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39章 绝世美驴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看着五对期期艾艾那可怜样儿,罗用终究还是没舍得下手。

    最后只好依旧去了猪圈那边,从一头猪的腹侧剪了些相对柔软一点的猪毛下来,之前他是从猪背上剪毛,那里的毛最硬,其他地方也有稍微柔软一点的。

    罗用给自己和二娘一人做了一把猪毛牙刷,二娘却说猪毛太硬,她也想要一把羊毛的。

    罗用一想也是,这时候的人大多都还没有刷牙的习惯,像他们家,之前一般也就是用一块麻布,在洗脸的时候,顺便擦洗擦洗牙齿。

    不像在二十一世纪,大家都用惯了牙刷,罗用小时候用的那种便宜牙刷,刷毛硬得跟板刷有一拼,刷牙的时候唰唰的,简直把自个儿牙齿当石板儿刷洗。其实那样也不好,磨损太厉害了,尤其是小孩子的嫩牙,牙釉质都要被磨没了。

    于是罗用又给二娘做了一把羊毛牙刷,大娘两口子也一人给他们做了一把。

    现在,罗用每天早上都能看到自家那几个小孩排排蹲在院子外边那条水沟边刷牙,刷完了罗用要检查,谁要是没刷干净,就打发出去重新刷。

    这一日上午,家里那几个小的都出去玩去了。

    那几个现在都还是长身体的时候,整日将他们拘在家中也是不行,每天早上和傍晚太阳不是很大的时候,罗用都要把他们放出去,叫他们在村子里跑跑。

    那四个小的都走完了,连那一头毛驴两条土狗都跟着出去。

    鸡群也都放出去,让它们自己到外面找吃的,村子里的鸡鹅大多都是这么养,早上喂点东西放出去,晚上天烟前它们会自己回来,再喂点细糠麦皮之类,便将它们赶到鸡棚去睡觉,有些下蛋鸡中间还会自己跑回来下蛋。

    他们这里的家禽主要就是鸡鹅,鸭子都没见过,不知道南方是不是多一点,反正离石县这里很少见。

    罗家这批小公鸡小母鸡都是在炕头上孵出来的,前后孵了十九只,刚孵出来那会儿,养着养着死了两只,这会儿还有十七只,倒是母鸡多,总共有十一只,公鸡只有六只。

    最近也有一些小母鸡开始下蛋,罗二娘往两个藤筐里装了干草,放到鸡棚里给那些小母鸡当下蛋窝,然后又用自家吃完的鸡蛋壳套了套,套出一个中空的鸡蛋模样,放在鸡窝里给那些小母鸡做样子,那些小母鸡见了,就会在那里下蛋了。

    家里的小孩时不常去看看,要是看到那个蛋壳旁边多出来一两个真鸡蛋,立马就跟宝贝似的拿出来,口里喊着:“阿兄阿姊,你们看,又有鸡蛋了。”然后兄弟姊妹几个就要算一算,今日已经有了几个鸡蛋,昨日总共又收了几个。

    这会儿那些小的都出去玩了,家里就只剩下罗用和罗二娘。罗用在前边看着自家杂货铺,顺便再做几个牙刷,二娘就在后边院子里织毛线袜。

    后院那边,光线要比屋里好些,也比较透气,坐在屋檐下做些活计,比屋子里舒服。

    罗用心里也琢磨着,那毛线袜子的活儿,总让罗二娘一个人做也不是长久之计,早晚还是要找别人做,那样的话,这一项技术很快就会普及开来,虽也不算什么坏事,于他自己来说,总归也是有些伤财。

    不过,只要赵琛守信,能再给他供应两年时间的羊毛,那罗用倒也还能挣些钱,羊绒这个东西毕竟不易得,其他人就算学得了手艺,收不到足够多的材料,也是很难和他竞争。

    罗用一边往木柄上固定刷毛,一边在心里琢磨着这些事。

    这时候,院子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便有人高声喊道:“罗三郎可在家?”

    “我在。”罗用应了一声。

    “这院子里头空荡荡的,还当你们都出去了。”外面走进来两个挑担子的汉子,一老一壮,是一对父子,附近山上一个小村的人,最近这段时间常常会从山上砍些石竹子,拿到离石县去卖。

    “嫌他们在院子里太闹腾,都被我赶出去了。”罗用笑道。

    “我二人要去县里卖竹子,又要借你的驴车用一用了。”那老汉放下担子,从扁担一头解下几根捆在一起的山药,递与罗三郎。

    “好说,五对这会儿在外头,待我喊喊去。”罗用收下那山药,便到院子外头去喊了两声:“五对!五对!”

    五对长着两只长耳朵,耳力比四娘五郎他们强出许多,每次他们一起出去玩,罗用在自家院门口一喊五对,不多久,那一群就都能回来了。

    “你们村中今日可又有人猎得什么野物?”罗用回到院中,给他二人倒了两碗凉开水,问道。

    上回他们村有人猎得几只山鸡,用扁担担着,一路从山上下来,经过西坡村的时候,刚好被罗用一个弟子遇着了,就把人领到罗家院子这边。

    罗用一问价格,当下便把那几只山鸡全买了,原本是打算把它们养在笼子里,一只一只慢慢吃,后来发现这东西不太好养,于是便都杀了,吃不完的就都做成了熏鸡,现在灶房里还挂着两只呢。

    从那以后,他们村的人若有要卖的山鸡野兔,便要先来罗家院子这边问问,罗三郎若要买,那他们也就不用再走那么远的路拿到离石县城去卖了。

    “却是不好抓,一个不小心就给打死了,现如今天气热,也是留不住,大多自家吃了,或者用盐腌了。”那老汉的儿子说道。

    “也是。”罗用点点头,这年月山上野物虽多,却并不是那么好抓,深山老林有野兽,大家也不敢进,靠近村子的,大多都是一些山鸡野兔,那些东西也都机敏得很。

    “劳烦两位帮我留意着点,若有活兔,我也想买几只,没长大的小兔子更好。”罗用对他二人说道。

    “三郎既要买,我便帮你留意。”那人应道。

    待这二人喝完凉水,五对也从外面回来了,一起回来的还有四娘五郎它们几个,以及那两只土狗。

    罗用给五对套上车子,那对父子便把他们从山上担下来的竹子堆放到驴车上,自己却是不坐的,这驴子毕竟不比健牛,能拉得了这些竹子就已是不错。

    这二人先前已经跟罗用借过几回车,从西坡村到县城,毕竟也还有三十里地,他二人从山上担竹子下来,已经耗费了一些体力,再一路担到城里,实在也是有些吃不消。

    从前他们村的人也会跟山下村民借了独轮车来用,有个独轮车,肯定也是要轻松不少,只那独轮车装上货物,想要在这乡下土路行走,就需得两个人,一人推车一人拉车,也是要花些力气。

    前些日子他们试探性地找罗用问了问,说是想借他的驴车用一用,那天罗用刚好也不用驴车,于是便同意了。父子二人想要给些银钱,罗用却是不肯收,毕竟他也没打算靠租车挣钱。

    之后没几天,他们村子又有人下山,这对父子便让对方往罗家这边捎了几根薯蓣,罗用一看这不就是山药嘛,貌似还是纯天然野生山药,于是也很高兴,又托他弟子帮忙从城里买了些白米和肉回来,给家里那几个小孩熬了一锅山药瘦肉粥。

    之后,他们又找罗用借过两回,每次过来,都要给罗用带一小捆山药作为车资。他们给得挺多,有时候吃不完,罗用就将它们晒成山药片,打算留到入冬以后吃。

    就是辛苦了五对,每次回来,罗用都要给它喂些好料,一捧麦子一勺大酱,作为一头驴子,吃得也是比较奢侈。

    待他们装好了车,罗用抬手拍了拍五对的脖子,五对昂昂两声,迈开步伐,拉着车子,昂首挺胸便出了院子,那父子二人也都跟了上去。

    这日天气晴朗,太阳也是有些大,待到走得累了,便找一个阴凉处歇歇,父子二人各自啃些干粮喝些清水,也给毛驴喂了些水,还给他喂了几口自己带来的杂面饼,那驴子吃得也挺香。

    歇够了又套上车子继续走,一路上走走停停,待这二人一驴走到了县城,时间已是过午。

    进了城门,就往衡氏造车行走去,一路上,时常可以看到有马车在城中穿梭,经过一些酒铺食肆的时候,也常常可以看到有那一两辆马车停在路边。

    这在从前可是罕见,这离石县也不是什么富饶之地,何曾有过这样多的马车。也就是近来,在一些距离他们这里不是很远的地方,有些个消息灵通的,得知离石县这里出现了一种名叫燕儿飞的奇物,于是便有不少人从各地云集而来。

    这些人里头,大多都是商人,也有那大家族的奴仆,还有少数一些匠人。商人逐利,奴仆则是听从各家郎君的吩咐前来,而那些匠人,自然就是为了学习而来。

    这时候的匠人大多社会地位低下,挣得也不多,很多人甚至不得不依附于官府或者是一些大家族而生存,自立门户的并不多,就算是立起来了,活得也不一定很好,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为这样一个消息长途跋涉跑来离石县的,也都是一些有魄力敢冒险的。

    行到衡氏造车行门前,只见那店里人进人出,很是热闹。

    ……

    “一时是造不出来了,我阿翁说现在都不接订单了。”

    “那你给我在本子上记个名,甚时候又肯开始接订单了,就先接我家的,我叫……如今就住在……”

    ……

    ……

    “活计,给我拿一个模子。”

    “怎的又是你?”

    “昨日买的那个被我儿子给摔了,再买一个。”

    “那这回你可要当心些,店里的模子也不多了。”

    ……

    ……

    “敢问这位小郎君,想买你家那燕儿飞要多少银钱?”

    “抱歉,近日怕是都没有货了。”

    “那要待到何时?”

    “这……”

    ……

    那店里面人多,这对赶车的父子也没有都进去,老汉就在外头看着驴车,他儿子挤着人群钻进去了。

    “老翁,你这竹子怎么卖?”有人见他的竹子好,于是便想要买。车上的竹子够年份,长得粗壮,一截一截的,长度也足,不像近来有些担竹子进城来卖的,弄来的竹子越来越细,越来越短。

    “不卖不卖,我已经跟人说好了,不能再卖别人。”老汉连忙摆手道。

    “那便罢了。”问话的人带着几分遗憾便走了。

    刚刚他也是见这老汉特意把车子停在衡氏造车行门前,以为必定是拿来卖的,所以才过来问问,毕竟这造车行里进进出出的,不少人都是拿了链条过来交货的,现在不少乡下人砍了石竹子,也是运来这里卖,今天上午的时候还看到好些。

    “哎!燕儿飞!又有人换得那燕儿飞了!”

    这时候,只听店中一阵喧哗,然后就是一阵挤挤挨挨,好一会儿,才见着一个衣服头发都被人挤乱了的年轻人,推着一辆燕儿飞,满脸喜色地从那衡氏造车行走了出来。

    “这位小郎君,你这车子,我花五百文,你可愿卖?”待出了店门,刚走出去没几步,很快,便有人几个人围了上去。

    “五百文?昨天都有人把价钱给我开到二两银了。”那小郎君笑道。

    “二两银便二两银。”对方当即道。

    “我出三两银,你将这车买与我,可好?”一旁马上便有人抬价。

    “我这车却是不卖,你们还是找别人去吧。”那年轻人说着,骑上那辆燕儿飞,几下子便行出去老远。

    若是寻常人,哪里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出十条竹链,他这可是把家里所有仆从都给发动起来,又雇了些人到家里做活,这才赶制出这十条竹链,换得了一辆燕儿飞,怎么肯轻易卖给别人。

    那些人一看他骑车那顺溜劲儿,也知道对方家里必定是不缺这二三两银子,于是便都纷纷散去。

    不过近来确实也有人拿竹链去换燕儿飞,然后再用燕儿飞卖钱的,二两三两的价钱时有听闻,一个人的竹链若是不够,三五个人凑一凑便也够了,到时候卖得了多少钱,几人分了便是。

    有些外地人买得了一辆燕儿飞,当即便回去了,跟他们一起回去的,还有离石县的燕儿飞只需三百文钱一辆的这个消息。

    当地许多人得了消息,即便是一些家资不丰的小商户,也是十分地心动。

    那老汉又在门外等了片刻,他儿子才终于出来了,也是被人挤得一身凌乱。

    “可换得钱来?”老汉连忙问他道。

    “没换钱,我叫那衡小郎君给我记上了,等攒够了十条,便跟他们换一辆燕儿飞。”他儿子说道。

    “那要攒到什么时候?”这老汉刚刚听那些人在门口喊一辆燕儿飞二两银三两银的,也是有些心动。

    “倒是可以喊村里其他人一起做。”他儿子说着,抬手扬了扬自己手里多出来的那三个陶制模具。

    “一文钱没挣着,还倒花出去几个。”老汉苦笑道。

    “阿耶尽管放心,我观这燕儿飞的行情,这三两个月里面,再如何也不应低于三百文钱一辆。”他儿子说着,将那几个陶制模具揣入怀中。

    离了那衡氏造车行,两人把车赶到相熟的一条巷子,将那些竹子尽数卖与那条巷子里的几户人家,然后也不停歇,直接便出城往西坡村的方向走。

    路上走得累了,依旧停下来喝几口清水,啃几口干粮。

    “阿耶,你若累了,便上车去坐坐。”年轻人对老汉说道。

    “不坐不坐,那罗三郎好心借给我们驴车,莫要把他家驴子给累坏了。”老汉摆手道。

    他二人想多卖竹子多挣钱,从山上挑下来的那两担竹子可有不少,来时那一路,五对也是拉得有些辛苦,回去的路上,这父子二人都不肯坐车,它倒是轻松了。

    天色渐晚,这两人一驴硬是从天亮走到天烟,一只走到月亮都出来了,星星也挂了满天,却还未到西坡村。

    “阿耶,待我挣得了一些银钱,便把家中小郎尽数送去县中私塾读书吧。”走着走着,那年轻汉子便对他老父说了。

    “如何能有恁多的银钱?”老汉闷闷回了一句。

    “若能进得了县学,将来考个官当,便不用再像你我这般辛苦。”年轻汉子说道。

    “唉……哪里又有那么容易,你看这离石县,每年又有几个能考出去的,即便是叫他走了大运气,当上一个小官,别个当官的是什么样的出身,咱家这些小郎又是什么样的出身……”老汉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这时候的官场上尽是士族出身的郎君,即使有那一两个寒门子弟依靠科举走上了仕途,那仕途又岂是那般好走?

    “读得了几本书,总好过目不识丁。”过了好半晌,年轻汉子才又闷声说了一句。

    “罢,你若能挣得着那些银钱,你便送他们去吧。”老汉又岂是真心不肯让孙儿去读书,只是像他们这样的人家,想供个读书郎出来,又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他这儿子心大,同时还想供好几个,只怕他最后,生生要把自己这副身子给累垮了。

    待两人行到西坡村罗家院外,夜已深了。

    罗用这时候也还没睡,就在小卖部这边点了一盏油灯,手里拿着一本书看。听到敲门深,他便起身去开了院门。

    “快进来歇歇吧。”见着这两人一身疲惫的模样,罗用连忙招呼道。

    “不了,我二人这便要回去。”这么晚了,他们也不想再打扰别人:“倒叫这驴子辛苦了一遭。”

    “不打紧,今晚叫它歇歇,明日便又好了。”罗用摸了摸五对那大毛脑袋,也是有几分心疼。

    待到二人告辞,罗用将五对牵到院中,帮他卸了车子,又舀来一瓢清水喂它。

    “昂……昂……昂……咴咴咴!”五对喝过几口清水,这便开始讨豆酱吃了。

    “嘘,莫要大声吵吵,他们可都睡了。”罗用嘘它。

    “昂嗯……昂嗯……”五对好似听懂了一般,果然把声音压低了许多。

    罗用先喂他吃了一点豆酱,然后又把麦子放在掌心喂他。

    五对走了这一天的路,也是又累又饿,麦子这种好东西它平时可吃不着,这会儿就着罗用的手掌,一口一口吃得很是香甜。

    月光下,穿着一袭粗布白衣的少年坐在院中一条木凳上,手里拿着麦粒喂驴。

    他那头毛驴长得高大健硕,头上顶着一撮白毛,这时候映着月光,显得愈发莹白如玉,想来在驴子当中,应也算得上是一头绝世美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