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49章 冻疮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罗用不仅把那申氏祖孙的一车梨子全都买下,还付了些许定金,约定明年春天让他们运梨苗去西坡村。

    几筐梨子堆到驴车上,便也没有了可以给他坐的地方,于是只好和五对一起走路,好在这雪下过了一阵,便也停了,只是风依旧刮着,带着呼啸而来的寒意,席卷着这一片荒芜的大地。

    同行的还有几个西坡村的村人,也都是以为这一天会是个大晴天,所以才放心进城卖豆腐的。

    因为豆腐这东西经不起颠簸,蓑衣这些人大多都是挑担出来,回去的时候也是轻松,把两个空箩筐叠起来,挂在扁担一头,往肩膀后面一挑,前面再用胳膊压着些,走起路来很是轻便。

    “这天气够冷了,应是可以做冻豆腐了。”一个村人一脸高兴地说道。

    “你家今晚可是要做?”另一人笑问。

    “今晚就做?”罗用也问,等他们这些人回到西坡村,天早都烟透了。

    “三郎莫非不知?有几位长安城来的郎君,前些日便与我等人说,要买我们村的冻豆腐。”村人说道。

    “倒也听说过。”这事罗用也是听说过的。

    “今晚先把豆腐做出来冻上,明后日再将它们放到炕上,用火炕烘干,最后制成那冻豆腐干,两块便能卖得一文钱。”村人将这最新行情告诉罗用。

    那两块豆腐所耗费的材料,连一升豆子都要不了,经他们这一加工,竟然就能卖得了一文钱,这在村人们看来,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了,今天这寒风一刮起来,大伙儿就都很高兴,这冷的天,必定是可以将豆腐冻得梆硬。

    心里急着想要回去做豆腐,脚下的步伐就不自觉地加快,好在五对体力也是不错,拉着几筐梨子,还能紧紧跟上大部队,没有落下。

    走着走着天便烟了,今天刚下过一场雪,白茫茫的雪地映着夜光,倒也并不显得十分烟暗。这荒郊野外的,别的不怕,就怕遇着野兽,一行人没再说话,只管埋头赶路,待到进了西坡村村口,大伙儿纷纷都松了一口气。

    罗用和其他村人到过别,赶着驴车上了自家院外那个小土坡,行到院门前,伸手轻拍了两下远门。

    “谁啊?”二娘的声音很快在里面响起。

    “是我啊。”罗用出声道。

    远门吱嘎一声打开,二娘裹着兔皮袄子出来帮罗用牵驴车,远门边上杂货铺里,这会儿还亮着灯,四娘五郎两人见罗用回来,便岁眼朦胧地往他这边看过来,口里还问:“阿兄,可有买着梨了?”

    “买着了,买了好多。”罗用笑道。家里这几个小的,怕是已经在家里等了一整天,就等着他带梨回来呢。

    “你怎买这样多的梨?也不怕放坏了。”二娘这时候也看清了驴车上那几筐梨子。

    “不怕,一会儿捡一些好的收起来,其他都冻上,我听人说,冻梨子也很好吃。”罗用说道。

    “当真?”二娘倒是没听人说过梨子还有这种吃法,不过这也正常,她从小到大生活在这个小村里面,见识也是很有限。

    “阿兄,这梨子冻起来可好吃?”一说到吃的,四娘就来精神了,趿着她那双旧布鞋跑院子里去看梨。

    “听说是好吃得很。”罗用说。

    “那我们要冻多少?”五郎也出来,看着那那满车的梨子,就差流哈喇子了,前两天那几个梨子他们都吃了,滋味着实很不错,比那山上的野果好吃多了,又甜又多汁。

    “可要给阿姊姊夫送去一些?”二娘问。

    “要的。”在这村里头生活,讲究的就是一个常来常往。

    “这么多梨子,你花了多少钱买来?”二娘一边心疼钱,一边搬起一筐梨子往杂货铺那边去。

    “三百二十文。”罗用也上手去搬梨子。

    那申氏祖孙开价一个梨子两文钱,若是卖得多,就算五文钱三个,罗用全都给他们包圆了,价格自然又要稍低一些,这一车梨子,总共花了三百二十文,这也是罗用没怎么跟他们讲价。

    这梨子在他们这片地方上,比那柿子枣子是要稀罕一些,但也算不得贵重,平夷那边种梨子的人不少,在他们那边,一颗梨子一般也就一文钱上下,这也是这几年,有周边的商贩去他们那边买货的缘故,若是没人去买,那梨价自然更贱。

    平夷县的梨子运来离石这边,便鲜少有低于一文钱的,毕竟这年代运输艰难,路上难免又会有所折损。这会儿都开始落雪了,申氏祖孙运来的梨子也比较大个,罗用花了三百二十文全部买下,大约也就是十文钱七八个梨子的样子。

    先将几筐梨子搬到杂货铺里面,然后罗用又给五对卸了车,喂它吃了些豆酱麦粒,然后又在食槽里放了些豆粕,叫它在牲口棚里慢慢嚼。

    这些豆粕还是上回榨油的时候剩下来的,本来小河村那个榨油坊的人说,榨油的工钱可以不要,只要把豆粕留给他们就好了,罗用想着自家还有一头驴子,到底还是给了钱,将豆粕和榨好的都有一起拉回来了。

    豆粕吃起来比豆渣香,五对更喜欢吃豆粕,吃上了豆粕以后,它就不太爱吃豆渣了,按大娘的话来说,都是罗用给惯的。

    “这些有磕碰的,都挑出来先吃,吃不完冻上,捡最好的留几个吃新鲜的就好,其他都冻上。”罗家没有地窖,没法子长时间保存,一文多钱一个梨子,若是放坏了也是很可惜。

    “你也买得太多了些。”二娘又在那里心疼钱,三百二十文,都够买一匹绢的了,他竟拿去买了这一堆梨回来,也不是能填肚子的粮食……

    “阿兄,我们先蒸两个来吃可好?”四娘这会儿已经等不及了,五郎那小子也急,不过他也是有些习惯了,事事都有四娘出头,罗用觉得这样也不太好,寻思着什么时候把他二人分开一段时间。

    “多蒸两个。”罗用说道,一人一个梨子总要的。

    四娘和五郎两个,高高兴兴捧着四个梨子出去清洗,洗完了又高高兴兴回来,烧火的烧火,架锅的架锅,很快就把这几个梨子蒸上了。

    六郎和七娘那两个这时候亦然睡熟,就在一旁的炕头上,小孩子睡觉香,他们这么吵,那两个也不醒,麦青豆粒儿倒是机敏,听着声儿就从自己窝里爬出来了,在院子里跑前跑后跟着忙活了一通之后,这会儿就都守着那一口热气腾腾的蒸锅,就盼着四娘五郎他们能从牙缝里给它俩省出几口吃的来。

    分拣完梨子,该冻的放到外头去冻上,该收的收起来,又把几间屋子的火炕都给烧上,吃过了梨子,兄弟姐妹几个便各自睡觉去了。

    第二日,二娘一早就起来了,吃过了早饭,便领着四娘五郎去煮猪食,罗用昨天走了那么多路,有些累,便睡得晚了些,等他吃过了早饭,提着一篮梨子去往林家那边的时候,村人里家家户户早都活动开了,都忙着做豆腐呢。

    林家的院门打开着,提着篮子跨进门槛,便看到林家几个兄弟也在磨豆浆呢。

    “可是要做豆腐?”罗用笑问道。

    “三郎来了。”

    “快些进来坐。”

    “你便是不来,我们一会儿也要去请的,头一回做豆腐,也不知道能不能做得像样。”

    “竟还拿了梨子过来。”

    林家人口多,这一忙活起来,院子里就很热闹,这年头的人就喜欢这样的氛围,像罗家和林家,都是儿女众多的人家,那些个家中人丁单薄的,对他们就很羡慕。

    当初林父林母能瞧上罗大娘,也是有这一层因素在里头,当娘的既是个能生养的,做女儿的应也是不差。

    “我们这几日听人说,城里来了一些外地的商贾,那冻透烤干的豆腐,两块就能卖得了一文钱,于是也想做些来卖。”大娘笑着接过罗用的那一篮梨子,口里说道:“怎的拿这么多过来?”

    “昨日进城,刚好遇着了,就多买了些。”罗用说道。

    “还是留着给家里那几个小的吃吧。”林父这时候也在院子里。

    “家里还有呢。”罗用笑着说道。

    罗家人这一日正准备要做豆腐,刚好罗用过来了,便让他在一旁指点,点豆腐要用的酸浆,他们也已经从村人那里要来一些。

    “怎的长冻疮了?”干活的时候,罗用见罗大娘那一双手上长了好几个冻疮,原本不算白嫩的手指,一根根的,又肿又红。

    “无事,每年都是要长的。”大娘搓了搓自己的双手,笑着说道。

    “改日我让二娘用羊绒给你织一双手套,不干活的时候你便戴着。”在罗用眼里,罗大娘也就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这会儿冬天才刚到,她的手就成这样了。

    “……”大娘原本还想说,哪里会有什么不干活的时候,让他不要费那个羊绒给自己织什么手套,织了袜子拿去卖,一双可就是一百文钱。可一想,翁婆都在呢,这话一说出来,倒显得林家苛待了她一般,于是便只是笑了笑,并未说些什么。

    这一幕被大娘的两个嫂子看在眼里,心中就有些不是滋味了。

    同样都是出嫁的媳妇子,罗大娘的娘家竟是这般,连手上生几个冻疮都要关心一番,她二人手上又何尝没长冻疮,林家的日子虽也不错,但该做的活计总是要做,做饭洗碗,织布做醋……只她们的娘家兄弟,却做不到像罗三郎这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