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八十四章死亡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84

    贺一盟坐在对面吃午饭,顾子乔脑子里还是白花花的肉体。

    叽叽喳喳总是找话题的人突然沉默,沉默的贺一盟都忍不住问:“累?下午请假吧。”

    反正这是自己的见习生,见习评分都是自己定,请假也没什么。

    顾子乔闻言立刻摇头,大声道:“不用!”

    贺一盟随他去。

    两人吃了个战斗餐,贺一盟下楼开车,在上班前赶到了医附院。贺医生眉眼间已经不见疲惫,顾子乔精神状态也良好,只有一个郑晓薇哈欠连天泪眼连连。

    “听值班护士说你待了一晚上?”郑晓薇佩服的五体投地道。

    顾子乔笑了一下,道:“嗯……”

    郑晓薇服了,学霸果然是学霸。

    三人一起去了门诊,贺一盟今天的号仍旧爆满。顾子乔坐在位置上,突然就一阵心慌,觉得眼皮直跳。

    他喝了口水,又看对面的贺一盟。贺一盟神色如常给患者开着药,感受到顾子乔的视线,投过疑惑的目光。

    顾子乔赶紧摇头。

    可这眼皮却一直跳,顾子乔安慰自己说昨晚没睡觉的过。等好不容易快下班了,贺一盟突然接了个电话。

    他神色一变,站起来就往外走。顾子乔心里咯噔一声,郑晓薇惊疑不定拿出手机,道:“十六床患者出事了……”

    顾不得收拾东西,顾子乔跟着一起往外跑。郑晓薇庆幸门诊结束,抱着东西也跟了上去。等两人到住院部的时候,十六床的患者已经进了抢救室。

    “早期移植造成的肺功能不全……”叶楚婷在外面白着脸道。

    郑晓薇听闻,身子抖了一下,喃喃道:“家属呢……贺医生进去了?”

    顾子乔听到这几个字,心就沉到了谷底。肺移植早期死亡率最高的就是肺功能不全,且死亡原因十分复杂。供肺不合适、保护不当、手术操作有误都会造成肺功能不全。

    “这症状大多数经常鬼加强支持处理可以恢复,不一定出事……”叶楚婷像是安慰两人,又像是安慰自己道。

    然而这次,上天并没有眷顾他们。

    二十分钟后,贺一盟颓然从抢救室出来,摇了摇头。

    顾子乔嘴唇都是颤抖的,他不敢去问贺一盟怎么办,他六神无主站在那里。他怎么也想不到,他们好不容易进行移植的病人竟然突然死亡?

    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我媳妇儿呢!我媳妇儿人呢!”

    一个咆哮声从走廊尽头传来,顾子乔往声音传来的地方一看,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奔了过来。这男子面生,一旁的护士却小声道:“十六床的家属。”

    顾子乔想起,那个腼腆又内向的女孩低声向他说过:“我爸爸一直在外面打工……我在家陪着妈妈。”

    那中年男子双目胀红,神态暴躁,周围顿时没人敢去。贺一盟站出来,鞠了一躬,道:“抱歉……”

    中年男子恶狠狠推了贺一盟一把,喊道:“我媳妇儿呢!她人呢!”

    那声音撕心裂肺。

    贺一盟被推了一把,惯性向后退了两步。有护士打电话叫保安,顾子乔生怕贺一盟被打,立刻站到了贺一盟面前。

    谁想贺一盟却轻轻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推开他继续对家属道:“很抱歉,您妻子抢救无效……”

    “为什么会抢救无效!”中年男子听不到任何劝说,嘶吼道:“你!都是你们这群黑心医生!我媳妇儿本来好好的……我们花了那么多钱做手术,为什么会出事!”

    院里的保安飞快敢来,一堵人墙挡在了医生与患者之间。男人的嘶吼让不少人都觉得难过,顾子乔甚至不敢想象贺一盟现在的心情。

    花了那么多时间、精力救回来的病人……就这么死了?

    那一瞬间,顾子乔恨不得自己还在做梦。

    可现实就是如此残酷,生活不仅仅是一帆风顺。每当你放松警惕,命运这玩意就给你一记重击。

    贺一盟道:“抱歉……”

    中年男人像是失去理智一样,道:“我不要抱歉!你还我媳妇儿!你把我媳妇儿还给我啊!”

    顾子乔再也忍不住,道:“人已经不在了,你要接受现实。”

    这一句话像是点燃了火药桶一样,中年男人扑上来就要打!幸亏保安们将他死死拦住!他嘴里脏话骂个不停,消磨了顾子乔最后一丝同情。

    “医疗事故!赔钱!你们把人害死了!赔钱!”

    贺一盟深吸一口气,转身离开。

    郑晓薇低声道:“走吧,去看看老板……院里会处理这件事的。”

    顾子乔赶紧往贺一盟的方向追。

    贺一盟进了办公室。

    顾子乔不知道一萌医生生涯到底遇到过多少次这类事件,他的眼里闪过迷茫。上辈子贺一盟从没说过自己有多苦,偶尔谈起还是尽说些好的。

    南城第一刀的贺医生,也没办法保证每个人都能救活啊。

    顾子乔轻轻推门进去。

    办公室内的贺一盟显得很平静,昨晚匆匆让人把电脑等物放回办公室,今早又直接回了家,导致他的个人物品还在办公室里放着。贺一盟收拾着东西,将电脑装进包中,又把书本整理好。

    “贺哥……”顾子乔轻声道。

    贺一盟抬头,道:“嗯?”

    顾子乔沉默。

    他不知道能说什么,一切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

    反倒是贺一盟先说话了。

    “没事。”

    顾子乔突然就委屈上涌,鼻子一酸,红了眼睛。

    贺一盟一愣,然后好笑道:“我都没事……你哭什么?”

    “我没哭!”顾子乔强调道。

    贺一盟点头,道:“好好好。”

    顾子乔就是觉得委屈,替贺一盟委屈。

    贺一盟叹了口气,面色复杂。他看着顾子乔,道:“子乔……”

    贺一盟很少这么正经的叫自己,顾子乔道:“嗯?”

    “其实呢……你记住一点,我们问心无愧就行。”

    贺一盟看着顾子乔,眼里似是沉淀着智慧。他一笑,道:“好了,没什么,回家吧。”

    顾子乔吸了下鼻子,点点头。

    贺一盟收拾好了东西,站起来往外走,顾子乔突然又叫道:“贺哥!”

    贺一盟侧目,下一秒,顾子乔突然上来抱住他!

    这是两人之间的第一个拥抱,顾子乔整个手环住了贺一盟,贺一盟都不用低头就能看见小孩毛茸茸的头发。这怀抱温暖有力,贺一盟犹豫了一下,将手放到了顾子乔的背上。

    没人说什么,两人的心跳似乎在这时合二为一。

    手机铃声响起,贺一盟这才松开了顾子乔。顾子乔见好就收,看着他家贺哥。

    贺一盟接了电话,皱眉,嗯了一声,然后说好。

    “怎么了?”顾子乔担心道。

    贺一盟把他的电脑包给了顾子乔,道:“要去一趟院办。”

    事情上升到院办的程度,那就说明比想象的要麻烦。

    顾子乔忧心忡忡跟着贺一盟出去了。

    贺一盟直接去院办,顾子乔则去找郑晓薇打听最新情况。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死者家属竟然已经在医院门口拉开了横幅!

    顾子乔第一次见到这阵势,脑子里立刻浮出“医闹”两个字!

    “他们家女儿呢?”顾子乔皱眉,觉得那个乖乖巧巧的小姑娘做不出这种事啊!

    “中午就没见了。”郑晓薇第一时间汇集了所有消息,道:“中午的时候说是她爸赶回来了,要先回家一趟,让护士们帮忙找看一下她妈。你知道我们所有做完大手术的病人都有专人照看的,就让她放心回了。”

    “回了之后就一直没见人,下午那会十六床生命体征出现问题,护士第一时间联系老板然而送往抢救室,可惜……”

    郑晓薇目露不忍。

    顾子乔拿郑晓薇手机里的视频看,死者家属没选择住院部大楼,而是人流量最高的门诊大楼。他们在门口拉了黑白横幅,将死者的尸体放在路中央。为首的中年男子跪在尸体旁痛哭,而一边则有人四散着传单。

    “说是记者已经在来的路上了……”郑晓薇叹气:“影响特别不好。”

    医附院差不多是南城最好的医院,这么一闹,影响有大可想而知。

    顾子乔道:“不行……我要去看看。”

    “哎!”郑晓薇连忙叫:“别去啊!小心被打!”

    可顾子乔已经如风一样走了,他如今一刻也闲不下来。门诊大楼门口果然如所预料的一样,堵满了看热闹的人。从事件的反应力上来讲,顾子乔不难看出这是一帮专业医闹。

    他还记得自己因顾宇痛揍的那群人,当即毫不犹豫,拨通了马吉宇的电话。

    马吉宇和这些人之间一定多多少少有着联系!

    “马经理……是我,顾子乔。”

    顾子乔刚开口,突然看到人群中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昨晚机场那个行为可疑的小个子!

    “小少爷?”马吉宇在电话那边问道。

    那小个子走进人群便消失不见,顾子乔想追却无可奈何,只能继续回到了通话中,道:“马经理,你认识南城的医闹团伙吗?”

    马吉宇在电话那头顿了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