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五十四章吵架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54

    贺一盟没想到顾子乔能这么生气,诧异地看他。

    在他的印象里,小孩一直比较软棉。而现在的神情,竟然有点像他哥?

    贺一盟皱眉,想要平复顾子乔得情绪,道:“你先……不要激动,我们很冷静的谈一下这个事情。”

    “冷静不了,”顾子乔看着贺一盟,就像遭遇了背叛一样道:“没办法冷静。”

    贺一盟叹了口气,道:“你得给师奕辰道歉。”

    “凭什么啊!”顾子乔激动道:“你知道他说什么吗?他先出言不逊,凭什么是我道歉?他走在路上摔了一跤也是我的错?”

    面对外人,顾子乔理都不想理。可坐在对面的人是贺一盟,贺一盟让他给白莲花道歉?

    想得美!

    顾子乔冷笑。

    贺一盟见顾子乔如此不配合,忍不住皱眉,心想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于是问:“他说了什么?”

    “他!”顾子乔一下说不出话来了。

    他总不能告诉贺一盟这是一场属于情敌之间的战争吧?

    “嗯?”贺一盟挑眉,看着顾子乔。

    顾子乔生气,道:“你别管他说什么!反正他说的话我不愿意听!”

    贺一盟有些头疼,看顾子乔气得脸都成了包子,他也觉得有些好笑,但好笑中更多是无奈。贺一盟叹了口气,继续道:“那你就要给他道歉。”

    “我不!”顾子乔再次道。

    “他是一个病人,你是一个医生。无论发生了什么,你都应该以一个不偏颇的态度去面对病人。”贺一盟试图给顾子乔讲道理,道:“你能理解吗?”

    可顾子乔却拒绝配合,油盐不进道:“理解不了!”

    贺一盟终于不耐烦了,道:“你这个样子我们没法沟通,你想清楚前先不要去医院了。”

    顾子乔气翻了天,站起来大吼道:“不去就不去!谁稀罕去一样!”

    说完,大步走回房间,砰一声关上了房门。

    贺一盟还没有见过顾子乔发这么大的火,当即有些吃惊,想了想又觉得自己态度没问题,便皱起了眉。

    他能理解在这件事中顾子乔觉得自己没有做错,可别人理解不了。顾子乔将来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医生,在某种情况下,他必须摒弃自己的憎恶。

    如果学不会这一课,他终将无法成长。

    贺一盟深深叹了口气,一口喝完了火辣的姜茶,进了书房。

    隔壁,顾子乔躺在床上,对着枕头发脾气。

    他活了两辈子跟谁说过对不起?

    真是仗着自己喜欢他就胡作非为!

    顾子乔锤了一拳头枕头!闷闷不乐。

    他偏偏就不说!他才不想去看白莲花的嘴脸,说不定人家一装可怜学林妹妹捂胸口,让贺一盟抱抱呢!

    想到这,顾子乔又是一阵生气。

    而隔壁的贺一盟一边用电脑刷微博一边打电话,微博上这件事被有心人花钱上了头条,影响很不好。医院官方微博底下一片问责声,虽然也有人看视频站顾子乔这一边,可一旦被人带了节奏,就难解决了。

    贺一盟也知道,今晚不把事情敲定好,明天杜保全的动作恐怕会更多。

    其实这件事说是顾子乔牵扯了自己,不如说是自己连累了顾子乔。贺一盟心知肚明,杜保全早就想找个机会排挤自己。如果今天随便是另一个人摊上这事,科室肯定要做主护下自己人的。

    也正是杜保全的推波助澜,才使这件事可以发酵到这种程度。

    贺一盟叹了口气,他不让顾子乔去医院,是因为自己也想不到医院里会发生什么。

    南城的另一角。

    市政的小院里,干部楼修的大气亮堂。郑夫人拿着儿子给买的平板,笨拙的学着刷微博。

    “妈!你看!这样这样!”年轻人快速在上面划拉几下,出现南城本地新闻:“这就可以看新闻了!实时!便捷!快速!你快试试!”

    郑夫人晕头转向,又对年轻人的东西好奇,试探性的哗啦了几下,突然顿住了。

    年轻人还以为他妈遇到了什么难题,道:“怎么了?”

    郑夫人点开一条微博,年轻人顺势看了一眼,乐呵道:“哟,这不是医附院吗?还发声明了?”

    说着,他戳了一下平板,点开了视频。

    视频是一段监控画面,上面记录了事情经过,而医附院官方申明表示见习生与患者没有肢体冲突,纯属意外。

    “又是讹人呢吧?”年轻人一边说,一边关了视频,点进下方相关新闻里。

    那也是一段视频,却与医院发出的声明截然不同,是一个剽悍女人在走廊里对着个小医生喋喋不休的录像。

    郑夫人突然一皱眉,道:“儿子,这个人……这个医生是救你奶奶的人啊!”

    年轻人愣了一下,道:“啊?”

    郑夫人暂停视频,画面停止到了顾子乔得脸上,她道:“错不了错不了!就是他给你奶奶做了心脏复苏,要不然你奶奶……”

    年轻人一听,皱起眉头,点开底下评论,看到不少骂声。

    “哎哟!怎么都这样啊!”郑夫人道:“这个小顾医生是好人啊!儿子你快给你爸爸打个电话,让他给关院长打声招呼。”

    “网络暴力,”年轻人给他妈解释道:“这软件只有一个不好,键盘侠太多了!”

    “什么侠?”郑夫人没听懂。

    “没事没事,”年轻人眼睛一转,道:“这种事还是别给爸添麻烦了!这一阵奶奶不是刚好要复查吗?不如明天我陪你们一起去,顺便给关院长说一声。”

    郑夫人忙点头,道:“也好……不过你说话顶用吗?”

    年轻人大怒,道:“妈!我好歹也是……我爸的儿子!”

    郑夫人忍俊不禁,看着儿子又忍不住有些骄傲,道:“行行行,你最厉害,你比你爸还要厉害。”

    年轻人一昂头,道:“那可不!”说完,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母子俩笑做一团,安排了司机明天前往医附院。

    ……

    状元府邸。

    贺一盟打完电话出来已经不早了,他今天连做手术,精神状态有些疲惫。他去洗了个澡提神,从浴室出来路过顾子乔房间的时候,忍不住敲了敲门。

    门里面的顾子乔本来闭眼睛躺着,一听敲门声,眼睛顿时睁大。

    不过他没吭声,贺一盟接着敲门,顾子乔有些得意洋洋。哼,到头来你还不是得哄我!

    敲门声停了。

    顾子乔惊了一下,赶紧从床上爬起来,这就不哄了??

    他蹑手蹑脚走到门口,侧耳停了一下,果然没听到什么动静。顾子乔出离愤怒,自己还在生气好吗!敲几声门就放弃了?一点诚意也没有!

    他一把拉开门!

    贺一盟依靠在主卧和次卧中间的墙壁上,厅中的等都关了,只有卧室的灯光打在他的身上。

    医生刚洗完澡,头上还带着水汽,身上则有股好闻的味道。顾子乔恍惚一下,然后坚定态度,不客气的看着贺一盟。

    贺一盟道:“我只是来提醒你吃药。”

    顾子乔:“……”你就没有一点想要哄我的意思吗?

    如此少男心的大少爷,也是没谁了。

    贺一盟说完喝药就回房关门了,留着站在原地的顾子乔郁猝。他生了两秒闷气,叹了口气,去客厅给自己冲药。

    打开厅里的灯,他一转身,看见饭桌上放着一杯还冒热气的冲剂水,一旁放着几粒药。

    顾子乔走过去,喝了药,又把杯子冲洗干净。

    哼,这就想骗我不生气?没门!

    他一边想着,一遍脚步轻快往房间走,眉眼间也带了点笑意。

    贺一盟说了不让顾子乔去医院,早上便真的没叫他。

    顾子乔还是八点接到了电话,让他起来吃早餐和药。顾少爷拿了手机在床上坐了一会,晕晕乎乎起来。餐桌上放了早饭和药,他一边吃一边想,也不知道自己和贺一盟现在算是个啥关系。

    根据他对贺一盟的了解,那个人绝不是什么暖男中央空调,这么对自己……是不是也算是对自己有几分意思?

    顾子乔这么一想,昨天的郁闷一扫而空,只觉得他贺医生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他吃完了早饭给岳阳回了信息,没想到岳阳很快就打了回来,道:“乔哥乔哥!你咋又惹出事了?”

    顾子乔眉毛一皱,道:“什么叫我惹出事?这是碰瓷好吗?”

    岳阳被碰瓷逗笑,道:“中午一起吃饭说说呗?现在我认识的人都替你不值呢!院办肯定不会怪你的。”

    顾子乔闻言忍不住勾起嘴角,果然群众的眼光都是雪亮的,他道:“病没好在家养着呢,今天不去医院了。”

    岳阳又乐呵呵说了两句,两人的语气轻松,丝毫不知道将要面对什么。

    中午十二点,医附院官方出了内部处理结果,虽然只是一条内部微信消息,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院办经过讨论,决定取消顾子乔见习生资格,并永不录用。同时将事情提交医科大,希望校方严肃处理。

    消息一出,本准备去吃饭的贺一盟当即转身,敲开了院办的门。哈哈哈哈两人根本吵不起来架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