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八十九章表白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贺一盟给顾子乔找过很多借口,他将顾子乔能打开自己电脑的事情抛在脑后,觉得马吉宇是顾氏公司的人,顾子乔认识他也很正常。可当自己直面听到小孩说出自己的名字,似乎在完成某笔交易时,贺一盟彻底迷茫了。

    一切的悲剧,都是从信任的崩塌开始的。

    “贺哥!”顾子乔眼里闪过一丝慌张,道:“你听我说!”

    贺一盟点点头,道:“你说。”

    顾子乔张嘴,却发现自己嗓子发干,他道:“我给杜保全打电话,是因为他知道小个子,我只是想从他那么知道些情报!”

    贺一盟目无表情听着,他意识到其实小孩并不是那个天天跟在自己身后的学生。这层身份背后,还有很多自己看不见的地方。

    顾子乔,真的是自己认识的那个顾子乔吗?

    而贺一盟越不表态,顾子乔越是心虚。他一心虚就会心情急躁,他看着贺一盟,道:“贺哥!你相信我!”

    贺一盟笑了一下。

    那笑容很陌生,让顾子乔心里更慌了。

    “子乔,其实从一开始,我们之间就有很多没谈清楚的地方。既然是这样,我们谈一谈吧。”

    贺一盟努力做着心平气和,他和顾子乔得问题很早之前就有,可惜两人一直逃避。

    “我想问你,为什么能打开我的电脑?”

    贺一盟的第一个问题,恰恰是顾子乔唯一一个回答不上来的问题!

    一切问题他都可以解释,偏偏这个问题他没法说!

    贺一盟将顾子乔的卡壳看在眼里,渐渐闪过一丝失望。他低头笑了一下,带着点自嘲,然后转身离去。

    那背影果断决绝,顾子乔当即就感到,如果自己不上前一定会失去贺一盟!

    他条件反射向前走,叫道:“贺哥!”

    贺一盟不理他,顾子乔猛地从后面将贺一盟抱住!

    “贺哥!你别走!你听我说!”

    顾子乔六神无主,他从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如此低声下气求人。什么骄傲啊自尊啊都被他抛到脑后,有一句话说得没错,谁先爱上谁就输了。

    贺一盟被顾子乔从身后抱住,没再继续往前走,可也没有动。

    两人保持着这个姿势,顾子乔剧烈喘息着,他手臂的力气自己都没察觉到。贺一盟被抱得有些疼,但比不上内心的锐痛。

    他给过小孩机会了啊,有什么是不能说的呢?

    贺一盟觉得自己有些厉害,在此处环境下都能这么清晰的思考。

    “电脑是因为我意外得知了你的密码,贺哥你相信我,绝对没有害过你!”顾子乔语无伦次,生怕贺一盟不信他的解释。

    贺一盟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时突然开始挣扎!

    “意外?哪有那么多意外。”

    顾子乔措不及防,一把被贺一盟推开。贺一盟往客厅走,顾子乔则惶恐地看着他的背影。

    “贺哥!”他绝望的叫道。

    贺一盟终于忍不住回头,他再也无法用平静掩饰自己,他看着顾子乔,提高音量道:“顾子乔!从一开始你就主动接近我……后来处心积虑搬到我这里,我给过你机会解释,可你什么都解释不出来。对不起,我实在无法容忍一个别有用心的人生活在我身边。你的见习也结束了,请你搬出这里!”

    贺一盟是隐忍的,他时常站在守护者的位置,自信而又强大。他很少与人起冲突,仿佛一切事情都能处理的井井有条。他不宣泄愤怒,总是让自己保持平稳冷静。他努力扮演好一个医生、一个老师、一个长者。

    可他也是个人!

    他忍受不了这种诛心的背叛。

    或许自己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心软,一开始就不应该让小孩搬进来……明知就算自己拒绝小孩也会有别的选择,可他还是该死的心软了。

    对一个人付出的越多,剥离的时候便会感觉越痛。贺一盟现在感受到了,他急需冷静下来。

    可就在这时,顾子乔拼了全部力气喊道:“可我喜欢你啊!”

    贺一盟猛地瞪大眼。

    顾子乔的眼角带红,身体剧烈的颤抖,双手握成拳极力抑制着什么。他看着贺一盟,像是在哭一样道:“贺一盟,我爱你。”

    爱。

    贺一盟有些恍惚。

    顾子乔绝望地看着贺一盟,他终于走近了这个人。几个月的光景,他竟然不知不觉长高了。以前踮起脚才能做到的事,现在扬起头就能做到了。

    他亲上了贺一盟。

    两人的嘴唇相互碰撞,贺一盟在那略带的冰凉的唇上察觉到了一丝咸味。顾子乔想要狠狠吻下去,可他最终还是离开了。

    贺一盟全无反应。

    顾子乔心想,完了,他不喜欢我。

    悲伤无法抑制,他刹那间就流出了眼泪。顾少爷用袖子狠狠擦了把脸,再也无法在这个地方待下去!

    他是顾子乔,尽管告白失败也要站着离开!

    顾子乔横冲直撞,想也没想往门外走。

    这是他第二次从贺一盟家离开,可惜这一次走可能永远都回不来了,这么想想还有点心酸。

    顾子乔跌跌撞撞往楼下走,心中除了“他果然不喜欢我”别无他想。走到一楼的时候他还失魂落魄摔了一跤,膝盖和手掌不同程度的擦伤。疼痛终于唤醒了顾子乔的意识,在寒风中他又打了个哆嗦,心想自己该怎么办。

    他站在楼下想了五分钟,突然反应过来。

    反正已经撕破脸皮了!自己这时候跑掉就是真的输了!

    顾子乔顿时恶胆丛生,气势汹汹就要上楼找贺一盟理论!

    可没想到自己刚一动,背后便有呼啸声传来。他脑袋顿时一痛,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顾子乔最后一个念头是,妈的,哪个日了狗的在这种解决人生大事的时刻偷袭我?

    楼上。

    贺一盟在原地发了五分钟呆,才如梦初醒像是受到了某种惊吓一样浑身一抖。

    他抖着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巴,忍不住用舌头试探性的舔了一下。

    咸的。

    年近三十还没接过吻的老干部贺一盟顿时有些焦虑,他又擦了擦自己的嘴,理智逐渐回到身体里。

    自己被亲了。

    被小孩亲了。

    小孩说喜欢自己。

    不不不……他说的是……爱。

    贺一盟顿时觉得五雷轰顶!他焦虑的在房子里不停走动,一直转圈,从茶几走到厨房再走到卫生间又转回来。他站到餐桌旁,拿起贺以然留下来的巧克力塞进嘴里,用力咀嚼着。

    贺医生不是没被人表白过,他少年时就长得好,成年后更添了几分成熟男人的魅力。去学校任教被女同学塞情书,在医院工作被病人表白。他也不是没被同性表白过,往最近的说,师奕辰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吗?

    可这是顾子乔啊。

    贺一盟忍不住心慌,这是顾子乔,小孩说喜欢自己、爱自己。

    贺一盟忍不住扬起嘴角,他理智上觉得这件事是不对的,不能这样。可情感上,他竟然感觉到轻松与愉悦。

    贺医生呼出一口气,他将巧克力咽了下去,猛地意识到小孩刚刚跑了。贺一盟连鞋都顾不及换,反应慢了十八拍踢踏着拖鞋下楼追。可楼下空无一人,早已不见顾子乔的身影。

    贺一盟拿出手机就打电话,却突然听到了顾子乔的手机铃声在响。

    他目露怀疑,顺着铃声找去,在路边的花丛里发现了顾子乔的手机。

    不仅有手机,还有钱包、钥匙,似乎只要是顾子乔身上的东西,都被拿了下来扔到这里。

    贺一盟目光顿时一凌,踩着拖鞋往小区物业跑去。

    被掳走的顾子乔觉得这伙人作案手法十分专业,先是把自己打晕,又搜走了所有东西把自己绑好。要不是打自己的时候自己躲了一下,恐怕现在还是昏迷的。

    可昏迷不昏迷,他的状况也好不到哪去。

    顾子乔没想到,重生短短几个月内,他竟然第二次被绑架了。

    他整个人被塞在了行李箱中,手脚蜷缩到了极限。顾子乔感觉到自己被拉着走,想要挣扎却动弹不得。嘴被塞的严严实实,让他没声音求助。眼睛倒是能看见,但行李箱中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

    顾少爷十分想骂人。

    在这个喘气都难的仄逼空间里,顾子乔后脑勺钝痛。他感觉到自己被拉了一段路,然后停了下来。还没等他反应,突然天旋地转!

    索性行李箱中的空间有限,顾子乔没遭遇磕碰,可整体落地的重力还是让他五脏六腑像是移位了一样。他苦中作乐地想,这应该是个地下某处。

    顾子乔以为会有人放自己出来,可片刻后他虽有移动,可也似乎是绑匪将装他的行李箱换了个位置放。再之后便没了动静,顾子乔听到脚步声,然后是关门声。

    不会吧……

    他有点绝望。

    这些人就这样把自己放在这里不管了?

    顾子乔不难猜出绑匪是谁,难猜的是,他们想干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