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九十二章线报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92

    贺一盟进了川菜馆,川菜馆里只有两三桌人。他装模作样看着菜单,却在观察着周围。

    一桌人是一对情侣,正凑在一起吃饭看手机,另一桌则是两个男人,喝酒喝得有些上头。唯一坐在门附近的那人,时不时抬头张望,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贺一盟劝自己千万不能打草惊蛇,有什么都等到警察来了再说。可他心中却是一分也等不了,如果真像自己猜测的样子,时间对顾子乔可是分分秒秒都很重要啊!

    他点了菜,抖着手,平稳呼吸拿出了郑晓薇的手机。

    :我到了,你在哪?

    这条消息发出去后,他果然听到了两声提示音。而那不住张望的人也突然站起来,似是想寻找什么。

    是他!

    贺一盟终于确定了这人身份,他毫不犹豫站起来。此时,他离那人不过四五步路的距离!

    而就在这时,门口突然闯进了个,那人一眼就看到了贺一盟,对一直等待的伙伴道:“跑!”

    变故惊醒了川菜馆里的人,两人条件反射跑,贺一盟一把追上,却只抓到了“王桂军”!

    另一个同伴径直跑了出去,剩下这个还想挣扎,贺一盟却狠狠将他按在地上,一拳砸到他脑袋上。这一拳又快又狠,一切都发生在几秒内!

    贺一盟嘶吼道:“报警!这人是杀人犯!报警!”说完,他再也顾不得纠缠,跑出去就要追另一个!

    而“杀人犯”三个字终于打破了平静,两个喝得醉醺醺的男人似乎醒了酒,帮着制伏着这地下这一个。追出去的贺一盟却怎么也没有找到逃脱的人,任他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竟然被认了出来!

    怎么办……这个人跑了……会通风报信吗?顾子乔怎么办?小孩会不会有危险?

    贺一盟再也无法做到冷静!他快要被自己逼疯!他转身回了川菜馆,恶狠狠看着那个被制伏的男人,道:“说!你们的老巢在哪?说!”

    同一时间,街上警笛大作。

    这警笛声响彻云霄,神经过敏的小个子从电话里听到这声音,当即白了脸。

    这事他布置的万无一失,王桂军自愿卖肾给他们,路上虽然想跑,但最后还是被劝服了。姚敬业借了他们钱,活该被他们拖入伙,还不了钱还点别的东西也是应该的!偏偏杀出了个小白脸!

    不过这小白脸是个医生,他们潜伏进南城几个月,偏偏四处碰壁没有跟任何能动刀子的人搭上关系!这小白脸来得正是时候,只要他动了一次手,就再也洗不干净。

    一切都朝着明朗的方向发展,怎么就突然惹上了条子呢?

    老鼠再猖狂也是怕猫的,就像小个子敢买卖器官却不敢闹出人命一样,他可不想和条子对上!

    小个子焦急在房间里转了几圈,突然喊道:“打电话!给那个人打电话!他不是想救他老婆吗?只要他肯捞我们这一次,他老婆的事绝对没问题!”

    顾子乔敏感的察觉到了什么,团伙里的老二赶紧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同一座城市,温婉的女人刚刚将女儿哄睡着,莫向常抱着孩子回儿童房,遗留在卧室的手机却突然亮了起来。

    调了静音的手机只发出微弱的光,但女人还是一眼看见,她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皱起了姣好的眉头。

    莫向常从儿童房回来看见,问:“怎么了?”

    “电话。”妻子忧愁道。

    莫向常看了眼来电显,没接,而是问妻子:“要不要喝水?”

    妻子淡笑摇头,莫向常坐在她身旁,妻子则依偎着他,将脑袋放在他的肩膀上。今天她的气色不错,胃口也罕见的好了不少。

    夫妻二人享受着这静谧的时光,妻子不一会就困意上涌,打了个哈欠。

    莫向常温柔而低声问:“困了?”

    妻子点了点头,莫向常将人扶着躺下,道:“睡吧。”

    妻子闭上眼睛,过一会又突然睁开,道:“莫哥。”

    “嗯?”

    “莫哥……我们要干干净净的,就算有一天我不得不离开,也要干干净净的。我不想有一天,没法面对鹿鹿。”

    她的眼神澄澈,尽管苦受病痛折磨,却依旧坚强而倔强,一如往昔。

    莫向常摇摆不定的心终于在这一刻定型,他强忍着泪意微笑,道:“莫哥答应你。”

    妻子这才笑了出来,她说:“鹿鹿说爸爸……是个大英雄呢……”

    这声音越来越淡,莫向常再看去,妻子却是已经睡着了。

    他深吸气,拿着手机走到客厅。黑暗中,手机扔在亮着光,就像拼命挣扎什么一样。

    莫向常接通电话,他心想,自己是女儿的大英雄。

    另一边,总算打通了电话的团伙呼出一口气,小个子一把将电话从手下手里抢来,道:“莫先生!你妻子的配型我们已经找到了,但现在遇到了一点小麻烦……”

    顾子乔听到“莫先生”三个字,一颗心渐渐跌入谷底!他怎么也没想到莫向常竟然与这伙人有接触!那顾氏呢?马吉宇见到小个子的态度也十分不正常,顾氏会不会牵扯其中?

    那一瞬间,他感到了慌乱。而片刻之间,小个子已经挂了电话。老二紧张问:“老大,怎么样?”

    小个子扫了顾子乔等人一眼,道:“把他们绑起来看好!莫先生很快就来接我们走!”

    顾子乔心中焦急不已,难道真的到了只能被动等待援救的地步?

    挂掉了电话莫向常呼出一口气,脑子里回忆着刚刚自己记下的地址,他走到儿童房外看了看女儿,又站在老婆房间门口看着熟睡的妻子。护工见他到来,眼神示意他什么事,莫向常却摇了摇头,深深看了他的妻子一眼。

    那眼神带着贪恋、悲哀,有带着一丝放下执着的轻松。

    这位刚过而立,从小长在父母庇佑下的莫经理,走到客厅缓缓拿起手机,拨通了110。

    “您好……我要举报,有一伙从外省流动来的器官买卖团体,现在正在钢厂路18号……”

    挂了电话后,莫向常将脑袋埋进了手掌中,终于压制不住的流出眼泪。

    从一开始疯狂的黑市求购,到后来不惜亲自接触这伙人,被打的头破血流赢取信任。直到今天,他亲手斩断了妻子的一线生机!

    好人会有好报吗?莫向常不知道,但他想,他努力了。

    贺一盟在寒风萧瑟中等到了警方,他的那位友人也跟着团队一起过来了。友人四十岁,刚刚转了正职,涉及器官买卖的事情影响很大,如果能成功突破,便是他又一光辉履历。

    “贺医生!你放心,我们已经调用了全城的警力,一定第一时间给你把人找到!”

    贺一盟表情很差,他看着被揍得满脸青肿的人,又想着被跑掉的那个,心里十分焦急。

    “老吴,我的学生在他们手上……他现在一定受到了威胁,你们一定要尽快!”

    吴警官不停点头,正要说话,一边有属下跑过来道:“队长!刚刚接到线报,我们已经锁定了对方的所在位置!”

    吴警官眼睛一亮!忙道:“怎么说?”

    队员放了电话录音,吴警官当机立断,道:“找人潜入!切记不要打草惊蛇,他们手上有人质,一定要保证人质的安全!”

    “收到!”

    巨大的国家机器开始运作,所有人在岗位上各司其职。掌握了有效信息后,警方几乎立刻封闭了绑匪所在的位置。吴警官跟车准备走,却被贺一盟拦了下来:“我也要去。”

    吴警官面露为难,道:“贺医生……您看您在这等吧……”

    “带上我。”贺一盟终于露出了一丝请求。

    吴警官当即一愣,拒绝的话再也说不出,让出身边的位置,道:“贺医生,到了现场一定要冷静。”

    贺一盟的眸中看不出什么表情,过了良久,他才道:“您放心。”

    等待漫长而折磨,顾子乔被双手绑到身后,他旁边是吓得一直哆嗦的姚丽娜。姚敬业则被他们绑在另一个角落,满脸仓皇。

    钢丝床上躺着即将被摘除肾脏的人依旧没醒,顾子乔不知道这群绑匪用的什么麻醉,会不会因为剂量问题而造成这人的终生功能性损伤。事实上,他也无心管这么多,只求一会转移的时候不要发生什么幺蛾子。

    假如对面的接头人真的是莫向常的话,那么自己的生机还是很大的……

    在这场等待中,焦急的不仅仅是他。一直抽烟的小个子突然站了起来,道:“不行!我们不能再等了!先换地方!”

    他这一声若雷霆,惊醒了整个房间的人。绑匪们的动作极快,两分钟内就收拾好了东西,老二看着小个子,道:“大哥,这些人怎么办?”

    小个子看了眼“这些人”,刚想说话,门外却传来敲门声。

    一瞬间,整个房间都安静了。

    这敲门声极有规律,三短一长后,一个声音响起,道:“送外卖的,有人吗?”

    听到接头暗语,小个子紧绷的神经顿时一松,大家脸上也露出了喜色。小个子点点头,有人就要去开门。而就在开门的一瞬间,一群武装人员猛然涌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