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1章 货郎罗用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罗用今年27岁,早两年,在他25岁那年夏天,突然一场高烧,差点把小命给烧没了,后来高烧退了,他就发现自己有了个随身空间,只要把精神集中在左手掌心那颗红痣上面,就能打开这个空间。

    小时候罗奶奶让人给罗用算过命,算过好几回,对于他手心上的这颗红痣,算命先生们众口一词,都说是颗好痣,但谁能料到这竟然是一个随身空间。

    自从得了这个随身空间,罗用的日子潇洒了,原本那份破工作也不干了,就是天南海北地瞎跑。跑去北方乡下,收点农场品,再跑去南方大城市随便摆个地摊,价格翻一番那都是抢着要,都说贼便宜,不仅便宜,东西还新鲜,口味也好。

    罗用现在都有固定客户群了,卖东西从来不用吆喝的。去年秋天他从大西北整了一批牛羊肉,本钱下得有点多,本来还担心会不会没那么好卖,结果怎么样,要不了两三天,装了大半个空间的牛羊肉就被抢购一空,有那个把子识货的,更是几十斤几十斤往家里扛,那一笔,罗用真心没少赚。

    销路打开了,罗用现在收购农场品也就越来越随性,啥都收,只要价格合适品质也过得去。

    他不仅从北方往南方倒腾东西,从南方到北方的时候,空间里也没空着,锅碗瓢盆针头线脑,各种生活用品啥的,只要能找到价格比较低的货源,弄到北方那些交通不太发达的小村小镇上,一准儿的稳赚不赔。

    上回赶上毕业季,罗总跑去他当时所在南方某市一座大学城,收了一大堆脸盘水桶棉被旧书之类的二手,在北方赶了两回集,脸盘水桶就被抢购一空了,那么好的塑料盆塑料桶,才卖两块钱一个,多实惠啊,老乡们都可喜欢了。

    台灯电风扇之类的小家电也很好卖,棉被卖得也不错,旧书就不太卖得动,罗用也不舍得扔,他琢磨着,打算要开个二手书城,到时候招几个靠谱一点的员工,要是靠近学校的话,还能招点学生工,也不用那种地段特别好的门面,别下太多本,应该是亏不了,到了毕业季,还能帮着收点二手,等他这边的货源稳定下来,还能捎带着开个水果超市啥的,说起来,摆摊也不是长久之计,收货卖货都靠他自己一个人,辛苦不说,也不经济。

    ~

    十一月份,北方某村。

    罗用把他那辆皮卡车停在村口马路边,得到消息的村民们三五成群往这边汇集。

    “小罗,你这儿土豆多少钱收啊?”这边有老乡挑过来一担子土豆。

    “八毛。”八毛钱一斤是市场价,上门收购的未必肯出八毛,尤其像这种偏远山区,罗用倒是无所谓,他这回主要是冲羊肉来的,其他东西也就是顺带收点。

    “我这可是用农家肥种出来的好土豆,前些天咱们家来了几个城里的客人,吃得那叫一个赞不绝口啊,走的时候一人还背了十多斤。”这卖土豆的也不着急,把担子往罗用那辆小货车边上一放,拄着扁担就跟他侃上了。

    北方人都挺热情挺能侃,罗用也不是第一回来他们这儿了,小伙子人挺爽快,这块地界上的村民对他印象都还不错。

    “再过个把月,你们这儿就得大雪封山了,城里的客人还进的来啊?”罗用笑嘻嘻道。

    这老乡说的城里的客人,指的是游客,他们这儿的地方政府也在开发旅游业方面做了不少努力,但无奈位置实在太偏,交通不发达,自驾游还成,背包客就不太合适,所以客流量也非常有限。

    这一条山路弯弯绕绕的,坐车从他们这村子到镇上得要三个多钟头,来去车费就要二三十,村民们很少有不心疼车费的,自家要是能有一辆摩托车,稍微还能好一点,要不然到镇子上卖一回菜,还不够交车费的。

    于是像罗用这样的收货卖货的,就格外受欢迎,刚刚他在前头那个村的时候,就有人给这边的亲朋好友打电话了,这会儿刚进村,就有几个腿脚快的,在村头马路边候着他了。

    “呦,来得都挺快啊。”

    “老刘你那袋子里装的啥?”

    “嫩玉米棒子,先拿几个给咱罗老板瞅瞅,他要说合适,我再回去掰玉米。”

    “都这时节了,也就你家还有嫩玉米。”

    “没剩多少了,都卖了干净,再过些天,天气一冷,咱村里的农家乐也就没啥生意了。”

    “不下雪也没多少生意。”

    “那也比没有强嘛,一年到头的,搞个两三千也好嘛。”

    “咱村位置太偏。”

    那边几个村民唠着,这边罗用接过那老乡递过来的玉米棒子,剥开叶子啃了一口,清甜。

    “挺好,你打算卖多少钱一斤?”罗用问他。

    “也就剩那么百八十个了,你要的话,一块钱一斤都卖了。”那老乡说道。

    “成,再要一百斤干玉米棒子。”之前罗用在南方摆摊的时候,就有一个老顾客总跟他说,要是能弄到这种农家留种的土玉米棒子,就给她捎带着点。

    那老太太还跟他说,现在市面上卖的那些玉米碴玉米面,都是用饲料玉米打的,跟她们小时候在村子里吃的那根本都不是一回事。

    弄得罗用现在每回在早餐店看到玉米糊糊,就想起那老太太跟他说的饲料玉米……

    “那你一会儿这边忙完了,开车去一趟我家嘛,这条路过去,第一个院子就是。”东西有点多,用箩筐扁担至少得跑两趟。

    “行啊。”罗用爽快道。

    这边说着话,那边看货的人渐渐也多了起来,他们这村子是逢五集市,每个月都有三次集,但赶集过来的那些商品,来来去去也就是那些,不如罗用的东西新鲜,价格又比较便宜。

    “这口炒锅多钱啊?”

    “七十五。”

    “便宜点呗?”

    “这可是不锈钢啊婶儿,七十五块钱忒实惠了,电磁炉灶台都可以用,这锅总共也没几口,卖一口少一口啊。”

    “七十七十。”

    “没得~”

    “这个发夹几块钱啊?”

    “一块钱,上面都有标价嘛。”

    “老板,收一下钱。”

    “好嘞。”

    “……”

    “呦,你这儿还卖手机呢。”

    “上回跟那些毕业生收了些,搁箱子里忘记拿出来卖了。功能机五十智能机一百,我试过了都能用,想要的自己挑啊。”

    “电脑有没有啊?”

    “有几个笔记本电脑,你要买啊?”

    “我小孩说想要电脑,你拿出来给我瞅瞅呗。”

    “……”

    “小罗,你这个毯子咋卖呢?”

    “二十块钱,任挑任选哈。”

    “……”

    热热闹闹忙活了小一个钟头,这个村子的买卖也就做得差不多了,临行前又去了一趟老刘家,把那些玉米装车,然后老刘又硬塞几个自家种的红薯给他。

    老刘一个劲儿跟他说自家红薯多么甜多么糯多么好吃,罗用看看他家那堆小山一样的大红薯,逃也似的从老刘家出来,开着车子一溜烟跑没影了,他还得留着地方装羊肉呢,哪儿还能要得了这么多红薯。

    车子行驶在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上,这会儿差不多下午四点钟,从这里过去,约莫两个钟头左右,就到他跟人谈好收购羊肉的老李家那个村子。

    往前面开了没多久,天色就开始暗下来了,淅淅沥沥又飘起了小雨,开着开着,车子又抛锚了,罗用下车看了看,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掏出手机想给老李打个电话,喊他开着摩托车过来接,一看竟然没信号。

    无奈,罗用只好把车上那些货都装空间里,锁好车门,步行前往老李家。

    一边走着,他一边在心里寻思着,明天喊个修车的过来,大伙儿看他车里空荡荡的,八成会认为是被人偷了,也不会多想。等修好了车,他再从老李家把羊肉给收了,然后就直奔市里,坐飞机回南方,出了这批货,赶在十二月以前,再跑一趟西南。

    山间公路弯弯绕绕,山风携裹着山雨,带着阵阵凉意,天色越来越暗,路上那个男人越走越远,慢慢化作一个模糊的身影,那身影越走越远,渐渐融入这一片山风山雨之中,不见踪影……

    ~

    前方不远的一个村子里,老李头这一晚打了好几个电话,始终没能打通,说好要来收羊肉的人迟迟没到,他一边担心这一笔生意,一边又担心对方是不是出了车祸,第二天一早就喊了几个村民,沿着马路找过去。

    最后在距离他们村约莫一个小时车程的地方,找到了罗用的车子,那一辆空荡荡的小货车就那么孤零零地停在马路边,车身上还有一些未干的雨水,手一摸,冰凉,而罗用和他的那些杂货,好像凭空消失一般,从此再不见踪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