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八十七章线索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87

    黑夜中的城市道路如蜘蛛网一般蜿蜒曲折,顾子乔心跳声不断放大,他在黢黑的小巷里左拐右拐,而身后的人则如影随形。

    幸而有上天眷顾,顾子乔在转了个弯后,终于看到了明亮的大路!

    那一瞬间,他紧绷的神经总算松了下来。回归到大路上,汇入车流,顾子乔专门往人多的地方跑。果然绕了几分钟,那辆车失去了踪影。

    顾子乔没敢直接回家,而是又在路上转了半个小时,才回了状元府邸。

    手机上仍旧没信息,贺一盟还没结束。

    顾子乔将车停到地下车库,检查了一下这辆命途多舛的昂科威,发现车的后车身被蹭了两块漆。顾子乔蛮心疼的,又觉得这事瞒不住,得给贺一盟说一声。

    况且今天他又和小个子打了照面,万一小个子和姚敬业一对峙,很容易就能知道他在医附院。万一那伙人狗急跳墙,影响到贺一盟咋办?

    线索太多,顾子乔却没办法将这些事情串起来。假如小个子是医闹团伙头目,接触了姚敬业一家,那王桂军是什么身份?

    姚敬业失踪的女儿呢?

    顾子乔隐隐觉得,这里面恐怕有更大的阴谋。

    他在家里坐立不安,不知等了多久才等到贺一盟的短信。他本来想着亲自去接,却被贺一盟告知已经上了出租车。

    果然,十多分钟后贺一盟就进了家门。顾子乔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看着贺一盟。

    贺一盟挑眉,道:“怎么了?”

    顾子乔张嘴,道:“我刚去了范瑞娟家……”

    从机场的离奇冲突到失踪的女儿,再到刚刚那场追逐战,顾子乔事无巨细的告诉了贺一盟。贺一盟皱眉听完,第一反应就是:“下次别干这么危险的事情了。”

    顾子乔没想到贺一盟第一句竟是这个,一愣,道:“嗯……我就是突然想到……”

    “不要单独行动。”贺一盟又加了一句。

    顾子乔乖乖点头。

    “有事一定要提前跟我说。”

    顾子乔:“……”以前怎么没看出他家一萌管家婆本质?

    叮嘱完这些后,贺一盟仿佛还不放心一样,皱眉道:“算了,我跟医院请个假,反正你见习期也就这几天了,别去了。”

    顾子乔哭笑不得,请假的话也是我来请好吧……你请算个什么事!

    “不过你说姚丽娜的事情……确实值得注意一下。”贺一盟道。

    顾子乔点头,道:“对啊,一个大活人不可能失踪了吧……贺哥,我有点担心。”

    贺一盟想了想,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电话很快被接通,那边听起来挺客气,道:“贺医生?贺医生有什么事情啊?”

    “老马,请你帮个忙,帮我找两个人……”

    顾子乔目瞪口呆看着贺一盟,没想到他家一萌还有这本事!

    五分钟后贺一盟形容完姚丽娜和小个子的样貌,得到答复后放下了电话,对顾子乔道:“姚丽娜估计能很快查到,至于那个小个子……没有什么信息,只能尽量。”

    顾子乔惊叹道:“贺哥……看不出来呀……”

    贺一盟被打趣,无奈看了眼顾子乔,道:“以前的病人。”

    顾子乔嗯嗯点头,当医生就有点好处,三教九流的人都要生病……管你是人民警察还是小摊小贩,都能接触上。

    “院方那边什么情况?”顾子乔又问。

    贺一盟本来以为今天自己回不来了,没想到调查小组只是把事件责任人叫到一起问了几句,又听他们陈述经过,就把人放回来了。

    顾子乔听后,只能得出一个结论,这上面虽然重视,可也不敢对医附院强来。

    毕竟是南城的明星医院,要真出了事丢的还不是南城的面子?

    这么想着,顾子乔又有些放心。见今天时间不早,又想着贺一盟昨晚一夜未睡,便道:“算了算了不管了,先休息吧。”

    贺一盟嗯了一声,点了点头。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他需要静静。

    两人便道了晚安各回各屋,贺一盟洗澡上床,顾子乔则在想着小个子的事。

    可惜他没拍到照,要不然会更容易调查。

    这么想着,顾子乔便开始刷朋友圈。今天这事闹得挺大,不少人都在朋友圈发了小视频。被顾子乔这么一找,还真在某个视频里看到了小个子的身影!

    顾子乔赶紧截图保存,尽管模糊,可也算有了照片了啊!

    办完这件事,他才满意的躺到床上。心想时间过得真快,自己竟然还有两天就要结束见习了。

    剩下的这两天可不能像一萌说得一样待在家里,他得抓紧时间干点什么。

    深夜,人类陷入了沉眠,魑魅魍魉则刚刚浮出水面。

    范瑞娟不大的家里已经大门紧闭,小小的客厅挤了不少人。带头的小个子恶狠狠抽了口烟,问手下道:“人呢!”

    答话的正是老二,低着头不敢看小个子的脸,道:“跑,跑了……”

    小个子一把将烟按到一旁的桌子上。

    他转头眯着眼睛看姚敬业,道:“你说……他是医附院的医生?”

    姚敬业人高马大,却在这小个子面前打了个寒颤,道:“对!今天下午我见过他!穿着白大褂……没错!”

    小个子皱眉思索,又问:“王桂军怎么样?”

    “‘巢’里面住着呢,没再说走的事,看起来老实了不少。”老二低声回答。

    小个子点点头,突然一笑,露出大黄牙,道:“他不是和那个小姑娘换了微信吗?把他的手机给我拿过来!”

    姚敬业闻言,突然道:“大哥,你看我那闺女……”

    小个子冷冷看了姚敬业一眼,道:“你闺女?等你弄来了钱,你闺女不就还你了吗?可别说我们做兄弟的不厚道,这把你老婆抗来抗去的可是我们这群兄弟!”

    顿时有人发出笑声,姚敬业脸上又青又白。小个子有点了根烟,吐出烟圈,咦有所指道:“你动作可要快点……万一时间久了,我们也不能保证还给你一个完整的闺女。”

    姚敬业顿时身子一抖,眼里露出绝望。

    另一边,脑袋长出一层碎发的莫向常刚刚入睡,就被一阵强烈的哭闹声惊醒。他一把从床上坐起来,飞快往儿童房走。

    一室寂静被这啼哭声打破,妻子的房间也亮起了一盏灯。莫向常推开儿童房,看见在保姆怀中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女儿。

    他赶忙将女儿抱在怀里,心疼的哄着,小孩子嘴里喃喃喊着妈妈妈妈,莫向常心都快碎了。

    谁想今晚女儿却怎么也不配合,非要见妈妈一面。莫向常正焦头烂额,便听妻子卧室传来声音:“莫哥……把鹿鹿抱过来吧……”

    莫向常一顿,终是叹了口气,抱着女儿进了妻子的房间。

    一家三口,本来应该幸幸福福睡在一张床上,现在却不得不分了三个房间。

    妻子的房里像个小型病房,堆着无数医疗器材,旁边更是有专业的护工陪护。她脸色发黄,全身不正常的浮肿,穿着宽松的衣服靠在床上,看到女儿,露出了一个虚弱的笑。

    小孩子见到妈妈,也安静了下来,在母亲怀里抹着眼泪。妈妈柔声照顾着女儿,手掌在她的背上轻拍,一下一下,直到小女儿重新入睡。

    莫向常从妻子怀里接过女儿,将她交还给保姆。护工见夫妻两人似有话要说,轻叹一声出了房间。

    “莫哥……”妻子看着莫向常,喃喃道。

    莫向常呼出一口气,走过去紧紧抱着妻子,哽咽道:“莫哥对不起你。”

    谁想那妻子却是柔柔一笑,将脑袋贴在莫向常身上,道:“说什么呢……能遇到莫哥,是我最大的幸运。”

    莫向常没有说话。

    “只是我时常在想,为什么这么不公平?我没做过什么恶事,为什么偏偏是我……”

    一次次的痛苦奔波,一次次的血液透析,耗掉了这个女人所有的健康。

    她在丈夫怀里终于忍不住,撕破了那层伪装的坚强,带着哭声道:“鹿鹿还那么小……莫哥……我不想死啊……”

    这一声声像是重锤一样锤在莫向常胸口,他气血翻涌,心脏被揪着疼。

    “我去求爸妈……”莫向常道:“我去……我去求所有人……”

    “你不会死,小柔,你不会死,莫哥不会让你死!”

    “一定有办法的……一定能找到匹配的肾源的……”

    莫向常像是对妻子,又像是对自己说道。

    而他的妻子则面露痛苦,能有什么办法呢?他们的婚姻本就不被长辈祝福,鹿鹿三岁了,见了爷爷奶奶还和陌生人一样。如果莫哥有办法,又怎么会拖到最后?

    她只是舍不得啊……

    她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喃喃道:“莫哥……不要去做……我不要……”

    莫向常身体一震。

    他再看妻子,只见妻子不知何时,又陷入了昏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