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74章 酱汁【修】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罗用先是烧起一锅热油,然后再从驴车上取了一罐子臭豆腐下来,略微滤干水渍以后,将那一块一块的臭豆腐放到铁釜中油炸。

    这用来油炸的臭豆腐与臭腐乳的制法有些不同,少去了发酵那一步,因为发酵过的豆腐都酥了,炸不成臭豆腐,只要直接将豆腐放在老卤之中浸泡即可。

    铁釜中的热油滚着泡泡,将那一块块的臭豆腐炸得滋滋作响,与此同时,那一阵又一阵的臭香也在这条冬日里的街道上飘荡开来。

    “什么味儿?”居住在附近的百姓以及外地商贾们很快就都问着味儿了。

    “哎呦臭死了!”有人在那里喊。

    “我觉着怪香的。”有人天生就喜欢这种味道。

    “我怎么闻着像是谁家在煮屎?”这是想象力丰富的。

    “烧土粪吧?”一旁有人道。

    “什么土粪,你家土粪用猪油炸?”

    “走走,都别争了,咱瞅瞅去。”

    眼下才刚到二月份,河东道好些地方都还在下雪呢,离石县这几日虽未下雪,天气也还是很冷的。

    下午那会子,街道上冷清清的,罗用和田崇虎两人就在街边支了个摊子炸臭豆腐,炸了没一会儿,从这条街道两旁的巷子里就跑出来不少看热闹的,没多久,各家客舍之中也纷纷有人过来瞧究竟。

    “三郎,你这做的甚?”好好的一锅油,愣是拿来炸那个臭东西,不少城中百姓都觉得怪可惜的。

    “此物名叫臭豆腐,闻着臭吃着香。”罗用说着,用竹筷夹起一块刚出锅的臭豆腐,拿出自己提前准备好的一把剪刀,几剪刀下去把那块臭豆腐剪成几个小块,盛在一个粗陶碗当中,再从旁边的陶罐里舀了一勺昨日备下的酱汁酌料浇淋上去,递与众人道:“你们尝尝看?”

    站在距离罗用最近的一个青年男子接过那个陶碗,抱着给罗三郎留些脸面,再难吃也要硬吞下去的决心,夹起一小块臭豆腐放到口中……

    “滋味如何?”旁边好多人都盯着他看,众人脸上表情各异,有好奇的有皱眉的有隐忍的还有面露同情之色的。

    “好吃!”那人吃完一小块臭豆腐,点点头,将那陶碗递给身边的人。

    “……”这时候很多人都是不信他的话的。

    “我来尝尝。”也有人被那臭香吸引,迫不及待想要品尝的。

    这臭豆腐的味道闻着臭,其实也不过就是用特定的材料经过漫长时间的充分发酵以后产生的味道,有些人天生就喜欢这种味道。

    “好吃!你这臭豆腐怎么卖?”那虬髯壮汉尝过一小块臭腐乳以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毛下巴,一脸的意犹未尽。

    “一文钱两块,两文钱五块。”罗用也没想到这臭豆腐的买卖这么快就能开张了,这东西的味道毕竟还是比较重口,很多人都接受不了。

    “给我来五文钱。”这位倒也是个有钱的,五文钱,这时节虽已买不得一斗粟米,八/九升总还是买得到的。

    “好嘞。”五文钱十二块,罗用多给一块当做添头,给他夹了十三块刚出锅的臭豆腐,用粗陶大碗装了一大碗,又淋了许多酱汁上去,一碗臭豆腐卖出去,五文钱进账。

    一旦有人开了头,这后面的买卖就好做多了,很多人听那汉子说好吃,就也生出了想要尝尝看的心思,有些人会去拿那个免费品尝的,有些人干脆自己花一两文钱买一份来尝。

    田崇虎那小子上手倒也挺快,没几下也就学会了炸豆腐,把这个活儿给接手了,然后罗用就只管卖豆腐收钱,没人买的时候,他就跟围观群众唠唠嗑,跟他们了解一下城里头这些天发生的大事小事。

    罗用先前就往长安城卖过一批凑腐乳,大约是口味比较奇葩受众比较狭窄的关系,没能火起来。

    最近罗家杀了好几头猪,攒了不少猪油,罗用就开始寻思着弄些臭豆腐出来卖。油炸过的臭豆腐毕竟比较香,卖相也比臭腐乳好,再浇上酱汁酌料,滋味也很足,想来应是能有市场。

    听说今年秋冬,在他们离石县地区,养猪的人还挺多,都学罗家那样,买了公猪仔回来劁了,然后再一天两顿热食地喂着,用这种方法养猪,长得确实是比从前快。

    待这些猪都到了出栏的时候,离石县当地的猪肉供应量一下子就会大起来,为了不让猪肉降价降得太厉害,自然就要努力寻找销路,销路问题如果解决得不好,很多养猪户就要吃亏了。

    不管怎么说,猪油有了,臭豆腐就可以炸出来卖了,以后应该也不用怎么担心买不到油了。

    今天头一回出摊,场面称不上火爆,看热闹的人多,免费品尝的更多,真正掏钱买的人并不多,这主要还是因为当地百姓消费能力普遍比较低,就算能接受得了臭豆腐的口味,也没几个人舍得花一文钱买那小小的两方臭豆腐吃着玩。

    待到天色将暗的时候,罗用他们就要收摊了,那些该尝鲜的也都尝过鲜了,看热闹的也都看得差不多了,眼瞅着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大伙儿自然也就都散了。

    只有几个衣衫褴褛的小孩,依旧在不远不近的巷子口,探头探脑地这边看。下午那会儿,罗用他们刚刚出摊的时候,他们就围在摊子边上,后来被几个住在附近的百姓给说了几句,让他们莫要耽误罗三郎做买卖,然后他们就都躲那个巷子口去了。

    照理说离石县如今也算是发展得不错,每日都有商贾往来,和周边城镇比起来已经算得上是繁荣的了,但城中却依旧还是有很多贫穷破落的人家。

    就像他们西坡村,就算罗用教给他们做豆腐的手艺,依旧也还是会有一些扶不起来的人家,有些是家中大人不像样,像田崇虎父母那样懒怠的,也有像冯家阿婆那种精神失常的,还有一些则是家中根本没大人的。在这县城之中,应也是差不多的情况。

    “过来。”临收摊的时候,罗用冲巷子口那边招了招手。

    “……”那几个小孩一看到罗用冲他们招手,有那机灵的,当即便拔腿冲了过来,后面几个小孩连忙跟上,生怕跑得慢了就分不着东西。

    “回家拿个陶碗过来。”罗用对他们说道。

    “噢。”让他们回去拿陶碗,那肯定就是要给他们分东西了,这些小孩当即一哄而上,各自往家里跑去。

    这些小孩跑开以后,罗用又往铁釜下面的炉子里加了一把火,然后从驴车上取了一罐子大酱过来。

    铁釜之中还剩了大约两三厘米高度的猪油,罗用就着这些炸臭豆腐剩下的猪油,倒了些豆酱下去炸了,又将今日没用完的臭豆腐的酱汁酌料也倒了进去,煮了一锅香气四溢的炸酱出来。

    那些小孩拿着粗陶碗过来的时候,罗用便一人给他们分了一勺酱汁。

    那铁釜之中的猪油已经烧了小半日,用它做出来的酱汁自然也不能说多健康,只是这些穷人家的孩子,一年到头连个猪油味儿都尝不着,哪里还管什么健康不健康,能分到这一勺香飘飘的猪油炸酱,简直高兴得都要飞起来了。

    于是这天傍晚,在离石县中,就有不少小孩捧着小半碗酱汁走街穿巷回家去了。

    有些个人见了,就要问他们一句:“你这酱哪儿来的?”

    “罗三郎给的。”这些孩子都很高兴。

    “哎呦,这罗三郎连卖带送的,他还挣不挣钱了?”不少人都替罗用感到忧心,罗家三郎人品那是没的说,就是年岁到底还是太小了些,过日子也不知道要仔细算计,做个小买卖还这么连卖带送的,可别亏本了。

    “阿娘,你尝尝这个酱,可香了。”有个小孩捧着那小半碗酱汁回到家里,进门就喊了。

    “怎的这般多?”屋里出来一个面庞泛黄皮肤松弛的妇人,她见了那油汪汪的小半碗酱,当即吃惊道。

    “我跑得最快,三郎就多给我打了些,后面去得慢的,肯定就没我这么多。”那小子得意道:“阿娘我们拿它蘸饼吃吧,这个酱可好吃了,明日我还去。”

    “也不好日日都去,你阿姊她们都在家里做活,你也不要总在外面跑。”妇人说着,接过那小半碗酱汁进到屋里,再拿了一些杂面饼出来,与几个孩子分一分,这就是他们今日的晚饭了。

    这也是她们娘儿几个现在已经找着了挣钱的营生,一日才能吃得上两顿干饭,从前哪能这般。

    她男人从前给人当脚夫,有一年冬天,走了就再没回来,也不知道是死在外头了,还是不愿意再被这个破落家庭拖累,自己一个人另寻生路去了。

    她男人刚走那会儿,这个家里有两个体弱的老人,还有五个孩子,再加上她自己,总共有八张嘴要填。

    她一个女人家能做什么,被逼到了绝境上,还不就是……

    无论日子有多难,她都只能苦苦支撑,非但要养活自己的三个孩子和家中翁婆,还要养活大伯家的两个孩子。

    孩子他大伯前几年没了,不多久,他大伯娘就改嫁了,留下一双儿女在翁婆身边,翁婆年纪大了,自己都养不活,哪里又养得了她们姐弟,还不就得靠着她这个做婶娘的。

    这日子熬啊熬的,熬得家里的翁婆都过了世。

    前两年,日子顶难过的时候,她就把家里年岁最大的一个女孩儿给卖了,现在想来……

    “阿娘,你怎的不吃?”一个大一点的女孩儿问她。

    “阿娘不饿,你们多吃些。”却是又想起了伤心事,那孩子如今也不知流落到了哪里,这辈子怕都无缘再见一面,她当时若是咬咬牙再熬一熬,过两年,说不定也能给她寻个正正经经的好人家。

    “阿娘你吃,这酱汁可香了。”

    “阿娘你别省着,明日把这几个车轮垫拿去换了钱回来,家里就又有粮食了。”

    “阿娘,等我再大些,我也去太原城给人盘炕,年前去太原城给人盘炕那些人,这两日都回来了,大伙儿都说他们挣了好多钱回来。”

    “听闻罗三郎的弟子还去长安城给人盘炕。”

    “长安城太远,不划算。”

    “你还知道划不划算?”

    “我怎不知?”

    “阿娘,你怎的又不吃了,你多吃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