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35章 燕儿飞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罗用原本也是为了让自行车这个东西能更容易推广出去,所以才定了三百文钱这个比较亲民的价格,因为全车都是木竹结构,再加上一些麻布和羊皮,造价原本也是不高。

    待到郭安他们来了,虽知这些贵族郎君口袋里头都是有钱的,却也不好把人当冤大头宰。

    “三郎,此车名何?”郭安问道。

    “燕儿飞。”罗用笑答。

    院外,衡玉父子三人,此刻正在指点村人制作链条和车轮垫,自从罗用给了衡玉那张图纸之后,衡玉便托人带话,将自己的两个儿子喊了过来,从此三人便一直住在那边的院子里。

    早前,罗用跟衡玉说过,他不欲以自己之名冠于此车,衡玉若是愿意便用他的名字好了。

    衡玉听闻此言,甚为心动,至于罗用说的将名字安在车上被人骑什么的,他是半点都不在意,被人骑又如何,那谢公屐不是还被人踩呢么。

    只是心动归心动,衡玉那两天思来想去,终究还是认为此时不妥,他衡家儿郎虽无盛名,却也是代代清白,现如今他若行此冒名之事,后世儿孙又以此为荣……想想便叫人羞臊难当,怕是在阴曹地府也不得心安。

    这车子,他师父虽说不欲以己之名冠之,但终究是他想出来的东西,自己若将名字冠上去了,世人便以为这是他衡玉做出来的东西,他若是没有那么做,给车子另取一个名字,别人就会问,此车甚好,是何人所制?

    思来想去,衡玉终究还是没有把自己的名字冠到这个车子上面。

    罗用得知这个事情的时候,也是吃了一惊。

    在他看来,这就是个扬名立万的好机会啊,自己不想要,便叫衡玉顶上去,横竖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弟子发达了,他这个当师父的也不是没好处。若是能将这些弟子通通培养出来,那他将来可就是一代宗师了,那社会地位,还有将来可以动用的力量,和今日绝对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罗用认为,在这些弟子们身上搞搞投资,那还是很有回报的。至于背叛师门什么的,这年头还真没几个人会那么做,这种事,在这个时代,一般人根本连想都不会去想。

    这时候的人将善恶分得十分清楚,并无后世那些没有绝对的善恶之说,恶人便是恶人,一旦被打上了恶人的烙印,全社会都容不得他,背叛师门的行为,在当时这些人看来,绝对是恶到不能再恶。

    结果衡玉却说,自己也不愿意将名字冠到那车上,罗用劝了劝,终是没劝动。

    心里遗憾的同时,也很有一些感慨,对于眼前这个弟子,心中更多了几分敬重。回想他自己,之所以不肯将名字冠在这车子上面,又何尝没有因为这车终究不是他自己发明的关系,他不过是一个带着空间来到这里的穿越者,却并不是发明者。

    如此一想,原来却是他罗用将人给看轻了,于是心中也很有几分羞愧。

    燕儿飞,这便是罗用和衡玉二人,经过一番商议之后,给这个车子取的新名。

    “燕儿飞,此名甚好。”那几位长安来的郎君交口称赞道。回想自己第一眼见着这车子的情形,岂不就像那轻盈快捷的燕子一般。

    “确实。”罗用笑道。不叫什么罗公车,也不叫什么横公车,便就叫这燕儿飞,也是好得很。

    郭安几人心痒,很想试试那燕儿飞,于是罗用便将衡玉的长子衡怀给叫了过来:“造车者名衡玉,此人名衡怀,乃其长子,另有次子名衡致。我便让这衡怀领你们去试试那燕儿飞吧。”

    衡玉的两个儿子,长子性格外向些,咋一看就是个性情开朗的中年大叔,比较善于和人打交道,次子衡致看着有几分木讷,却极善于那些精细物件的制作,比如说齿轮之类,在某些方面,技艺已经超过他父亲衡玉。

    罗用知道这些贵族郎君这会儿对那燕儿飞很是新鲜,这一试,怕就要大半天时间,他自己不想去,便叫衡怀去陪,要说骑车这个事,再没有比衡怀更会的了。

    这大叔年轻的时候就和县城中不少小郎君交好,从他们那儿蹭得了马匹来骑,前两天,罗用就看到他骑在自行车上面玩了一回马术,当真是开了眼界。这会儿让他去和这些小郎君一块儿耍耍,那是再合适不过。

    衡怀很爱玩这燕儿飞,见罗用喊自己领着这几位小郎君玩去,高高兴兴便牵着院子里那辆样车出去了,那几个小郎君连同他们的仆从,也都蜂拥着跟了上去。

    出了罗家院子,众人一路来到村口外面一小片平地,那衡怀也不说什么,当即便上车去骑了一段,只见他把车子踩得飞快,左拐右飘的,很是帅气。

    众位郎君看着眼馋,纷纷表示自己也要上车去试试,于是衡怀便给他们讲解了一下这燕儿飞的骑法,尤其强调了刹车的重要性,叫他们若是不稳便要及时刹车,免得摔了。

    即便是如此,那些贵族郎君也都没少摔,甩的一膝盖泥,照样还是要爬上去继续骑,待到有人终于能晃晃悠悠地骑着车子在这一块平地上绕圈了,其他人便很受鼓舞,学得更加起劲。

    可惜了只有一辆燕儿飞,几位郎君学得起劲,仆从们就只有眼馋的份儿,待到郎君们累了乏了,这才能轮到他们去试。

    这时候,只见郭安那个名叫杜义山的仆从骑到车上,这家伙别看他块头大,手脚却很灵活,平衡感也好,试了没几下,便顺利骑了起来,旁边许多别家郎君的仆从们看着,纷纷给他叫好。

    他们那一喊,杜义山骑得更起劲了,脚下猛踩,那速度嗖嗖就上去了,遇着土坑,拐弯不及,双腿一蹬直接压过去,遇到泥堆,压过去,遇到草地,压过去……

    “咔!”如此霸道的骑法,终于把车链给折腾断了。

    “怎、怎的坏了……”杜义山这时候才终于知道害怕了,这燕儿飞可得三百钱呢,那些从长安城过来的郎君,自然不把这个钱看在眼里,可对他杜义山来说,这绝对是一笔巨资啊。

    “哟,这车子怎的坏了。”那些正在闲聊休息的郎君们这时候纷纷也都看了过去。

    “无事。”衡怀走过去,看了看,说道:“车链子断了,换一节便是。”

    只见他伸手从怀中摸出一截车链,又取出一根小棍作为工具,几下便把那截坏了的链子换好,重新将链条上好,转一转脚踏板,道:“这便好了。”

    “如此看来,这链条倒是不太经用。”某位郎君说道。

    “这铁竹子虽好,却终究不是真铁,诸位郎君若想要那结实的,尽可以用精铁换了这车上的链条以及其他几样零件,只是我们离石县这里,却是做不出那样的东西。”铁器原本就十分难得,离石县当地消费水平有限,家家户户也没几样铁器,除了菜刀便是农具,没有什么人会去做那精细物什,也没有那样厉害的铁匠。

    “也怪我这仆从用力太猛,若是在城中使用,这样的车子也尽够了。”郭安说道。

    “刚刚我们几个从县城那边过来的时候,倒也看到两个骑着车子在路上走的。”一个年轻郎君说。

    “从这里到离石县,道路也算平坦,只要在怀里揣上几节链子以防万一便可。”衡怀笑着说道。

    罗用那边花两文钱跟人收来的一截一截的链条段子,便是作此用途。

    虽然他们在收链条的适合,在尺寸大小上也做了要求,只是不同的人做出来的东西,终究还是会有所差异,收回来的那些链条段子也是有大有小,谁人要买尽可以去挑,只管拣那合适自己车子的便好。

    罗用现在收那些散链的价格是两文钱十节,若是有人做了整条的链子拿去卖,那价钱就能高些,一条链子九十节,也就是这一截一截的十倍,能卖二十文到二十五六文不等,具体要看对方那链条的品质,品质若是实在太差不堪用,那他便不肯收了。

    不仅是链条和车轮垫,他们以后还打算把这燕儿飞的许多零部件都外发出去给别人做,像那脚踏板,还有刹车皮,还有坐垫,等等。

    罗三郎刚开始跟他们说起此事的时候,衡氏父子三人并不十分理解,只那罗三郎却说,像这样的车子,在他们当地,能买得起的人毕竟还是不多,不如将这些东西通通外派出去,叫一些想要车子却又没有银钱的人,靠制造零部件的法子换取车子,然后他们再将那些挣来的零部件做成车子,以此获利。

    之所以把价格定到三百文这么低,一来是为了在本地推广,二来,便是为了抢占外地市场。在他们离石县,一辆燕儿飞便只要三百文钱,外地人即便就算仿制出来,又是否能比他们做到更加的价廉物美?

    衡氏父子都是做木工的,自然也知道这车子的零部件若是通通由他们自己打造,那时间成本就比较高,而且手艺太差的匠人怕是做不出来,如果有人要花钱请那手艺精湛的工匠去打造一部燕儿飞,成本自然是不低的。

    像他们现在这般,尽量把这些零部件的制造工作转嫁到方圆百里的农村以及城镇中的剩余劳动力身上,不仅他们这边的成本降低了,许多家中没有收入的人也能因此挣得银钱,而且以这种方式,更容易实现批量生产,将来他们这离石县生产的燕儿飞,必定是要比外地更有竞争力。

    而在这离石县中,如今便已有许多人知晓,若想要买燕儿飞,那就得去找西坡村罗三郎,待到时日长了,理应更加深入人心才是。将来在他们当地,就算出现竞争对手,想来也很难强得过他们。

    如此一来,钱路既宽且远。

    想清楚了这其中关窍,衡氏父子对罗三郎更加佩服,古有圣贤者,智力超出寻常人许多,如今观这罗三郎,亦是不遑多让。

    罗三郎:汗!我只是占了穿越和空间这两个大便宜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