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七十一章外伤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71

    虽然有一把伞,但两个大男人挤在一起多多少少都淋了雨。一进家门,贺一盟便道:“先去洗个澡,小心感冒。”

    屋里两个卫生间,两人一般很默契的分开用。贺一盟从自己房间拿出顾子乔的东西,道:“快去。”

    顾子乔也觉得冷,拿了自己的睡衣赶紧开浴霸进去洗澡。贺一盟听着浴室传来的流水声,烧了壶开水也回自己房间冲了个澡。

    暖洋洋的水打在贺一盟精壮有力的身上,优美的线条和若隐若现的腹肌彰显着好身材。贺一盟在水下闭着眼睛,忍不住想到那句“喜欢你”。

    他噙着一丝笑,复而又摇摇头,心想现在的孩子怎么这么会开玩笑。

    一墙之隔,顾子乔穿着睡衣从浴室出来。他听到电烧水壶跳闸的声音,走到厨房拿了热水,又按照贺一盟的习惯往杯子里扔了两块姜糖。滚烫的热水倒入,姜糖化去,姜丝飘了上来。

    顾子乔讨厌生姜,便只给自己倒了开水。他将两杯水端到客厅,这才重新回到浴室打扰卫生。

    不一会贺一盟也洗完澡出来,见桌上两倍热腾腾的水,忍不住一笑。他又见顾子乔杯中只是纯开水,便是一愣。

    joe也不吃姜,一直扬言说自己吃了就想吐,难道兄弟俩连这种小习惯都一样?

    等顾子乔再次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贺一盟便忍不住问了句:“你不吃姜?”

    顾子乔没想到其中关键,随口道:“对啊。”

    说完之后他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紧张的看了眼贺一盟。

    贺一盟没有看他,而是抱着杯水暖手,像是在出神的样子。

    顾子乔想起来,上周末将两人怒火推到高峰的,正是那句自己对于贺一盟的质问。

    如今再想,顾子乔只觉得心里堵得慌,恨死自己对贺一盟说出这么过分的话。也许是气氛使然,顾子乔静了下来,缓缓开口道:“贺哥……”

    贺一盟回神,道:“嗯?”

    他坐在沙发上,茶几上还摆着几本医学期刊。一旁的水晶瓶中插了几朵怒放的鲜花,想是贺以然留下的。

    顾子乔道:“贺哥,对不起。”

    贺一盟没想到顾子乔突然道歉,抬头诧异看了他一眼。顾子乔不敢直视贺一盟,只低头沉声道:“我哥的事情……我很抱歉,我气晕了才会说出那种话。”

    过了良久,顾子乔突然听贺一盟叹了口气。

    他抬头看贺一盟,见这位顶天立地的医生眉宇间充满疲惫。顾子乔的心堵得厉害,觉得自己是个傻逼。

    下一秒,贺一盟道:“你哥的事……我确实欠你个解释。”

    顾子乔瞪大眼睛。

    贺一盟这么说,就代表自己身死的事情,确有隐情!

    顾子乔万万没想到自己的道歉使贺一盟说出这种话,一时间连嘴唇都在颤抖。他看贺一盟伸手按着自己的眉心,眼里闪过一丝困惑,道:“但是这件事……我暂时没办法给你解释。”

    贺一盟看着顾子乔,认真道:“贺哥总有一天,会给你解释的。”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顾子乔如释重负。

    贺一盟明显是知道什么,他虽然不愿意告诉自己,可这未免不是一个突破口。而贺一盟也是告诉自己,他和自己一样,将那次死亡事件放在心上。

    顾子乔嘴唇蠕动,道:“贺哥……谢谢。”

    贺一盟却看着顾子乔,摇了摇头,道:“早点休息吧。”

    顾子乔点头,跟着贺一盟往卧室走,两人在走廊尽头互道晚安,分别回了自己的房子。

    第二天早上两人起得都挺早,贺以然虽然只来了两三天,但却处处留下了痕迹。家里的角落随处放着零食,冰箱里也是满满的蔬菜水果,酸奶面包。顾子乔观察了一些,发现竟然都是贺一盟喜欢吃得牌子。

    他知道贺以然其实没怎么和贺一盟住在一起过,见状便有些惊讶,心想贺一盟疼妹妹不是没道理的。

    妹妹对他,显然也是极贴心的。

    家里食材丰富,两人便没出去买早餐。顾子乔装傻没有煎蛋,而是用果酱涂了面包,又热了牛奶给两人。贺一盟看着略显简陋的早餐,也没提出什么异议。

    顾子乔心想,自己总得趁贺一盟哪天不在好好练练手艺,总得有一个说做就能做的菜吧!

    省下来了出门买饭的时间,吃完早餐便尚有余时。贺一盟没开车,两人便一起骑行去了医院。

    贺一盟上午有场手术,下午则是门诊。顾子乔便跟着郑晓薇一起打杂,等中午贺一盟从手术室出来,再一起去吃饭。

    顾子乔曾问过郑晓薇:“你不去陪你爸吃饭?”

    郑晓薇则懒洋洋答道:“总不能一天三顿都跟他吃吧……总得给我点自由空间!”

    顾子乔忍俊不禁。

    两人赶着中午去贺一盟手术室外眼巴巴看,好不容易等老大出来,还没聊几句呢贺一盟手机突然响起。他看到号码便立刻接了,顾子乔依稀听到什么会诊。

    果然,贺一盟对两人道:“急诊收了个患者,我先下去看看。”

    顾子乔和郑晓薇对视一眼,决定跟上。

    到了急诊室,顾子乔没看到岳阳,却看到个身上插了根钢管的病人!这尚且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么惊悚的伤势,当即傻眼了。郑晓薇也愣了一下,然后小声给顾子乔道:“应该是出了工伤。”

    顾子乔看过去,病人身上穿着民工的迷彩。大冷天只有这么一件外套,里面是个灰色背心。

    整条钢管从左肩插入,看不出到底插进去了多少。许是幸运避开了大血管,灰色背心上血迹不多。

    贺一盟一过去就立刻被其他科室医生围住,顾子乔看民工身边围着的几个工友,也都紧张地看着贺一盟。

    那些人头发灰白,手指上也满是尘土,有些身上还带着血。贺一盟和同事一直商量着什么,又拿片子看。没过几分钟,急诊里突然迸发出嚎啕大哭。贺一盟往后看,看见一个穿着围裙身材干瘦的中年女人被搀扶着走了进来。

    而插着钢管面无血色的伤者听到这哭声后,竟是挣扎着想要动,被身边的护士一把呵斥住。

    郑晓薇在一边喊道:“禁止喧哗!不要哭!”

    他们身上的白大褂极具欺骗性,患者们基本分不清这是什么等级的医生。郑晓薇说话后那女人便压抑着哭,腿软着走到了丈夫面前。

    护士怕患者激动造成伤情严重,立刻就要把闲杂人等往出赶,准备拉帘子隔离。可这一动作却像是惊扰了这群已经恐慌笼罩的人们,当即就有人大喊道:“医生!你救救他啊!求求你啊!”

    这一喊,像是惊起了林中鸟,那妻子再次爆发出痛哭,腿一软就要下跪,连声道:“不能有事啊!不能有事啊!”

    她的眼里充满着浑浊的泪水,一声声哭诉着。

    这动静不仅引起了四面八方的围观,还造成伤者挣扎了一下!这动静立刻让他发出痛呼,吐出了一口血沫!

    “别动!”正和贺一盟商量的医生厉声向一边的护士喊道:“清理人!”

    那妻子看到血沫简直感到天塌了,而一旁的民工伙伴中有个暴跳如雷的,喊道:“你们到底能不能治!你们要做的检查也做了!刚刚来还好着呢,现在就吐血了!”

    他深情激动,恨不得要上来杀人,喊道:“不能治我们就走!什么破医院!”

    现场一团乱麻,郑晓薇跑过去帮护士扶着哭喊的妻子离开。顾子乔见其中有激进分子,不动声色往那人面前站了站。

    好歹自己是个能打的,万一真动起手,也能拖延一会。

    就在这剑拔弩张之中,突然有厉害的护士长噼里啪啦道:“拉走?你知道他现在什么症状吗?你知道他只要轻微移动极有可能伤到血管造成大出血吗?刚刚吐血还不是因为动了!你安静点!没看见已经叫各科医生来会诊了吗!”

    年轻人似乎被训懵了,握着个拳头也不敢打比他矮一头的女人。一旁的工友们赶紧来拉他,护士长喊:“都到一边等着去!”然后一把拉了帘子!

    顾子乔认识的医生有限,只能从大家的胸牌辨别着。四五个医生凑到一起,竟是汇聚了普外、胸外、骨科、呼吸科的一众医生。

    几人凑在一起讨论,贺一盟指着胸片的部位说什么,其余人频频点头。复而又换人发言,顾子乔看了一会,走出了隔离区。

    郑晓薇正安抚着那哭的快没眼泪的妻子,那四五个民工也满眼迷茫站着。不一会,有个人突然上来,从兜里抖着手掏出一根烟,作势要给顾子乔,道:“医生,我那兄弟……还能活不?”

    他这一说话,周围几个人顿时都看了过来。

    顾子乔愣了愣,道:“医院不能抽烟。”

    那民工一愣,忙把烟收回去,道:“不抽不抽,医生,我那兄弟……”

    顾子乔被一口一口叫医生,心中却有些压抑。就算他还是个学生,也能看出来帘子后面躺着的人伤的有多重。

    伤者伤口虽然没出血,可钢筋插在体内。他的呼吸声已经很不对劲了,刚刚又吐了血沫。

    “我那兄弟……我那兄弟都没怎么流血,一定能活的对吗?”

    看着一双双充满希望的眼睛,顾子乔只觉喉咙发干,理性的分析怎么也说不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