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一百零四章炮灰

时间:2018-01-11作者:西南花

    104

    顾子乔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觉得浑身困乏。

    上床这个事,做一次是很爽的,但是做多了便有些难受。可顾子乔明知道会难受,却还是忍不住和贺一盟凑在一起。

    贺一盟最初的温柔体贴过后,完全展示了床上野兽的一面。抵着顾子乔一个劲亲吻,一会把他压在身下,一会又将他抱在身上。顾子乔不知道两人到底做了几次,反正他现在一副腰软腿软纵欲过度的样子。

    不过身下却是干燥舒适的,房间也换到了贺一盟的卧室。看来自己昏睡过去后,贺一盟还清理了一番。

    他哪来的力气???

    顾子乔一时有点玄幻,觉得贺一盟是“真器大活好”。两个人都是第一次,为啥人家就这么天赋秉异呢!顾子乔不忿,仔细回想起来,那几个姿势其实就是小黄书上的姿势嘛!

    只不过严格按照教科书执行就这么爽了……要是再来点其他的……

    顾子乔不敢想象。

    他睁着眼睛发癔症,贺一盟从门外走进来。一看他醒了,立刻蹲在床边看顾子乔,道:“醒了?”

    顾子乔哀怨看贺一盟一眼。

    贺一盟眼里满是宠溺,想要亲顾子乔,顾子乔却躲过去,道:“没刷牙呢……”

    贺一盟忍不住笑,退而求其次亲吻了顾子乔的额头,然后道:“感觉怎么样?”

    顾子乔板着脸,道:“动不了了,感觉被操瘫痪了。”

    贺一盟:“……”

    顾子乔依旧哀怨看贺一盟。

    贺一盟摸摸鼻子,颇有点不自在,翻身上床将顾子乔抱在怀里,给他按摩着腰。

    贺医生手法堪比理疗科,顾子乔觉得又酸又爽。两个人依偎在一起,顾子乔懒懒不想动,直到肚子“咕叽”一声。

    顾子乔:“……”

    贺一盟揉了一把顾子乔的屁股,道:“我去给你拿吃的。”

    顾子乔猛地被调戏,红了脸,道:“你你你!”

    他伸手也揉了一把贺一盟的屁股。

    贺一盟面无表情。

    顾子乔扑哧一声笑出来,道:“哈哈哈哈!萌萌你手感超棒的!比我自己还要棒!”

    贺一盟摇头走了。

    两分钟后,他端来一碗熬得软糯的红豆粥。红豆粥温热,里面放了白糖,甜滋滋的。顾子乔惊奇道:“你做的?”

    贺一盟别扭点点头,道:“以后……我会学着做饭。”

    顾子乔被贺一盟一口一口喂粥,只用张嘴就行了。他心想,以后我也会学着做饭。

    做饭、做家务、柴米油盐……以后,我会学着跟你过日子。

    两人小日子过得甜蜜,顾子乔刚刚开荤,对这事有些食髓知味。贺一盟扛着“不能纵欲”的大旗,遇上顾子乔,却也只能缴械投降。

    许是有了亲密接触,两人默契度也越来越高。顾子乔有家不回,寝室不住,宁愿早起上课,也要天天在贺一盟这里厮磨着。贺一盟也对他很是宠爱,不想回学校住?那就不去了吧……反正从家到学校也要不了几分钟。

    就这么又过了一个星期,时间晃晃悠悠迈入了十二月。顾子乔三个礼拜没有回家,陈娇婷终于打来了电话。

    接电话的时候顾子乔正窝在沙发上看出,上周他们的期中考成绩陆续出来,自己虽然勉强保住了“年级第一”,但与第二名的差距极具缩小。这让顾子乔有了危机感,他开始计划每天无论怎么谈恋爱都要抽出时间来看书!

    贺一盟欣然同意,他特意在书房里加了张小桌子。吃完饭休息完后,两人便挤在书房里,各忙各的事情。

    陈娇婷打电话来的时候顾子乔正抬头“休息”,看着贺一盟的侧颜发呆。以前是偷偷摸摸看,现在是光明正大看。反正没事看看贺一盟,就是最大的身心放松了。

    电话铃声打破了一室静谧,顾子乔走出书房接电话。

    “乔乔啊!”陈娇婷声音传来:“你明天回家吗?”

    这天恰好周四,顾子乔想到自己三个礼拜都没回家了,便道:“回。”

    陈娇婷笑声传来,道:“回就好!妈妈今天把驾照拿到手啦!周末陪妈妈练练车?”

    顾子乔一听,也为陈娇婷高兴,道:“好啊……我明天晚上回去。”

    陈娇婷很兴奋给顾子乔说了许多,然后道:“那行!妈就不打扰你学习了,明天晚上见!”

    顾子乔恩恩挂了电话往书房走,贺一盟抬头问:“明天要回家?”

    顾子乔点了下头,道:“好久没回去了……对了,你周末是不是也要去疗养院?”

    贺一盟每个月都要去坐诊一次,算算日子也该到了。

    贺医生果然点头,问:“一起过去?”

    顾子乔眼睛一转,道:“我妈刚刚拿了驾照……她应该很乐意带上你!”

    贺一盟忍俊不禁。

    转眼到了周五早晨,贺一盟带着顾子乔一起去学校。顾子乔仍旧在教学楼不远处下了车,跑去和岳阳汇合。

    小太阳岳阳考试成绩滑落了不少,为此心情十分郁闷。本来想拽着顾子乔泡图书馆,谁想顾子乔天一黑就不见人影,只好自己落寞啃书到夜深。

    对此岳阳哀怨不少,道:“乔哥……你最近怎么总往家跑啊?”

    顾子乔只得道:“家里有事情……”

    岳阳可怜巴巴道:“你已经有事很久了……”

    顾子乔心想,自己恐怕要一直有事下去了。

    这么想着,顾子乔又觉得有些对不起兄弟。毕竟一直以来,岳阳对自己是真的好。早占座位晚拿材料,平时学校里面的事情,很多都是岳阳替他操心。

    这么想着,顾子乔就突然低声道:“岳阳,我给你说个事。”

    两人正往教学楼走,岳阳闻言困惑看顾子乔,道:“啥事?”

    顾子乔道:“我谈恋爱了。”

    岳阳:“!!!”

    “我的天!”岳阳一副震惊脸,他盯着顾子乔,道:“我早就觉得你不对劲了!什么时候的事情啊?谁啊?”

    顾子乔一副保密的样子,道:“就前不久……”

    “所有你也没回家?现在在外面住?”岳阳依旧震惊。

    虽然很不好意思,但顾子乔依旧点了下头。

    岳阳qaq:“说好一起单身狗……你却偷偷……”

    顾子乔赶紧道:“你不是和那啥,晓薇师姐,嗯?”

    岳阳一脸丧丧,道:“啊啊啊,我是很想啊!但是我们有空聊几句,大多时间都没空。而且以前在医院还能约个午饭什么的,现在完全没机会……我怎么这么惨啊!”

    顾子乔一脸同情,道:“你……努力努力。”

    岳阳苦着脸,道:“乔哥,你人帅学习好,不懂我们这种渣的苦。”

    谈话间两人已经进了教室,岳阳便苦着脸拿着手机抓耳挠腮想要怎么约郑晓薇出来。顾子乔则拿书随便翻看两眼,等上课后看他贺老师。

    贺老师昨晚做的ppt他已经在人家怀里学习过了,顾子乔便光明正大开始开小差。贺老师也不说什么,却冷不丁喊顾子乔起来回答问题。

    顾子乔:“……”

    被贺老师点了名,顾子乔总算是稍稍回神,将心思放在了课本上。

    中午两人没在一起吃饭,贺一盟去了岳阳,顾子乔则陪着岳阳吃了午饭泡了会图书馆,然后回了家。

    他到家的时候不过四点半,打开门却看见家里来了个陌生人。顾子乔一愣,立刻认出这是他妈当初想给自己介绍的妹子!

    顾子乔心中浮出“自作孽不可活”六个大字。

    陈娇婷却满脸笑,道:“哎呀,乔乔这么早就回来了?我还给可曼说你要晚点才能回来。来来来,妈妈给你介绍,这是丘可曼,你见过照片的。”

    丘可曼倒是一副落落大方的样子,伸出手来打招呼,道:“你好。”

    顾子乔是个十分有涵养的人,再说约妹子这个事情他本来也有责任。如今陈娇婷将妹子带到了家里,他也不能博两人面子,便伸出手简洁握了一下,道:“你好。”

    他准备等丘可曼走了,和陈娇婷把这个事情说清楚。

    丘可曼今年二十岁,从初中起就在国外念书,最近放假回国。顾子乔上辈子没听过这个名字,对“丘”姓却有着寥寥印象。

    陈娇婷介绍了两个孩子认识,便自己钻到厨房里,把空间全都留给了孩子。顾子乔无奈,只好违心在一边作陪。

    能让顾家大少爷这么耐着性子陪着,丘可曼从某种意义上已经超凡脱俗了。

    丘可曼原本听说这是个私生子,心里有几分不愿意,知道自己母亲把她介绍过来,还偷偷在被窝里哭了几声。可见到顾子乔真人的时候她倒有几分诧异,这人帅气不说,谈吐之间也十分有礼仪。

    丘可曼对这场相亲逐渐上了心,可紧接着她发现,这个顾子乔虽不错,然而心思却完全不在她身上。

    他总是时不时看手机,对自己附和多但主动聊天很少。偶尔还会对着手机露出几分笑意,丘可曼一看,就知道这个顾子乔八成有恋人。

    她倒没有不高兴,联姻这种事本来就是利益为上。这顾子乔长得好,谈吐举止都为上流,又是实实在在拿了顾氏股份的。丘可曼觉得自己嫁过来,就算顾子乔在外面有情人她也是能接受的。

    这么想着,等晚上吃完饭后,陈娇婷打趣两人时,丘可曼便言笑晏晏道:“我觉得要是谁能嫁给子乔,那可真是幸福呢。”

    丘可曼说这话的时候顾子乔刚刚给贺一盟回完信息,闻言便抬起了头皱眉。他以为自己表现的够明显了,没想到这个丘可曼还在装傻?

    陈娇婷一听便乐呵了,道:“哎呀,要是谁能有可曼这样伶俐乖巧的儿媳妇儿,也是幸福的不得了呢!”

    说着,她还看一边的顾子乔,道:“乔乔,你把人家可曼送回家吧?”

    顾子乔不愿意在陈娇婷面前展现自己的某一面,便站起身子从衣架上拿了风衣,对丘可曼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事实上丘可曼和陈娇婷此时正在和谐的说着话,顾子乔突然站起来要送丘可曼走,就已经表现出不愿意的意思了。

    陈娇婷愣了两下,道:“乔乔……人家可曼还……”

    “你走吗?”顾子乔打断陈娇婷问丘可曼。

    丘可曼看出顾子乔像是有话要对她说,便巧笑站了起来,道:“我正巧想起今天家里还有些事情。阿姨,我们下次再聊。”

    顾子乔看了丘可曼一眼,觉得单从能屈能伸这一点来看,丘可曼便并不简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