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六十三章妹妹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63

    顾子乔睁眼第一件事是看手机,可惜手机空空荡荡,除了推送外没有任何消息。

    他忍不住点进微信里,又看了看聊天记录,确定贺一盟真的没给他回复。

    顾子乔忍不住抱着被子一阵撕扯,心烦意乱到了极点。

    啊啊啊啊啊!一萌没理他!没!理!他!

    完了完了完了,这次不会真的玩大了吧?

    顾子乔的心情比面对自己死亡还要悲愤。

    他起床洗漱,发现陈娇婷已经做好了早餐。见他起来,还诧异地看了眼,道:“这么早?乔乔再睡会呗?平时医院都很辛苦吧!”

    顾子乔这周根本没怎么好好去医院,而且也没心思睡觉,只能道:“已经习惯了。”

    陈娇婷便把早餐端来给他,她包了牛奶味的小兔子馒头,笑道:“网上看的教学,也不知道好不好吃,你快尝尝!”

    顾子乔看那憨态可掬的兔子,灵机一动,道:“这个好做吗?我能做吗?”

    陈娇婷看他,狐疑道:“你做这个干什么?锅里还有,妈给你带点回去。”

    顾子乔先点了点头,然后又听陈娇婷道:“一会给你姥爷也带点。”

    顾子乔想起还有这么一回事,便道:“我们什么时候过去?”

    陈娇婷则道:“你不去了,妈妈自己过去就行了,你在家休息休息。”

    顾子乔自然是不愿,坚持要送陈娇婷去疗养院。陈娇婷见状,只能道:“早上过去,陪你姥爷吃完午饭就走。”

    于是吃完早饭,顾子乔去车库开了车,陈娇婷大包小包放在后备箱里,被顾子乔载着去了城区的养老院。有儿子在身边,她的心情显然很好,一路叽叽喳喳和顾子乔说着家长里短。

    到了疗养院,两人登记进去后直接到了陈立国的屋子。陈立国在疗养院住了不到一个月,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明显好了不少。顾子乔本以为这个姥爷已经老年痴呆了,现在看来他只是拒绝和外界交流。

    在护工们的悉心照顾下,他的褥疮恢复的七七八八,每天也会被推出去晒太阳,生活质量明显提升。

    陈娇婷拿了一堆东西过来,她先一一放好,又絮絮叨叨跟陈立国说着话,手上还忙着给老爷子擦身子。顾子乔站在一边看,能搭上手的地方便来帮一把。

    陈娇婷笑道:“你看乔乔现在多能干?”

    陈立国也看着顾子乔,顾子乔明显能在里面看到情绪波动,而不是如同初见时的麻木。陈立国张了张嘴,突然发出沙哑微弱的声音:“琪……琪……”

    房间里的两人都一愣。

    顾子乔是没想到陈立国还能说话,陈娇婷则是没想到陈立国叫出了顾子乔以前的名字。

    陈娇婷手上动作一顿,笑道:“爸!你要叫他乔乔了!他现在改名字啦,叫做顾梓乔!”

    老人却不听,仍旧看着顾子乔道:“琪……琪……”

    顾子乔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只能尴尬在原地。老人见没人回应,目光里闪过一道悲伤与失落,渐渐收回了视线,又变成了沉默不语的样子。

    顾子乔背着一眼看得有些心慌,他总觉得陈立国这一眼似乎看到他灵魂的深处。老人仿佛是越过这具身体,去呼唤一个早已消逝的灵魂一样。

    他有些喘不上气,便到走廊里透气。

    没一会陈娇婷也走了出来,见状笑道:“你长大之后就没见过你姥爷呢……姥爷他肯定也只记得小时候的你。”

    顾子乔一听陈娇婷这么说,心里才好受了点。陈娇婷发了会呆,一点也不像那个市井气极强的女人,在她的身上仿佛有种将门女子的利落气质。

    可惜没几秒钟,陈娇婷突然拍了下大腿,道:“哎呀!快走!家属去早了也能要上饭呢!要不然我们一会过去还要另外付钱!”

    顾子乔:“……”刚刚你脑袋是秀逗了吗??

    两人推了陈立国去吃饭,陈娇婷果然一阵厮杀要来了两份白吃的午餐。顾子乔一阵无语,盛情难却吃了这顿午饭。

    饭后推着陈立国散了会步,陈娇婷便服侍老人睡觉。顾子乔则是频频看手机,想着会不会有医生的回复。

    他完全不知道,医生这个时候根本顾不上回复。

    贺一盟昨晚上没回,今早上却是忙得把这事忘到了脑后。

    早上母亲的一通电话把他吵醒,贺一盟才知道他妹妹今天抵达南城。

    贺一盟出生在苏州的某个小地方,不是南城人。他的父母甚至祖父母都是医生,说是世代行医也不为过。这样一个家庭说出去脸上有光,可其中的不易只有贺一盟自己才知道。

    由于父母太忙,他出生后便被送回了老家。可祖父母也忙,便被寄养在了母亲的奶妈家。

    再后来他大一点,父母隐隐约约觉得这样不行,想要接他回来。却因为突然有了妹妹,只得作罢。

    贺一盟直到上中学才被接回了父母身边,接回他的原因甚至不是“孩子要上学了”,而是“孩子太聪明,镇上的教学水平不够”。他在父母身边待了四年,跳级读完了整个中学,又考入医科大住校,后来一路出国回国,可以说与父母亲情淡薄的可怜。

    虽然贺一盟也知道,父母还是爱他的,可大家相处起来就是不亲,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反而他跟自己亲妹妹的关系还不错,兴许是贺家父母错过了第一个孩子的成长,只能把一腔喜爱都给了女儿。小姑娘活泼快乐,走到哪都是个开心果。

    平日里贺家父母有什么要关心儿子的,也不直接打电话,都交代给闺女,让闺女联系她哥。

    这次贺以然来南城,本想随便玩两天不想打扰贺一盟。但贺妈妈担心女儿,忍不住给儿子打了电话。

    贺一盟一听,只好赶紧去机场蹲守妹妹。好不容易接到了人,已经将近中午了。

    贺以然比贺一盟小七岁,今年刚刚毕业。继承了父亲的身高和母亲长相,虽然有一米七的个头,可脸却是十分清秀漂亮,一头长发披在肩上,走在街上回头率很高。

    小姑娘随身只带了个二十寸的登机箱,身上挎着个挎包,秋天还穿着水洗蓝破洞牛仔背带裤,上身一件灰白横纹针织薄毛衣,戴了一个黑呢子八角帽,贺一盟见她第一句话便是:“这么大的洞不冷吗?”

    贺以然神秘兮兮眨眨眼睛,凑到她哥旁边道:“里面穿了美腿神器!”

    贺一盟一下没听懂,道:“什么?”

    贺以然嘿嘿一笑,见停车场也四下无人,便伸直了自己的腿给贺一盟看,道:“就这个!”

    贺一盟透着拳头大的破洞看进去,才发现贺以然里面还穿了件贴身肉色打底裤,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加绒的!一点也不冷!”她这样强调道。

    贺一盟一阵无语……

    贺以然则在一边道:“本来不想打扰哥的!你工作都要忙死了吧?妈不放心一直要给你打电话……”

    他打开后备箱将贺以然的东西放进去,问道:“亲哥说什么打扰,况且又是周末,你中午想吃什么?”

    贺以然眼睛一转,道:“谁知道你周末要不要谈恋爱呢!”

    贺一盟:“……”对上贺以然,他一般都说不出什么话。

    贺以然见他这表情,倒是吓了一跳,道:“不会真有吧?哥哥哥,我去你家住方便吗不会发现已经有女主人了吧?”

    贺一盟不知怎么就想到了顾子乔,然而这念头只是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贺一盟没好气道:“没有!”

    贺以然又是嘿嘿嘿一笑。

    两人上了车,贺一盟想起贺以然爱吃鱼又讨厌刺,便带她去了一家石斑鱼火锅。这家火锅将鱼切成薄片,入水不过几秒就能煮熟,更重要的是没有刺。

    贺以然吃得十分高兴,直叹哥哥这里伙食好,真想赖着一辈子不走。

    贺一盟听着就忍不住笑,道:“那你毕业后准备怎么办?”

    贺家一家都是医生学霸,可贺以然却是个不爱学习的,还经常吐槽都是家人太聪明了自己才变笨,完全不能怪自己。

    她中学的时候成绩便马马虎虎,后来喜欢画画报了美院,也不知道是不是天赋使然,一举考上了央美。本科念了两年参加了学校的二加二项目,出国半年悍然转了专业,走上了服装设计的道路。

    贺父贺母提起女儿就头疼,贺一盟到觉得无所谓。只要妹妹开心喜欢,干什么都可以。

    留学归来,贺以然拿了国内外两个文凭,却一直闲置在家不见动静。也是受不了家里的长吁短叹,贺以然才决定四处逛逛。

    “不知道呢,”贺以然大大咧咧,似乎全不把自己的未来放在心上,道:“先四处看看呗,我想和朋友当网红开网店,估计爸妈不怎么会同意。”

    贺一盟觉得自己妹妹……果然是个理想丰富的。

    不过万事也不急于一时,贺一盟便点点头,道:“有什么需要就给我说。”

    贺以然嘿嘿一笑,撒娇道:“哥你真是太好啦!你这么好都没有女朋友吗?男朋友也行啊!”

    贺一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