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九十章被抓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90

    贺一盟跑到物业的样子吓了值班的保安一跳,他毫不犹豫要调监控,声称自己家人被绑架了。

    保安大眼瞪小眼,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贺一盟。

    贺一盟罕见地发了火,道:“监控!”

    保安这才反应过来,结结巴巴道:“那……那什么,没有允许我们不能随便调监控。”

    贺一盟看着那保安,目光逼人。保安在这威视下,竟然冒出层层冷汗。

    刚刚还声称不能随便看的保安在此逼视下,转身就开始在监控器上调录像。贺一盟报出自家的单元号,没一会便在监控上看到顾子乔被人一棒子打晕带走!

    保安震惊张开嘴,贺一盟立刻拿出手机报警!

    他没有打110,而是直接联系了昨晚拜托帮忙的朋友。那人在警局里说话有点分量,三分钟后贺一盟就接到了片区民警的电话。十五分钟后,一辆警车开到了状元府邸的物业,警察反应神速的进行查证。

    可贺一盟仍是忧心。

    警方调查录像、对当值人员展开问话,也询问了贺一盟发现人失踪的始末。好在贺一盟足够冷静,没有自乱阵脚,把知道的一五一十告诉了警方。然而在警方搜集证物时,贺一盟却突然隐瞒了顾子乔的手机,只说看见了他的钱包钥匙等物。

    作为报案人,警方不疑有他。贺一盟的朋友也打来电话,只说范瑞娟的女儿姚丽娜这几天都没有上学,推断也遭到了某种非法拘禁。

    奈何这帮绑匪作案手法专业,头上戴着帽子口罩,就算是监控录像也没拍到清晰画面。

    贺一盟心急如焚,懊恼自己怎么能让顾子乔在这种时刻单独出门。

    警察做完取证后便是会尽快调查,贺一盟也无可奈何,只好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回到家的他却一点也坐不住,打开顾子乔的手机想要看有没有线索。

    他想起他们两人吵架的源头是因为杜保全的一通电话,而顾子乔表示电话的内容和整件事有关。

    贺一盟一边劝自己冷静,一边开手机,可顾子乔的手机竟然有锁!

    贺一盟再也忍不住,一拳头砸到茶几上!他抱着自己的头深吸气,看着充满数字的屏幕。

    密码会是什么?小孩的生日?不对……出生日期的各种组合……不对!到底是什么?

    贺一盟甚至连joe的生日都尝试了,可就是不对!

    失误五次手机将会被强制锁定,贺一盟不敢轻易尝试。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输入了joe手术的日期。

    密码错误。

    贺一盟心沉入谷底,他觉得自己或许应该去找专业人士,更或者应该将这个手机上交警方,而不是放在自己手里浪费时间!

    面对着仅仅剩了一次的机会,贺一盟鬼使神差,输入了自己的生日。

    密码正确,手机成功被解锁。

    那一刻,万千感情涌上贺一盟的心头。他想不通小孩是怎么想的,才将他的生日设置为自己手机密码?

    贺一盟眼眶有点湿,他又像缓解情绪一般呼出一口长气,点开了顾子乔的信息界面。

    杜保全如他所说的那样,给顾子乔发来了一张图片。图片是一张身份证复印件,贺一盟又在顾子乔的手机里看了看,发现了一张截图。

    他能确定,截图里的人就是这个人!

    除了图片之外,杜保全还发来了一段话:“这个人的具体身份我也不知道,但他很危险,接触过程中需要小心。”

    贺一盟看了冷笑,不清楚?不清楚怎么会连人家的身份证复印件都有?

    他想也不想将图片拷贝下来,用自己的手机发给了警察朋友,接着排查顾子乔手中有什么可用信息。

    就在这时,顾子乔手机提示有新消息传入。

    贺一盟点开一看,竟然是郑晓薇。

    “师弟!那个人刚刚理我了!”

    贺一盟没看懂,紧接着郑晓薇又发来截图。截图上另一人备注“王桂军”,正打算约郑晓薇出去吃饭。

    这消息来得正是时候,贺一盟立刻就将电话打给了郑晓薇。郑晓薇接电话的时候还有点懵逼,贺一盟却飞快道:“你现在在哪?”

    “啊?我在家啊……”郑晓薇道。

    “顾子乔刚刚被绑架了,”贺一盟冷静道:“你先稳住那个王桂军,在家等我。”

    “什么?绑架?”郑晓薇惊叫出声。

    贺一盟则是一分钟也不耽误,拿了车钥匙就往楼下走。郑晓薇被吓了一跳,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严肃性,道:“贺老师放心,用报警吗?”

    “我已经报过了。”贺一盟将手机通话连上车载蓝牙,一脚踩了油门。

    平时需要二十分钟的路,贺一盟花了十分钟就到了郑晓薇家楼底下!郑晓薇穿着睡衣往下跑,气喘吁吁道:“老师,刚刚我们已经约好了地方。”

    贺一盟拿过郑晓薇的手机一看,王桂军约见面的地方离医附院有一段距离,是以前老钢厂的所在地。这么说,那群人是在那里活动的?

    姚丽娜的家就在钢厂!一切线索对上了!

    郑晓薇忧心忡忡,道:“贺老师,我们一起过去吧。”

    贺一盟听到郑晓薇的话回神,摇了摇头道:“不,你把手机借我。回家去,别让你爸妈担心。”

    郑晓薇还想再说什么,贺一盟却严肃摇头。郑晓薇无法,只能将自己的手机连带着充电宝数据线给了贺一盟,又道:“贺老师你不要冲动啊,有情况找警察!”

    贺一盟点点头,还不忘叮嘱郑晓薇赶紧回家。然而他的急躁却暴露了焦急的内心,贺一盟顾不得郑晓薇反应,又是踩了油门跑了。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仓皇中的贺一盟彻底忘了,昨晚顾子乔正是开着这辆车潜入那伙绑匪的老巢!

    被绑架的顾子乔在漫长的等待后,终于听到了某种动静。

    那是一种很轻微的悉索声,像是某种小动物所发出来的。这声音在黑暗中无尽放大,让顾子乔有了挣扎的欲望。

    他的体力已经渐渐恢复,却仍旧无法挣脱束缚,只能尽最大可能前后摇摆着身体。终于,在他的不懈努力下,本来立着的行李箱被撞到了!

    撞击所带来的动静仿佛让这空间里的另一个活物吓了一跳,顾子乔能听到除了自己之外另一个粗重的喘息声。他恨自己不能说话,急的直上火。

    是谁?既然是被同一帮人帮在这,难道是王桂军?

    顾子乔一边喘着粗气,行李箱中密不透风,新鲜空气少得可怜。如果自己再不被放出去,说不定就要提前一步被闷死了。

    一想到自己好歹是顾家的正牌少爷,竟然要被闷死在行李箱中,顾子乔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正当顾子乔觉得自己喘不过气的时候,又传来了开门声。这次门被打开,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挣扎声!

    “娜娜!”

    顾子乔听出,这是姚敬业的声音!

    自己身旁不远处顿时传来呜呜的声音,原来同样被绑的人竟然是姚丽娜!

    只听姚敬业快速走过来,似乎是在给女儿松绑。姚丽娜脱困,带着哭声道:“爸爸!到底是怎么了爸爸!”

    姚敬业焦急转了几圈,道:“娜娜你别怕……很快就结束了,很快就结束了……”

    “妈妈呢?”姚丽娜哭道:“那群人是谁?这是哪?为什么要绑我?爸爸你到底在干什么?”

    顾子乔心里也十分困惑,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面对女儿的质问,姚敬业道:“妈妈……妈妈已经不在了……”

    “你说什么!”姚丽娜还不知道母亲去世的消息,顿时慌了,道:“怎么可能?贺医生给妈妈做了手术!我走的时候妈妈还好好的!你不要骗我!”

    姚敬业暴躁道:“不在了……妈妈不在了……都是那群医生!娜娜你别怕,等钱到手了,爸爸就带你走!”

    姚丽娜惶恐地看着胡子拉碴满眼血丝的父亲。

    “爸爸帮你把脚解开……但是你要在这里乖乖的……”姚敬业喃喃道。

    “不!爸爸你不要做傻事!你到底想干什么!”姚丽娜似乎在拼命反抗!

    姚敬业的手机恰好响起,这铃声把几个人都吓了一跳。姚敬业慌张接了电话,姚丽娜也不敢啃声,姚敬业说了几个好,挂了电话道:“在这里等爸爸!爸爸一定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

    说完,他竟然走了!

    顾子乔不知外面如何,想着姚丽娜应该是恢复了自由,便拼命开始摇晃自己。姚丽娜见状,害怕道:“有人?是谁?”

    顾子乔呜呜着说不出话,姚丽娜立刻道:“你等等……我的手还没解开,你坚持住!”

    接着便又是一阵悉索的声音,过了不知道多久,顾子乔终于察觉到箱子外的动静。拉链被拉开,新鲜空气涌了进来,顾子乔拼命呼吸着。同时,他也打量着这处地方。这似乎是个地下杂物室,总共二十平米的样子,堆满了旧家具,甚至有现在不常见的煤炉。这里潮湿黑暗,满是灰尘。

    “顾医生?”姚丽娜惊讶道。

    顾子乔终于将目光转向了这个和他共同被俘的女孩,呼出一口气。

    最起码姚丽娜没出事……

    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