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63章 办法【修】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兄长若是累了,自行休息便是,怎的竟来寻我的不自在?”林春秋那小子哪里又是个肯吃亏的主,面对自家长兄也是半点不惧,他们家向来都是林父林母说了算,只要林父林母给他撑腰,别儿个他反正是不怕。

    这话让人听着着实不是滋味,庄户人家哪里有累了就能休息的,再苦再累,该做的活总是要做。被他这么一说,林大郎等人这般辛辛苦苦做豆腐卖豆腐,好像还是他们自己犯贱一般。

    “你说甚?”林大郎原本就憋了一肚子气,这会儿被他这么一说,伸手往他胸前的衣服一抓,拖过来就要打。

    “阿耶阿娘快来救我!阿兄要打人啊!”林春秋这才有点慌了,就他那娇生惯养的小身板,哪里是经常干农的林大郎的对手,去岁冬日,他都十六岁了,还被十四岁的乔俊林给收拾得没脾气。

    “大郎你这是做甚?”林家老爷子这时候赶忙也从屋里出来了。

    “这小子越来越不像话,我这个当兄长的今日定要教训教训他!”林大郎这时候是真生气了。

    “耶娘都还在呢,哪里就轮到你来教训。”林母之前听了林大郎质问林春秋的那些话,心里头也是咯噔了一下,只这会儿见他竟是要打,顿时什么都顾不上了,只管先把人拦下再说。

    林大郎见这老两口竟都偏着那林春秋,心中气急。

    他与二郎五郎整日里干活,养耶养娘却也是应当,只是家中所有积攒都捏在这老两口手中,以他二人那股子偏心劲儿,将来私底下还不知道要怎么帮扶那林春秋,那可都是他们辛苦挣来的银钱,竟是要白白给了这厮,真是越想越不甘心。

    林大郎一时无话,林二郎这时候却也站了出来,只听他悠悠说道:“耶娘倒是还在,兄弟却要我们来养。”

    “过年也有十八岁了,谁家十八岁的小郎整日不干活,还要别人养活。”林大郎这时候也缓过劲来,伸手将他林春秋顺势一推,手里也松开了,因那林父就在一旁抓着林春秋的胳膊,他也没敢大力推搡。

    “我也有种地,也有做豆腐,谁说我要你们养了,刚刚也不过是做得累了,稍稍歇那一会子。”那林春秋却是个能说会道的,见林父林母都来了,长兄也不敢真把他怎么样,嘴皮子登时又利索起来,说着说着,竟还呜呜哭了起来。

    “大郎若是累了,便停下来歇歇,怎的拿弟弟出气,他如今也是晓事多了,心知你们辛苦,这大冷的天,连屋子都没进……”

    见林春秋哭起来,林母这可真是心疼坏了,口里头的话不知不觉就越说越没道理,旁边林父一听她这话就知道要坏,连忙想要打岔,却终究还是被他那长子给抢了先。

    “他既那般懂事能耐,不若便分了单过吧,莫要叫我们这些做兄长的拖累了他。”心灰意冷也罢,早有预谋也罢,总归这分家的由头算是有了。

    他们这个所谓的分家,并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分家,只是几兄弟分开单过,户籍依旧是在一处,户税也只交一份,这便是分家不分户了,一些不那么和睦的人家,常常也有这么做的,民不举官不究,通常是没人管。

    “大郎!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林父连忙道。

    “哎呦!哎呦!”林母也颇有几分急智,一看事情不好,忙开始装头晕,捂着脑袋就要往地上倒,哪能真的叫她倒到地上去,罗大娘几个这时候都在一旁站着呢,这边院子里刚闹起来,她们三个媳妇子就都出来了,这时候便连忙把林母往屋里搀。

    在这个年代,那些个当大家长的,哪个愿意分家,分了家他们还有啥?

    像眼下这般,一家人一起过日子,钱粮全都捏在老两口手中,这家里头还不是他们两口子说什么就是什么,脑子进水了才会答应给他们分家。

    唐律有云:“诸祖父母、父母在,而子孙别籍、异财者,徒三年。”

    这时候的法律规定父母在世的时候子孙不能有别籍异财,也就是说,不能分户单过,不能有私房钱,前一条还好说,至于后面那一条,若是大家族也就罢了,一般小老百姓攒几个私房钱,谁管得着。

    像林家这种情况,当儿子的在家里闹一闹,也没哪个二百五爹妈会将自家亲儿子告到官府去。

    闹也闹过了,老两口都回屋里去了,林春秋也想躲进去,却被林父给赶了出来,只好也到院子里干活,林大郎林二郎都没给他好脸子,他也不敢往那边凑,只好跟在林五郎身边。

    林五郎其实也没多喜欢这个弟弟,耶娘偏心都偏成那样了,他还能喜欢得起来才怪,只他那性子,活了二十年也未曾给谁甩过脸子,这时候虽不喜,却也没说什么。

    兄弟几人做了一个下午的豆腐,待到天色将暗的时候,将院子收拾收拾,便到了开晚饭的时候。

    这一日也是巧了,刚好轮到那林大嫂做饭,林大嫂心有不满,饭菜就做得粗糙,平时她若敢这般,林母定是要给她一顿排头吃,这回却是没说话,只管木着一张脸吃饭。

    之后几天,倒也没谁再提分家一事,只那里的气氛却很不好。

    十五这一日,罗大娘和林五郎依旧过来帮罗用做枣豆糕,趁着林五郎去抱柴的时候,罗大娘也和罗用说了几句林家的事。

    “阿姊,你可想与他们分开过?”罗用问她道。

    “哪里又有那样容易。”林大娘叹了一口气,言道:“我看兄嫂他们早就想分开过了,这回闹将起来,却也是拿捏着分寸呢,不敢闹得太狠,万一再弄个不孝的名声。”

    “阿姊若想分出来,我自然帮你想办法。”罗用说道。

    “若能分出来,自然是最好。”罗大娘也道。

    门外传来响动,林五郎抱着一捆柴火过来,姐弟二人皆不再多言。

    照理说,在这个生产力落后的时代,还得是人多量大,所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像他们林家那么多男丁,别个不说,最近这段日子,每日里兄弟几人一起做豆腐,都不用她们女眷出力气,兄弟几人一个下午就能做老多,若是单丁单口的,可就没那么容易。

    只那林父林母着实是偏心太过,他们现在辛辛苦苦做活挣钱,积攒下来那点家资,最后怕是多半都要去了林春秋那里。林母不顺气的时候还爱给人脸色瞧,罗大娘在那院子里住着也是憋闷,尤其那林春秋还好吃懒做净等别人养活,看着别提多气人。

    罗用说了帮她想办法,那就是真会帮她想办法。

    忙过是十五这一日,年关也就近了,十六这天罗用也不在家里干活,而是赶着驴车进了城,他要找徐二郎算算最近的花销和进项,另外再与他商量一件事。

    罗用这几日也是有点想开了,不怎么再为开春那个树苗钱犯愁,自家没钱那不是还可以找别人去借嘛,马家王家的,想必应也能借来不少,再不行,他们西坡村现在也是家家户户都有积攒。

    那些人若是没良心不肯借钱与他,他便把自己手里头那点技术都卖到外地去,以后甭管是枣豆糕还是羊毛毡还是啥啥的,能涨价就涨价,只管自己挣到了钱便成,地方经济再不管了。

    想开了以后,罗三郎顿时便觉自己肩头的担子轻了不少,也不再没日没夜干活了,也能腾出脑子来想一想别的事情了。

    到了许二郎那里,师徒二人依旧先去出货,待到出完了货,又回到许家细细算过这段时间的账目,那许家原本就是商户,别个可以不会,算数却不能不会,许二郎算账不错,账目也十分清楚。

    算完了账,师徒二人又如此这般关起门来细谈了有一个多时辰。

    罗用打算在西坡村村口开一家客舍,但他这才刚刚得了皇帝的赏赐没多久,还叫他好好种地呢,总不能这么快就把自己给整成了商籍,这许家本就是商籍,许二郎是个精明能主事的,父子几人都也齐心,于是罗用便找他们合作。

    这合作方式说起来倒也十分简单,无外乎就是罗用先去找村长里正,在西坡村村口要来一块宅基地,然后许家人就在上面盖一个大院子,做那酒肆兼客舍的生意。

    罗用别个不管,就让自家阿姊和姊夫在他们那里卖枣豆糕和东坡肉这些东西,双方各赚各的钱,共同发展互惠互利。

    这件事对许家来说那是有百利而无一害,自家师傅的人品许二郎信得过,西坡村那边颇有人气,在那里修一家客舍,别的不说,光是做哪些脚夫行商的买卖,总也是亏不了的,估计修院子的钱要不了多久就能挣回来。

    若是再有罗用的枣糕东坡肉放在店中销售,定又能吸引不少食客,那些个长安人可都很舍得吃,他们的钱更好挣,一想到这个,许二郎便琢磨着要把这个客舍建得精致高档些。

    次日下午,罗用运着一车铜钱绢布,从县城中出来,与王当等人同行回往西坡村。

    车上装着这么多财物,若是没有这么多熟人同行,他一个人还真不敢走那么远的路,万一遇到打劫的可就麻烦了。

    待回到了西坡村,歇过一宿,第二日一早,罗用便去了林家那边。

    “三郎今日怎的来了?”数日不见,那林母看着却是憔悴了不少。

    “今日便是有事要找翁婆商议。”罗用笑道。

    “甚事?”林母蓦地便有几分紧张起来,生怕他也是要来提分家的事,心想这小子若是敢提,自己当场便要给他撅回去。

    罗用笑了笑,说道:“昨日我那弟子与我商议,说要在我们村口这里开一家客舍,还叫我把枣糕东坡肉这些东西放在他那里卖,只我这两样手艺,一时却是不肯传给他,自己也没那工夫去做这个买卖,别个也信不过,于是便想到了我阿姊和姊夫身上,他二人若肯帮忙,我自是放心的,每月便与他二人二百文的工钱,只这事还需经得家中大人同意,不知阿翁阿婆意下如何?”

    还真叫林母给猜对了,罗用就是为了分家的事情来的,只他的这个提议,林母却是无论如何也没那个魄力当面就给他撅回去。

    那可是两百文钱啊,一个月便是两百文,一年可就有两贯又四百文!

    “三郎实是有心,甚事都想着自家阿姊姊夫,此事待我二人再细想想,过后再与你说吧。”关键时候,还得是林老爷子更有主意,见他那婆姨一听人说每月二百文钱,当即连话都不会说了,连忙出声说道。

    “如此,阿翁还需快些拿定主意,若是不成,我便要早早再物色其他人选。”罗用倒也不强求。

    “那是自然,三郎只管安心回去,我这两日便有定夺。”其实哪里还需要什么定夺,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为了保住几分脸面罢了。

    于林父来说,这件事不仅仅是那每月二百文钱的利益,还有那枣糕与东坡肉的手艺呢。

    那罗大娘是罗三郎的亲阿姊,帮他做这买卖的时日长了,应也是会教她手艺的,那罗大娘现如今可是他家媳妇子,这买卖怎么想都是净赚啊。

    次日,罗大娘和林五郎同去罗家那边,与罗用说了林父林母的定夺,自也是没有什么悬念,言是老两口已然同意,只农忙时依旧要回家帮忙。

    罗用知道,后面这话其实也就是嘴上一说,再如何农忙,那雇工的价格再如何贵,应也贵不过每月二百文,又是那样辛苦的活计,找别人做也不需多花钱,除非是跟儿子儿媳有仇,不然也不能白白叫他们回去受那个累。

    这件事定下来以后,最高兴的莫过于罗大娘了,这林家院子里的生活多憋闷,哪有外头清爽,听闻那许家人也都是好相处的,到时候他们两口子,白日里只管在那边做活,也就夜里才回来睡个觉,跟分出去单过也没什么区别。

    只她家三郎每月却要给林家二百文钱,好像是在拿钱赎她一般,没想到他之前说要帮自己想办法,想的竟是这样的办法。

    她夫妻二人以后定要好好帮他经营买卖,莫要叫那二百文钱白花才好。

    她却不知,罗用所思所想,却并不在眼前这一时。目前那林家已经闹将起来,再叫罗大娘他们留在家中,日子必定不能舒心,总之先把人弄出来再说,剩下他们那些个,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

    林家那长子次子那两房本来就已经在心中积攒了许多不满,这时候五郎两口子又被弄出去外面做活,家中少了两个劳力,将来的不满只会越来越多,闹得只会越来越厉害。

    闹到最后,林父林母必然是要妥协的,分家这种事,只要儿孙打定了主意,父母就没有扛得住的,只是怎么分,分到什么程度的问题。

    到时候,罗大娘两口子便可以回头去捡现成了,中间这一段过程,她二人全然不用参与。

    罗用也算是花钱给他姐买了个清静,再说这钱也不白花,还帮干活呢,罗大娘林五郎都是他信得过的,这样的人,别地儿还真没处去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