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一百零六章超凶

时间:2018-01-11作者:西南花

    106

    竖日一早,陈娇婷便给儿子准备了家常早餐,眼巴巴等着儿子带自己去练车。

    顾子乔也没见过陈娇婷开车,但料想已经拿到了驾照,应该差不到哪去,于是吃完早餐就和陈娇婷下了楼。陈娇婷走到车旁,严格按照规范环绕车一圈检查,这才上了车。

    顾子乔心想,陈娇婷这么虔诚,应当是没问题的吧?

    可顾子乔忘了,科三考完之后并不是立刻就是科四,中间还隔了那么十来天。这十来天里,陈娇婷没碰过车。

    陈娇婷上了车。

    顾子乔慢条斯理系着安全带,心想贺一盟应该已经起床了吧?正想着,车子突然就冲了出去!

    顾子乔:“!!!”

    陈娇婷又踩了急刹车,车子惯性让顾子乔晃来晃去。顾子乔猛然坐直,惊恐地看着陈娇婷。

    妈妈你的照真的不是买的吗!

    陈娇婷也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挤出一个笑,道:“没事……我这是没反应过来呢……”

    顾子乔道:“要不要……我把车开出去你再练?”

    陈娇婷点了点头,顾子乔看见她下车的时候,有些腿软。

    顾子乔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一下子不敢让贺一盟坐陈娇婷的车了。

    好在陈娇婷属于比较争气的类型,到了平坦路面上后一直稳定发挥。在小区里转悠了半个小时,恢复了考试时的水平。

    顾子乔指挥着陈娇婷开往了状元府邸。

    贺一盟果然已经在门口等了,贺医生今天穿了长款英伦风大衣,腿显得特别长,看上去英俊无比。他手上还提了一小袋礼品,等车停稳,便上来跟陈娇婷打招呼。

    “贺医生好久不见啊!”陈娇婷笑呵呵道:“没想到你住的这么近!”

    如今贺一盟面对陈娇婷,心里不由自主带上了几分紧张感。他将手上提着的礼品拿给陈娇婷,道:“这是野生黑枸杞……阿姨平时可以泡水喝。”

    顾子乔在一边忍不住笑,贺一盟平日里自己爱喝枸杞,怎么送礼也送枸杞!

    陈娇婷却睁大了眼,道:“这怎么好意思呢!这个很贵重,贺医生千万别客气。”

    贺一盟摇摇头,道:“时常去阿姨家吃饭,总是麻烦阿姨,挺不好意思的。”

    陈娇婷还想说什么,但顾子乔想到贺一盟本就是不擅长推拒的人,便帮腔道:“妈,贺医生的心意你就收下吧,再不走贺医生要迟到了。”

    陈娇婷被一转移注意力,赶紧道:“对对对!先上车!”

    顾子乔带着笑看了贺一盟一眼。

    贺一盟上车,规规矩矩坐到了后面。顾子乔心想可惜陈娇婷新手上路,副驾必须有人,不然自己就到后面去跟贺医生牵小手去了。

    陈娇婷还是紧张的。

    她开着车,也听不到外面的说话声,也顾不上看导航。顾子乔只好将自动重复着导航,为陈娇婷指路。陈娇婷保持时速三十缓慢前行,好不容易等到了疗养院,竟然比平时多花了一半的时间。

    陈娇婷满脸懊恼,道:“贺医生……耽误您工作了吧?肯定迟到了。”

    贺一盟见状赶紧摇头,安慰道:“我什么时候到都可以,不耽误。”

    想了想,他又补充道:“阿姨的车开的很好,特别稳。要不是子乔说,我都不知道这是阿姨第一次上路。”

    老实人贺一盟竟然也会拍马屁了!

    顾子乔一边想一边感慨爱情的力量真伟大。

    陈娇婷去前台登记访客,顾子乔则和贺一盟站到一旁。两人一个早上都没说什么话,更别提牵个小手亲个小嘴了。顾子乔看着贺一盟就有点忍不住,眼珠子一转,对登记完的陈娇婷道:“妈,我先去上个厕所。”

    陈娇婷不疑有他,道:“我在这等你,你快点。”

    顾子乔恩恩点头,看了一眼贺一盟,转身走了。

    贺一盟抿了下嘴唇,道:“阿姨……我先去忙了。”

    陈娇婷满脸微笑道:“贺医生赶紧去!下午一起回家!”

    贺一盟道谢,也转身走了。陈娇婷哼着小曲玩手机,没注意到贺一盟离去的方向和儿子一模一样。

    贺一盟一进卫生间,就被抱住了。

    顾子乔分秒必争黏了上来,亲吻着贺一盟的唇。贺一盟也回吻着,一手搂着顾子乔的腰,一手按着他的脑袋。

    等两人都气喘吁吁,顾子乔才稍稍离开,亮着眼睛道:“我好想你。”

    明明才一个晚上没见。

    贺一盟眼里也带着笑意,道:“我也想你。”

    顾子乔笑出了个小酒窝。

    高档疗养院的卫生间虽然充满着精油香薰,可终归是个卫生间。两人只是亲吻,没再做更多的事情。偷着解了相思,又捏了捏小手,顾子乔便回了陈娇婷身边。

    他是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一天跟一个男人在厕所里亲吻。

    两人一起去看望姥爷,贺一盟则去会诊。姥爷在疗养院将近两个月,精神面貌和生理状态都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改善。最明显的变化就是身上的褥疮没了,脸上也偶尔挂着笑容。

    陈娇婷伺候老爷子擦身洗头,在一边说些体己的话。顾子乔站在一边帮忙,尽着自己的绵薄之力。

    等到了中午,三个人一起去吃了饭。饭后陈娇婷又推着老爷子在花园里逛了逛,散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步,老爷子便昏昏欲睡。

    等照顾着老爷子睡下,顾子乔见坐在病床旁的陈娇婷眼睛有些红。

    他内心叹了口气,道:“妈,我出去逛逛。”

    陈娇婷慌忙抬头,然后道:“你去吧。”

    顾子乔点点头,出门找贺一盟去了。

    贺一盟有专门的医务室坐诊,老年人大多心脑血疾病。贺一盟虽然主攻胸外,但临床经验十分丰富,可以进行简单的体检。而疗养院的老人也会定期出具一份体检报告,贺一盟会根据体检报告提出不同的建议。

    能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平时也有很注意身体。一个权威医生好比一剂安心良药,贺一盟来坐诊的大多数时间都是陪老人家说说话,让他们放宽心。

    他每个月来这会诊一次,比起在医院还是十分轻松的。

    顾子乔见办公室里也没人,便溜了进去。贺一盟穿着白大褂坐在那里,看顾子乔进来,忍不住一笑。

    顾子乔许久未见贺医生穿白大褂,觉得自家医生也太帅了吧!

    他上前去,道:“医生,我最近有些不舒服……”

    贺一盟见顾子乔又玩这种游戏,心里觉得好笑,面上却无比配合,道:“这位先生……您好像不是我的病人吧?”

    顾子乔西子捧心,夸张道:“可我实在难受,医生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贺一盟脖子上还挂着听诊器,道:“你是……觉得哪里不舒服?”

    顾子乔坐下,委屈道:“我胸闷、心慌,脑子里也总是集中不了精神,想着一个人。”

    贺一盟了然点点头,正色道:“是这样啊,那先听听心音吧。”

    说着,他将听诊器在耳朵上放好,道:“您穿的有点厚,我可能要……进去。”

    这“进去”两个字说得十分低沉,每每贺一盟在床上的时候,做好扩张都会低声给顾子乔说一声他进去了。这两个一出来,顾子乔就觉得腰眼有些酸,下面也起了反应。

    想起来,两人也快一个星期没做过了。

    正直热恋的大男人睡在一起,免不了擦枪走火。但平日贺一盟上班忙,顾子乔课业繁重,加上“不要纵欲”的嘱咐,工作日里他们就很少真正的进入。火大了,就挨一起蹭蹭。尤其让顾子乔难以启齿的是,每次都是自己把持不住缠住贺一盟,反观贺一盟却十分清心寡欲修身养性。

    贺一盟手指是温热的,听诊器却带着冰凉。原本解开扣子就行的“听诊”,被贺一盟从腰处的衣服下摆进入,将冰凉的听诊器一点点向上移动。

    所到之处,顾子乔每一寸肌肤都在颤粟。

    然而除了听诊器的接触面积之外,贺一盟的手掌吝啬于亲自抚摸。顾子乔被这股寒意吊着,得不到抚慰,病的更厉害了。

    他心跳加速,喃喃道:“贺医生,你听到了吗?”

    贺一盟在静静聆听,道:“你的心跳有些快,平时有心悸吗?”

    顾子乔道:“心悸的很厉害。”

    “哦?”贺一盟尾音上扬,手指突然碰到了顾子乔胸前的敏感部位:“这里难受吗?”

    顾子乔简直要受不了了,胸膛剧烈起伏,贺一盟见状笑了一下,道:“看来不怎么舒服。”

    “一萌……”顾子乔喃喃叫道。

    贺一盟上前,亲吻住顾子乔。

    两人拥吻,贺一盟的手掌抵住顾子乔的胸膛,那冰凉的听诊器已然带上了肌肤的热度。略显突兀的东西剐蹭着顾子乔突出的部位,带来不一样的感觉。

    顾子乔已经有反应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有老人家的声音道:“贺医生?您在吗?”

    这声音如同惊雷,顾子乔猛然瞪大眼睛。贺一盟轻笑一声,将听诊器从顾子乔衣服中抽出来。顾子乔连忙站起,一把拿过贺一盟的长款大衣。

    “我在,请进。”贺一盟清朗声音传来。

    门外的患者应声而入,顾子乔狼狈的套上对于一件衣服遮挡自己下身的帐篷,小猫一样超凶的瞪了贺一盟一眼,气哄哄走出办公室。

    贺一盟忍俊不禁。

    进来的患者狐疑看看贺一盟,又瞧瞧刚刚出去的小年轻,怎么觉得今天气氛这么诡异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