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九十一章绑匪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91

    时间到了晚上八点,街上行人稀少,虽还有商家营业,但也客人寥寥。

    王桂军约郑晓薇的借口很拙劣,说是要请她吃饭。郑晓薇装模作样拒绝了一下,王桂军立刻表示有事情给她说,郑晓薇便顺水推舟同意了。

    两人约得地方是家川菜馆,贺一盟先是开车路过打量了一眼,又将车停到了附近,拿起郑晓薇的手机看。

    女孩子的手机粉粉嫩嫩,连对话壁纸都是粉色的,只见王桂军在上面已经发了好几条消息。

    :到了吗?

    :还有多久?

    :怎么不说话?

    贺一盟装作郑晓薇的口吻,回答:刚刚在路上,快到了,你要和我说什么啊?

    :你来了就知道了。

    贺一盟闭上眼睛皱眉,心想这群人这么做得动机是什么?他们已经绑了顾子乔,又来主动招惹郑晓薇,这可是活生生的两个人,难道对方就这么猖狂吗?

    绑了顾子乔,是因为顾子乔闯入了范瑞娟家中。他们很有可能以为顾子乔知道了什么,因此又怀疑郑晓薇。

    但绑了之后怎么收场呢?这群人就没想过退路吗?解释不通啊。

    贺一盟尚没有想通,这些人怎么就这么有恃无恐。

    另一边,顾子乔则被暂时“解救”了出来。

    姚敬业给女儿松了绑,忽略了角落里还有个大活人。姚丽娜虽然惊疑不定,但还是把顾子乔放开了。

    长时间的捆绑造成顾子乔手脚血液循环不通,四肢全是冰凉的。他一边活动着手腕,一边问姚丽娜:“几点了?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姚丽娜摇了摇头,苍白着脸,道:“我不知道……”

    顾子乔看她的样子也像是被吓傻了,暗自叹气,然后道:“这几天你发生了什么?”

    这个问题姚丽娜总算能回答出来,她带着哭腔道:“那天我接到爸爸电话……就去火车站接他。我当时没多想,现在想想,为什么爸爸非让我接呢?”

    姚丽娜去了火车站,见到的不仅仅是他爸,还有一堆陌生人。

    而她的父亲也没有第一时间去医院看望她妈,而是和姚丽娜一起带着那四五个人回了家。回家之后,父亲像是不急的样子,一直招呼着那些人,根本没提去医院的事情。

    “我心里着急……就跟我爸说我先过去……”姚丽娜白着脸,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然后一边的人给了我一瓶饮料,我喝了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再醒来,我被关到了一个宾馆里,而且找不到我爸……”

    她抬头看着顾子乔,眼睛里满是脆弱,道:“顾医生,刚刚我爸说……说我妈不在了,是真的吗?”

    顾子乔不忍心回答她。

    可不说话就代表了某种默认,上高中的女孩一下子就崩溃了。她的眼泪决堤而出,嘴里喃喃道:“怎么可能呢……我们那么幸运,有了手术的钱,也等到了肺源……怎么可能呢?”

    顾子乔不忍心看她,范瑞娟和女儿虽然长时间被病痛折磨,可这母子俩总是阳光的。面对治疗也抱有积极态度,每次换新药,都会尽可能去尝试。

    他们就像火苗,虽然微小,但却一直存在着。

    顾子乔叹了口气,脑子里却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你说……有了手术的钱?”

    姚丽娜尚没有察觉出不妥,还在一边抹眼泪。顾子乔却满是疑惑,从哪里都能看出这家人经济状况并不好,移植手术价格不菲,他们家又是哪里来的钱?

    姚丽娜点点头,道:“是……爸爸说有个好心老板听说了我们的故事,借了他一笔钱,足以承担医药费……”

    顾子乔眉心一跳,一个想法瞬间出现。

    会不会有可能,姚敬业在外面借了高利贷之类的东西凑齐了医药费,没想到范瑞娟却不幸身亡。老婆去世让他备受打击,又没钱还给高利贷,只能出此下策?

    顾子乔立刻就觉得自己推测八九不离十,他又问姚丽娜道:“你不是在宾馆吗?这里是哪里?”

    姚丽娜还算配合,虽然六神无主,但顾子乔问什么她答什么,道:“一开始是在宾馆里……我爸还打电话安慰我。后来……后来他们就突然不让我跟我爸联系了,我在宾馆待了一个晚上,他们又骗我说回家……这里是我家楼下的地下室。”

    兜兜转转,竟然又回到了钢厂!

    顾子乔一想也是,地下室这种结构在现代的高楼大厦里并不常见,反而是那张老房子有可能有。按照刚刚姚敬业的说法,莫非是他们用姚丽娜威胁姚敬业?

    内讧了?

    顾子乔无法推测出更多,他决定先从这里逃出去再说!他示意姚丽娜安静,然后蹑手蹑脚顺着水泥楼梯走了上去,看着那堵漆黑的门。

    贺一盟最终决定行动之前先报警。

    他无法估量这件事到底有多严重,给那位好友打了电话,却被告知了另一个消息:“贺医生!你给我发来的那个人身份信息已经确定,这个人很有可能涉及一系列人体器官买卖产业链!你千万要小心!”

    贺一盟瞳孔一缩,他突然有一个让自己浑身发冷的想法。

    为什么这些人绑了顾子乔不怕收场?因为他们以为顾子乔是个医生!而且是参与了范瑞娟手术的医生!

    一个可以进行,移植手术的医生。

    贺一盟再也等不及警方赶来,悍然从昂科威上下来,独自前往川菜馆!

    当有人拿把刀顶在你的脖子上时你会觉得恐惧吗?

    顾子乔上辈子为人低调,出门又有保镖,就算有人想对他动手,他也没被真正抓起来过。

    更别说像这种在他脖子上顶着把刀,活了两辈子也是第一次!

    顾子乔有些恍惚,几个小时前他刚刚跟贺一盟告白,没听到审判就从家里跑出来。几个小时后他被人强行带到一个像是地下黑作坊的地方,被绑匪威胁着要让他做手术。

    十分钟前。

    那时贺一盟刚刚将车开到川菜馆附近,顾子乔探头探脑想着从地下室出去的方法。地下室的门却一把被推开,来人正是有过几面之缘的“老二”,老二嘴里骂骂咧咧,显然是知道了姚敬业跑来给他女儿松绑的事情。

    门猛然被打开,顾子乔还没做出反应,就被老二一脚踹翻,从楼梯上狼狈的滚了下去!

    这实在不怪顾子乔,料他怎么也没想到绑匪去而复返,自己还被当场抓了个现行!但凡有准备,他只需要联合姚丽娜将这群人引进来,自己躲在黑暗处放冷枪,也能拼个一二逃跑的几率!

    从楼梯滚落的瞬间,顾子乔心想可自己今天大概是水逆,不仅告白没成功,还诸事不顺。

    简直悲哀到极致。

    在姚丽娜的尖叫中,绑匪们很快制伏了两人。趁着夜色,他们被推搡出了地下室。顾子乔这才发现,这处不是姚丽娜家那栋楼,而是更后面,更黑暗处的一栋楼。

    刀在后面顶着,又带着个未成年少女,顾子乔就算再能打,也不敢贸然动手。

    两人被带进了一辆面包车里,绑匪立刻就给他们戴上了眼罩。这群人一语不发,手法专业开车就走。

    需要转移?那是不是说明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贺一盟……是贺一盟找出来了吗?

    顾子乔眼睛一亮,顿时觉得有希望!

    他在心中数着秒,自己以前为防绑架上过专业的课,其中一条就是沉着冷静,尽量搜集信息。大概过了十多分钟,这辆车总算停了下来。

    顾子乔仍被遮住眼睛,却能感觉到自己一步一步被推上楼。楼梯转了三圈,大概是个三楼的样子。

    这群人违法乱纪,肯定不能找光鲜亮丽的地方。只能在耗子窝里面寻找住所,可惜顾子乔对这里地形实在不熟,猜不出这是哪。

    进门、关门、眼罩被摘下,恢复光亮的那一刻,顾子乔猛然发现这里竟然被布置成了一个简易的手术室!

    加高的钢丝床被当成了病床,支架上吊着生理盐水,盘子里放着不知道消没消过毒的手术刀。而一个昏迷的人正躺在“手术床”上,那面貌赫然是王桂军!

    顾子乔浑身颤抖!不可置信看着这群人。

    小个子正坐在钢丝床不远处,正随意抽着烟,看到顾子乔,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道:“哟,我们的医生终于来了啊?”

    顾子乔忍不住道:“你们想干什么?”

    小个子哈哈一笑,拿出一个手提箱。有手下打开箱子,里面是一沓钱。

    “不干什么……就请我们的医生帮个忙。”

    顾子乔看着他们,小个子又是一笑,拿出几份文件,道:“我表弟呢……要捐出一个肾来救我表姐,医生您检查检查。这些什么亲戚关系证明啊,什么志愿捐献书啊我们都有。你放心,我们是好人。”

    这群疯子!

    顾子乔当即就道:“你们找错人了,我还在上学,是个学生!做不了这种手术!”

    小个子听这话,顿时眼睛一眯,“啪”的一声将装满钱的手提箱盖住,阴森道:“我劝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顾子乔当然不会被他吓到,冷冰冰道:“你去打听打听就知道了!这种复杂的手术我做不了!你们也不想闹出人命的吧?”

    小个子顿时转头看向角落,顾子乔这才发现,角落里还有一个人!

    姚敬业被揍得满头血,疯狂大叫道:“他骗人!他骗人!他跟着那个主治医生一起去了贵省,他们会让一个学生全程参与吗?他会做!”

    小个子眼睛一眯,似是想起了什么,他冷笑看着顾子乔,道:“别耍花招!”

    顾子乔顿时就感觉到有刀子放在了他的脖子上!

    而他的身后也传来一声惊恐的尖叫,角落里的姚敬业顿时大喊:“不要动我女儿!不要!我马上就有钱了,马上就有了!”

    “有钱?”小个子气不过骂骂咧咧走过去狠狠踹了姚敬业一脚,道:“条子都找上门了还有钱?我告诉你,你们完了!”

    他转身看着顾子乔,道:“至于你……”

    话还没说完,他的手机疯狂响起。小个子接了电话,只听那边道:“老大!我们被发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