娘说点事。”田村正对那田香儿说道。

    “……”田香儿被这阵仗吓到了,一时间呐呐不知道接话,也不等她缓过神来,便有村中妇人将她牵到一旁,领着她往田村正家中去了。

    关于这田崇虎耶娘的事情,这几日村中众人也都有所耳闻,这时候田村正让他们来田崇虎家中集合,不用说,大伙儿也都知道是为了什么事。

    还不待那夫妻二人从炕上爬起来,众人便径自走了进去,其中罗用和田村正就走在了最前头。

    一群人带着寒气进到屋中,为了照明,也有人准备了火把的,罗用就站在那冰凉的火光之中,质问那夫妻二人道:

    “我听闻你二人近日正四处败坏我的名声,言是我逼迫田崇虎与我做活?”

    “何曾有此一说?”那田崇虎的父亲僵着脸赔笑道。

    “田崇虎确是自愿与我做活,你若不服,大可上官府与我对质。”罗用这回却并没有轻易放过他们的打算。

    田崇虎这个事情他已经管了,这二人对他心存不满,试图用流言中伤他,事端既然已经被挑起,哪里又有轻易被揭过的道理。

    就算这两人看起来卑微可怜又怎么样,罗用也不是非得让自己做一个好人不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