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41章 甜粥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不出几日,就有去小河村那边卖豆腐的年轻人带话回来说,邹里正让他们村安排两个妇人,在七月十七那一日与他一同进城。

    郝刺史要在石州推广新得的麻纺车技术,他已经将造好的那几辆纺车分发给其下的五位县令,然后再由这五位县令将技术推广到各乡各里。

    西坡村的位置虽然偏了一些,到底还是离石县辖下,无论什么事都还比较赶得上趟。

    石州这地方总共有五个县,分别为离石、平夷、定胡、临泉、方山。其中以离石县和定胡县人口稍多些,其他三县稍少。

    有一次罗用跟邹里正一起谈论养猪心得的时候,就问过他关于离石县的人口问题。

    “三郎以为我县应有多少人?”邹里正笑问他。

    “五万?”罗用报了一个比较保守的数字,若是搁在二十一世纪,别说县,随随便便一个镇,人口都敢比这个多。

    “……”邹里正没说话,就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三万?”罗用又猜。

    “……”邹里正依旧摇头。

    罗用默了默,道:“一万?”

    “怕是未必足万。”邹里正摇头苦笑道:“你们这西坡村如今倒是热闹得很,每日里人来人往,别处又岂能如此。”

    “前朝苛政,不肯与民生息,百姓没了活路,人丁自然越来越薄,而后又经朝代更迭,战乱纷起,自高祖皇帝建唐以来,距今不过十六七年,便是在武德元年出生的娃娃,长到现在也不过十六七岁,更遑论武德年间亦有战事,贞观初年亦有战事,打战那回事,原本就是要拿人命去填。”

    一个县一万人口,这是什么样的概念。罗用从前读书的那所二流大学,就有两万在校生,那两万人撒在偌大一个校园里,也不觉得有多少人。

    有生之年,罗用第一次感觉到,一万这个数字,听起来竟是那样地荒凉。他也知道这时候的人口是稀少的,只是没想到竟然能稀少到这种程度。

    ·

    之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麻纺车这种工具就在他们这一片土地上轰轰烈烈地推广开了。

    这种纺车也不算什么精密仪器,并不一定要手艺精湛的工匠才能打造出来,一般村人只要会几下子木工活的,照猫画虎,基本上也能给自家鼓捣出一个能用的麻纺车出来,就是有些人做得好用,有些人做得不好用。

    罗家那一台麻纺车直接就摆放在院子外头,给大家随便看,还有一些村人,索性拿了木头工具过来,就在那儿摆开摊子照着做,别说,那阵子罗家这边还真挺热闹。

    有那家里没男人的,或者是实在不会做这个的,就央着同村人帮忙给做一个,过后再送一些谢礼过去。

    有了这麻纺车,纺麻的速度果然就快了许多,就是刚开始的时候,有些人死活适应不了,有那一两个年岁大的,实在学不会,只好就放弃了,依旧用纺专搓线。

    年轻人大多学得快,罗用看二娘她们,没两三天就使得很顺溜了,连四娘五郎都能纺几下,五郎那孩子是个坐得住的,男孩子一个,在纺车前面一坐就是小半天,四娘就不行了,她宁愿上山去拾柴禾,到外面的打猪草,也不愿意弄这个。

    “这般不定性,将来谁人敢娶?”二娘时常就要说她几句。

    “阿姊,你自己都不肯嫁,怎的跟我说这个?”四娘刚刚在外面疯跑了小半天,打了一篓子猪草回来,又摘了些野果,身上头上不少草末子,头发也乱了。

    “惯会拿话堵我,快些进屋打理打理,别个见了,还当是谁家的疯丫头呢。”二娘说着,就把她往屋里扯。

    罗用笑嘻嘻得听着她们姊妹二人斗嘴,这四娘着实是个有眼力劲的,平日里没少跟二娘顶嘴,那都是看对方心情好的时候才这样,等哪天二娘真生气了,她就鸟悄儿找个地方窝着去了。

    最近那田崇虎转性了,整日在家里跟他爹妈一起做豆腐卖豆腐的,也不怎么在村子里疯跑疯玩了,然后罗四娘就隐隐有点要成为孩子头儿的趋势。

    罗用看了看她摘回来的那些野果,倒也还不错,他们这地儿没什么水果,整个西坡村,除了几棵柿子树,罗用就没见过别的果树。

    偶尔吃点野果,补充一点微量元素什么的,也是不错。罗用把这些野果洗了,拿起一颗咬了一小口,忒酸,想想丢了又有点可惜,于是就从灶房舀了一勺红糖装在粗陶碗里端出来,叫家里这几个小的就着红糖吃野果。

    一会儿大娘他们过来,见自家这几个弟弟妹妹竟然这么吃野果,也是笑了:“吃个野果还沾糖,瞧你们这一个个,几日不见,可是又长肥了?”

    “阿姊,我没肥,我长个儿了。”五郎连忙说道。

    “我瞧瞧。”林兴乐作势比了比五郎的身高,道:“果真是长高了。”

    “阿姊姊夫,你们今天在这边多坐一会儿吧,等一下我们要熬粥,留下来一起吃。”罗用对他二人说道。

    林家那边,除了自家有许多田地要种,家里还有做醋的营生,有时候忙起来也是特别忙,那边一忙起来,大娘也就回来得少了,今天难得两人一起过来,罗用就招呼他们留下来一起喝粥。

    为了给自家这几个大大小小的补充营养,罗家现在每天下午都要熬一次粥。

    无论是罗用自己还是二娘四娘五郎他们,这会儿都出于发育长个头的阶段,一个个都很能吃,中午头刚刚吃过饭,没过多久一个个的就又饿了。最近每天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他们家不是熬甜粥就是熬咸粥。

    咸粥一般就是加了肉和薯蓣那些东西一起熬的白米粥。白米这东西在他们这地方可精贵了,罗用买过两次,也是很肉疼,不过贵虽贵,这时候的白米着实也是比较养人。

    甜粥里放的东西就杂了,基本上就是八宝粥,不仅放了高粱红豆小米红枣这些东西,还有罗用从县里干货店买回来的桂圆干荔枝干,还有莲子核桃等物,杂七杂八的什么都放一点,就这,对罗家那几个小孩来说,简直就是顶级的美味了。

    一会儿,大娘二娘一起到屋里去纺线说话,四娘五郎他们几个小的就在小卖部里待着,一边看店,一边完成罗用今天布置给他们的认字数数的任务。

    罗用到灶房去淘米煮粥,林兴乐就去帮忙烧火。今天熬的是甜粥,林兴乐一看到罗用从瓮中拿出来的那些南方干果,很是有些吃惊:“你们这也太舍得吃了。”

    “姊夫可莫要出去说,不知道的,还当我家有什么金山银山。”罗用笑着说道。他也知道这林兴乐是个实诚人,不会有什么怀心思,就怕他不长心眼,当什么新鲜事拿出去对别人说。

    “你既不让我说,我自然就不说。”林兴乐答应道。

    虽是不说,却也拦不住那粥香要往院子外头飘,这时候经过罗家院子的村人,个个都要猛咽几口唾沫,在这个荒芜贫瘠的年代,有些人可是毕生都没有闻过这样浓郁的甜香。

    灶房里烧着火的林兴乐亦然,他家虽然有些钱粮,却也是节俭度日,从来就没有过大手大脚花钱的时候,像那些桂圆莲子这几样,他长这么大也只在县里的干货店见过几回,林父林母那是绝对不肯买的。

    喝粥的时候,罗用见有个小孩在外面探头探脑,便招手叫他进来。

    这孩子姓冯,小名狗儿,家里除了他就剩下一个奶奶了,偏他奶奶又有点疯疯癫癫的,时好时坏。

    “你吃便吃了,莫要出去说。”罗用给他打了一碗热粥。

    “唔。”那孩子也不嫌烫嘴,埋头就喝。

    “你要是出去说了,改天他们就要跟你抢。”四娘补充道。她这话倒是说到了点子上,冯狗儿别的不怕,就怕村里别个小孩跟他抢吃的。

    “嗯嗯!”冯狗儿猛点头。

    “慢些吃,别噎着。”

    看这小孩猛吞热粥的模样,罗用又想起当初邹里正跟他说的那些话,这一整个县,可就只有一万人,每一个苗苗都万分宝贵,可就是有那许多小孩,每日里连肚子都填不饱,过着遭不保夕的日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有长大成人的哪一天。

    这冯狗儿看着有点傻里傻气的,不知道长大了会是个什么模样,有些孩子开窍晚,小时候迟钝,长大了能有一番大作为也未可知。

    罗用倒是不图这小子将来还能给他报个恩什么的,毕竟自家现在有吃有喝,横竖也是不能眼睁睁看着村子里有小孩饿死。

    这孩子的身体明显也是有些亏着的,这么一碗甜粥,也不知道能不能稍稍有些补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