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六十二章和好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62

    感情指导在喝酒。

    酒是个好东西,郑少威不仅爱喝,还千杯不醉。

    他年少时是个混不吝,无法无天的厉害,天天被厮混在红灯绿酒处,差点被酒色财气掏空身体。

    直到他遇到了一个人。

    郑少威喝完最后一口酒,手机嘟嘟响了两声。他拿起来一看轻笑一声,接了电话往僻静的地方走。

    “郑哥!”电话里的声音充满了懊恼,道:“我吵架了!”

    郑少威坐在了路边椅子上,深秋挽着袖子也不嫌冷,挑挑眉道:“怎么了?”

    电话这边的顾子乔深叹一口气,苦着脸把事情起因经过结果说了出来。

    他越说越郁闷,到了最后声音更是恹恹,看着黑乎乎的窗外提不起精神。

    发生了这种事,他不知道给谁讲,想来想去只能把电话打到了郑少威那里。

    郑少威轻笑一声,带着调侃道:“这么严重啊?”

    顾子乔有些恼,道:“真的很严重!求郑哥指点!”

    郑少威眯着眼睛,看着路边的灯光,视线又移到醉汉身上。他收回了目光,道:“要不然现在回去求原谅,要不然过两天回去。先服个软,总是没错的。”

    顾子乔听这话,心想郑少威看起来经验很多的样子,到底靠谱不?

    “怎么服软?”顾子乔追问。

    “服软嘛……投其所好咯。”

    顾子乔若有所思。

    贺一盟生这么大的气,不知道自己拿美食淹死他有用没?这事确实自己有错在先,服软认错也不是什么难事!那是自己心爱之人,又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角色,道一百个谦也是可以的!

    这么想着,顾子乔镇定了一些,又问:“那如果道歉没用呢……”

    “这就要看他对你有没有情了,”电话那边的郑少威侃侃而谈,道:“如果有情,道个歉打一炮万事大吉。如果无情……”

    顾子乔心提到嗓子眼。

    “没情的话也没坏处啊。”郑少威道。

    顾子乔眼里闪过狐疑,这话说了不跟没说一样?他道:“那郑哥你看……他到底喜不喜欢我啊!”

    顾子乔也算是病急乱投医,壮士断腕般这么一问,郑少威在电话那边一顿,道:“这种事情……要自己体会!”

    顾子乔简直要吐血。

    “不过你反着推,如果他很快原谅你……那就代表好事不远了。”

    郑少威总算说了句有用的,顾子乔听后叹了口气,跟郑少威说再见,然后挂了电话。

    今晚去道歉……应该不太可能了。周一吧,周一上班道歉?他总不可能在医院跟自己发火?不行不行,两天时间太久了,不如后天吧!刚好自己周末回家休息,后天下午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去,料一萌也不会把自己赶出来?

    顾子乔满腔惆怅。

    陈娇婷在外面敲了敲门,顾子乔给郑少威打完电话,心情已不像原来那么沉重。他走到门边开了门,却没见陈娇婷人。

    客厅里面只留了最暗的灯,他的门口放着一杯牛奶,还冒着热气。

    顾子乔呼了一口气,端起牛奶咕噜咕噜喝了下去,又去厨房洗了杯子,像看陈娇婷睡了没,跟她道个歉。

    说也奇怪,上辈子他将自己的脾气压制的极好,基本不会对任何人发火。可这辈子……竟然犯了这么多低情商的错误。

    顾子乔眼里有些黯然。

    他走到陈娇婷门前,见门缝中投出了光,想她应该没睡。刚抬手准备敲门,便听门内传来了说话声。

    “贺医生吗?你好!我是顾子乔的妈妈。”

    顾子乔:“!!!”

    刹那间,他进退不得!也不知道是该一把推门进去打断陈娇婷的电话,还是该后退两步回到自己房中!

    紧接着,她又听道:“对对对,贺医生好,我就是想问问……乔乔他最近是不是在医院里发生什么了?刚刚他失魂落魄的回来,眼角还红红的,像是在外面哭了一场。现在还把自己关在房里不肯见人呢!我就怕是出了什么事。”

    顾子乔:“……”

    他顿时哭笑不得,觉得陈娇婷也太夸张了!什么叫哭了一场?根本就是虚造好吗!不过他也突然发现,自己这便宜娘好像是个神助攻啊……

    她现在给贺一盟打电话,还把自己说得这么可怜,不是给自己加分呢么?

    “没事啊?没事就好!哎,贺医生阿姨不瞒你啊,乔乔从小和我一起长大,也没有爸爸的照顾,心思比别的小孩要细腻太多。他平时也爱害羞,如果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您多包涵啊……”

    顾子乔听着,夜深人静,陈娇婷的声音清晰明显。他心中最柔软的那一块似乎被戳动,他想,这是两辈子第一个因为自己情绪不好,而在深夜偷偷打电话询问关心的人了。

    顾子乔小时候成绩年年第一,却很讨厌开家长会。只因为别的小朋友都是爸爸妈妈爷爷奶奶来,而跟在他身边的永远只有助理。

    每次家长会下了,那些小朋友都被父母牵着手走。有些因为成绩不好而被训责,有些因为尚可被抱在怀中表扬,更有的家长排着队找老师询问自己小孩的表现。顾子乔从来不承认,他羡慕他们。

    “谢谢贺医生了!有空一定要来家里吃饭啊!”

    顾子乔听完这句,赶紧退了两步回到房间里。他靠在门上吸吸鼻子,然后听着动静打开了门。

    陈娇婷打完电话才微微放心下来,儿子二十岁了,她也没他朋友们的联系方式,只能厚着脸皮把电话打到了唯一认识的一个医生上。贺医生既然说没什么,那她就放心了。

    她推开门想要出去看顾子乔有没有喝掉牛奶,却正好看见儿子开门。

    “乔乔啊,”陈娇婷愣了一下,然后叫道:“牛奶喝了吗?喝了早点睡吧。”

    顾子乔点点头,道:“妈……”

    陈娇婷道:“啊?怎么了乔乔?”

    “对不起。”

    陈娇婷愣住,然后一笑,道:“说什么呢!你永远不用和妈妈说对不起啊?是工作上有什么不顺利吗?”

    顾子乔道:“没有……就是最近压力有些大。妈呢?是不是下周就考试了?”

    陈娇婷学驾照有一阵了,下周正好考科二。这话一说,陈娇婷就开始唏嘘起来,郁闷得不得了,顾子乔见状,赶紧道:“周末也没事,我们在地下车库里练车吧。”

    陈娇婷一听,喜笑颜开,直夸儿子孝顺。

    两人又聊了两句才回房,顾子乔洗了澡躺在床上,空调传出热气,他忍不住编辑了条微信。

    删删改改,最后闭着眼睛按了发送键。

    他又害怕从列表里看到这些字,赶紧发了个图片,然后快速退出聊天界面。

    之后他便准备睡觉,闭眼睛躺了几分钟却又忍不住睁开看有没有回复。头几次他都不敢看,后来几次倒是敢看了——反正也没人回复。渐渐地,他带着沮丧陷入了梦境。

    而另一边,贺一盟挂了陈娇婷电话后便去洗澡。洗完澡出来路过客厅,看到满地狼藉,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把碎掉的碗盘收拾好,看着桌上的一桌食物发了会呆,又去厨房拿了新碗准备盛米饭。

    电饭煲还在保温,他打开盖子一看,发现一锅米饭半锅水,像是熬干了的粥。

    贺一盟面无表情盛了饭,坐在桌子前吃了两口凉掉的菜。

    不太好吃。

    可以说厨艺水平非常忽高忽低了。

    可就是这样,他还是坚持将菜热了热,吃完了晚饭回房。

    书房他不想去,仿佛进去了就要不可避免的想到不愉快。关门的时候看见了对面开着门的次卧,里面黑黢黢一片。贺一盟顿了顿,走过去关上了那边的门,才回到自己卧室关门。

    他躺到床上,拿起手机,发现上面有一条信息。

    贺一盟打开。

    :贺哥,对不起,原谅我吧。

    :痛哭

    贺一盟想到了陈娇婷的那个电话,想到电话里说,顾子乔哭了。

    心里带了点某种无法言表的情绪,贺一盟将手机充上电放在一边,平躺在床上闭起眼睛。然而他的思绪未停,想着种种。

    他想到小孩,想到joe,想到和joe的相识、相知,生日那天joe神秘兮兮说自己签了遗体捐赠,病重进入手术室前,以及……手术后。

    这些回忆曾长达数月出现在他的梦境,直到有一天,一个少年出现在自己面前。

    所有的画面定格在了那张年轻干净富有朝气的脸上,贺一盟深深叹了口气。

    这么大的人了,干嘛去跟一个小自己九岁的孩子置气呢?

    呜呜感激!么么大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