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八十二章可疑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82

    兴许是因为无数人的祈祷,大雨渐渐化为濛濛细雨,航班逐渐开始恢复,贺一盟所在的飞机在深黑的夜中率先起飞。

    两个小时后,留下来的顾子乔郑晓薇等人终于坐上原定航班。空姐温和而礼貌的提示着关闭电子设备,顾子乔最后看了眼手机,然后关机。

    “老板肯定还在飞呢……”一旁的郑晓薇见他这动作,小声道。

    顾子乔低声“嗯”了一声,郑晓薇在一边忍不住笑道:“小师弟!感觉你比所有人都紧张?”

    一排三个座位,顾子乔坐靠窗,中间是郑晓薇,走廊则是另一个医生。闻言那医生也笑道:“是啊,小顾这一趟可操了不少心。”

    顾子乔有点不好意思,有一点别扭道:“没有的……”

    大家忍俊不禁。

    飞机缓缓滑动,机组人员检查着行李架。顾子乔靠在椅子上系好安全带,人高马大的身体蜷缩在一个小小的座位上。顾少爷还没坐过经济舱,觉得腿脚都迈不开。

    机舱里的灯缓缓变暗,郑晓薇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眼罩戴在头上。顾子乔看着窗外,想着几个小时前自己身边坐的人还是贺一盟。

    飞机开始加速,越过悠长轨道后猛然上升。气压转变所带来耳膜不适,顾子乔看着窗外雨水打斜,落入人间。

    贺一盟他,一切还顺利吗?

    只分离了几个小时,竟是如此思念。

    穿越云层后雨水便消失不见,云层之上的天竟然隐约带着点幽蓝色的亮光。偶尔飞过某处云雨区,甚至可以看到闪电的咆哮。

    贺一盟身上已经回暖,同行的同事将自己备用的外套给了他,一旁的婴儿在九霄上酣然入睡,面孔天真无邪。

    机组人员开始提示即将降落,贺一盟将最后一口热水喝完,收起了小桌板调整安全带。然后帮着一旁的年轻妈妈整理好桌子,合了起来。

    两只手都在抱孩子的妈妈投去感激的笑,贺一盟也扬起嘴角,露出一个温和的表情。

    这表情在他脸上实数罕见,贺一盟长相本就英俊,多年沉淀又让他整个人充满稳重的气质。这一笑,竟然那年轻妈妈呆了一下。

    年轻妈妈忍不住偷看一旁的贺一盟,而贺一盟则收回视线,看着前方。

    二十分钟后,飞机安全降落在了禄口机场。此时时间已过十二点,距离摘除这颗肺源过去了五个多小时!

    飞机着陆、开机仓,所有人都记得这架飞机上有一颗珍贵的器官,每个人都没有先动,而是给三名医生让出了一条通道。顾不上说谢,贺一盟提着冷藏箱一马当先下飞机,身后的同事紧紧跟上。机场的老弱电瓶车在就在出口候着,三人上了车,电瓶车便火速开动。

    十五分钟!在机场调度等多方配合下,贺一盟三人出机场仅仅用了十五分钟!

    院方的车在机场出口等着,贺一盟一马当先上车。见到熟悉的同事,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感谢夜晚的交通状况,他们一路无堵,飞驰回了医附院。

    医附院中,专业的团队早已等候好,一接到肺源便能马上手术。贺一盟顾不得休息,只喝了口热水便进了消毒室。

    麻醉师确认患者身份,几秒麻醉过后,贺一盟拿起手术刀,缓缓划开了那层肌肤。

    同一时间,九霄之上的顾子乔收到了降落提示。郑晓薇从睡梦中惊醒,摘掉眼罩看了眼时间,喃喃道:“老板应该已经进手术室了吧……”

    二十分钟后,飞机降落。顾子乔等不及飞机彻底停稳便开了手机,连上网络的那一刻无数信息涌了过来。顾子乔打开微信群,看到有医生发表“平安抵达”四个字,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郑晓薇拿了自己的背包,几个医生排队下了飞机,坐摆渡车出机场。

    凌晨两点,夜深人静,这差不多是最后一班抵达的航班。外面的出租车少得可怜,顾子乔和郑晓薇要往医附院的方向走,剩下两个医生则要回家。两拨人不顺路,郑晓薇便先提议让两位医生走。

    顾子乔也同意,等车到来,他们将医生们送上车。顾子乔拿了手机,道:“我叫车吧。”

    郑晓薇点点头,打了个哈欠。南城虽没有贵省温度低,可也是呵气成雾。顾子乔见状,道:“要不然去里面等?”

    郑晓薇坐在机场口拦车的矮柱上,搓了搓手,道:“没事,就在这吧,有人接单没?”

    顾子乔看了眼手机,摇了摇头。

    郑晓薇往远处看,眼睛突然一亮,站了起来道:“来了!”

    顾子乔一看,果然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两人赶紧在停靠点站好,伸手拦车。

    可就在这时,突然后方突然冒出四个人。带头的那个个子不高,眉眼间却很凶。他一把拉开车门就要上车,郑晓薇见状,高声道:“干嘛呢干嘛呢!我们先来的!”

    那带头的面露狠意,道:“滚!这车我们要了!老二,赶紧!”

    叫老二的那个应了一声,顾子乔转头看去。只见两个身材较高的人将剩下一个挤在中间,中间那人一副十分惊恐的样子。见到顾子乔和郑晓薇,张嘴就想说话。

    可老二狠狠拍了下他的背,他顿时闭了嘴。

    顾子乔察觉不对劲,郑晓薇目露怀疑,道:“你们这是干嘛呢?”

    被夹在中间的那人听了这话,终于忍不住喊道:“救我!快救我!”

    郑晓薇吓了一跳,顾子乔条件反射将她往自己身后扯。老二一巴掌再次拍到中间人身上,右边的那个将他的手腕捏在手中!那带头的暗骂一声,从出租车上下来,阴狠看着顾子乔两人,道:“别多管闲事!”

    出租车司机见状不对,竟然拉上车门就跑。顾子乔稍一迟疑,那几个人的目光就看了过来。

    “滚!”小个子道。

    郑晓薇在后面拉着顾子乔,有些发抖。被夹在中间的人突然动了!他狠狠咬了右边的人一口,右边人吃痛立刻放开手。就在这个间隙,他往机场大楼跑去!

    可不知道是不是身体羸弱,他跑了没几步就被老二追上,老二一脚踹把人踹趴下!那人顿时开始剧烈地咳嗽!

    郑晓薇忍不住叫了一声,朗朗乾坤之下这波人竟然公然打人!

    “你们干什么!师姐!报警!”顾子乔厉声道。

    那被打的蜷缩在一起,郑晓薇拿出手机就要报警。余下三人见状不好,互相对视一眼。老二将被打的扶起来,小个子挤出一个笑,像是披着羊皮的大灰狼,道:“误会误会,都是误会,小姑娘,你先把手机放下。”

    出租车停靠点里机场大楼不过百米,虽是深夜,但机场中肯定有值班的工作人员!

    顾子乔正是想到了这点,才有恃无恐起来。

    “你们把话说清楚!”

    顾子乔重生后,一直伪装自己纯良无害,可他眉眼间的凌厉是二十多年上位者生活所带来的。当他认真起来,就算是凶恶的打手也会觉得害怕。

    小个子一看,顿时觉得这人不好惹。

    几乎是瞬间,他就决定了什么,快步走到被打的人身边低声说了句什么。那人面露惊恐,转瞬即逝。

    小个子把人拉到了顾子乔和郑晓薇面前,放开了他的手,对两人道:“哎!实在不好意思,这是我亲戚家孩子。不好好上学要去见什么网友……天天都在打游戏,这不刚把人带回来吗?没想到他一路上都想跑!做家长的都不容易……体谅一下吧。有什么你们问他!”

    顾子乔没想到竟然是这么回事,面色中顿时露出狐疑。郑晓薇在他身后没好气道:“骗鬼呢!小伙子你不要怕!快到我们这边来!”

    “桂军!你自己和他们说……你妈妈天天在家哭成泪人,你对得起她吗?”小个子索性放开手,像是训孩子一样训着身边的人。那人听到这话,脸上顿时一白,露出悔恨。

    叫做桂军的看着两人,道:“不好意思……我哥说的是真的,耽误你们了。”

    顾子乔皱起眉。

    “你们也看见了,”那小个子忍不住笑道:“这真是我表弟,那边的都是我兄弟。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哥哥没少教训他……打人不对,我们以后一定改!”

    那边的老二也附和道:“刚刚不是急了吗!被这小子气死了!”

    郑晓薇听到这里,眼里顿时变得不确定。她迟疑地看向顾子乔,顾子乔示意她稍安勿躁,对着桂军道:“你叫什么?”

    桂军一愣,道:“王桂军。”

    “他呢?”顾子乔指指小个子。

    桂军丝毫不见刚刚求救的状态,干脆道:“我哥,马涛。”

    小个子一听就笑了,作势要掏自己的钱包找身份证,道:“真是自家亲戚!不然能坐飞机吗?这孩子轴得很!刚刚说了两句就想跑。”

    顾子乔直觉这伙人不对劲,但受害者本身已经承认了他们的亲戚身份。顾子乔又问了句:“你不要怕,你是被威胁的吗?”

    时间仿佛禁止,郑晓薇的心提到嗓子眼,手机上的110已经按好就差拨号。而王桂军却老老实实道:“没有,刚刚我哥说我,我气不过想跑,都是一场误会。”

    小个子笑着道:“您看是吧?”

    面对这样的状况,顾子乔也是无可奈何。恰好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小个子道:“两位,要是没什么的话我们就走了?”

    顾子乔心思一动,拿出手机,道:“桂军,留个手机号。”

    众人都没想到顾子乔突然来这一茬,顾子乔冷眼看着这几个人。如果王桂军真的是被强迫威胁的,身上不可能有联络外部的工具!假如他拿不出来,那无论如何也要报警了。

    等警察来了确定这几个人身份,就算自己直觉全错也不亏。

    郑晓薇几乎瞬间就明白了顾子乔得意思,帮腔道:“对啊,留个联系方式吧。”

    王桂军一哆嗦,条件反射看了一旁小个子一眼。小个子神色已经带上了不耐,道:“别人要留你电话,就给他们留啊!”

    王桂军听了这话,缓慢从口袋里掏出了个手机。

    顾子乔眸色一沉,难道自己猜错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