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七十七章躲闪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77

    陈娇婷遇到贺一盟并非纯粹的巧合,贺一盟每月一次去疗养院协助大家检查身体,这次就恰好遇到了陈娇婷。

    两人见面,得知陈娇婷是自己过来的,贺一盟当然表示要将其送回家。

    陈娇婷知道两人离得近,便没有客气,一路上和贺一盟说说笑笑,讲的基本都是顾子乔。快到的时候,陈娇婷又邀请贺一盟上楼坐坐。

    贺一盟鬼使神差答应了。

    惯性客气一下的陈娇婷也有点愣,赶紧想家里有什么可以招待的。

    蹭去别人家的贺一盟明显有些不自在,顾子乔赶紧先给他倒了水,道:“贺哥,先喝点水。”

    陈娇婷从厨房出来道:“贺医生稍等,我这就去给咱们炒两个菜。”

    贺一盟脸上的别扭又加深几分,忙站起来道:“不用麻烦了!”

    陈娇婷却一笑,道:“你不吃我自己也要吃呀!”

    顾子乔赶紧道:“就是,贺哥快坐!”不管怎么样,先把贺一盟留下来再说!

    贺一盟只好又坐下。

    陈娇婷在厨房忙午饭,顾子乔未免贺一盟尴尬,抓紧时间找贺一盟聊天。两人每日共处,接触的也无非都是那些事。顾子乔却仿佛说不完一样,将郑晓薇透露给自己的八卦又都转手到了贺一盟处。

    “……听说因为这件事,工地上工人大罢工,有人还找来了媒体采访。工地迫于压力给了一部分钱,剩下的还要多方认责后才给。”顾子乔说着出了工伤的患者最新情况。

    贺一盟没怎么听进去,他的眼里全是顾子乔一张一合的嘴唇。那嘴唇红润,偶尔抿着一笑,偶尔又不情愿一样的撅起,总之很有看头。

    “贺哥?”

    贺一盟猛然回神,成熟稳重的医生心里也像日了狗。

    自己到底中了什么毒!

    贺一盟第一反应就是想跑,谁想刚刚站起身子陈娇婷便端着菜从厨房出来,招呼道:“贺医生饿了吧?赶紧来吃!”

    香味从厨房飘散出来,贺一盟肚子发出“咕叽”一声。

    贺一盟:“……”

    顾子乔觉得今天的贺哥有些奇怪,总是跑神不说还行为诡异。刚刚贺一盟突然站起来,吓了自己一大跳。

    陈娇婷当真是救星,顾子乔帮着盛饭端菜,他本来已经吃过一顿,却为了贺一盟坐下来又吃一顿。

    时间仓促,陈娇婷只做了几道家常菜。不过大厨必定是大厨,家常菜也十分美味。贺一盟填饱了肚子,站起来就要去帮忙洗碗,又被陈娇婷拦下了。

    “贺医生的手可是做大事的!怎么能洗碗呢!放着我来。”

    贺一盟被陈娇婷的热情搞得有些微赧,顾子乔见状,道:“贺哥,你快坐着吧。”

    两人都这么劝,贺一盟又坐了下来。

    顾子乔拿了水果,贺一盟觉得自己到了这里全程都在吃吃吃,正这么想着便听顾子乔偷偷道:“贺哥下周想吃啥?我去买菜。”买了菜还要偷偷处理点外卖,好难。

    贺一盟忍不住一笑。

    顾子乔却被这个笑容惊呆了,贺一盟不常笑,每每笑起来都特别苏!

    贺一盟却很快收敛了这个笑,等陈娇婷出来,他又说了些关于陈立国的身体检查情况和保养方案,便准备离开了。

    顾子乔想着晚上就去贺一盟家了,也没多留贺一盟。半个下午他都在斯巴达的状态,四五点早早收拾了东西去超市买了一堆菜,然后便回了贺一盟的家。

    贺一盟不在家,玄关上放了张留言纸条。顾子乔有些失落,看到纸条又有些高兴。

    一萌是想着自己的!临走还给自己留言!

    十分珍重的将贺一盟的纸条保存好,顾子乔开始打扫卫生。一回生二回熟,如今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顾少爷已经干得井井有条,让人挑不出毛病。

    贺一盟晚上七点多才回得家,手上还拎着吃的。顾子乔见状瞪大眼睛,贺一盟有些不自在道:“我吃过了,给你打包了回来。”

    说完,他将东西往餐桌上一放,匆匆回了房。

    顾子乔看着打包的晚餐不知所措,眼里闪过迷茫。回房的贺一盟却觉得心脏直跳,忍不住的心烦意乱。

    下午他出去,就是为了避开顾子乔。

    他发现昨晚过后,自己的身体里似乎发生了某种奇特的化学反应。他看着顾子乔,总忍不住想一些有的没的。贺一盟暗自检讨,觉得肯定是自己憋得太久,便有了奇奇怪怪的念头。

    他呼出一口气,有点想和小孩保持接触。

    敏感如顾子乔,第二天早上就发现了贺一盟的异常。

    他一大早起来,家里已经没人了。桌上留了早餐,早餐旁则是纸条。纸条上贺一盟言简意赅,只说自己有事先走一步。顾子乔满脸困惑,急着走还买早餐?还留纸条?

    等他到了医院向护士郝欣一打听,医院里根本没什么事!而贺一盟她却没注意,好像是进了办公室。

    到了查房的时候,贺一盟压着点过来。全程和顾子乔毫无眼神接触,连带着顾子乔身边的郑晓薇也不看一眼。郑晓薇偷偷戳顾子乔,小声道:“小师弟!这是咋了!怎么感觉老板怪怪的!”

    顾子乔也不知道……

    但总不能好好的,贺一盟就开始躲他吧?自己也没做什么啊?

    他皱眉苦思冥想一早上也没想通,准备找机会试探一下贺一盟。

    可贺医生像是下定决心一般躲着他,刚一到中午就不见了人影!郑晓薇瞠目结舌,问顾子乔:“你们俩真的没咋?”

    顾子乔欲哭无泪,举着双手道:“我保证怎么也没怎么!”

    郑晓薇摸着下巴百思不得其解。

    贺一盟玩消失,整个下午索性不见人影,独留顾子乔一直脑补。而很快,顾子乔也没了思考的时间。杜保全突然发来信息,说晚上约了马经理一起吃饭。

    这下就算顾子乔再想找贺一盟问清楚,也不得不先去见马经理。到了下班的时候他给医生发了信息说不回去吃饭,隔了好一会才收到了个好。

    他只好自己先下班,走到医院门口正准备打车的时候一辆黑色轿车在他面前停了下来。

    车窗打开,杜保全的脸露了出来:“小少爷,一起过去吧?”

    车已经在他面前停下了,顾子乔便没有拒绝。他沉默的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前排杜保全一笑,没有再说话。

    两人说得上是沉默的到了吃饭的地方,杜保全领着顾子乔下了车,进包间便看到了马吉宇。

    入眼的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干瘦,脸上带着职业性的笑。马吉宇只不过是市场部的片区经理,勉勉强强算是个公司中层。顾子乔上辈子和这人没太大接触,对他也没什么印象。

    马吉宇从最初的业务员混到现在有十几年,只在公司年会上见过领导层,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却是没有的。

    虽然眼前的年轻人都算不上是管理层,可作为公司内部员工,马吉宇是知道股份转交的事情的。就算这人不是领导层,也算是个小股东啊!想到此处,一辈子都想着怎么往上爬的马吉宇脸部抽搐了几下。

    “小少爷?第一次见面!您好您好!”

    马吉宇满脸堆笑,上来就要握手。顾子乔随意的握住,道:“你好。”

    杜保全在一边道:“我们都坐下来吧。”

    马吉宇赶紧道:“对对对!看我这脑子……小少爷坐,服务生!上菜!”

    桌上其实已经摆了四五道凉菜,中间还放了瓶茅台。可以看出马吉宇挺重视这次会面,顾子乔略一思索便想通了其中的原因。

    顾氏医药一年两次提升的机会,一次六月年终,一次十二月年末。而且顾氏提倡新鲜血液,如果你到了某种年龄还徘徊在某个位置升不上去,那么你可能就永远没有晋升机会了。

    马吉宇的态度过于谄媚了,顾子乔猜他应该卡在了这个关键的点上。以至于病急乱投医,看到谁都忍不住讨好一番。

    事实上,顾子乔猜得全对。

    马吉宇今年是关键的一年,他对此早有安排。要是按照原计划,他想要晋升完全没问题。毕竟他的片区里有南城的扛把子医院,他的业绩在同级里也是可圈可点的。

    可上天给他开了个大玩笑,顾氏的大少爷死在了他手里的王牌医院中。

    虽然他不过是个推销的,和医疗完全没有关系,可这件事还是被对手利用牵扯到了他。上个月他去打探消息被闭门不见,马吉宇整整一个晚上没睡着觉。

    他四十三了,儿子九月刚上大学。这两年留学炒得火热,可本科四年压力实在太大了。他家里还有个小女儿要养,没办法满足孩子出国的愿望。只能计划着等儿子本科毕业送他去欧洲留学两年,孩子自己也争气,第一学期就过了英语四级。马吉宇想,怎么也得把孩子送出去。

    他在前方赚钱,老婆为他照顾整个家。四个长辈,两个孩子,所有的重担都在他身上。

    养一个家,是需要钱的。

    马吉宇知道,这次如果升不上去。他很快就会被调离这个油水极大的片区,要分到了哪个穷乡僻壤的小医院,一年的产品需求量估计还没有医附院一个月多。他不敢赌,他必须上去!

    就在他焦头烂额的时候,老朋友突然联系他,说顾家的小少爷想要和他吃饭。

    对马吉宇而言,这就是最后一根稻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