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62章 一碗肉掀起风波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时人的烹饪手法着实简陋,不是蒸和煮,就是烤,若想吃点口味重的,那就多放盐,咸菜盐豆子,葱姜蒜韭可劲儿放。

    不过想一想,罗用好歹还是穿在了大唐朝,还是在历史底蕴深厚的河东道,至少他们这里还有葱姜蒜韭,醋和米酒都还常见,眼下的盐价也不很贵,社会也很有秩序。若是穿到那落后的蛮荒之地,那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因为这里的人吃得都比较糙,所以罗用的这个东坡肉,一时便很有市场,那q弹软糯的口感,那浓郁芬芳的肉香,东坡肉这一道菜,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在离石县中风靡起来。

    那些个自以为吃过不少人间美食的长安贵人,这回也算是开了眼界了,来自十一世纪的烹饪技术,对于七世纪的人来说自然还是先进的。

    罗用之所以选东坡肉这道菜,还是因为它用料简单,成本较低,不需去买那些个价格高昂的香辛料,猪肉酱油葱姜蒜都是自家所产,只需再买些食盐浊酒便能做出。

    就好像罗三郎这几日总跟自家兄弟姐妹说的那句话:控制成本才能保证利润啊。

    “三郎,这会不会太少了些?”罗二娘看着坛子里那几粒方肉,心里总觉没底儿。

    肉食虽贵,但是像这样的猪肉,再怎么着,用三五升粟米也能换来一斤,这么小小的几块方肉,怕是连半斤都没到,就算再加上酒酱柴禾,成本也不过两文钱,就是这么一点东西,竟就能卖得了十文钱,二娘觉得还是多放一两块肉好些。

    “不少了,今儿个这肉都算是切得大块的。”罗用说着,往那些坛子上面盖油纸。

    “……”二娘不语。

    “阿姊,家里的猪就剩下那几头了,这钱再赚又能赚得了多少,春里那几万株树苗钱可还没着落呢。”罗用叹这七世纪的百姓真是太实在。

    “买来的猪肉做不了?”一说起这个事,二娘也很是忧心,他家三郎什么都好,就是这手笔也太大了一些,挥手就是六万株树苗,还要从长安以南运过来。

    这对她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大事,也是被这个压力给压得,二娘最近真是卯足了劲织毛衣,时不常还要去催一催村里头那些个小姑娘,羊绒本就不多,纺成线以后都被罗用拿去染好了颜色放在家中,按她们现在这个速度,估计要不了多久,家里的羊绒线就要见底了。

    “倒也做得,只是腥膻之气重些,又无甚油水。”这时候的猪肉较瘦,也没有阉割,大多都还是喂的生食,肉味自是不如罗用家养的这几头鲜美。

    “待到这几头杀完了,再去小河村看看。”二娘想了想说道。罗家最早与人合作养殖的那一批猪崽,就在小河村。

    罗家姐弟几人给那些罐子都扎上了彩色细麻线,然后罗用便对彭二说道:“明日起,这东坡肉便由你来做吧。”

    “好。”彭二没想到罗用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她做,惊讶之余,连忙答应下来。

    “饭食依旧由四娘她们张罗,你只管养猪做肉便好。”罗用又明确了一下分工。

    “我若得空,也能与四娘相帮。”彭二言道。

    “相帮是好事,四娘她们若是得空,也叫她们帮你剥葱。”这倒不是罗用有心想要优待彭二,主要还是为了自家那几个小的,不想叫她们养成那习惯了被人伺候、自觉高人一等的骄横习性。

    “阿兄,我定会好好做饭。”四娘那丫头拍胸脯保证。

    “如此,往后这家中饭食,便要劳烦四娘了。”罗用玩笑道。

    “嗯!”四娘顿觉自身责任重大。

    “阿兄,还有我呐,我做什么?”五郎扯着罗用的衣袍问道。

    “你便负责拌鸡食。”罗用也给他分了工。

    “阿兄,我呐啊呐?”六郎七娘也跟着闹腾。

    “你俩负责捡鸡蛋,还要给阿兄阿姊帮忙。”罗三郎开始哄小孩。

    “汪汪!”

    “你俩负责看家。”

    “五对呢?阿兄,还有五对!”

    “五对负责拉车拉磨。”

    “……”

    话说罗家院子日日都在煮那东坡肉,整个院子仿佛都在散发着浓郁的肉香,馋得村里的小孩整日地在那四周打转,就连大人们在经过村口那一段路的时候,都要狠吸两口肉香解馋。

    十文钱,就那几块子方肉,就算是如今靠着卖豆腐已然挣得了一些银钱,村人依旧是不舍得吃的,就连那林家的林春秋跟他耶娘闹腾了许久,终也没能要来一坛肉解馋,最后只得央到了林五郎那里,林五郎哪里好意思跟罗用开这个口,他自己又无那十文钱,被自家兄弟缠磨得没办法,只好与罗大娘说了一嘴。

    这一日,罗大娘便对林家老两口言道:“六郎要吃东坡肉,我便从家中割些羊肉与三郎换些东坡肉回来,可好?”

    那林母最近也是被林春秋给闹得一个头两个大,听大娘这一说,于是便也答应下来,只是在罗大娘提着肉出院子的时候,她便用眼睛去瞄,见她手里头拎着的那块羊肉,应是不值十文钱那么多,心中这才舒坦了。

    罗用听大娘说了这个事,便收下那块羊肉,再用粗陶大碗装了满满一大碗的半肥瘦叫她拿过去。

    那些个长安人着实也是会吃,虽不知正宗的东坡肉就是要用五花肉,但是尝过几回以后,便也都说用那五花肉做的最好吃。

    罗用这自家杀的整猪,哪里还能尽是五花肉,于是常常也用那半肥瘦去煮东坡肉。那些个会吃的,打开罐子一看,若发现又是那半肥瘦,便要叹一声运气不好。

    时日久了,这些人渐渐也就摸出规律来了,通常罗用若是刚杀过一头猪,那煮出来的便都是五花肉,后面几天那就不好说,只不管是五花肉还是半肥瘦还是东坡肘子,罗家每日里做出来多少卖多少,还从未有过卖不完的时候。

    再说林家这边,见罗大娘抱回来那么大一碗东坡肉,林父林母俱都吃了一惊,再一想,心里就觉着有些不对味儿了,那罗三郎莫非是在给他们脸子看不成?

    没错,罗用这就是在给她们脸色看呢。若是那敞亮人家,自家要吃东坡肉,甭管是叫五郎还是家里的谁拿着钱过来买便是,若只那一回两回的,他也不能真挣林家这点钱。

    他们竟是叫罗大娘拿了羊肉过来换,看那羊肉也不很多,若换了那斤斤计较的娘家人,罗大娘夹在中间得多难做?不是要吃东坡肉吗,给你们一大碗,叫你们吃个够。

    林家那几个兄弟里头,也就五郎为人实诚木讷一些,林大郎林二郎那可都精明着呢,这事他们还有什么琢磨不透的,当即,那林大郎便提了一篮子菜蔬并豆腐豆干过来,嘴里直说:“不过是春秋那小子嘴馋,你随便给他一点尝尝味儿便好,怎的还叫大娘端那一大碗过去。”

    “不过就是一碗肉,也非什么稀罕物,大郎怎的这般见外。”不管心里面怎么不满,与这林家人当面,罗用总还是笑嘻嘻的。

    这篮子菜蔬豆腐他便收下了,罗家没有地窖,现如今家里也不做豆腐,想吃这些个东西,都得从家里拿了东西出去与人换,想这新鲜菜蔬,全村也只有他们林家有那样大那样好的地窖,在眼下这时节也算是难得。

    到底还是姻亲,又是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态度摆出来了,对方也明白了就好了,倒也没必要把关系闹得太僵。

    只罗用这边虽已风平浪静,林家那边的风雨却才刚刚开始酝酿。

    这回这个事,林大郎林二郎那两房,都嫌那林春秋给他们丢人,老两口平日里也都不是糊涂的,怎的一遇到自家六郎那点子事,竟就半点脑子也无。

    这天晌午,大娘她们几个妯娌依旧是纺麻织布,林家兄弟几个依旧在院子里做豆腐。

    做着做着,那林大郎便问正在廊下闲坐躲懒的林春秋:“怎的阿兄几个都在干活,就你在那边闲坐,莫非只你是这家中郎君,我等便是那奴仆贱役不成?”

    这话委实说得很重,屋里头那老两口听了,登时就变了脸色。

    不知从哪一日起,家中长子竟已对六郎不满自此,他二人却还恍若未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