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七十四章约见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74

    顾子乔:“???”

    顾子乔哭笑不得,道:“怎么可能!”

    陈娇婷啧啧道:“你以前可不爱出去玩……”

    “这代表不了什么好嘛!”顾子乔无力道。

    陈娇婷哈哈大笑,不再打趣儿子,去一边看电视了。

    顾子乔则回房看书,午饭后搜了搜顾氏最近的新闻。自从他重生后,了解公司最方便的途径竟然成了媒体报道……可最近有关报道实在没什么有营养的话题,他也没能总结出什么。

    到了下午五点,顾子乔不紧不慢出门开车。他和杜保全约得地方在城西的一处私房菜馆,上辈子自己去过几次。

    杜保全早早就在那里等着了,顾子乔说了包厢名后,便有穿着旗袍的小姐姐带他过去。房间里的杜保全正在泡茶,而屏风后面则有弹唱的艺人。

    他见顾子乔到,立刻站了起来,笑道:“小少爷!”

    顾子乔嗯了一声,眼里平平淡淡,脱了大衣给一旁候着的服侍,服侍立刻将大衣挂了起来。

    这番动作做的流畅无比,全数落在了杜保全眼里。

    杜保全知道顾子乔身份后,特意调查了一番这个见习生。顾家认回私生子不是什么秘密,他一开始猜不透顾家对这私生子是什么态度,现在却不敢小觑顾子乔。

    他专门找了这处服务颇有口碑的私房菜馆,这饭馆名字在导航上无法搜到,网上的位置也不准确。他本来打定主意给私生子一个下马威,谁能想到顾子乔竟然知道这处!

    而且看他熟悉的动作,显然不是第一次来!

    杜保全在这个私生子身上一点也看不出闯进上流社会的惊慌无措,他怎么看这都像是个真金白银养出来的少爷,便收了自己心中轻蔑的态度,逐渐正视起眼前的年轻人。

    顾子乔则丝毫不知杜保全对自己的是试探,毕竟他也不会想到有人竟然这么无聊。

    丝竹不断,服务生拿了竹简做的菜单上来。杜保全点菜,顾子乔却在想这家的酱板鸭做的不错,一会找机会打包两份回去。

    等点完菜,杜保全便挥退了屏风后面弹琴唱曲的,笑道:“点了几个清淡的口味,不知道小少爷爱不爱吃。”

    顾子乔嗯了一声,抿了一口茶。

    茶是杜保全亲自泡的,这人干别的不行,茶泡的却有味道。杜保全见他喝茶,又笑道:“这茶还是年初跟顾氏几个经理吃饭时候拿的,小少爷感觉怎么样?”

    顾子乔没想到杜保全这么快便露底,将茶杯放在桌上,道:“我不爱喝茶,只跟着爷爷喝过几次,也尝不出来什么。”

    他说的是实话,贺一盟倒是爱喝茶,顾子乔上辈子经常拿点好茶过去,但也喝不出什么。要让他品红酒咖啡,他倒是能说出不少。

    杜保全一听“爷爷”两个字,心里更加认服顾子乔,笑道:“小少爷来医附院见习也没提前打招呼,以前几次多有得罪。此次便以茶代酒,小少爷海涵。”

    顾子乔看杜保全喝了茶,有心试探,道:“哪里的话,杜医生是前辈。进了医院我就是个学生,该好好学习。”

    杜保全听了哈哈大笑,说实话,他也不指望这个崭新的小少爷能帮自己什么,但是就怕因为之前的种种,让这个私生子背后里给他使绊子!现在看来,这个顾梓乔倒还让他放心。

    菜渐渐上来,这家饭馆的味道不错,东西做的也色香味俱全,可惜共桌的人让顾子乔没为什么胃口,只寥寥动了几筷子。

    杜保全也不是来吃饭的,只等饭菜上完气氛渐好,他才笑道:“小少爷和贺医生关系不错?听说小少爷来医院见习……是贺医生亲自要的人。”

    顾子乔见杜保全终于提到贺一盟,便道:“是不错,贺医生在学校是我的老师,况且……”

    他顿了一下,杜保全便问:“况且什么?”

    顾子乔低头,夹了一筷子菜,道:“况且,贺医生是我哥的朋友。”

    “碰”的一声,杜保全撞掉了一盘的杯子。

    顾子乔目光立刻转到了杜保全身上,在他的眼中捕捉到了一丝慌张。顾子乔皱眉,杜保全慌张什么?

    可这深情转瞬即逝,杜保全恢复笑容,再没了可以让顾子乔怀疑的地方。顾子乔将疑问压在心底,听杜保全道:“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服务生!”

    他按了铃,立刻有服务生过来收拾残局。杜保全恢复镇定,道:“以前有幸见过大少爷几次,的确人中龙凤……”

    杜保全也不傻,听私生子是因为他哥的关系才跟贺一盟搭上的线,便觉得这对兄弟感情可能不错,谈起来便不再避讳。顾子乔不记得上辈子有见过杜保全,心想可能是自己来找贺一盟的时候被撞见过。

    他微微颔首没说什么,服务生打扫了地上的碎片关门告退,杜保全接着道:“可惜……”

    可惜什么,不言而喻。

    顾子乔突然想到,杜保全也是胸外的医生,况且此人掌控欲极强,发生在胸外的事情他都想知道。既然这样,自己的死亡他又知道多少内情?

    上辈子自己进医院是私底下的行动,瞒了不少人。可在医院的各种术前准备等等,都是有详细资料可查的。这么一想,杜保全便变得有些不一样了,顾子乔不能轻易问贺一盟,但杜保全却是没什么的。他放了筷子,看杜保全,问:“杜医生也认识我哥?”

    杜保全赶紧谦虚了起来,道:“见过几次,也聊过一些,大少爷真是令人钦叹。”

    顾子乔心里满是嘲笑,杜保全说得这些话自己怎么都不知道呀?于是他随意道:“倒是没听我哥提过。”

    反正死无对证,杜保全也不怕,还说自己与大少爷一起喝过茶。赞叹大少爷是爱茶之人,两人约定好了有空一起去茶庄,可惜天妒英才。

    顾子乔面无表情听着,心想这是个戏精无疑了。

    杜保全说到激动处,竟然流下了两滴眼泪。顾子乔看在眼里,觉得诧异无比,推过去一边的纸巾,终于道:“杜医生也别……太忧伤了。”

    杜保全抹了两把眼泪,看着顾子乔,道:“大少爷真是商业奇才……”

    顾子乔:“……”

    眼见又要开始,顾子乔赶紧道:“杜医生!”

    杜保全这才止住话头,看着顾子乔,顾子乔道:“没想到杜医生和我哥的关系竟然这么深……以前是我不清楚情况……”

    杜保全闻言才一笑,总算才不再谈。他以为顾梓乔听了这些话定然对他态度软和,完全不知道顾子乔心中已经笑掉大牙。

    “不知道杜医生是和我们哪个经理比较熟?”顾子乔问道。

    在杜保全的悲痛缅怀之后,他这么一问到不显突兀。杜保全也只当小少爷承认了他的好,想要照顾他一二。于是不疑有他,答道:“我们这个片区是马吉宇马经理负责。”

    顾子乔对这个名字稍稍有印象,以前来找贺一盟次数一多,底下人便察言观色知道他们两人是朋友。马吉宇还试图接触过贺一盟,被顾子乔知道后让下属好好敲打了一番。

    这么看来,马吉宇没接触到贺一盟,倒是和杜保全勾搭上了?

    顾子乔突然就想到了杜保全敢和自己这么见面的原因!他一定是知道马吉宇在贺一盟那里遭到了拒绝,所以对贺一盟放下心来。毕竟大多数医生都不会为了回扣而做出让患者花更多钱的事情,有些东西必定是在台面底下的!

    顾子乔豁然开朗。

    想通其中后,他便放下心来。只要不牵扯到贺一盟,自己动作大一些也无妨。

    “马经理我倒是知道,秦钟跟我提过这个人。我看科室里的心脏按压器都是熟悉的型号,还要谢谢杜医生对国产产品的推广。”

    胸外科采购的医疗器材不少,其中常见顾氏的影子。这不仅仅因为顾氏在国产医疗器材行业里处于佼佼者位置,也与其中的疏通脱不了干系。大家都是成年人,什么蓝天白云世界美好就不用互相欺骗了。杜保全听顾子乔这么说,便知道这位小少爷也是懂这些事的,顿时了然一笑,两人的关系看似拉近了不少。

    “哪里哪里,支持国货是应该的!顾氏医药质量过硬,病人用的也放心啊!”

    这点顾子乔听着倒是很舒服,别的不说,他监管的几年中,对产品开发研制甚至后期推广都要求甚严。为的就是保证质量,保证每一个患者的生命安全。

    作为一个上位者,他能做的便只有这些。水清无鱼,他能要求自己一丝不苟,却不能让公司里的每一个人都两袖清风。

    可拿回扣大面积铺货推广买通招标毕竟是违法的事情,他要是能掌握杜保全和医药代表私底下金钱交易的证据,对贺一盟来说是一剂强有力的助力。

    虽然伤敌一百自损八千,可为了贺一盟去这么做,顾子乔甘之如饴。

    重生以后,他便是自己了。不再有公司的巨大重担压在身上,他也能活得坦坦荡荡,想做什么便去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