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七十五章萌动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75

    没有人会把收受贿赂这种事放在嘴上,尽管两人都心知肚明,但顾子乔需要的是实际证据。

    银行转账、实事录音、所收的物品等等等等,只有将这些拿在手上,才能称作是拿到证据。杜保全当然不会向顾子乔展示这些,顾子乔只有和杜保全建立更深层的“友谊”,才能加入这些团体事件。

    这么想着,他便道:“我在医附院见习也快结束了,杜医生这两天什么时候有空,约马经理一起出来吃饭吧。”

    杜保全听着眼睛便一亮,道:“这自然是没问题……就是不知道马经理忙不忙。”

    顾子乔听他这么说,心下了然,这是杜保全想要试探自己对公司的掌控度。

    于是顾子乔一笑,道:“是我考虑不周,以前有我哥顶着,我只想当一名医生。很多公司事务接触起来,确实欠几分考虑。不过现在我哥不在了,家里就我一个孩子,也不能偷懒了……”

    说到这里,顾子乔神情有几分怅然,像极了不得不顶着家族大任的小儿子。杜保全听他这么一说,心思一动。这小少爷确实仍在念书,现在看起来也没有怎么管生意上的事情。可人家毕竟是顾家唯一的三代,接手公司只是迟早的事情!

    这么一想,杜保全脸上的笑便又谄媚几分,道:“小少爷千万不要妄自菲薄!我今天回去就联系马经理,一定把这事办妥了!”

    顾子乔笑笑,道:“杜医生这话……又不是给我办事,只是大家一起吃顿饭。”

    杜保全忙说是是是,心想难道不是你想见片区经理?要是顾子乔处处表示胸有成竹,他反倒还有顾虑。可如今见两人各有所需,杜保全便放心下来。

    这私生子刚进公司,想来也有些施展不开拳脚吧?听说人家正牌少爷可是学了两年医就转去商科了,可眼前这位如今还在见习呢!

    杜保全一时觉得自己掌握了某种秘辛。

    两人达成了心照不宣的共识便开始吃饭,而之后也只是谈论菜色。顾子乔话不多,偶尔附和处却是处处到位,杜保全不经感慨,有钱人家果然不一样,连个私生子都这么有见识!

    直到吃完了饭准备离开,杜保全才提了一句贺一盟,道:“小少爷和贺医生的关系真令人嫉妒啊。”

    顾子乔闻言,道:“贺医生是我十分尊敬的医生,以前我立志成为像贺医生一样的医生,只可惜……”

    可惜什么,不言而喻。

    杜保全一脸笑,心想这私生子现在看着和他贺一盟关系好,以后还真不好说!毕竟人家以后不当医生当老板了,接触的不还是他们这群人吗!

    想到此处,杜保全又洋洋得意起来。

    这顿饭花了两个小时,两人走出餐馆已经八点多。杜保全说要开车送顾子乔回,顾子乔却晃了晃车钥匙。这些小动作无疑都给杜保全打着强心剂,觉得自己钱途无量。

    两人告别,顾子乔开车绕了一圈,见杜保全已经走远,又将车开回了私房菜馆。餐厅的人见他去而复返,赶紧上来问是不是落了什么。

    顾子乔站在一边,道:“打包两份酱板鸭,不用抽真空包装,分开装。”

    服务生有些诧异,复而眼里又带着点笑吩咐下去。顾子乔在前台刷了卡,等了没多久酱板鸭就打包好了。顾子乔拎着两份鸭子回了车上,拨通了贺一盟的电话。

    贺一盟许是在家里,周围环境很安静。顾子乔问:“贺哥现在有空吗?刚刚出去吃饭觉得他们家的酱板鸭很好吃,特意打包了一份给贺哥……”

    正在书房写论文的贺一盟一愣,又看看自己为了省麻烦泡的泡面,咽了咽口水。

    不过他也矜持的拒绝了一下,道:“不用了,有些麻烦。”

    电话那边顾子乔委委屈屈道:“怎么麻烦了?咱们两家就在隔壁,再说我都打包了,贺哥不要不就浪费了?”

    浪费美食在贺一盟这里堪比杀人放火,于是贺医生顺水推舟道:“什么时候过来?我等你。”

    顾子乔便一笑,轻快道:“二十分钟!贺哥等我!”

    贺一盟嗯了一声,挂断电话再写论文,却发现自己有点写不进去。

    他想着即将拿着一只鸭子过来的顾子乔,眼里有些笑意。

    城西,顾子乔给贺一盟打了电话后便开车往过走,等红灯的时候他随意往窗外一瞥,却皱起了眉头。

    假如自己没看错的话,那边街上正往过走戴着鸭舌帽的,应该是莫向常吧?

    莫向常怀里抱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小女孩十分可爱,笑起来眼睛弯成月亮。他身边则是一个稍显瘦弱的女人,女人穿着大衣,戴着一顶毛毡帽子,看上去气色十分不好。

    顾子乔上辈子没见过莫向常妻子几次,但对他女儿却有印象。此时他们一家三开走在街边,笑得开心的只有这个小姑娘。

    莫向常虽然是笑着,但眉间却有几分忧愁萦绕。而他老婆则似乎在忍受什么痛苦,不仅步伐慢,走两步还要喘一喘。

    绿灯亮起,顾子乔缓缓开车,心想没听人说过莫向常老婆身体不好啊?就算不是医生顾子乔也能看出,莫向常老婆病得很重。

    说病入膏肓,可能也不为过。

    联想到上次莫向常被打,顾子乔只觉得整件事透着古怪。可他也再没有更多的头绪,只能将这件事略过。

    二十分钟后,他抵达贺一盟家楼下,拿着酱板鸭跑了上去。他特地没用钥匙开门,而是怀着忐忑的心敲响了门。

    没一会贺一盟便来开门,贺医生在家里穿得十分居家。顾子乔见他便忍不住一笑,将酱板鸭提到面前,道:“贺哥!鸭子!”

    鸭子还有着余温,顾子乔进门,装作很专业的样子道:“贺哥还能吃下吗?这鸭子二次翻热味道会大打折扣,不如贺哥先尝尝?”

    只吃了一碗泡面的贺一盟点了点头。

    顾子乔便去将酱板鸭放到盘子里,这酱板鸭经过腌制烘熏,色泽酒红中又带着金黄,皮肉酥香,咀嚼起来特别有味道。要说有什么缺点,便是因为腌制而成,吃多了会觉得咸。然则湖南菜系带着些辛辣,咸味被辣味遮掩,也就不那么明显了。

    贺一盟开始吃酱板鸭。

    顾子乔则起身,拿起厨房放的橙子给贺一盟榨橙汁。复杂的菜他不会做,剥个水果皮榨果汁他还是可以的。贺一盟家里买的是破壁机,很快两杯橙汁便新鲜出炉。贺一盟也不知何时来到了顾子乔旁边,笑着看顾子乔,道:“你会做的还挺多。”

    顾子乔睁着眼睛说瞎话,道:“那可不,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贺一盟看着顾子乔,一时间厨房里的气氛有些古怪。顾子乔眉眼弯弯的笑,贺一盟则安静的站在那。贺医生健壮有力的身体里似乎充满了无数的力量,他的一只胳膊撑着门,另一只则插在口里。

    两人对视,呼吸间全是对方的味道,顾子乔有一瞬间以为贺一盟会亲上来。可是片刻之后,贺一盟率先移开了视线。

    他走到厨房拿起两杯果汁,然后往客厅走去。顾子乔站在原地呼吸加重,心脏也砰砰直跳。

    贺一盟在外面喊:“顾子乔?”

    顾子乔这才回过神,应了一声手忙脚乱把破壁机需要清洗的部分放到水池中,然后打开水龙头,让哗哗的流水声掩盖自己沉重的呼吸。

    他从来不知道,只要贺一盟一个眼神,自己竟然就会有生理反应。

    顾子乔闭上眼,这太可怕了。

    整整过了五六分钟,顾子乔才平息了身体里不住翻腾的欲望。他将破壁机清洗干净从水池里捞出来,放在操作台上晾干,然后走了出去。

    他似是不敢多待一样,对着贺一盟道:“那贺哥我先走了?我妈还在家等我呢。”

    贺一盟看了眼顾子乔,淡定点点头,道:“嗯。”

    顾子乔几乎是落荒而逃。

    他没有注意到,跟他对话的贺一盟也是全身紧绷。直到门被关上,下楼的脚步声传来,贺一盟才渐渐放松。

    他的眼中是惊疑不定。

    他盯着自己放在对面的果汁,忍不住舔了一下嘴唇。下一秒他又想,那不仅仅是自己的学生,还是joe的弟弟啊!

    贺一盟为自己刚刚的心思感到厌恶羞愧,他竟然有那么一瞬,涌出了“顾子乔要是个女生”该多好的想法。他仰头将那杯果汁喝了,平稳着自己的呼吸,又终于忍不住,拿起了对面顾子乔的杯子,将对方杯子里的果汁一饮而尽。掰弯直男第一步:xxx要是个女生就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