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32章 臭味相投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西坡村中,有一对殷姓姊妹,前几年她们父亲去边疆打战,之后再没回来,去年夏天,她们的母亲也在那一场山体滑坡中没了性命,从此便留下这姊妹二人孤苦无依。

    好在殷家翁婆都还尚在,这姊妹二人的父母和上面的伯父以及下面的叔叔并未分家,没了父母之后,姊妹二人也依旧在家中吃饭,只是免不得要看一些脸色,她们婶婶还说这两个丫头命硬,叫自己家里的小孩离她们远着点。

    上面的翁婆虽然并未说什么,那个当阿姊的却很害怕,整日里战战兢兢,生怕翁婆哪一日突然就发话说要把她俩拉去卖了。

    姐姐殷兰认为,她那翁婆心里必定也是想要把她们卖掉的,只是碍于颜面,怕村里人说话,所以才一直没有开这个口。

    这样的想法越来越深,她便有些魔怔了,每日里吃饭的时候,看着围坐在饭桌边的这一家老老小小,仿佛就像是在看一群吃人的妖怪一般。

    殷兰很少出门,每日里只管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搓麻线,七八岁的小姑娘,搓出来的麻线却是又细又均匀,半点都不比大人做的差。

    平日里把她妹妹也是看得紧,她妹妹殷朵儿才五六岁,还不晓事,常常闹着要去院子里跟其叔伯家的兄弟姊妹一起玩,每当这种时候,殷兰就会打她,打过几次,殷朵儿跟她便有几分离心。

    前些时候,殷兰听院子里一个堂姐说,罗三郎家在做垫子,他自己做完以后,还须得要人拿个小棍细细地戳,直到把那垫子戳得密实齐整了才算完。戳一个那样的垫子,能得他家两块鸡蛋糕。

    于是殷兰就想着,自己也去拿一个那样的垫子回来戳,弄得好了,每月也能挣回来几块糕,哄哄殷朵儿。

    她原本还担心那罗三郎不给,毕竟自己年岁还是太小了些,没想到那罗三郎竟果然如村里许多人说的那般,十分地好说话,先是让四娘五郎跟她细细讲了这个东西要怎么做,然后便从屋里取出一块那样的垫子,叫她拿回去慢慢弄。

    这殷兰干活着实也是个利索地,在殷朵儿那点聊胜于无的帮助下,不到十天功夫,竟然叫她给戳出了三块垫子来,而且半点都不带偷工减料的,她每过来交一块垫子,罗用都会在本子上给她记上一笔,然后再给她拿一块待加工的垫子。

    待到廿五这一日,殷兰再过来,罗用一看到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只问她是一次都领了,还是分几次领?

    殷兰想了想,说都领了,然后她便从罗三郎那儿拿到了六块鸡蛋糕,还尽拣大的给她拿。当时殷兰还听旁边几个正等着卖糕的人在那里喊,大块的都被拿走了,要不我们还是等下一锅吧。

    捧着这一大碗糕回到家里,殷兰心中还有几分不可置信,见到殷朵儿,便先给了她一块,那没心没肺的,得了一块糕就高兴得跟什么似的,殷兰叫她要听话,自己往后还给她挣糕吃。

    剩下那五块糕,殷兰想了想,当天傍晚吃晚饭的时候,便把它们捧到了翁婆面前,也是讨好的意思,也是为了证明自己已经可以干活,并不是吃白饭。

    她阿婆接过陶碗的时候,手指触到孙女儿粗糙的小手,心中顿时五味杂陈起来。

    随手把那一碗鸡蛋糕放在一旁的桌面上,殷家阿婆牵起孙女儿的小手细细抚摸,说道:“那鸡蛋糕少吃几块也是无妨,你也莫要做恁多的活计。”

    殷兰一听这话,眼眶登时便红了。

    “这是怎的了?”殷家阿婆心中也是悲怆,忙将孙女搂到怀中。

    “阿婆……”殷兰这时候已经是泣不成声。

    “阿姊,你怎的哭了?”殷朵儿也在一旁扯着她阿姊的衣袖,一脸的要哭不哭。

    殷家阿婆伸手将两个孙女搂在怀里,面上也是老泪纵横:“哎呦……我苦命的二郎啊……哎呦……我那苦命的媳妇子……”

    这老老小小的一哭起来,家里其他人也都跟着红了眼眶,就连先前说这对姊妹命硬那婶婶,也低下头去抹了两把泪水。

    此事过后,殷兰对家人的提防便不再像从前那般重了,也肯让妹妹与家里那些小孩一起玩了,她那婶婶倒也没再说什么。

    只殷兰依旧从罗三郎那里拿垫子回来戳。后来罗三郎听说她搓麻线搓得好,便让二娘拿了一些羊绒给她搓,给罗三郎家搓羊绒线,可比搓那麻线挣钱多了,也不像戳垫子那般费眼睛,活计做熟了以后,基本上全凭手感。

    殷兰现在干起活来已经不像当初那么拼命,时不常地还能在村子里走动走动,但就算是这样,她现在每个月也能从罗三郎那里拿到二十几文钱了。

    这二十几文钱能买四五斗米,足够养活她们姊妹二人,多了这一个保障,她心中自然就比从前踏实许多,性格也渐渐开朗起来。

    ·

    罗用这边,自打五月廿五那一日又被买走了一批羊绒袜之后,家里的存货几乎告罄。

    于是他最近就开始搞起手工外发来了,织袜子的活儿考虑到编织技术暂时还不打算外传,所以不好外发,搓毛线这个活儿却是可以外发的,只不过发出去的也并不是特别多,瞅准了那几个做活儿细致的,稍微发了一些出去,横竖搓那么多线出来,二娘也是织不完。

    五月底的时候罗家收麦子,罗三郎那二十几个弟子一起下地,不到一天时间就把五亩地的麦子都给收了回来,后面又忙了两日,便把这些麦子从秸秆上都给搓了下来。

    这些日子也正是村里其他人家收麦子的时候,村子里那些小娃娃们都给赶到外面去看麦子,手里拿着树枝什么的,防着鸟雀啄食。

    实际上在田里的时候已经被啄了不少,这种事根本防不胜防,尤其是像他们这种小山村,各种鸟雀数量很多,麦子谷子一熟,它们就都从山上飞下来了,赶都赶不走。

    新的一批粮食进仓,旧的那些粮食罗用就整理整理,打算把它们消耗掉一批。

    小河村那边有个榨油坊,罗用想去哪里榨点大豆油,平日家里拌个凉菜炒个鸡蛋什么的,总不能一直用荤油,再说这年头荤油也是不易得。

    小河村距离西坡村二十多里地,赶着驴车过去,要走两三个小时,平日里两村多有往来,也有相互通婚,但罗三郎却是没去过的,只知道他们这里的里正是住在小河村。

    小河村地势比西坡村平整,村中又有一条小河流过,水源充足,所以更适合耕种,村子的规模也要比西坡村大得多,大大小小将近有五十户人家。

    西坡村的村民知道罗用想去小河村榨油,这一天早上几个年轻人要去那边卖豆腐的时候,就喊上他一起去。

    几个年轻人走在路上有说有笑,罗用自己也不坐车,让他们若是走累了,便把担子背篓放在驴车上,那几个年轻人轮流,各自把自己的担子或者背篓在罗用的驴车上放了一段路程,感觉比平日里轻松了许多,心情更好。

    “你们这么多豆腐都要背去小河村卖?可是谁家要办喜宴?”路上,罗用问这几个年轻人道。

    那几个年轻人登时便七嘴八舌帮罗用解惑

    “哪里是有什么喜宴。”

    “他们买豆腐回去是要做咸豆腐。”

    “就是把豆腐蒸一蒸,用盐腌上。”

    “这样一来豆腐不容易坏。”

    “我也尝过一回,倒是和冻豆腐的口感有几分像。”

    “腌过的豆腐咸咸的,用来煮汤和做凉拌菜都好吃。”

    罗用倒是没吃过那种咸豆腐,既然现在听说了,他打算改天也在自家试着做一回,尝尝那个咸豆腐是什么味儿。

    待到了小河村,那几个年轻人熟门熟路就把罗用领到榨油坊那边去了。

    那榨油坊的主人听说是西坡村的罗三郎来他家榨油,连忙从地里头跑回来。那罗三郎的名声如今早已经在他们小河村传开了,他的那个烧土粪法,他们现在几乎家家户户都在用。

    不少小河村的村人这会儿都纷纷跑过来瞧热闹,许多人都还带着一脚的泥泞,明显是刚从地里头回来,肩膀上还有扛着锄头扁担的,里三层外三层,就跟参观什么珍稀保护动物似的。

    期间,也有人跟罗用搭话的,说来说去,大家最关心的,还是那个土粪的事,还有人请罗三郎去瞧瞧自家烧出来的土粪,看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横竖这榨油也是需要一些时间,于是罗用便随那些人去了,土粪这个东西,罗用最近烧了不少,也是有些经验,他瞅着一些农户的土粪明显是烧得过了,并不像是小火焖出来,倒像是大火烤出来的,于是便都一一指了出来。

    光用说的,有些地方也是说不清楚,于是他最后干脆用村人提供的材料,在村里点起了一个土粪堆。

    “……这般大小的火势便差不多了,也不叫它完全燃起来,小火焖上一整夜,明日便可浇淋尿水上去。”罗用把自己近来烧土粪的经验尽数都跟他们说了。

    “我听西坡村的村人说,那猪粪尿和这土粪合用,倒是十分好。”小河村一个村人说道。

    “确实如此,你们哪一日若是得闲,也可去看看我们西坡村的猪舍。”罗三郎笑道。

    “嗨,看了也没什么用。”那村人笑道。

    “为何?”罗用问他。

    “让罗公见笑了,某家境贫寒,不够银钱买那猪崽。”那村人略带羞赧地摆摆手。

    “你可是有心想要养猪?”罗用问他道。

    “有心是有心……”那村人一脸遗憾的样子,若是今春不添那几样农具,这时候必定就够钱买一两头猪崽的。

    “你若是有心,我便先买一两头猪崽给你养着,如何?”罗三郎笑盈盈道。

    “罗公这是何意?”对方不解。

    “现下我便出钱帮你买了猪崽,待到你把那猪养大了,到时候除去那头猪崽原本的重量,多出来那些肉,你我二人一人一半可好?”罗用半开玩笑似的说道。

    “罗公此话可是当真?”那村人大喜过望。

    “那是自然。”这事罗用其实一早就想好了,只是一直没找着机会下手而已,这会儿话赶话,也是刚好得很。

    “那我这便开始修猪圈了?”对方好像还有点担心罗用反悔的样子。

    “我过两日便将猪崽与你送来。”罗用也很爽快。

    “……”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都有些不好意思开口的样子。

    虽然也不是家家户户都买不起猪崽,但是像这种无本的买卖,他们也很想做一做啊。

    “你们还有谁想要猪崽的,这便都说了吧,不过话可要先说好了,拿回猪崽去就要好好养,若是给养死了,到时候还得赔我猪崽的钱。”罗用依旧笑道。

    “那是自然。”这些人都高高兴兴地答应下来,要养死一头猪,那也是没那么容易的。

    “如此,便由我来做个中间人,谁人从罗三郎处拿了猪崽,一一都要记下,免得将来有人抵赖。”这时候,又有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响了起来。

    “里正。”

    “是里正来了。”

    “快让让。”

    他们这一里的里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老人,年龄也有六七十了,精神依旧矍铄,在乡邻之中也很有威望,罗用没想到,像今天这种事,他竟然也愿意出手管一管。

    站在利己的角度来说,像今天这种事,就算是将来干出什么成绩来,无论是物质利益还是名声,那些好处基本上都得归罗用。

    里正站出来当这个中间人,有好事他是没什么份,万一出点岔子,他说不定也得跟着吃瓜络,说直接点,就是吃力不讨好。

    但也不是每个人都是站在利己的角度考虑问题的,无论是在二十一世纪还是七世纪,总有那么一些人,会心甘情愿把别人的事情揽在自己身上。

    罗用自己并不是那样的人。像今天的事,其实他也有私心,一来是为了多挣猪肉,二来么,就是利益绑架,毕竟只有名声还是不够的,他要让这里的人都和他利益相关,这才是最好的保/护/伞。

    但这并不妨碍他敬重那些大公无私的人,于是他向里正拱手作揖道:“如此,便劳烦里正了。”

    “无妨。”里正伸手将他扶起。

    小河村的村民也很高兴能有里正的加入,有他在,一切自然更有保障。

    于是等到罗三郎回去之后,这些人也都高高兴兴回家修建猪舍去了,就等那罗三郎送猪崽过来。

    ·

    就在罗三郎与那小河村轰轰烈烈搞合作养殖的时候,身在长安的乔俊林,总算是又从他舅舅侯蔺那里,把自己的那一双袜子给拿了回去。

    这一晚侯蔺高高兴兴地从弘文馆下班回来,除了自己托人买来的那三双新袜子,也把乔俊林那双旧袜子给带了回来,顺便,还给他带来了一个小罐子,那两个仆从说这是罗三郎送给乔大郎的礼物。

    乔俊林一看那个罐子,便以为是罗用给他送腐乳来了,自打来到这长安城,他也是有日子没吃过腐乳,很是有些嘴馋,于是高高兴兴去拆那罐子上的油纸。

    哪知刚一打开,便有一股难言的臭味飘了满屋!

    候校书鼓足勇气凑过去瞧了瞧,那东西长得倒是有几分像乔俊林之前带过来的腐乳,只不过大约是放在马背上一路摇晃的关系,好多都已经碎了,颜色也不对,之前他见过吃过的腐乳是米黄色,这个却是青色。

    “那罗三郎定是嫌你的袜子太臭,才故意送这么个东西过来熏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