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0章 一朝回到解放前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待外面的天色都烟透了,田崇虎才回到村中,坐别人的牛车进了村口,然后就下车去了罗三郎家。

    “怎的这么晚?”罗用听到拍门的声音,开了院门让他进来,又伸手接过他背上的背篓,提在手里颠了颠,还挺沉。

    “那辆车走得慢。”田崇虎手里头拎着两个布口袋,跟在罗用后头进了院子。

    “往后收的羊毛多了,你可以先让人捎回来一些。”罗用跟他说。

    “那不是又要多付一次车资啊。”田崇虎撇撇嘴,认为完全没有那么干的必要,反正是坐车回来,又不叫他一路扛回来。

    这些日子他都是一个人进城收羊毛,之前村子里还有些别的小孩闲得无聊,愿意跟他一起去,这两天就很少了。

    村子里那些做豆腐的人家最近又很忙了,没做豆腐的,有背豆腐腐乳出去卖的,也有腾出家中房屋给人投宿的,大人一忙起来,小孩就得跟着帮忙,不用帮忙的小孩基本上都太小,田崇虎也用不着他们。

    前天傍晚,他过来交羊毛的时候,罗用跟她说,次日一早有一辆牛车要去县城,那人就借住在姚家,自己已经跟人说好了,让他到时候早早过去,莫要晚了。

    然后昨日一早,田崇虎就跑姚家去等牛车坐了,倒也不算白坐,那人先前来找罗用买腐乳的时候,罗用就多给了一些,充当车资。

    这两日,田崇虎一个人在城里收了不少羊毛,然后今天下午见着有人赶着牛车要来西坡村买豆腐,他就跑去跟人商量,让人把他捎过来,至于车资,就让他找罗三郎要。

    这时候的人还是比较热情友好,反正都是空车过来,多捎个人也没什么,到时候去罗三郎家买腐乳,提一提这个事,对方能道一声谢,多给些许腐乳,他们也就很高兴。

    “哦,对了,秦五娘让我明日给她带些豆酱。”放好了羊毛,田崇虎又说道。

    “知道了,明天你休息吧,我自己要进城一趟。”毕竟是个十来岁的娃娃,罗用也怕把他给累坏了。

    “哦。”田崇虎抹抹鼻子,心想他哪里需要休息啊,在家里也没事干啊,村子里的小孩现在个个都要给家里帮忙,又没人跟他一起玩,至于他妹妹田香儿,那跟屁虫是他的责任,不是玩伴。

    想来想去,明天还是到这边院子来帮忙吧,听说中午还管饭呢,这几天吃得都可好了。过来干点活儿也好,也免得村里那些人都说罗三郎是因着他是个小孩儿才照顾他,还当他家比别人多占了好多便宜。

    “这时候回去有饭吃没有?”罗用又多问了一句。

    “……”田崇虎抬头看向他,咧嘴笑了笑,没吱声。其实真要空着肚子回去,吃还是有的吃的,现在他在家里的地位也是有些不同了,回去喊一声肚子饿,她娘怎么都得给他弄点吃的,只是跟罗三郎做出来的吃食肯定没法比。

    罗用见他这样,只好去给他做吃食,就是个十来岁的小娃娃,帮你在外头跑了两天,这会儿天都烟透了才回村,这大冷天的,他能好意思叫人饿着肚子回去吗?

    这时候家里也没什么材料,罗用就打了两个鸡蛋调了一些面糊,给他煎了两个鸡蛋饼,猪油是没有了,抹点麻油将就吧,把陶罐里仅剩下的几片蒜叶也给扯了,再涂上一些大酱,闻着也是很香。

    待田崇虎就着热开水吃完了鸡蛋饼,罗用将他送到院门口:“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啊?”

    “行了,你回吧。”田崇虎摆摆手,就他那小身板儿,还要送自己呢。

    “那你路上可别跑,这会儿路面都该冻上了。”罗用嘱咐道。

    “哦。”田崇虎敷衍地应了一声,一溜烟窜进夜幕中,几下就没了踪影。

    田崇虎只觉得这罗三郎实在有些啰嗦,却不知道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奔三青年,看着这么大点的小孩走夜路是什么样的感觉。

    而田崇虎显然是没把这点事儿当事儿,这就是跨越了整整十四个世纪的代沟啊。

    田崇虎回到家中,他爹妈已经睡下。

    这会儿天都烟透了,要点油灯,那肯定就得费油,他们这里的人夜里点灯基本上都是用的麻油,吃的植物油通常也是麻油,就是那种用来织布的麻,结出来的麻籽,炸出来的油。

    “阿兄,你给我带吃的没有?”田香儿一听到动静,就爬起来跟他要吃的。

    “没有。”田崇虎没好气道。就知道吃。

    “骗人,我都闻到味儿了。”田香儿使劲往她哥身前凑。

    “我都吃完了。”田崇虎三下两下把她从自己身上扒拉下去。

    “你怎不给我留一点啊……”田香儿失落道。

    “我也饿嘛,就都给吃了。”田崇虎吸吸鼻子,语气也缓和了些。

    “……”田香儿不说话了,阿兄说他也饿呢,那就没有办法了。

    “你今天没吃饭啊?”过了一会儿,田崇虎又问她了。

    “吃了。”田香儿哼哼。

    “都吃了什么?”田崇虎又问。

    “吃了饼子,还有米粥。”田香儿说。

    “那你还饿?”田崇虎。

    “饿。”田香儿。

    兄妹俩默然半晌,然后,田崇虎对他妹妹说道:“你明天跟我一起去罗三郎他们家。”

    “……”田香儿不说话了。

    “我带你过去,你给四娘她们帮忙,拣羊毛你知道吧?中午吃饭的时候再看,如果没有你的份,我就分你一半。”田崇虎如此做出安排。

    “哦。”田香儿点头应声。

    ·

    罗家这边,罗用这时候正在收拾第二天进城要带的东西。

    既然要进城,肯定就要顺便收一些羊毛,这些天田崇虎已经在城里做够了宣传,周围村子里的人得了消息,可能就要拿了羊毛过去卖,他们明日若是不收羊毛,有些人怕就要白跑一趟了。

    拿了一些腐乳和大酱,以及一小坛酱油,再将那把刚做的简易杆秤拿上,没想到这东西做出来,田崇虎没用上,他自己就要先用一回。

    另外又拿了一些羊毛和毛线,钱也要多带一些,要给这些羊毛毛线染色,肯定得花不少钱。

    这两天他想来想去,都没感觉自己的染色技术有超越当代专业人员的可能性。所谓的草木染手工染,本来也就是后人学着古时候的样子,脱离现代工业,用古时候的方法染色。

    既如此,他现在人就在七世纪,又何必舍近求远,不如干脆点掏钱出来,找唐朝人帮忙染色吧,要靠他自己搜集染料摸索技术,真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染出像样的颜色。

    只是这个价钱,必定是低不了。

    从前看电视电影,一讲到唐朝,就是一派的花红柳绿,都说唐人喜欢浓艳的颜色。当他真正来到这里才发现,浓艳的那都是有钱人,在他们乡下,大伙儿穿的大多都是自己织出来的白色土布,像他这样能有一身蓝色长袍的,就算是比较体面的了。

    离石县中倒是有一些穿彩色衣服的,不过最常见还是靛蓝、赭石这些颜色,因为这些颜色的染料相对易得。就算偶尔出现几个艳色,也绝不是他从前在一些影视作品种看到过的那种刺人眼球的俗艳,而是色泽饱满的浓郁色调。

    那样的衣物绝对价值不菲,就算是在物质条件极其富足的二十一世纪,想要搜集那样多的天然染料,比如说花瓣之类的东西,染出色彩饱满浓郁的一整套衣服,那肯定也是要花很多钱的,更别说是在七世纪了。

    次日一早,罗用就背上东西进城去了,也不等顺风车,走着就去了。

    一般像这种时间,从他们村往离石县方向的牛车,大多都是载了货的,而且也不是时时都能有牛车经过,没有提前跟人约好,不好站在路边傻等。

    再说他现在的体质比先前已经好了不少,背的那点东西也不算重,先走着吧,路上要是遇到谁家的牛车,到时候能坐就坐。

    罗用的运气也是不错,刚走了没一个小时,就遇到一辆到他们村买豆腐的马车,马车回程的时候,见他还在路上走,就把他给捎带上了,叫他少走了一多半路程,速度也快了不少。

    经过上回盘火炕那件事之后,现如今他们离石县百姓,几乎人人都认识罗三郎。

    到了离石县城,罗用先是去了一趟秦记汤饼铺。这时候说的汤饼,其实就是面条。秦记汤饼铺,门面不大不小,价格公道口味也好,生意一向都很不错。

    田崇虎在城里收羊毛的时候,就是在这里解决的伙食问题,吃多少都先记上,到时候罗用再过来给他结账。

    这家汤饼铺的店家总共生了五个女儿,没有儿子,前头四个女儿都嫁人了,小孩都挺大了。

    目前在店里操持生意的是秦五娘,这秦五娘如今都二十五六岁了,还未婚配,手艺不错,做起生意来很有几分豪爽气度,骂街的本领在离石县也是数一数二。

    “呦,来啦?这一坛子酱要多少钱?”罗用过去的时候,秦五娘正坐在厅里剥蒜。

    “一升酱五文钱,这个坛子能装五升不止,算作二十五文钱。”罗用说着又把自己带来的另一小坛酱油拿了出来:“这个酱油一升只要三文钱,这些先给你试试看,不收钱。”

    “那便多谢三郎了。”秦五娘高高兴兴收好大酱和酱油,口里说道:“先记着,月末再算。”

    “行。”罗用也没意见。

    出了秦记汤饼铺,又去了薛记布坊,也是离石县城中唯一一个能接染布业务的地方,罗用这回染的并不是布匹,而是羊毛和毛线,然而布坊的薛翁却说这并没有什么关系,羊毛他也能染。

    至于颜色,罗用担心淡色弄不好会显得有些脏旧,于是就都选了浓色,毛线数量不多,就只选了三个颜色,烟色、枣红和紫色,羊毛倒是多选了一些颜色,想要做出色彩鲜艳的羊毛毡地毯,颜色多些也好做各种尝试搭配,刚开始他还可以先做几个小一点的坐垫试试。

    薛翁又把罗用带过去的羊毛和毛线翻看整理了一番,在心里计算后,说道:“如此,你便给六百文吧。”

    罗用顿了顿:“我先给三百文作为定金可好?”

    薛翁笑道:“无事,那便先给一半。”

    罗用连忙道谢:“如此,多谢薛翁了。”

    “十日后便可来取。”

    “好。”

    罗用近来虽也挣了些钱,但也没少花,兄弟姐妹几人身上的袄子,每日里的鸡蛋,不时开荤买的肉,那些可都是要花费钱粮才能换来。

    好容易攒了些许,就为了给这些个羊毛染色,一下子几乎就见了底……等一下回去以后要是跟二娘她们说起,还不知道她得心疼成什么样,要不然还是不要说了吧,免得她们压力太大。

    一边在心里发着愁,一边往城门方向走去。

    田崇虎最近总在城门附近的一个小巷口收羊毛,大伙儿都知道,有要卖羊毛的,就会往那边送,横竖离石县城也没多大地方,也没谁嫌麻烦。所以罗用现在就是要去那里。

    “这位小郎君,听闻离石县有个西坡村,出产一种名叫腐乳的吃食,你可知?”

    罗用刚走到城门口,就被一个赶着马车的外地车夫拦住问路,抬头一看,只见那家伙长得虎背熊腰,穿着一身交领短褐,留着一脸的胡子拉碴。

    “我知。”罗用点点头,又抬手指了一个方向:“出城往那边走,四十多里地。”

    这时候马车上的车门被打开,从里面探出一个身着长袍头戴方巾的健朗青年,他问罗用道:“你可知西坡村的罗三郎?”

    罗用点点头,说道:“我便是那罗三郎。”

    听他这么说,那赶车的壮汉顿时朗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可真是巧了!原来你就是那罗棺材板儿啊!”

    罗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