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38章 无心插柳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又过了些许时日,罗用听闻衡玉父子几人终于把马家那三十辆燕儿飞给打造出来了,还听说他们之所以能够在较短的时间里面完成,也是因为从殷家那边借调了一些人手的关系。

    衡殷两家都以木工传家,这些年下来,两家也都各自出过几个不错的人才,却并没有谁的光芒能将另一家的子弟完全压制下去,于是这两家之间,一直也是难分高下。

    只这几年殷氏那边的人生儿子比衡氏多,相较之下,衡氏便显得有些单薄了,在这个年代,多生娃还是好,就是养娃太不容易。

    交了那三十辆燕儿飞之后,拿得了余款,衡玉便让长孙衡杕拿了九百文钱,送与罗用,和这些铜钱一起拿过来的,还有一些四四方方的陶瓷小件。

    “阿翁说,下回若是再有人拿了链条过来卖,你便将这模子送与他们一个。”衡杕先将那九百钱交与罗用,然后又将自己带来的那些陶制小件摆在桌面上给罗用看。

    罗用的目光一下子便被这些东西吸引了去,只见这些陶制小件上面,每一件都有四个凹痕,那便是竹链那几个配件的形状了,分别是一个两端带孔的扁平形状、一深一浅的两个圆环形状,以及一个小而深的圆柱小孔。这东西实在做得精致规整,在零件带孔的位置,模具中对应的便是一个个小小的圆柱状突起,看着精细程度,着实不像是徒手就能捏得出来的。

    “此物是如何制得?”罗用见了这东西,心中便已有了猜测,不过他还是想听衡杕说说。

    “前些时日,叔父让我用普通木材做了一批大小均等的竹链零件,然后又叫我阿耶拿去制陶作坊,将那些小件镶嵌于陶土之中,摔打平整之后,再经烧制,烧完之后,木材尽数化为灰烬,终得此物。”衡杕的年龄比罗用还要大出两岁,但在自家阿翁的师父面前,他也是有问必答,言语恭敬。

    “此法甚妙。”罗用听了这模具的制造过程,心中感叹不已,这古人的创造力着实不能小觑,纵观古今,哪一个朝代不是人才济济,在历史长河中留下无数星星点点的光芒。

    他想了想,又问衡杕道:“此物在你家造车行可是有售?”

    衡杕知他已经猜到这模具在他家造车行并非是拿来免费送人的,便也不再隐瞒,笑了笑,答道:“一个一文钱,放在店中出售。”

    一个一文钱也是成本价了,他们原本也不指着靠这东西挣钱,只希望将来收购回来的链条能更加规整些,尺寸不要相差太大。

    同时,这其实也是在减少制链条之人的风险,毕竟误差如果超过一定范围的话,那链条也便废了,衡家不肯收,那一场辛苦,自然也就打了水漂。

    免费送模具这事,罗用知道衡玉这是想要抬高他的地位,借机让自己在那些村人那里卖个好。

    于是便也心领了,燕儿飞这买卖眼瞅着就是能挣大钱的,他这个当师父的,便也不跟弟子客气了。

    也许在后世,无论是一块钱还是十块钱,许多人根本都不会看在眼里,但是在这时候,一文钱那还是挺了不起的。

    在商业及其不发达的年代,农民只有卖粮食这一项收入,偏偏这年头的粮价又是那样低。秋里,地里的粮食打出来以后,交了各种税,又要留得了一家老小的口粮,便也没多少余粮出售,少少卖得了几个钱,一年到头的花销便都在那里头了,好在这时候的农户大多自给自足,倒也没有多少需要花钱的地方。

    “你阿翁这几日可忙?”罗用问道。

    “自从我家在城中开了造车铺,每日都许多人登门,马王两家更是连日催促,催得我阿翁恨不得日日都将自己锁在后院那间大屋里面干活。”衡杕无奈道。

    “回去与你阿翁说,那些人催便催,他只管按当初那一份契约上的日期交货便可,也不需的提前恁多时日。”罗用笑道。

    他知道这时候的人大多耿直,被人三催两催的,自己也就跟着着急上火,也不管什么合同期不和同期了,只想赶紧给人把东西做好。

    “我回去便与他说。”衡杕点头道。他阿翁毕竟年岁也是有些大了,最近他也常听阿耶说起,担心再这么下去,老头儿身体会吃不消,如今罗用既是如此说,他家阿翁应是要听的。

    ·

    有了这些陶制模具,之后衡玉他们再收购链条的时候,便也不怎么需要担心误差的问题了。

    有一些原本还在踟蹰着要不要做那竹链子挣钱的人,这时候终于也下定了决心。

    之前他们跟衡杕他们学做链条的时候,虽然对方教得也仔细,又拿了自己做好的链节给他们回去当样子,但这用眼睛瞄出来的东西,总归还是容易产生误差,万一自己到时候做出来的链条不能用,那岂不就白辛苦一场?

    现在好了,有了这模子,自然就不用再有这种顾虑,于是一时间,离石县中许多人都去衡氏造车行买了这种模子放在家里,也有人从山上砍了石竹子担到城中去卖的,甘蔗粗的竹棍子,截成大约一臂长,五个就能卖得一文钱。

    因这石竹子值钱,很多村人看自家附近的山林看得也紧了,若是发现有外村人到自家村子附近砍竹,免不得就要生出一番争吵。

    有那目光长远的,认准了这燕儿飞将来必定会成为他们当地的大产业,于是便早早地到山上去挖了一些竹根下来,小心种在自家宅院周围,就盼着自家旁边能长出好多竹子来,造福子孙。

    有人带头,然后就有人学样。在他们西坡村,这些天时不常地也有人上山去挖竹根,还有人给罗用送了好些。

    罗用就把它们种在猪圈后面那片石子地里,前期的时候怕它们不活,便在坑里填了些土,后期便不管了,这石竹子本来就是从那些石坡石缝里长出来的,质地才最坚硬,再说就是一些竹子,虽也能卖些银钱,谁又能舍得拿好地去种。

    随着参与竹链制作的人数不断增多,市面上终于也出现了专门工具,那工具也是简单,一把小刻刀,一个手拉钻,如此而已,却已经比之前的镰刀菜刀那些东西好用了无数倍。

    那小刻刀的刀片只有手指甲片那么大,一面开刃,作为刀锋,另一面夹在两个竹片中间,竹片上用麻绳细细捆扎,以此加固。

    那手拉钻的结构就要稍微复杂一些,不过要说金属的部分,也只有那钻头是为铁质,其他均为木竹结构。

    这两样小工具价格不是很高,却为竹链的制作带来了许多便利。

    罗用也让他那些弟子帮忙从城中带了几套回来,放在自家杂货铺,若有人拿了链条到他这里来卖,就顺便问问对方要不要这个工具,也不赚什么钱,就是给大伙儿提供一个便利。

    事实上,这个工具对罗用自己也十分又用。这几日没事的时候,他便在自家杂货铺里,拿一根小木条慢慢削,削成一个牙刷柄的形状。

    然后在种植刷毛的位置,用手拉钻慢慢钻出一排排的细孔,然后又叫二娘帮他搓了一小团细而结实的麻线,拿了一把经过反复清洗的羊毛,用两根线,以自己小时候在修鞋摊上看到的、那修鞋匠上鞋底的方法,将那些羊毛一撮一撮固定到洞眼里面。

    在罗用给牙刷装刷毛的时候,家里那几个小的就在旁边看稀奇。

    四娘五郎得用些,已经能帮忙了,也学着罗用的样子,将那羊毛整理成一小撮一小撮的,见罗用填好了一个孔,连忙就把自己手上的羊毛给他递过去。

    上好了羊毛,用剪刀修剪修剪,使其平整,如此,一把羊毛牙刷便制成了。

    其实罗用一早就想过要做牙刷刷子这些东西,只是因为工具的匮乏,一时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弄得出来,却没想到,因为自己给了衡玉一张直行车的图纸,后来又发展出竹链这个产业,最后竟然连他做刷子的工具都直接出现在了自家杂货铺中,真是世事难料。

    “此物可以刷牙,这个便给四娘吧,以后你便日日用它刷洗牙齿,可好?”做成了牙刷,罗用试试那刷毛的硬度,然后便将它给了四娘。

    “好!”四娘得了这新奇物,很是高兴,至于刷牙什么的,到时候再说吧。

    “阿兄我也要!”五郎连忙在一旁喊道。

    “好,给你也做一把。”罗用笑着应下。

    “我也要我也要。”

    “阿兄我也要!”下边那两个小的也跟着嚷嚷起来。

    “你二人也要刷牙?”罗用假装不信,问那两个小的。

    “要刷牙!要刷牙!”那两个小的也不知道刷牙是什么,就在那里胡乱嚷嚷。

    “那待我给你们做好了牙刷,可莫要食言。”罗用这便开始打预防针了。

    “不食言,阿兄我们也要刷牙。”两个小家伙连连应承。

    于是,罗用又给五郎六郎和七娘三人,一人做了一把羊毛牙刷,二娘和他自己的,一时还未做。

    这羊毛牙刷终究还是太软了一些,老人小孩或者是一些有牙结石的,也许会比较合适,对罗用来说,太过柔软的刷子用着也是有点使不上劲。

    如果是用来制作刷子,磨面的时候扫扫磨盘什么的,这个就很合适了,罗用于是便做了几把刷子放在店里,有人买他就卖,每人买他就留着自家消耗。

    至于牙刷,既然羊毛不行,罗用就决定试试猪毛,材料也是现成的,自家猪圈里就养着好几头呢,如今可都长个儿了,圆滚滚的,毛也硬了,一个个都长着一身大烟毛,油光水滑的。

    从菜地里扭了两棵青菜放到食槽里,那栏中的半大猪豚便嗷嗷冲过来,对着那两棵青菜一顿猛啃,毛都被剪了一大撮,它却连头也不抬一下。

    剪了这猪毛下来,试了试硬度,罗用就有点嫌它太硬了,这么硬,拿来做板刷还差不多。

    想来想去,猪毛又太硬,羊毛又太软,要是想做出那软硬适度的牙刷的话,貌似就只剩下最后一个选择了。

    罗用拿着那把剪刀走到院子里,冲自家那头大毛驴招手道:“五对,过来一下。”

    “昂嗯……昂嗯……”五对本能地感觉到危机,脚下几个起落,就往后面退出去好几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