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八十章延误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80

    大巴将一群医生送到机场花了半个小时,南城飞到贵省需要两个半小时,等抵达贵省第一医院,已经是四个小时后了。

    顾子乔第一次到贵省,耳边满是云贵川特有的方言。他两眼一抹黑,根本听不懂这些人在讲什么。

    时间将近六点,天色灰暗,濛濛细雨。贵省这两年大搞城市建设,道路两旁都是施工。一会修地铁一会盖高楼,连医院门口都在修路堵了大门。

    一行七人丝毫没有休息,贺一盟带头与第一医院的医生进行沟通。

    顾子乔咋和郑晓薇跟着志愿者去看了病人家属,监护室中,车祸病人身上插满管子,仅靠仪器维持着生命功能。

    “已经确认了脑死亡……和家属做了几天工作……”志愿者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孩,身材小巧,身上穿着协会的衣服。

    带他们来的是麻醉科的一个医生,闻言道:“家属呢?”

    志愿者叹了口气,说:“家里的老人死活不同意,是他的妻子和儿子拍板的。”

    正说着,顾子乔见一个穿得干干净净的女人走了过来。

    志愿者小声道:“来了。”

    三个人赶紧转身看去,那女人身材高挑,眼角微红,脸上带着一丝已经接受事实的平静。

    志愿者赶紧道:“王姐,这是南城医附院的三个医生。”

    麻醉科医生赶集上前去和家属握手,正色道:“谢谢您!”

    顾子乔只知道移植不易,供体艰难,但他从没有真正了解过这方面的数据。而郑晓薇不同,她的毕业论文研究的是该领域,基础的资料刻在了大脑里。见到这位家属,她的眼里带着敬佩与感谢。

    家属和医生握手,她隔着玻璃看着监护室里的丈夫。志愿者在一边小声介绍道:“被捐者是一名四十多岁的女性,患有肺部纤维化……”

    王姐点点头,她挤出一丝笑,道:“挺好……做点捐献,这一辈子算是没白来。”

    气氛空前沉重,王姐又道:“我能单独和他呆一会吗?”

    志愿者赶紧说好,领着三人往外走。路上,她小声道:“患者的双眼角膜、双肺、一部分肾脏都捐出去了……能救四个人。”

    麻醉科医生感慨道:“你们这行辛苦,看你年纪不大不吧?”

    志愿者一笑,道:“我毕业两年了,上学时期就一直做志愿者……辛苦倒不辛苦,就是得对着痛失亲人的家属说,把尸体捐出去吧……有时候我想想,也挺残忍的。”

    国人讲究入土为安,讲究要留个全尸。器官捐献工作难做,可不得不做。这工作,也是救人命的。

    几个人到了综合会议室,贺一盟和贵省第一医院的接洽工作已经做完。而申请的民航绿色通道也被打开,只要成功摘除患者器官放入冷藏箱,这场关于生命的接力就能完成。

    七点,医科大来的十个医生与第一医院的负责人一起,拜访了捐献患者家属。

    志愿者口中一直不同意儿子器官捐献的患者父母也来了,丈夫搀扶着妻子,妻子头发花白,哭得整个人都站不直。他们的孙在则在另一边扶着奶奶,看向父亲的眼神里带着悲痛。

    被称为“王姐”的妻子终于流下了眼泪,对婆婆道:“妈!勇哥会在别人身上活下去的。”

    这一句话,让在场的家属嚎啕大哭。

    接着,在家属的同意下,护士进行了拔管。监控仪上面的数据在短短一两分钟内便趋于一条平稳的直线,这位伟大的捐赠者正式宣告死亡。

    护士推着轮床出来,第一医院负责人道:“请所有医护人员向捐赠者默哀一分钟。”

    全体医生深深鞠躬,负责人的声音传来:“这位捐赠者将捐出他的角膜、双肺以及肾部。”

    在深深地鞠躬中,顾子乔感到,这是一件庄严而肃穆的事情。他恍惚地想,自己死亡的时候也是这样吗?贺一盟也对着自己的遗体深深鞠躬吗?

    一分钟过得飞快,默哀完成,患者正式被推入手术室。

    一直坚强的王姐终于在手术室大门关闭的那一刻嚎啕大哭起来,哭声砸在每个医护人员的心里,都感到了自己身上如泰山重的责任。

    贺一盟看着大家,说:“开始吧。”

    从现在开始,他们将与死神赛跑,完成一场关于生命的比赛。

    按照协议,李勇捐出四个部位,其中角膜可保存时间较长,其余两处保存时间有限。所有的时间精准到了分,每个医生配合完美,而顾子乔和郑晓薇则在一边做辅助性帮忙。他们用设备记录这场战役,以用来之后的备案。

    七点五十五,比预计时间提前十五分钟,贺一盟完成了这场双肺移植手术的第一部:摘除。

    被摘除的肺部快速放进了专业冷藏箱中,医生们开始清理术后。而另一医院的医生早在外面等候,他们会第一时间摘除捐献者剩余部位,将器官运送到别的地方。

    八点十分,只用了短短十五分钟,医附院所有人携带冷藏箱坐到了大巴中。警车的笛声在雨夜响起,那蓝红色的闪光惊心动魄。雨越下越大,所有人心中都带着焦虑。

    贺一盟拿着冷藏箱,坐在原有位置上闭目养神。等肺源送回了医附院,他又要第一时间进行移植手术。

    警车开道,众人只花了二十七分钟便赶到了机场。民航专用绿色通道开启,大家火速安检进入了候机室。明亮的机场与夜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雨水打在玻璃上,每个人的心都悬着。

    机场的电子告示牌上,一波一波的航班显示着延误。院方预定的本来是九点二十的飞机,可如今能否起飞却成了问题。

    随着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原定登机时间终于到来!可电子屏幕上无情的显示着“延误”两个字。众人顿时开始低声讨论,所有人脸上都透露着焦急。麻醉医生忍不住跑去询问,也有人开始寻找别的运输方式。唯有贺一盟面色平平,手上拎着箱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子乔和郑晓薇给大家泡了泡面,大家却都没有吃得心情。顾子乔将泡面端到了贺一盟面前,道:“红烧牛肉的,贺哥,先吃一点吧?”

    贺一盟吃泡面,只爱吃红烧牛肉的。

    顾子乔知道,贺医生身上的压力一点也不比别人少。贺一盟将装有珍贵肺源的箱子放在一边,拿起泡面大口吃了起来。

    就在这时,麻醉科医生气喘吁吁跑回来,脸上满是懊恼,道:“说是一两个小时内飞不了,前列航班还没降落!”

    这消息无疑是给所有医生一道重击!贺一盟面吃了两口,站起来道:“你们看着东西,我去问问。”

    立刻有医生拿过冷藏箱,贺一盟拿出电话跟航空公司联系,顾子乔连忙跟上。

    进了安检,能联系上的只有登机口前的航空人员。刚刚麻醉医生问过,他们也知道这群医生要是器官移植的。可前列航空降落不了这是塔台根据天气情况所做出的要求,没有任何人有办法。贺一盟没往登机口走,直接往安检外走,一边走一边打电话。

    顾子乔只在一边听着他嗯嗯几声,说着情况。两人在众多人诧异的目光下出了安检,在保安引导下找到机场办公室。期间贺一盟一直打电话沟通,机场人员也很客气,努力做着沟通。

    办公室里的负责人道:“贺医生,我们确实给你们开了绿色通道。特事特办,这是救人命的事,我们也不敢马虎。可现在这个天气……真的飞不了。”

    此时距离器官摘除已经过去将近两个小时,半个小时内再不能起飞,这得之不易的肺源就只能作废!

    贺一盟道:“那其他航班呢?有没有能飞的?”

    负责人略一犹豫,让手下的人去查航班状态。过了一会,底下的人道:“有一班九点四十,现在也是延误状态。不过这架飞机已经待命,只要天气状态达标立刻能飞。”

    顾子乔眼睛一亮,下一秒又听道:“鹰航的……你们要去跟鹰航沟通。”

    贺一盟听完,说了声谢,立刻转身就走。顾子乔跟上,两人到了鹰航的服务站说明情况,管理人员却面露难色:“我们是有一架飞机……但是这架飞机已经全员登机完毕在待命了,不可能重新开启登机口。”

    贺一盟再一次费劲的解释道:“能不能通融一下?人命关天。”

    管理人员面露不忍,打了电话给鹰航的负责人。又是漫长的等待,顾子乔现在恨不得自己有一架直升飞机!

    鹰航内部讨论、开会,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两人的手机提示音都嗡嗡响个不停,是已经在登机口的医生们焦急询问状态。

    贺一盟没空回,顾子乔将事情情况在群里告知。终于,十分钟后鹰航负责人出来,道:“我们是可以为了你重新开启登机口,但是这趟航班售空,只剩下一个商务舱位置……就算你们上去,也只能一个人回去啊。”

    手术,永远不是一个人都就能完成的。贺一盟这次出来带的团队,里面有人是在手术中无可替代的。

    鹰航的负责人看着两人,道:“你们看,现在怎么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