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八十五章事发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85

    “您说的是贺医生的事情吧?”马吉宇在电话那边道。

    顾子乔没想到这个片区经理消息竟然这么灵通,当即也没再隐瞒,道:“对。”

    “巧了,”马吉宇带着笑意道:“我正在你们医院呢,小少爷现在在哪?”

    顾子乔条件反射四处看看,并没有看到人,于是道:“我在门诊大楼门口。”

    “小少爷等着。”马吉宇一句话后,便挂断了电话。

    顾子乔皱眉。

    如果可以,他并不想和马吉宇在现实中接触,更何况是这种人多眼杂的地方。可如今事态紧急,顾子乔也顾不得避嫌,只希望马吉宇不要带乱七八糟的人过来就好。

    几分钟后,有媒体的记者赶来,那披麻戴孝的像是见到救星一样围了上去。

    顾子乔越发焦急了。

    “小少爷!”

    声音从后方而来,顾子乔一回头,看到了马吉宇。

    马吉宇仍是那副笑容满面的样子,道:“总算找到你了,小少爷。”

    顾子乔点头,顾不得寒暄,直接问:“你认识这群人吗?”

    马吉宇看了一眼,叹了口气,道:“正要和小少爷说这事呢……这波人面生,不认识啊。”

    顾子乔看马吉宇神色,见那样子不像作伪,又问:“有没有什么……私底下的解决方法?”

    “这些人无非是要钱。”马吉宇看了一眼,道:“钱给够了,问题自然就解决了。”

    要钱?要多少呢?医附院肯给吗?

    “他们开价五百万。”院办李医生叹气对贺一盟道:“这肯定是不可能的。”

    贺一盟点点头,一旁还有杜姓副院长,关院长因为在外出差,没有到现场。

    “媒体那边已经打过招呼了,手术录像也被封存,我们会走正规司法程序。”李医生每个月总得处理几次这种事情,显得熟门熟路,道:“就是委屈贺医生在家休息几天,等小组确认完毕,就可以来上班了。”

    贺一盟点点头,接受了这个处理。

    “哎,”李医生一笑,道:“忙了这么久了,贺医生好好休息一下!没事!别有心理负担!”

    这一点是贺一盟早就料到的,闻言便对李医生道:“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李医生笑笑,道:“那贺医生要不先走?一会媒体就来了。”

    贺一盟闻言便出了院办,给顾子乔打电话没打通,又联系了郑晓薇。郑晓薇说人去了门诊,贺一盟一想就知道怎么回事,忙往门诊走去。

    而门诊大楼前,顾子乔不知道贺一盟在来的路上,还在和马吉宇说着话。

    “我听说开了五百万。”马吉宇一脸谈着别人事的淡薄,道:“医附院估计连五十万都不想给吧。”

    顾子乔有些愤怒这些携尸要钱的人,这完全不是医院的责任,凭什么问医院要钱?

    “反正最后院方多多少少都会出于人道主义给点……”马吉宇凉凉道。

    顾子乔见马吉宇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便准备回去找他家医生。马吉宇见顾子乔要走,也没拦着,只是笑道:“小少爷有事给我打电话……这波人我也会帮你打听打听的。”

    人家话都这么说了,顾子乔便点头道了声谢,离开了马吉宇。

    十几米外,从院办过来的贺一盟,疑惑地看着刚刚分开的两个人。

    顾子乔谈完话,习惯性的掏手机。看到有贺一盟的未接来电,赶紧回了过去。贺一盟不知道在哪,周围不算安静,只是道:“停车场见吧。”

    顾子乔说了声好,拐到往停车场走去。

    贺一盟挂了电话,又往刚刚马吉宇站得方向看了两眼,这才往停车场走去。

    两人碰面,顾子乔忙问:“院办怎么说?”

    一场危机中官方的态度很重要,如果官方强势,那么贺一盟肯定不会吃亏。

    顾子乔又有些担心杜保全那个不定因素。

    好在贺一盟是真正的宝贝,和顾子乔这种小见习生不同,院方根本不会让他出事。贺一盟道:“在家休息几天,院里面走司法程序。”

    顾子乔松了口气。

    “要不要我来开车?”他问贺一盟。

    贺一盟一笑,道:“好了,你贺哥没那么脆弱……走吧。”

    顾子乔闻言系上了安全带,被贺一盟带回了家。

    一进家门顾子乔却有突然点心虚!贺一盟这几天都在家,那岂不是时时刻刻看着自己?那自己不会做饭的事情不是要露馅?

    他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心想今晚咋办!

    顾子乔不自在的神情果然引起了贺一盟的关注,贺一盟道:“怎么了?”

    “贺哥……要不然我们今天出去吃吧。”顾子乔硬着头皮道。

    没想到贺一盟一口答应下来,道:“好啊,想吃什么?”

    顾子乔长吁一口!心里顿时轻松,道:“去吃牛排吧!有点想吃肉了!”

    贺一盟点头同意,刚刚进家门的两人又往外走。

    两人都以为这件事情没想象的严重,院方能处理得了。然而没想到的事,这件事却越来越严重了。

    早期肺移植功能不全诊断方法需要用支气管经检查排除有无吻合口并发症,观察肺血管造影排除肺动脉或心房吻合口狭窄。必要的时候还要进行开胸活检,可这些都是建立在患者有早期症状的条件下。

    十六床的患者走得太快,进抢救室的时候全部生命体征已经在一个临界点了。贺一盟花了二十分钟也没抢救过来,只能宣告死亡。

    在此之前已经做过解释,导致肺功能不全的原因有很多。对于一个移植患者来说,人体内错综复杂的免疫排斥对于一个外来产物并不是那么容易接受的。

    可偏偏在某些人的误导上,死者家属认定了这一切都是贺一盟的失误。

    恰巧从一开始肺源摘除到运送,再到后来的手术,贺一盟都有参与其中。如果硬要问责的话,贺一盟怎么也逃不了。

    这家属一不做二不休,就将这件事告上了卫生局。

    在医院门口的单纯医闹和投诉上访完全就是两个性质,一纸状书上去,这件事就不是赔钱就能解决的了。

    涉及珍贵肺源,当局不得不重视起来,立刻成立了调查小组。

    而贺一盟的“在家休息几天”,也突然变成了“停职调查”。

    这消息顾子乔还是从马吉宇那里知道的,马吉宇给他打了电话,言语之间有着某种提醒。顾子乔接完电话没几分钟后,贺一盟也接到了医院的电话。

    这时两人刚吃完主食,正在浪漫的西餐厅里准备享用甜点。电话一来,将好不容易营造的轻松氛围一扫而空。

    “我要回院里一趟。”贺一盟语气里带了点少有的沉重。

    顾子乔立刻担心地看他,贺一盟轻声道:“做一个类似笔录的东西吧……你要一起吗?”

    面对邀请,顾子乔当然说要。

    两人饭也没吃完,就往医附院走。幸而贺一盟开了车出来,很快就抵达了目的地。可是到了医院后,顾子乔却被留在了车上。

    “等我。”贺一盟道。

    顾子乔只得点点头。

    贺一盟开了车门往外走,背影带着几分萧瑟。顾子乔捏着手机皱眉,再次给马吉宇打了电话。

    刚刚他和贺一盟在餐厅,自己也没敢像马吉宇多打听。此时贺一盟离开,正好给了顾子乔机会。

    马吉宇很快接了电话,顾子乔将心中的疑问都说了出来,道:“你说事情便复杂了,能复杂到什么程度?”

    “这个说不好,如果家属咬死了事情跟你们有关,贺医生多多少少要受点处分。”

    顾子乔顿时急了:“家属咬死……也就是说家属那边松口就行。”

    马吉宇没想到顾子乔反应这么快,道:“话是这样说……但是小少爷,我总觉得这帮人不是单纯来要钱的。”

    顾子乔突然想起在人群里看见的那个小个子,皱起了眉。

    “不过家属的意愿也很重要,我建议这件事从家属方面入手。”马吉宇总结道。

    顾子乔挂了电话,思考着马吉宇的话。

    家属方面……等等!为什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都没见到死者女儿?

    顾子乔对她印象不错,当即觉得这是个突破口。而马吉宇又说这帮人目的不单纯,一个常年带病的孤儿寡母,能不单纯到哪去?

    一切的变数就是因为那个在外打工的丈夫!

    既然他一直在外打工,又怎么会突然联系上了医闹团伙?又像是有人指导一样高到了卫生局?

    顾子乔突然变得思路清晰了起来,他拿出手机给郑晓薇发了信息,拜托她找到女孩的联系方式。

    郑晓薇反应很快,立刻就打电话给医院相熟的人,要到了院里留的紧急联络人。顾子乔没有犹豫,开了手机的录音功能打了电话过去。而然上天连机会都不给他,第一声就显示了关机的提示音!

    顾子乔想,就是这里了。

    他拔了车钥匙出去,径直往院里面走。有紧急联络人电话,院里面肯定也有这家人的家庭住址!

    既然电话找不到人,他就亲自上门去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