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43章 成长之路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算一算,乔俊林来到这长安城也快有半年时间了,先前他刚到这边的时候,候蔺就先让他在家中读书,自己有时间便指点他一二,等读得差不多了,便让他去考四门学。

    这时候的长安城中,还是以官学为主,主要的几所学校就是:弘文馆、国子学、太学、四门学、书学、算学、律学。

    目前就这六学一馆,等过几年还会出现一个崇文馆,合在一起,被称为六学二馆,在之后的两三百年中,长安城的官学基本上就是这几个了。私学在唐初这时候还很少见,想来以后应该也会慢慢发展起来。

    另外,许多大家族也都有族学,这些家族大多早早就给家中子弟开蒙启智,待到稍大一点,有送去跟随名师继续求学的,也有送到官学去再过一遍、顺便再结交一些时下的青年才俊的,另外也有直接入仕的,当然也有不学无术到处晃荡的。

    以乔俊林的出身,弘文馆那样的地方是不用想,那是专门给皇族勋戚子弟读书的地方,像候蔺就在弘文馆谋得了一个校书的职位,那可也是有品级的,脸大一点,也能把自己当朝廷命官了。

    弘文馆除外,在另外的六学当中,国子学和太学也都比较要求出身,四门学的级别稍低,只要是有品级的官员,都可以直接把儿子送去四门学读书,另外城中百姓家的子弟,也可以通过考试的方式,考进四门学。

    乔俊林不是候蔺的儿子,而是外甥,他想进这四门学,也有一点点麻烦。候蔺让他自己先去考考看,万一考不上,他到时候再想想办法找找人,问题应该也是不大。

    至于城中另外那三所学校,则不在候蔺的考虑范围之内,书学算学律学这三所学校的专业性很强,在时下许多读书人的眼里,这几所学校跟前面那几所学校的差别,就好比是全日制普通高校和技术学校的差别。

    候蔺想让乔俊林走仕途,不希望他将来只是在某个小部门当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吏,籍籍无名一辈子,可他自己目前的能量也是比较有限,所以,眼下对他们来说最好的选择,就是四门学了。

    乔俊林倒也争气,一考就给他考上了,顺利进了四门学,开始了他在长安城的求学生活。

    他们这一所学校所教授的内容也是比较全面,所谓君子六艺,仅仅只是识得几个字,背得几本书,那还是远远不够的。学校里开设有各种课程,乔俊林读书还成,武艺更佳,骑马拉弓都不在话下,诗文艺术方面那就差了点,《易经》对他来说更是一座永远无法翻越的高山。

    不过即便如此,乔俊林对待各门功课也都是一样地认真。

    要不是有他舅父的拉拔和照顾,他这会儿还在离石县窝着呢,每日里都要为他那后母的算计打压犯愁,最后还不知道要落魄到什么地步,哪能有如今这般的光明前程。

    是的,在这时候的乔俊林眼中,他的前程是十分光明的,虽然道路曲折而又漫长,但相信只要他自己有决心有毅力,吃得苦中苦,终有一日能够出人头地。

    候蔺告诉他,在这长安城中行走,交际一事十分重要,让他不要光顾着读书,也要稍微注意一下人脉积累。

    乔俊林听从他舅父的劝告,也都一丝不苟地实行着,平日里与人为善,对同学很友好,他那些同学也都是十几岁二十岁的年轻人,大家很快就玩到了一起。

    前些时候,马氏商行给乔俊林送了一辆燕儿飞过来,这让他在学校里狠狠地出了一回风头,还有一些学生借了他的车子,请工匠仿造的。

    一时之间,乔俊林这个乡下小子仿佛就有些风靡起来,愿意与他交好的人一下子就多了起来,不像从前只有小猫三两只了。

    这两日,马氏商行那边又弄来一种据说闻起来臭不可当,吃起来又有异香的腐乳,很多人都去买来尝新鲜。

    四门学中有些学生没尝到那臭腐乳的滋味,又十分好奇,于是就有人想到了乔俊林。

    “乔大,你不是跟那马氏商行有所往来,能不能帮我们弄些臭腐乳来尝尝?”

    “是啊,我阿耶昨天跑去问,人说已经卖完了。”

    “大郎,你帮我们去问问吧,我猜想那马氏商行定是还有存货,只是不肯拿出来卖。”一群年轻人围着乔俊林你一言我一语,说得很热闹。

    “俊林,那马氏商行这回可往你家送了臭腐乳?”这时候,一个年长些,约莫二十出头的学生问乔俊林道。

    “那倒没有。”乔俊林这时候还没有学会说谎,别人一问,他也就说了:“不过我舅父他们先前着人去买袜子的时候,倒是带回来一罐。”

    “果真?”

    “你家里可还有剩?”

    “乔大,你也别藏着了,快些分我们尝尝吧。”

    “如此,我等便仰赖乔大郎了。”

    “哈哈哈哈!”

    一群十几二十的小年轻闹腾起来,那着实也是热闹得很,乔俊林从前原本也是一个乐观少年,虽然这几年见了些人情冷暖,经了些风霜,到底还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郎,学院生活过了一段时间,人也渐渐开朗起来,被这些人这么一闹,心里虽然还是有些不舍,但也答应要和他们一同分享自己的那一罐子臭腐乳。

    之前罗用让人捎给他的那一罐子臭腐乳,候蔺不爱吃,都是他一个人在吃,他也不舍得吃太快,有时候读书读累了,就从罐子里夹些碎末出来尝尝,这会儿剩下的,基本上都是大块的。

    这也是他能答应同学的原因之一,如果都是碎末的话,感觉就有些没面子。细思就会发现,这孩子在面对这些土生土长的长安人的时候,心里其实也是有些自卑的,若换了杜惜那样的,管他碎末不碎末,拿出来分你们尝尝鲜就已经很给面子了。

    休沐那一日,乔俊林便领着他那一帮同学往自家去了,一群年轻人挤挤挨挨进了乔俊林的书房,让他快把臭腐乳拿出来。

    乔俊林先把架子上的那罐臭腐乳拿了下来,然后又到灶房去取筷子。阿枝最近在城中找了个活做,这会儿还没回来,候蔺也不在家,大约又跟他那些朋友出去交际喝酒去了,候蔺其实并不爱这些,但奈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要是出去得少了,要不了多久就得跟这社会脱节。

    乔俊林拿了几双筷子高高兴兴正要进书房,却听到屋里有人这么说了一句:“这味儿对不对啊,该不会是放坏了吧?”

    “嘘,你小声点。”另一人道。

    “哎我说,乔俊林那小子不是跟马氏商行有些交情吗,我还以为他至少也应该是个家境殷实的,怎的住这么小的院子?”

    “说不定还是租来的。”

    “定是,你没听他说吗,他舅父也是去岁才刚刚谋得的官职。”

    “啧,倒是看走眼了。”

    “你们少说两句,当心被他听到。”

    “廖七,你说这东西,咱兄弟几个到底是吃还是不吃?”

    “来都来了,难道就这样走啊?捏着鼻子吃一点就是。”

    “也不知是谁人做出来的这东西,口味着实怪异。”

    “乡下人家,吃得怪异一些又有什么,我听说有些地方的人可是连蟑螂都吃。”

    “诶咦!!!”

    乔俊林这时候就站在门外,垂眼看着手里的那几双竹筷,心中只觉自己真是蠢到了极致。

    这事若是换在一两年以前,他必定就要跟这些人翻脸,不管是打架还是骂架,以一敌几他也是不惧的。

    只是现在,终究还是有些不同了……

    他垂了垂眼睑,掩去眼中的那一抹厌恶,微微勾了嘴角,在门外弄出一些声响,然后推门进去,笑道:“可是等急了?”

    ……

    这时候的乔俊林,还以为自己只要学会忍耐,就能和这些人相处得好了。

    他亦不曾仔细想过,方才自己心中涌起的那一阵厌恶,厌的究竟是不是只有眼前这些人,抑或是还有他自己。

    这件事情过后,乔俊林依旧同往常一样学习生活,只是放在课业上的时间更多了,读起书来更添了一股子狠劲。

    候蔺说的那些交际经营之道,他终究还是有些不耐,这个少年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以绝对的实力闪耀光芒,而不是通过虚与委蛇的方式,从这个社会上获得地位。

    ·

    这些个事情,罗用却是不知的。他之所以给乔俊林送那些东西,一来是因为他对这少年印象不错,二来,自然也是为了投资。

    他哪里又能想得到,自己送去的那点东西,竟然能在乔俊林的生活中掀起这样大的波澜,虽然那些事情,也是他迟早都要看清的现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