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八十一章起飞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81

    两个位置。

    贺一盟带了七人团队来,减去两个没用的学生也有五个,就算尽可能压缩人数,可团队里的核心三人是不能少的。

    贺一盟当即道:“我们只需要三个位置,能不能商量一下?”

    鹰航人员脸上满是抱歉,道:“实在不行……真的不好意思……”

    顾子乔掏出银行卡,道:“先把那一个商务舱定下来。”

    只要贺一盟能带着肺源回去,那么一切都还有希望!

    鹰航人员立刻给贺一盟办手续,顾子乔脑袋在一边飞速转,道:“如果和机上的乘客商量一下呢?可以吗?”

    鹰航人员面露难色。

    这时,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负责人突然道:“如果你们能找到位置,我们会给你们办理手续。”

    顾子乔眼睛一亮,两人对视一眼。贺一盟在一边等着办理手续,顾子乔则飞快给医生们发信息。五分钟后,贺一盟办理完手续,鹰航负责人亲自带着两人重新进了安检。此时鹰航的飞机已经脱离了航站楼,大家聚集在一层,准备做摆渡车过去。

    大雨瓢泼,顾子乔心中十分焦急。就算搞到了座位,可天气状况不允许的话飞机也没办法飞走啊!

    几个医生都喜忧参半,一路沉默等着摆渡车开到飞机旁。飞机本已经做好了飞行前所有准备,因为贺一盟的到来,又重新开启了入口!

    顾子乔忍不住看贺一盟,直到现在,贺一盟脸上还是沉稳与淡定,他忍不住叫道:“贺哥……”

    贺一盟转过头来。

    顾子乔眼里满满的担心,贺一盟见状,顿了一下道:“没事的。”

    “万一赶不及……”顾子乔喃喃道。

    “赶不及就压缩手术时间。”

    贺一盟声音传来,似是带着某种力量,在这深秋的大雨中给人温暖。一旁的另一个医生闻言,笑道:“对,要相信贺医生。”

    摆渡车外,工作人员正冒着大雨架设人工梯。鹰航的负责人忍不住道:“你们还有多长时间?”

    双肺移植正常手术时间在六个小时,肺源保质期则为十二个小时。从七点四十五将这颗肺源从捐赠者身体摘除开始,便开始了倒计时。

    如今时间已经过去将近两小时……

    顾子乔正在计算着时间,便听贺一盟道:“两个小时,如果飞机两个小时内能起飞,我们就来得及。”

    鹰航负责人看了眼这大雨,忍不住叹了口气。

    机组人员终于做好了准备,其他人没有登机手续,麻醉医生将冷藏箱交给了贺一盟。贺一盟拿着商务舱的机票,一把跨入大雨中!

    顾子乔盯着那磅礴大雨中的背影不眨眼,见他火速跑了上去,一旁郑晓薇喃喃道:“他能成功吗……”

    当天时地利人和全都没有的时候,他能成功吗?

    顾子乔忍不住开始担心。

    飞机上。

    因大雨而延误行程的旅客们早已不耐,封闭的机舱内也显得有些闷热。飞机打开舱门的一步步举动又让旅客们纷纷侧眼起来,当贺一盟提着冷藏箱在机组人员照看下登上飞机时,等待的旅客们顿时爆发。

    “我们延误这么久就是为了等人?!这到底是什么人!”

    点燃雷火只需要一根引线,这出头鸟不满声音之后,所有人都变得愤慨了起来。

    “就是!有没有公德了!”

    “你们看看延误多久了!”

    “录视频录视频!网上曝光!”

    机组人员一下慌了神,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贺一盟身上。因刚刚的暴雨贺一盟整个身子都湿透了,头发上还不停的低落着水珠。他的脸色苍白,嘴唇上没有一丝血色,显然是冻得不轻。

    唯有那提着蓝色冷藏箱的手刚劲有力,稳稳拿着肺源。

    “请各位乘客冷静!请大家冷静!”

    机长试图用机上广播稳定大家情绪,可点燃的大火怎么那么容易被扑灭?当即就有人歇斯底里起来。贺一盟尚未来得及入座,就不得不面对几百个客人。

    机舱里乱成一团,所有人吵吵嚷嚷。机长焦头烂额,贺一盟突然轻声道:“我来吧。”

    机长一愣,然后将话筒交给贺一盟。

    “我叫贺一盟,很抱歉耽误了大家的行程。”

    贺一盟开口,飞机上的乘客因为听到这陌生的声音,一时静了下来。

    “我就职于南城医科大附属医院,是胸外科的一名医生。就在几个小时前,我们接到贵省第一医院通知,这里有一位患者将进行器官捐献。”

    大家神态各异,但都静了下来。那些低头玩自己电子产品的客人们也抬起了头,看着贺一盟。

    贺一盟又道:“我和同事的原定航班因大雨导致前列航班仍没有降落,经过多方协调,鹰航的工作人员同意为我们开绿色通道,让我和我的同事将这来之不易的供体带回南城医附院。在那里,有一个肺部纤维化多年的患者正在等待移植。”

    “可现在飞机上只有一个空位,我们七人团队需要最少三人和供体一起回到南城,完成这场手术。”

    “器官能使用的时间有限,只有飞机在两个小时内起飞,我们才有可能完成这场手术。尽管有着众多的不确定性,可是我仍要在这里请求大家,有没有肯坐下一趟航班回南城,我们将报销所有的费用。”

    摆渡车上。

    麻醉科医生一会打开手机,一会关上,整个人焦虑的差点转圈。他看看外面的大雨,又低头看手机,忍不住道:“只要两个座位就够了……已经联系好了院里……降落要到晚上了,机场高速畅通,来得及来得及。”

    他像管家婆一样叨叨个不停,郑晓薇唉声叹气,顾子乔抿着唇,看着窗外。

    尽管实际上,那被大雨一层一层洗刷着的玻璃窗上,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

    飞机上,贺一盟看着机舱里的乘客。他的手心冒汗,就算他自己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让出座位。

    退一步讲,就算有人让出了座位,能不能按时起飞,他也不知道。

    一切都是未知。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缓缓站了起来,对着贺一盟道:“贺医生,我在您的科室看过病。当时没挂上您的号,是孟医生给我做的手术。我的位置让出来,快让你的同事上来吧。”

    有了第一个,就有了第二个。只戴了一只耳机衣着时尚的大学生站了起来,道:“还有我这里。”

    拿着公文包的商务人士、领着孩子的妈妈、衣着朴素的中年人,一个接一个,都站了起来。

    沉稳如贺一盟,突然也感觉到了眼眶的湿润。

    他对着这一个个陌生的人,深深鞠了一躬。

    摆渡车上,鹰航负责人的手机突然滴滴响了两声。他看了眼信息,眼睛一亮,道:“有座位了!很充裕!你们谁要上!”

    紧绷的气氛终于被打破,郑晓薇忍不住发出欢呼,道:“太好了!崔医生王医生你们赶紧上!”

    这两位都是贺一盟团队二把手,两人听后赶紧准备上飞机。鹰航负责人手忙脚乱拿出一把伞,道:“赶紧上去吧,刚刚贺医生走得急,都忘了给他。”

    顾子乔在车内,捏紧的手终于缓缓松开。

    五分钟内,两名献出了座位的人纷纷和医生进行了交换。机组人员当场审核证件,重新补上了两位的飞机票。其实大家给的座位完全可以让七个人都上去,可贺一盟还是如同承诺的那样,只要了两个。

    年迈的老奶奶重新坐了回去,不赶时间的中年游客和他的妻子下了飞机。摆渡车上剩下的人见了他们,纷纷一阵道谢。

    那中年游客却不好意思了,笑着道:“那什么,咱也参与一次拯救生命的大事!”

    大家忍不住笑,司机缓缓发动摆渡车准备回航站楼。工作人员关闭机舱,贺一盟终于坐在了位置上。他身旁抱着婴儿的年轻妈妈递给了他一包婴儿卫生纸,小声道:“赶紧擦擦吧,都淋湿了。”

    贺一盟接过,他看着瞪着圆溜溜眼睛的婴儿,眼里露出柔意,感激道:“太谢谢了。”

    年轻妈妈笑了笑,没有说话。空姐拿来了毯子,询问贺一盟要不要去换衣服。

    贺一盟小心翼翼脱了外套,里面的衣服仍是干的。他怕寒意惊住婴儿,将潮湿的衣服赶紧收好,又披上了毯子,这才感觉到一丝放松。

    现在,只求天公作美。

    摆渡车晃晃悠悠,运着几人回了航站楼。四处都是暴雨,医生们将唯一的雨伞让给了爱心乘客。

    好心的夫妇当然是推拒一番,医生们则冒雨跑向了航站楼。短短几步的路程,足以让人感觉到寒意。

    丈夫将伞还给了工作人员,看着外面的大雨,忍不住道:“这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

    大家都没说话,顾子乔和郑晓薇领着两位去补航班。其余医生凑在一起,等候着尚未降落的前列航班。

    雨一点一点下,郑晓薇叽叽喳喳,和这对夫妇聊了不少。他们两人都是南城人,休年假出来旅游。去看了贵省的黄果树,又去荔波大小七孔逛了逛。郑晓薇以前也来过这里,大家顿时有了共同话题。

    “你们做医生的不容易吧?”丈夫感慨道:“我家孩子当时也准备去学医,我和她妈硬是没让……太辛苦了。”

    郑晓薇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道:“没办法呀,不过想想还是挺值。”

    大家忍不住笑,妻子道:“你们俩看着年龄都不大吧?”

    郑晓薇嘿嘿嘿,道:“其实我们还在上学,这次跟着老师出来帮忙的。”

    妻子顿时露出诧异的目光,然后道:“都是好孩子啊……也不知道这飞机什么时候能飞。”

    就在这时,顾子乔的手机突然响了两声。

    他低头一看,一条来自贺一盟的微信。

    :塔台确认可以起飞了,南城见。

    整整一晚上,顾子乔终于露出了第一个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