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六十九章等待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69

    许是听到了赞扬,顾子乔一天的心情都不错。今晚岳阳恰好也要值班,两人便约了一起吃晚饭。

    多日未见,岳阳将头发剃成了板寸。顾子乔惊讶看着好兄弟,道:“你这是怎么了?”

    岳阳摆摆手,颓道:“别提了,上次一个病人把口香糖弄我头上……”

    顾子乔:“???”

    岳阳叹了声,颇为幽怨看着顾子乔,道:“乔哥,你还好吗?”

    上周的事情已经解决,顾子乔点头,一边打饭一边道:“挺好。”

    岳阳要了四两米饭,顾子乔看那分量只咋舌,岳阳却满不在乎,道:“我也挺好,最起码现在能吃得下去了。”

    顾子乔忍俊不禁。

    两人找了角落里的位置坐下,岳阳戳着饭,道:“乔哥……你见习报告写够了吗?”

    顾子乔想了想,道:“差不多了,除了上周几天没来没写……”

    岳阳顿时一声哀嚎,道:“你们怎么都写了!我天天回家恨不得倒头大睡……”

    顾子乔同情看着岳阳。

    岳阳化悲愤为食欲,将面前的食物全扫进嘴中。两人吃晚饭,岳阳道:“乔哥,跟我过去拿书吗?”

    叶楚婷上次向顾子乔讨要医科大的内部教材,顾子乔便拜托岳阳帮着复印了好几本。两人之后一直没碰头,顾子乔昨天知道今晚和叶楚婷一起值班,便让岳阳帮着带过来。

    闻言顾子乔点头,和岳阳一起收拾了盘子,道:“走,我还没去过普外的急诊呢。”

    急诊科是个单独的科室,一般是全科医生,顾子乔曾深夜带着陈娇婷来过一次,并且偶遇了贺一盟。像岳阳和他的老师,则是从普外转调到急诊,行政上来讲依旧是普外的人,在急诊的地位便略有些尴尬。

    岳阳带顾子乔去急诊拿书,好几本加起来也挺重,岳阳还贴心的准备了个包。下班时间,别的科室都空荡荡,唯独急诊依旧充满了人。

    顾子乔不便打扰岳阳,告别后准备回自己科室。谁想刚一转身就看急诊门口急哄哄闯进来几个人,带头的是医生,跟在后面被搀扶的则穿着西装,脑袋上一头血。

    这场景在急诊实属平常,但顾子乔却猛地停下了脚步。那一头血的不是别人,正是掌握顾氏百分之二十五股份股东莫远的儿子莫向常!

    两人毫无遮拦打了个照面,他们这辈子虽然只在顾子乔去开股份转移会的时候见过一面,但莫向常显然是认出了顾子乔。顾子乔这时离开便显得不合适了,于是转身对岳阳道:“有病人。”

    护士已经跑了出来,莫向常脑袋上伤口创面很大,并伴有强烈晕眩呕吐感。脑震荡加外伤是没得跑了,再加上脑子属于精密部位,立刻就被看护了起来。

    顾子乔忍不住想,谁能把莫向常打成这样?

    上辈子莫家父子派系中和他打交道最多的便是这个莫向常了,莫向常三十多岁,是家中独子。早早便和青梅竹马女友结婚生子,女儿满月的时候顾子乔还去送过礼。这个人在公司中一直是温情顾家的好形象,桌面上摆着老婆孩子的相片、下班尽可能不应酬、每周必然带着家人进行户外活动,收获了不少女员工的好感。

    他的性格温吞,和人说话也是慢条斯理,看起来像是没脾气。有不少人都说,是莫远和妻子太强势,又对独子要求高,才造成了莫向常的没性格。

    然而顾子乔则不这么认为。

    这个人温吞不易动怒是真的,可绝不像包子一样任人揉捏。当年莫家父母为莫向常婚配了南城一千金小姐,莫向常却抵死不娶。僵持到最后,竟是莫向常赢了。

    从此,顾子乔不敢小觑这个对手。

    公司的高层中,也只有他与自己年龄相仿。久而久之,两人竟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莫向常只带了两个下属,纷纷去给他跑手续了。有医护人员帮莫向常清理伤口备皮,岳阳也在一边帮忙。莫向常坐在椅子面无血色,还要虚弱的回应着医生的问题。

    “什么东西打的?”

    “钢条。”

    “那一会要去再补个破伤风啊。”

    “……”

    顾子乔闻言疑窦丛生,谁敢拿钢条砸莫向常的脑袋?

    医生清创完成后便准备缝针,莫向常的两个下属陆续回来。顾子乔一身白大褂站在那倒没惹人怀疑,等缝好针,医生到:“去做个扫描。”

    莫向常朝顾子乔看来。

    顾子乔离回科室还有空余时间,便道:“我带你去吧。”

    这一说话,莫向常的两个下属也朝顾子乔看来。一人眼里带有疑惑,片刻后恍然大悟,道:“你是……”

    顾子乔点点头,领着几人往扫描室走。已到下班时间,只能做最基础的检查,值班的医生恰好去吃饭,顾子乔又按门上面贴的号码帮着打了电话。

    下属扶着莫向常坐在椅子上,顾子乔见他也没什么交谈的欲望,心想估计打探不出消息,便道:“你们在这等就行了,我先回科室值班了。”

    莫向常闻言睁开了眼,虚弱却不失礼貌道:“谢谢。”

    顾子乔耸耸肩,走了。

    他现在对于公司事情,有种深深的无力感。换了具身体,一切都没了可以插手的机会。这让顾子乔感到不爽,可也无可奈何。

    回到胸外,叶楚婷已经回来了。顾子乔将复印的书给她,叶楚婷亮了眼睛,道:“这么多?真是太谢谢了!”

    顾子乔笑笑,拉了把椅子坐下来。他想到上次在这值班室的时候还是与贺一盟一起,两人煮了糯米蛋,又睡在了一起。

    回忆也带了丝甜甜的味道,顾子乔扬起嘴角。

    这一晚过得很平静,想着叶楚婷是女生,顾子乔便没进帘子里面,只在外面凑活了一晚。叶楚婷挺不好意思的,直说没关系。

    第二天早上是贺一盟查房,顾子乔困得只想去开个钟点房,脑子里迷迷糊糊,也不知道今晚怎么过。

    虽然贺以然今天离开,但贺一盟也没说让自己离开啊。

    顾子乔很怅然。

    贺一盟查完了房便又匆匆赶去手术,郑晓薇见顾子乔一直犯困,道:“昨晚事情很多?你咋困成这样了?”

    顾子乔摇摇头,也不好意思说有外人在自己睡不着,只是抑制不住的打哈欠。

    郑晓薇便道:“反正也没事,你去老板办公室休息一会呗。诺,钥匙给你。”

    两人今早确实没事,离下班时间只剩一个小时。顾子乔想了想便屈服于睡神,但还是不放心道:“我手机调了音量,有事给我打电话哈。”

    郑晓薇笑道:“谁要给你打电话啊!快去吧!”

    顾子乔一想也是,自己不过个见习生,谁也找不到他这里啊。

    进了贺一盟办公室,熟悉的感觉让他异常放松。他心想这身体不过二十岁,怎么熬一夜这么困……想着想着就在沙发上睡着了。这一觉,竟然睡了整整两个小时。

    郑晓薇本来是打算等贺一盟下手术给他说一声顾子乔在办公室的,可郑军下午门诊把她叫过去学习。一打岔郑晓薇就忘了这事,等贺一盟回到办公室,意外看到了顾子乔。

    顾子乔也被推门声惊醒,朦胧睡眼带着警惕看门口。见来人是贺一盟,又恢复了刚睡醒的懵懂状态。

    “怎么睡这了?”贺一盟意外道。

    顾子乔先看了眼时间,然后坐起来,道:“本来想休息一会……睡过了……”说完,他还晃了晃脑袋。

    那样子竟有几分可爱,贺一盟忍不住笑了一下。

    顾子乔这下清醒了,看着贺一盟,瞪大眼睛道:“笑什么。”

    贺一盟没说话,换下工服,道:“昨晚值班了?回家不?”

    顾子乔没想到自己一直不知道怎么开口的话竟然被贺一盟说了出来!他生怕贺一盟反悔一样,立刻道:“回回回!”

    贺一盟又是一笑,道:“那赶紧收拾。”

    顾子乔快速换衣服,忍不住说:“感觉贺哥今天心情很好。”

    贺一盟自己也没察觉到,被顾子乔这么一说才嗯了一下。贺以然过来,确实让他的心情好了不少。

    “贺哥几点送妹妹啊?”顾子乔在一边打听道。

    “四点多的飞机……一会回家直接送她去机场。”贺一盟道。

    顾子乔点点头,问:“那我在家等?”这样感觉好奇怪啊……

    贺一盟听到也愣了一下,两人一边往外面走,他一边思考着这个问题。

    问顾子乔回家不是随口而出,仿佛短短几天便养成了习惯一样。可就这么回家了,要怎么给贺以然说?

    但如果现在让贺一盟告诉顾子乔你先找个地方待着,那贺医生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

    于是一向想把事情妥善安排好的贺一盟也放弃了,心想算了,等回家再说吧。

    顾子乔没得到贺一盟的答案,也不知道他家一萌在想啥,只能赶紧跟着步伐上了车。等到了下车贺一盟也没再说什么,两人一个跟着一个上了楼,倒有几分老夫老妻的感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