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15章 搓毛线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待陈家那新炕盘好了,老爷子老太太就都窝在炕上不肯下来了,还差遣仆役们请了许多相熟的老人过来,又备下一些吃食点心,请人来他家体验火炕的温暖。

    那陈老爷子陈老太太都是极宠孙儿的,太原城中不少人都说他们这孙儿文不成武不就,都被家中长辈宠坏了,是个不能成事的。

    这回乖孙给他们弄了这样好的一个物件,自然要竭力宣传,一方面是为了给乖孙刷形象,另一方面,自然是为了显摆了,瞧瞧我家孙儿多孝顺,给我们弄了这么好这么暖的一个火炕,你家孙儿怎么样?

    去陈家体验过火炕暖冬一日游的那些老头老太太们,心里自然是很羡慕的,陈家那孙儿怎么样暂且不说,他家那火炕着实是暖啊。

    于是之后几天,就陆续有一些人家差人到离石县去请盘炕师傅,那离石县穷归穷,距离太原府却并不算十分远,从太原这边过去,先经汾阳,再到离石,总共不到四百里地,跑马的话,几日也便到了。

    至于说等他们把人接到了太原市,时间已经到了正月里,今年冬天已经过去一多半,那谁管,反正能暖一天是一天吧,都这把岁数了,也不是个个都能活到下一个冬天。

    而被那陈家小郎君带来太原府的那两个黝烟壮汉,这回自然是占尽了先机,之后的日子里,业务就没断过,请他们过去盘炕的还尽是一些高门大户,激动之余,他二人也始终没忘记罗用当初说过的话,不该看的不要看,不该拿的不要拿。

    那些雇主之间其实也有交流,见此二人这般举止,私底下也是称赞过几回的,工钱给得爽快,也很放心把他们介绍给相熟的人家。

    ·

    离石县这边,罗用他们早早的就带着这些天挣到的钱粮,还有不少城中住户送给他们的礼物,回西坡村过年去了。

    回程坐的是林家的牛车,听说他们今日回村,林大郎今日一早就赶着牛车往县城来了,林五郎最近在城里赚得了不少钱粮,他们全家都能过上一个好年,赶车过来接接他们又算得了什么。

    对于这几日的收入,几人商量以后决定,所有钱粮加起来,一半归罗用,另外一半他三人分,其中田崇虎年纪小干得少,自然又要少分一些。

    另外还有一些教人盘炕所得的谢礼,以及他们帮人盘炕的时候,主人家有时候也会另送一些东西,那些东西谁得的便归谁,不用说,罗用收到的东西是四人之中最多的,另三人加起来都没他一个人得的多。

    出城的时候,走的还是当初进城那条路,路两边还是高高低低的土坯房子,这离石县城,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富足繁荣的地方,只是这一次,这些相同的景物看在罗用眼里,却多了几分亲切。

    就算是贫困萧条,比不得外面那些繁华的大城市,但这里是罗三郎的故乡,也是他罗用的故乡。这离石县城,是曾经的罗三郎梦想开始的地方,也是现在的罗用来到这个时代以后,见到的第一座城。

    他们出城的那一日,风不算很大,天空中飘着细碎的雪花,这样的天气在冬日里很常见,却也不太适合出门。

    许多城中百姓得知罗三郎他们今日要回西坡村,纷纷出来送行,还有一个小娘子匆匆忙忙从旁边一个巷子口跑过来,往罗用怀里塞了两双布鞋,然后匆匆又跑开了,引得众人一阵哄笑。

    罗用笑着把鞋子收好,并没有多说什么。这小姑娘他知道,她哥她爸都跟罗用学了盘炕,罗用见过她几回,每回看过去,见到的都是一个红脸小丫头。

    小姑娘大约是动了春心,对此罗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既没有刻意接近,也没有刻意疏离。

    十四五岁,正是爱做梦的年纪,就叫她梦一场又何妨,等时候到了,她自然会醒。罗永希望多年以后当她再回想起今天这一幕,面上依旧能够带着笑。

    “三郎,你这是要娶媳妇了吧?”田崇虎那小子的情绪这几日有些过分的高亢。

    “休要胡说,当心坏了那小娘子的名声。”罗用提醒他道。

    “又装那老夫子模样。”田崇虎撇撇嘴。

    说来也怪,他跟罗用相差四岁,自己长得快,不比那罗三郎矮多少,可这些天在城里,那些人个个都把罗三郎当成大人对待,而田崇虎,就被人当成一个跑腿打杂的小屁孩。

    “你再乱说,下次就不带你出来了。”田勇对田崇虎说道。

    “我晓得了,我不乱说了。”田崇虎老老实实答应下来,然后又道:“堂叔,我们年后再出来帮人盘炕吧?”就算在离石县接不到业务,他们还可以去其他县,还可以去太原府。

    “不了。”田勇说道:“三郎说要教我们做豆腐,你忘了?帮人盘炕虽也能挣些钱粮,到底不如在村里做豆腐安心,东奔西走的,哪有在家里好。”

    “也是。”田崇虎道。在村里做豆腐卖,也能看着他妹妹,田崇虎还是担心自己不在家的时候,他爹妈会把妹妹卖给别人做小丫头。只不过要做豆腐的话,以他们家那种情况,八成竞争不过村里其他人,哎呀愁啊……

    这一路要坐好几个钟头的牛车,林大郎林五郎他们有说有笑十分高兴,田勇和田崇虎这对堂叔侄也挺有共同话题,罗用倒是没怎么说话,抱着一个麻布大口袋一路傻乐。

    这口袋里头装满了一团一团软乎乎毛茸茸的羊绒,罗用从一个请他们盘火炕的人家那里弄到的。

    那家人原本弄了这些羊绒过来,是打算絮到被子里当被芯,罗用帮他们盘了火炕以后,这家人对羊绒被的需求就没有之前那么迫切了,听罗用说想从他们手里匀一些羊绒,很爽快就答应了。

    罗用自打穿来这里,就没少见罗二娘她们搓麻线,那些麻质纤维,经她们的手搓出来的麻线,都可细可软可结实了,以那样的手艺,要搓几团毛线出来,那还不就跟玩儿似的。

    早前他翻空间里面那几台电脑的时候,曾经看到过一些关于用天然植物染色的内容,这时候就可以用上了。

    搓好毛线再染上颜色,然后就可以用来打毛衣了,这个罗用自己就会一点,从前罗奶奶在家里打毛衣的时候,罗用没事也跟着打过几下。

    罗用到时候只要把大概原理跟罗大娘罗二娘说一说,相信以他那两个姐姐的心灵手巧,一定是可以打出毛衣来的。

    罗用第一个想打的就是高领毛衣,大冬天的怎么能没有高领毛衣,相信只要他能把东西做出来,唐朝人民也一定会爱上高领毛衣的。

    到时候无论是穿短褐的穿长袍的还是穿深衣的,那里面都可以搭配一件高领毛衣嘛。只要想象一下士族学子们,里面一件高领毛衣,外面一件交领长袍,昂首阔步走在大道上的场景,罗用就忍不住乐呵。

    还有那些喜欢骑马闲逛的五陵少年,也可以试试高领毛衣嘛,马背上很冷的。还有那些四五点钟就要爬起来上朝的官员,也是不容易,另外,听说皇帝一家住着的太极宫也是冬冷夏炎啊……

    高领毛衣,羊绒秋裤,嘿嘿。

    ·

    听村人带话回来说,三郎他们今日归来,罗二娘她们一早就在家里等着了,早早就把三郎那屋的炕头烧上,还包了他爱吃的豆腐角子。

    四娘五郎往他家旁边那个小土坡爬了好几趟,就等着阿兄给他们带好吃的回来。只二娘却有些忧心,那县城虽好,到底不是自家,三郎这些日子在外头,不知瘦了没有。

    好容易等到林家那辆牛车行到院前,姊弟几人跑出去一看,却见罗三郎正抱着一个麻布口袋,躺在牛车里呼呼大睡,身上还盖着许多布料皮毛,据说那都是城里的人给三郎的谢礼。

    睡得正香的时候被人叫醒,罗用眯着眼睛看着众人,一脸呆样。二娘见他睡得脸上红扑扑的,气色很不错,进城几日非但没瘦,倒像是长了一些肉,心里挺高兴,又见他一副没睡醒的蒙样儿,就叫他回屋继续睡。

    罗用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他现在这个身体才十四岁,正应该是多吃多睡长身体的时候。

    前些日子熬夜熬多了,往后最好还是不要那么干,他还想多长几公分呢,不想长成矮冬瓜,也想多活几年,不想当短命鬼。

    这一趟进城收获不小,如今家里头肉也有了粮也有了,钱也攒了些许,终于可以安下心来过日子了。

    拿个木棍去灶房,将那些酱缸挨个搅一遍。

    听说这酱得晒,晒出来的酱比阴出来的酱更香,可外头那冰天雪地的,拿到院子里放一个晚上,酱缸都得冻上,这会儿别说用木棍搅,就是用石头砸也不一定砸得动。

    这批大酱和酱油究竟能不能做得成功,罗三郎很是忧心。

    吃过早饭,罗用就把他那一口袋羊绒拿了出来:“阿姊,你帮我把这些搓成毛线可好?”

    “毛线?”二娘疑惑道。她从来只听说过麻线丝线,没听说过毛线。

    “用羊毛搓成的线,自然就是毛线了。”罗用笑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