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七十九章出差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79

    和人虚与委蛇一晚上,顾子乔带了点疲惫。

    他心想自己莫非是老了?以前也总应酬,但也没这么明显的烦躁感。

    习惯果然是件很可怕的事情,短短几个月,他已经习惯做个乖学生,老老实实勤勤恳恳跟着贺一盟的步伐,远离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想到贺一盟,他的心又柔软了一些。

    也不知道贺医生睡了没睡。

    贺一盟没睡。

    从小孩住进他家开始,他的作息就有些不正常。本来没早的晨跑被各种各样的事情耽误下来,仔细一想他竟然很久没运动了。

    贺一盟看着空荡荡的家,换了一套运动服在小区里面夜跑。

    小区面积够大,跑一圈下来十五分钟。贺一盟跑了两圈,出了一身汗,湿哒哒黏在衣服上。热量驱走寒意,让他整个人变得有温度起来。

    黑夜中的跑步让他放松着思维,脑里再没有那些一团乱麻的东西。可但他结束了夜跑,站在自家楼下往上看的时候,又忍不住想起了借住在自家的小孩。

    joe离世后,他原打算确定一件事后,就不再和顾家人接触的。

    小孩的到来是个意外,他一念之差接受了这个意外,事情便开始变得不可控。

    想到此处,贺一盟忍不住长叹一口。

    他的眼里带着些迷茫,抬头看着自家隔壁黑着的屋子。自从joe离开后,那间房子便再也没有主人入住。

    他心想自己和joe认识只有五六年,却也是漫长人生中相识最久的朋友了。他少年时代总是在奔波,甚至没有一个维持很长联系的同学。等逐渐安定下来又忙于学业,在国外那几年,有志同道合的伙伴,却没有问你温暖的朋友。

    joe便是在那时闯入自己人生的。

    贺一盟知道,那是自己这一辈子最珍重的人了。

    他应该照顾他的弟弟,为他找到死亡的真相。不为别的,只为了那人九泉之下能够瞑目。

    这样想着,那些杂七杂八的心思便渐渐远离。他呼出一口气,心想等这周见习结束,就让小孩搬回学校吧。

    “贺哥?”

    正当这么想着,贺一盟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他回头一看,正是匆匆赶回家的顾子乔。

    顾子乔见贺一盟身上只是运动单衣,吓了一跳,道:“贺哥你不冷吗?”

    贺一盟身上还有汗,冷风一吹有些冷。不过冷一冷也好,有助于脑子思考。

    他刚准备说话,却发现顾子乔突然一把握住他的手,道:“贺哥你手都凉了,快快快上楼!”

    顾子乔的手估计是一直插在口袋,像个小暖炉一样火热。贺一盟被这热度烫了一下,一惊之下条件反射将手一把抽回。他的动作有些大,给人一种逃避什么的错觉。

    贺一盟不经心脏加速,在昏暗的路灯下小心打量顾子乔。他不知道顾子乔心中也有鬼,正在努力做着若无其事的样子。

    刚刚抓住贺一盟的手了!

    牵手了!

    世纪性的突破!

    牵手造成的激动之情让顾子乔忽略了贺一盟逃避的动作,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进屋之后贺一盟便去洗澡了。顾子乔则是蹑手蹑脚走到了贺一盟门口,侧耳听着里面的水流声,样子像个变态。

    变态顾心里开花,甜的不得了。等贺一盟从浴室出来,他已经准备好了温热的水和爽口的水果。

    平日里他也是这样照顾贺一盟的,可今天贺一盟心境变了,就觉得有些不自在。

    顾子乔没察觉出来,他一个童子鸡两辈子只暗恋过,偷偷摸了把小手都心花怒放,只想着哪天能偷偷亲个小嘴。

    这么一想,顾子乔表情不由得猥琐。贺一盟看见,只觉得几分怪异。

    顾子乔今天心虚,也忘了问贺一盟为什么躲着自己的事情了。两人吃完水果便各自回了房,贺一盟拿电脑写论文,顾子乔则看看书准备下个礼拜的考试。

    一晃时间到了第二天早上。

    贺一盟这天早上倒没有逃,他起了床,发现顾子乔已经起来了。

    早走不成,他只能坐下装模作样和小孩公用早餐。这一顿饭吃得别扭,贺一盟只低头看吃的,全程与顾子乔毫无交流。顾子乔这边也觉得奇怪,忍不住道:“贺哥?不合胃口吗?”

    “不。”贺一盟言简意赅道。

    顾子乔没明白这是“不合胃口”的不还是“不是”的不。

    贺一盟似乎也发现自己说话有歧义,道:“很好吃。”

    今早是牛奶煮的麦片,配合两个香软小面包和煎蛋。顾子乔如今煎鸡蛋非常得心应手,虽然还没达到溏心成就,但已经不会焦糊了。

    听贺一盟这么说,顾子乔沉默一下,又道:“感觉贺哥有些不爱吃……对了,贺哥昨天下午是有事吗?”

    贺一盟昨天为了躲人,主动去了别的科室联合会诊。闻言有些心虚,道:“嗯,这几天都比较忙。”

    顾子乔听后有些无奈,他也不知道贺一盟真忙假忙。好在这几日他要与马吉宇接触,贺一盟不在也好。

    吃完饭两人便去了医院,师奕辰奶奶在监护两周后已经符合出院标准。尽管师奕辰是朵白莲,但他奶奶其实人不错,在清醒之后还跟郝欣道过歉。师家母子在被郑少威羞辱后就没有出现在医院过,而师奶奶的看护也换了个人。

    据说是小女儿,性格估计随了妈,脾气和善,看到贺一盟还连连道谢。

    医院就是这样,有人进来有人离开,有高高兴兴出院的也有永远也出不去的。好在纵观整个见习生涯,顾子乔所见到的大多都是带给人喜悦的事情。

    查完房后便到了整理病程的时间,本来贺一盟这段时间是应该在办公室的,可他接了个电话后匆匆走了。五分钟后,郑晓薇从八卦群里获得了个消息,叫道:“小师弟!今天有眼福了!”

    顾子乔疑惑道:“怎么?”

    “老板的病人排到了一个肺源!可以进行移植手术了!”

    顾子乔瞪大眼睛,问:“哪个病人?”

    “就那个肺纤维的。”

    顾子乔一下就想起了这个病人,他第一次在医院值夜班的时候,临近早晨遇到了个急性心衰的患者。在贺一盟的指挥下,他帮着患者做了抢救措施。

    他尚且记得这人有个腼腆内向的女儿,当时被吓昏了头,第二天却偷偷给将一筐子家里的土鸡蛋送到贺一盟办公室门口。

    “是十六床吧?”顾子乔带着点欣慰和祝福道:“什么时候供体能来?”

    郑晓薇道:“肺部可用时间只有十二个小时……那边还没判定脑死亡,老板应该会带着团队往那边赶。”

    这是一言不合就要出差啊。

    顾子乔正想着呢,就见贺一盟突然推门而入,手上还拿着手机不停回复什么消息。他抬头看了两人一眼,快速道:“你们俩身份证在身上不?和我走。”

    郑晓薇当即瞪大眼睛,道:“老板要带我们去?”

    “机票自理,”贺一盟一边迅速收拾东西,一边道:“去不去?”

    “去啊去啊!”郑晓薇亮着眼睛一口答应下来,国内肺移植手术一年不过一两百例,能旁观一场那可是能写进毕业论文的事情啊!

    顾子乔也迅速反应过来,道:“我们现在自己买机票?去哪?”

    贺一盟道:“不用,跟我走。”

    两人对视一眼,顾子乔没什么好拿的,郑晓薇迅速给她爹发了个信息。十分钟后,两人跟着贺一盟到了医附院门口集合。

    供体在贵省第一医院,是为车祸造成的脑损伤患者,器官各个数据十分适合。有专门负责器官捐献的工作人员做通家属的工作,签了捐献协议书。

    现在病人正在用仪器维持着生命体征,贺一盟的团队必须第一时间赶过去,并在六个小时内完成摘除、运送等环节。肺源有效期只有十二个小时,除去手术五六个小时之外。过程中一旦超过六个小时,这个来之不易的肺源便会作废。

    医附院出了七人的专业团队,由贺一盟暂时担任组长,联合麻醉、超声等多科医生,第一时间赶往贵省第一医院。

    医院专门派了小巴车带大家去机场,顾子乔看了一圈,发现只有自己和郑晓薇是学生。

    好在郑晓薇从小混迹医院,这些科室医生又经常一起联合手术,她也嘻嘻哈哈的和叔叔伯伯打招呼。有了他在从中调解,两个学生的出现倒不显得突兀。

    贺一盟在大巴最后一排坐着,他拿了电脑,脑里里有远程传输过来的病人数据。他低头看着,露出了线条分明的脖颈。

    顾子乔则悄声坐在他旁边,陪伴着他的医生。

    想念少威哥哥,少威哥哥我们十万字后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