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40章 竞争对手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就在罗用犹豫着要不要将毛线袜子的手工活派发出去的时候,他那些走街串巷的弟子给他带了一个消息回来。

    近几日,城中来了两个姓钱的兄弟,二人皆是木匠,言是来自鲁地,能造麻纺车,那纺车的轮子转起来,比村人用纺专搓线可不知要快了多少。

    “你等可见过他们造的纺车?”罗用问道。

    “并无,此二人现如今已被郝刺史请到公府之中,许与薪酬,命其打造麻纺车,并叫杨司工监督他二人做工,我等也是从那杨司工家人处听闻此事。”罗用的一名弟子答道。

    “此事还有谁人知晓?”罗用又问。

    “该知晓的应是都知晓了,我等前日在城背兜售腐乳大酱,见有不少人等在那公府门外,询问因由却是无人肯说,想来定是提防我等与之争抢那会造麻纺车之人,后来一路打听,才从杨司工家人那里打听得了此事。”那弟子将自己得知这件事的过程细细与罗用道来。

    “想来县城旁边那些村子,这时候也都得到消息了。”罗用说道。

    “定是如此。”他那弟子也是点头。

    纺车这个东西自古就有,但无论是起源还是兴盛,都是在丝纺行业。

    麻纺车先前倒是也有人造过,脚踏式的,并不十分好用,纺出来的麻线很不均匀,主要是麻纤维这个东西本来就不均匀,不像丝线棉花那么好纺。于是直到现在,他们这里大多数妇人都还是用纺专搓线。

    这回那两个鲁地来的工匠说自己能造好用的麻纺车,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若果真如他们所说,那今后他们这里的人在纺线这件事情上就能节约出许多时间和力气。

    只可惜狼多肉少,没见现在就有那许多人在公府门外等着了。

    想来,那两个鲁人这一次之所以会来离石县,应该也是冲着那燕儿飞来的。

    罗用之前就曾想过,他们这里如果发展起来,必定就会从别处吸引一些资金和人才,同时也会出现一些竞争对手。但他却没能料到,这时候的人反应竟也这么快,毕竟是在这个交通不发达消息也十分闭塞的年代,看来这时候的人比他想象的还要更有闯劲。

    罗用只是起了一个头,之后事情的发展,就不是他可以预料和掌握的了,只能在这股汹涌前进的潮流之中,尽量寻找一个对自己有利的位置。

    说起来,眼下这种难得的和平开放的社会环境,确实也是适合生产力发展的,若是换了后世一些朝代,这也不行那也不准的,很多事情怕就干不起来。

    几日后,来自鲁地的钱氏兄弟终于从公府大门出来,登时,等在门外那些人便纷拥而上,口里喊着请郎君到他们那里去造麻纺车。

    在这些嘈杂的人声当中,只听一人高声喊道:“我师父出一辆燕儿飞,请两位郎君去西坡村帮他造两台纺车。”

    那钱氏兄弟一听到燕儿飞这三个字,两人齐齐转头看向说话那人,那年长些的,已然是一脸的喜色,他弟弟反而显得稳重几分。

    “你师父可是那西坡村的罗三郎?”那兄长出言问道。

    “不错,我师父就是西坡村罗三郎。”那人回答。

    “如此,我二人便随你走这一趟。”钱氏兄弟当即应允。

    他们之前也已经打听过了,造出这燕儿飞的工匠名叫衡玉,他师父就是西坡村罗三郎,他二人原先也有想过要从罗三郎那里下手,琢磨着,只要搞定了那罗三郎,师父一句话,当弟子的必定就肯拿车出来了,甭管后头还有多少订单等着。

    这二人想的也是不错,只不过罗用却并不需要为这事跟衡玉开口,因为他自己家里这时候就有一辆燕儿飞。

    那车被他放在院中,除了被四娘五郎他们推出去骑着玩,其他也没什么大用处,主要是他现在有了这一大群弟子,什么都方便了,自己并不怎么需要出门。

    钱氏兄弟二人,年长的排行第二,年轻些那个排行第三,这钱二郎钱三郎到了罗用那里,就问他是不是真能给自己弄来燕儿飞,罗用当即便让四娘五郎把自家那辆车子给推了出来。

    这兄弟二人一见着这辆燕儿飞,眼睛就都有些挪不开了。

    他们那儿地势平坦,路面也普遍比这边更加平整一些,很适合燕儿飞的推广。他家兄弟几个平日里出门去给人做工,经常一走就是大半天一整天,若是得了这燕儿飞,岂不是轻省多了,想来他们那里的人应该也会喜欢这种车子。

    “我要一台麻纺车,一台毛纺车,你二人若帮我造好这两个纺车,那辆燕儿飞便可以拿走了。”罗用对这兄弟二人说道。

    “那便说定了。”那兄弟二人一口便答应下来,然后就问罗用他们要在哪里干活,材料可都准备好了。

    罗用把他们领去他弟子们住着的那个院子,让这兄弟二人这两天就住在那边,也在那边干活,早前衡氏父子在这边造燕儿飞,还剩下一些木材没有搬走,用来打造两个纺车那是绰绰有余。

    罗用见这兄弟二人甩开膀子就开干,也是有些好奇,忍不住便问道:“你们先前可做过毛纺车?”

    “自然。”那兄弟二人这时候正在挑拣木材。

    “你们那儿也有人纺毛线?”罗用奇道。

    “自然。”对方又道。

    “纺了毛线作何用途?”罗用更好奇了。

    “自然是用来织布。”对方也被罗用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你竟是不知?”不知道你还打什么毛纺车?

    “……”罗用咧咧嘴,回给他们一个少年人的傻笑,并不说什么。

    “那毛线纺出来以后,主要是用来织造一些地毯,并不是用来做衣裳的布料。”那钱三郎看了罗用一眼,对他说道。

    “原是如此。”罗用笑着点点头,然后便不再说什么了。

    钱氏兄弟二人手脚很是利索,似乎也是做惯了这打造纺车的活计,两人合力,只花了不到两天的时间,便将罗用所要的两个纺车打好了。

    罗用要求他们示范这两个纺车的用法,对方也很爽快,他们也知道这里的人之前并没有用过这种纺车。

    钱氏兄弟在罗家院子外面示范纺车用法的时候,西坡村上到六七十岁的老太太下到六七岁的小姑娘,基本上都到齐了,男人们也来了不少,不过好位置都被女同胞给占了,男人们都只能在远处围观。

    钱氏兄弟不仅自己上手去演示,当场还指点了几人。

    这纺麻着实不太容易,一手拿着一团麻纤维,捏紧了不行,只能松松捏一小团,另一手随时要往里面补充,另外,那纺车也需得用手去摇,刚学这纺车的人,都恨不得能生出三头六臂来,要不是见那钱氏兄弟纺得顺溜,她们都要怀疑这纺车的可靠性了。

    纺毛就相对容易多了,只见那钱三郎取了一团羊绒,用手扯一扯压一压,做成片状,然后用一根筷子把它卷起来,来来去去滚过几遭,再抽出筷子,便得到一个长长软软的羊绒条。

    从这羊绒条的一头,捏出一缕羊绒拧一拧,接到纺车上,然后只见他一摇纺车,车轮转动,那个羊绒条上,便像蚕丝一般,一圈一圈被扯出一股羊绒去,又被拧成一根细细的羊绒线,比起先前罗二娘她们用纺专搓线的速度,真真是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许多村人都被眼前这一幅奇景给惊得合不上嘴,纺线要是能这么容易的话,那她们将来干活得有多轻松。

    罗用猜想,麻这个东西应该还是不好纺的,羊绒又太稀少,若将来什么时候,棉花这个东西出现了的话,大约是可以达到这种速度,棉花的纤维跟这羊绒就很接近了。

    那钱氏兄弟得了燕儿飞之后,便不肯在离石县久留,当即就表示要回去了。

    罗用当初也是担心他二人从别处得了燕儿飞,自己这边还没捞着纺车,他们就先回山东老家去了,于是才让几个弟子轮流在公府门前等候。

    至于这纺车,也是好办,麻纺车这东西罗用这里有了,郝刺史那里也有,还不止一台,想必推广一事,也只是时日问题。

    那钱氏兄弟也不敢明晃晃骑着一辆燕儿飞上路,二人在离石县城卖得了一辆驴车,将那燕儿飞拆了堆放在车斗里,又在上面放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然后才沿着驿道回家,却也不敢像来的时候那般抄近道了。

    路上,当兄长的埋怨他弟弟道:“三郎何必这帮着急,这离石县中许多人都要请我们造纺车,他们这里的工价可比我们那边高。”

    “这纺车既已被石州刺史所得,想必不日就能得到推广,这边又有多少银钱可挣,不如快快赶回家去,好好经营这燕儿飞的买卖才是。”钱三郎说道。

    “我们可要回去造了这燕儿飞拿出去卖?”一听这燕儿飞的买卖,钱二郎就很高兴。

    “并非如你所想。”钱三郎说道:“我们自己造,又能造出几辆车,我观那衡氏的方法就很好,我们也回去找别人一起做,做车轮的做车轮,做车链的做车链,各司其职。”

    “……”钱二郎默了默,半晌才到:“此事怕是有些不妥。”

    “如何不妥?”钱三郎笑道。

    “毕竟是学的别人家的手艺……”钱二郎这话说到一半,却又说不下去了。

    “我们现在手底下这几样功夫,又有哪一样不是学的别人家的手艺,你说那麻纺车可是你自己所创?若都如你这般,这天底下的人又有几个能用得上麻纺车,用得上那燕儿飞?”钱三郎这一番话,生生把他兄长给堵得得哑口无言。

    衡氏造车行这边,衡玉这时候正被那些下了订单的买主们给催得一个头两个大,丝毫不知道,自家最大的竞争对手,很快就要在太行山的另一面崛起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