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五十五章隐秘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55

    师奕辰躺在病床上,他妈在一边红着眼睛,骂着师美娟。

    师美娟在外人面前那么厉害,可见了自己嫂子,生生一句话也不敢说,低头挨骂。

    陈胜男骂完了小姑子,又转头看病床上的儿子,换做一副心疼至极的表情,宠爱道:“辰辰,你感觉怎么样?你给妈妈说,不怕哈。”

    师奕辰心想他什么毛病都没有,便道:“我没事,妈。”

    陈胜男却觉得儿子是为了体贴她,眼睛顿时更红了,道:“辰辰你放心!那个害你摔倒的实习生,妈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师奕辰道:“是见习生。”

    “见习见习。”陈胜男并不能分清其中的区别,但儿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都是她害这孩子出生就带了病,人人都说她儿子活不过成年,她偏要找最好的医生最先进的设备,想尽一切办法让她的孩子长命百岁!

    陈胜男在很久之前便发誓,决不让人欺负她的儿子。如今出了这档子事,不用师奕辰开口,陈胜男自然能让顾子乔在这行业混不下去!

    “妈妈,不要牵连了贺医生。”师奕辰不放心的叮嘱道。

    对于他儿子的救命恩人,陈胜男也是很感激的,她觉得自己的孩子是天下最善良可爱的孩子了,笑道:“辰辰放心,贺医生可是咱们家的贵人!”

    师奕辰扬起了嘴角,看着窗外偶然飞过的麻雀。

    院办中,李医生面对一语不发的贺一盟,苦着脸道:“小贺啊!我也知道你是为什么来的!可这件事我也是没办法啊!”

    贺一盟不管,道:“昨晚上你可是答应我了,一定秉公办理。”

    李医生对贺一盟实在没办法,他举着手道:“小贺,我昨晚是答应你了。可我也给你交个底,你那个病人是什么身份你不知道?他妈今天来了,副院长办公室坐了一上午!这通知啊,是副院长亲自下的。”

    贺一盟皱眉,他突然觉得有些操蛋。

    师奕辰身后什么背景他当然知道,可要真论其身份,顾子乔还是顾家唯一的继承人呢!谁也不输谁!只不过那小孩从来不说,医院里也就没人知道罢了。

    本来可以好好处理的事情,为什么偏有人要来干涉一下?

    贺一盟面上不显,心里却非常暴躁了。

    李医生看着贺一盟的神态,提醒道:“当然了……贺医生也是咱们院的明星医生。听说那个小顾也特别上进,要不你去副院长那里问问?现在正式告示也没下,不就是还有余地吗?”

    贺一盟叹了口气,道:“李医生,事已至此,我想拜托你这正式文件……晚点下。”

    这当然没问题了,李医生一口答应了下来。反正早了晚了都是这么一回事,他不如做个顺水人情。

    贺一盟出了院办的门,闭着眼睛站了会,然后睁开眼睛往副院长办公室走。

    副院长姓杜,和杜保全是远亲。但贺一盟必须要去,他的人,他得护着。

    不知怎么就想到昨晚小孩气成包子的样子,贺一盟忍不住一笑。尽管小孩还有很多缺点在身,但这些都不妨碍他成长成一名优秀的医生。

    他在顾子乔的身上看到了坚持、认真、细心、努力,这都是成为一个医生的必要条件。

    他相信他。

    贺一盟忍不住加快脚步走到了副院长办公室门口,抬手敲门,却无人应答。贺一盟按住扶手轻扭,却发现扭不动。

    办公室里没人。

    他不知道副院长是不是有意不在,贺一盟想了几分钟,转身往住院部走去。

    另一边,顾子乔看到处理自己的截图后,便换了衣服准备出门。

    或许他在医院并没有什么话语权,但这个时候,他想要站在贺一盟身边。

    那个男人正在为了自己而奋战,他不应该躲在后面。

    贺一盟去了住院部的特护病房,师奕辰正在病床上躺着,闭着眼睛似是沉睡。

    而他的母亲在外面打电话,言语之间满是合同生意,她见到贺一盟到来,挂了电话客客气气道:“贺医生。”

    贺一盟微微点头,询问道:“奕辰感觉怎么样?”

    陈胜男一笑,眼里闪过一道光,道:“多亏了贺医生,辰辰做完手术后健康多了。现在出了这档子事,说是胸闷。我实在不放心,就让他来这住几天。”

    陈胜男话里话外带着另一种意思,你救了我们孩子,我们感激!可弄摔了我们孩子的人,我们也绝不放过!

    贺一盟哪里听不出来?他顿了一下,道:“关于我的学生进老人病房的事情我也给您道个歉,是我让他去的,思虑不周,还请原谅。”

    面对师家,贺一盟赫然将整个事情扛在了自己身上!

    “奕辰摔倒的事情也是偶然,我会和院方做出解释。请你们放心,我们绝对对任何一个患者负责。”

    说完这话,贺一盟才进了病房。师奕辰闭着的眼睛已经睁开,他似流光一样的眸中印着贺一盟的身影,缓慢开口道:“贺医生……”

    贺一盟记录监控仪上的数据,然后看着师奕辰。

    师奕辰一笑,想要坐起来,道:“贺医生是有什么事吗?”

    此时陈胜男并未进入病房,干净整洁的特护里面只有贺一盟和师奕辰两个人,他抬眼看着师奕辰,眼里带着漠然。

    师奕辰从未见过这样的贺一盟,在他的接触中,贺医生虽然冷清,但却是极有人情味的。从没有像这样过,眼里满是冷漠。

    那一瞬间师奕辰觉得惶恐,他缓缓抬起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又道:“贺医生……”

    “一盟……”

    “别这样叫我!”贺一盟冷声回应着师奕辰。

    师奕辰脸色刷白,然后挤出一丝微笑,道:“嗯,我也觉得这样叫贺医生不好听。”

    他的容貌在阳光下更显美丽,苍白虚弱又如同水晶娃娃。贺一盟深吸一口气,看着师奕辰,道:“顾子乔是我的学生,无论你与他发生了什么误会……我都会护着他的。”

    师奕辰渐渐收了笑,看着贺一盟。

    贺一盟张嘴,终是道:“不要让我后悔……把这颗心脏给你。”

    他说完这句,室内便静了。师奕辰低下头,沉默不语。

    贺一盟转身离去,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低沉的声音:“只是……学生吗?”

    贺一盟加快脚步,离开了病房。

    顾子乔骑小黄车到医附院门口,门诊大楼里还是人潮攒动。午休刚过,新一轮门诊叫号开始,所有人都变得繁忙了起来。

    贺一盟今天没门诊,顾子乔绕过门诊大楼,直奔住院部。

    顾子乔只想找到贺一盟,却没想在一楼被人拦了下来。

    “顾医生?你是顾医生吧!”

    顾子乔抬头一看,是一个中年女人,女人头发盘在脑后,气质温婉出众,一脸激动看着顾子乔。

    “……您是?”顾子乔一时想不起来,以为她是贺一盟的某个患者。

    中年女人一笑,道:“总算见到顾医生了,妈!这是顾医生!”

    女人朝远处喊到,顾子乔转头一看,见一个年轻人扶着一个老太太缓缓走来。

    办公室。

    郑军看着贺一盟,忧愁道:“小贺,你想好了?真要把这件事顶下来?”

    “本来就是因我而起,”贺一盟道:“算不上顶。”

    郑军皱眉,继续劝道:“现在是晋升的关键时刻,你要是出面,恐怕……”

    贺一盟何尝不知?他叹了口气,道:“我本就……不想去争什么。”

    郑军看着眼前前途无量的年轻人,他沉稳、年轻,他的医术高明,更重要的是他有一颗医者的心。

    “不过我不能离开这里,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没弄清楚。”说这话的时候,贺一盟的眼眸逐渐变得深邃,似有什么风暴掩藏在其中一般。

    郑军点头,道:“这个忙我帮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