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七十章送别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70

    贺以然本来在家等她哥,没想到连她哥的学生一起等来了。

    看到顾子乔的时候她明显一愣,她在南城只短短几天的时间,也就见到了这么两个和贺一盟有关系的人。她对顾子乔母子印象不错,没想到走之前还能见一面。

    不过为什么顾子乔和他哥一起回家了?

    贺以然心中疑惑,但也没好意思问出口。贺以然不问,贺一盟就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对妹妹道:“东西收拾好了吗?一会来不及了。”

    贺以然赶紧点头,忙说好了。顾子乔有眼色的过去准备帮忙拎箱子,却被贺一盟抢先一步。

    “走吧。”贺一盟道。

    顾子乔只好和贺以然在后面大眼瞪小眼跟着,贺一盟先去开车,贺以然瞅了瞅顾子乔,忍不住道:“你……你也在医院上班?”

    顾子乔心想这可是小姑子,赶紧道:“在见习,下周就要回学校了。”

    贺以然点了点头,又问:“感觉你和我哥关系很好!我们加个微信呗?”

    顾子乔拿出手机打开二维码,道:“好!”

    贺以然快速扫码,贺一盟将车开来,两人不约而同将手机装进口袋,东看看西看看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刚刚便看见两颗头顶在一起的贺一盟:“……”

    顾子乔一直心虚,刚主动要微信的贺以然也心虚。两个心虚的人快速上车,顾子乔习惯使然坐进了副驾,贺以然坐滴滴车坐多了,也习惯使然上了后面。

    等两人都坐好,又惊觉不对。顾子乔后视镜看了眼贺以然,贺以然也恰巧看来,大家又像猫捉耗子一般夹着尾巴收回视线。

    贺一盟:“……”短短几分钟,自己妹妹和学生发生了什么?

    “哥!再不走来不及了!”贺以然催促道。

    贺一盟这才赶紧开车,一路到了机场时间刚刚好。贺以然晕晕乎乎被两人送机,直到进了登机口才反应过来。

    这顾子乔和他哥!真的不对劲啊!

    但是他哥不是钢铁直男吗??以前被他抓住看小黄书!还被身心教育了一番,怎么???

    贺以然更加惊疑不定了,坐在登机口看顾子乔微信朋友圈。

    可顾子乔……啥都没发过!

    贺以然百思不得其解,憋得抓耳挠腮,打开和闺蜜的小群便开始噼里啪啦打字。

    送机大厅内,顾子乔陪在贺一盟身边,送他的妹妹上飞机。这让他有种错觉,好像自己和贺一盟已经定下了关系一样。

    可明明也没有。

    他忍不住偷看贺一盟,心想有时候真想把医生的脑袋打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贺一盟捕捉到顾子乔的视线,道:“为什么……”

    话说了一半停下,顾子乔心里好奇,道:“什么?”

    贺一盟摇摇头,示意顾子乔走,道:“没什么。”

    他越不说,顾子乔越想知道,追着贺一盟问:“贺哥到底想说什么啊?”

    贺一盟停下,眼里带着点笑,道:“你真想知道?”

    顾子乔猛点头,

    贺一盟终于说出了一直在心底的一个问题:“为什么你总偷看我?”

    顾子乔:“……”

    片刻之后,顾子乔脸全红了!他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下觉得血气上涌,关键时刻,他突然超常发挥,以玩笑的语气道:“因为我喜欢贺哥呀。”

    贺一盟没想到是这答案,怔了一下,摇头道:“瞎说什么……”

    顾子乔做出哈哈大笑的样子,心里却是叹了口气。

    一萌对自己……果然没有这方面的意思吗?

    两人一边笑闹一边走,人流量巨大的机场中,似是没人注意到这场景一样。

    南城进入了十一月后便一日比一日冷,这种湿冷无论多少衣物也抵挡不住,似乎要进入骨髓一般。

    贺一盟带顾子乔去吃了重庆老火锅,老板是彻彻底底的重庆人,火锅底料都是从山城空运归来的。贺一盟平日吃饭追求清淡养生,但在九宫格面前也妥协了。

    顾子乔上辈子身体不好,刺激的东西不能多吃。可顾子琪身体健康,他吃了几口就爱上了这种麻辣的味道。

    两人吃得酣畅淋漓,驱走了一身寒意。准备回家的时候外面却突然下起雨,站在火锅店前,两人都停下了脚步。

    有服务生过来笑道:“店里还有一把伞了,你们拿走吧,有空还回来就行了。”

    贺一盟的车停在远处,顾子乔正犹豫着呢,手中便被塞进了伞。贺一盟见状,也只能道:“走吧。”

    那是一把长柄黑伞,上面印着火锅店logo。顾子乔撑起伞,和贺一盟走到雨中。雨水哗啦啦下,他又怕贺一盟打不上伞,便极力将伞往一边送。贺一盟察觉,突然从顾子乔手里拿过伞,道:“我来。”

    顾子乔一怔,贺一盟将顾子乔圈到怀里,道:“快走。”

    贺一盟的气息环绕在顾子乔身边,胸膛传递出的温暖近在咫尺。顾子乔耳朵渐渐红了,连步伐也变得凌乱起来。他只感觉到,贺一盟削瘦有力的臂膀环绕着自己,另一只手则撑起一把伞。

    天地间白茫茫一片,路上行人皆神色匆匆。大雨之间,似乎只剩他们两人。

    顾子乔希望这段路长一点、再长一点,可惜很快两人就到了车前,贺一盟松开手道:“愣着干嘛呢?上车。”

    他一手开车门一手撑着雨伞,顾子乔赶紧上了车。贺一盟这才自己打着伞去了驾驶位,坐进来后将伞扔到了后面。

    暖风开启,玻璃上雾蒙蒙一片。贺一盟调节着车内空调循环,启动了车。

    顾子乔则还陷在刚刚暴雨的余韵中,回不过神。

    南城某处小区。

    莫向常头疼欲裂,眼前也一片昏沉。脑震荡的反应比他预料的还要大些,让他加倍难受。

    手机不停地响着,消息一条接一条传来,莫向常低头看手机,眼里闪过一丝怨恨。

    “莫哥,你要找的人……没找到。”贴身助理陪着莫向常,忐忑说出:“我和阿虎到那个地方的时候已经没人了。”

    莫向常却像是并不惊讶一般,他甚至没有动怒,只是深吸一口气,对助理道:“谢谢。”

    助理赶紧摇头,他从大学毕业就跟了莫向常,如今已有五六年。莫向常和老婆结婚他还去当了伴郎,两人的关系早已不是上司和下属那么单薄。

    想着莫向常的好,助理忍不住问道:“莫哥,这人到底是谁?怎么会直接动手?真的不用报警吗?”天知道他在收到莫向常的求助电话赶过去后吓得半死,怎么也想不通自己遵纪守法的上司怎么被打了满脑袋血。

    偏偏上司不让报警不让声张,甚至紧急买了张机票装作要出差的样子,躲进了一处鲜为人知的房产中。

    莫向常条件反射摇头,刚动了一下又脑袋疼,坐在椅子上扶着桌子。助理看到吓了一跳,道:“莫哥?”

    “没事……”莫向常脸色有点白,道:“别报警,也别让人知道我在这……”

    助理便不再说话,给莫向常盛了粥便离开了。助理刚走,莫向常的手机铃声响起,这是一首儿歌,与之前的默认铃声完全不同。

    莫向常的眼里闪过一丝柔意,飞快接起电话,话筒中传来奶声奶气的声音,道:“爸爸爸爸!”

    莫向常声音柔软,用哄小孩的声音道:“是谁在打电话呀?”

    电话那边便传来咯咯的小声,小女孩道:“是鹿鹿呀!”

    莫向常又是一笑,道:“鹿鹿啊,鹿鹿吃饭饭了吗?妈妈呢?”

    小女孩先是说吃了,然后又道:“妈妈又睡觉觉啦,有阿姨照顾她呢!爸爸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妈妈说你出差回来就带我们去玩。”

    莫向常突然红了眼睛。

    他努力调节着自己的情绪,尽量不让电话那边的女儿察觉出异样,道:“爸爸过几天就回来,鹿鹿乖乖在家听妈妈话,好吗?”

    “嗯!”电话那边的小女孩似乎异常懂事,又突然压低了声音,对莫向常道:“爸爸爸爸,妈妈的病什么时候才能好啊?”

    莫向常道:“很快……鹿鹿相信爸爸,妈妈的病很快就能好……”

    小女孩便笑着说好,声音又奶又萌。莫向常等那边电话挂断,眼里已满是红色的血丝。

    他闭上眼睛,硬生生把眼里的泪水止住。他看着手机上若干条消息,陷入痛苦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