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五十三章护短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53

    贺一盟做完手术,看着床上躺着的病人,有点想家里躺着的那个。

    看起来身体挺好,没想到一场感冒就趴下了……

    贺一盟摇摇头,去洗手换衣服,消毒水打了一半,听一边的护士讲:“贺医生,您那个见习生好像出事了。”

    贺一盟皱眉,道:“什么?”

    “反正您赶紧去看看吧,说是打了病人。”

    顾子乔打病人?

    贺一盟吓了一跳,加快洗手速度,换了衣服去拿手机。

    微信里果然炸了,贺一盟大致看了同事发来的事情经过,快步往院办走去。

    院办,涉事的顾子乔、郝欣站了一排,杜保全、程建波以及孟国则站在另一溜,剩下的是师奕辰的小姑师美娟,以及院办的负责人李医生。

    师美娟控诉道:“是他们没注意医疗卫生对不对?老人刚做完手术抵抗力差,病菌传染了怎么办?也是他把我侄子带出去说话,结果我侄子摔了是不是?我们家不差钱!就要个公道!”

    李医生负责这类工作,打交道的人多了,一见师美娟这么说就觉得事情难办。出了医疗纠纷能赔钱就能解决,这上来就说不要钱,那怎么解决嘛!

    师美娟恨恨看着顾子乔,冷声道:“反正现在网上已经吵开了,你不给我个公道……哼哼。”

    郝欣没忍住,张嘴就要说话,被孟国扯了一把,道:“师女士,话不能这么说。小顾是好心帮你忙,他今天生病请了假,本可以不来的。”

    “我不需要他帮忙!你帮我忙经过我的允许了吗!”师美娟喊道。

    “大家先不要吵。”李医生头疼,这事说好解决也好解决,家属不就要个公道吗?给她就是了:“我们的医生确实做得不足,但是您看,小顾是我们这里的见习生,我们最多能做的就是取消他的见习资格,您还要什么公道呢?”

    师美娟条件反射瞥了眼杜保全,杜保全目不斜视,师美娟道:“光取消资格就完啦?过一阵再出来害人?要我看像这种人就不能当医生!你们不是医附院吗?反应到学校去!给他记大过!”

    学生生涯记过,事情还涉及医德,一旦写到档案上,顾子乔以后的路就难走多了。

    李医生扫了眼全程没说话的顾子乔,又看了看一直没表态的杜保全,心里有了思量。

    除了一个孟国之外,没人护着他啊。

    可处理一个学生也不是件小事,李医生知道培养一个医生有多难,犹豫道:“我们和学校是两个部门,学校那边不归我们管。”

    “那你们就等着!”师美娟不客气道:“等我侄子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再来处理吧!”

    李医生的头又开始疼了。

    “小顾,你先给病人家属道个歉。虽然你没推他,但病人毕竟摔倒了嘛。”杜保全出来打太极,字字藏针。

    师美娟果然像是受了提醒一样,咬牙道:“怎么?他一个医护人员,非要把人推倒才算犯错?”

    李医生赶紧道:“您先别激动!这样,我们再联系联系校方,一定给你个满意的答复,怎么样?”

    话音一落,院办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贺一盟行色匆匆,身上一件白大褂,眼神犀利,道:“不用联系了。”

    顾子乔看到贺一盟,突然就委屈了。

    都是你招惹了个白莲花,害我……害我吃醋。

    顾子乔闷闷不乐。

    这幅神情落到贺一盟眼中,当即被理解成了受冤枉委屈,贺一盟上前两步,对着师美娟道:“您是病人家属吧?”

    师美娟显然是见过贺一盟的,知道自己家的两场手术都是这位医生做的,态度上便有些软化:“贺医生,是我。”

    贺一盟点点头,道:“顾子乔是我的学生,我先给你说声对不起。”

    师美娟张了张嘴,没说出话。

    她想起之前师奕辰做手术,进手术室前,拉着她哥的手道:“爸爸,万一手术失败了,你也要感激贺医生,好吗?”

    又想起自己亲妈做手术,老人家道:“贺医生是个大好人啊,他救不了我,就没人能救我了。你们要记住,贺医生永远是咱们师家的恩人。”

    师美娟有些不确定了,她低了一档声音,道:“哎……贺医生,哪用你说对不起……您千万不要这么说。”

    贺一盟收回视线,看也没看杜保全,对着李医生道:“李医生,这件事成因很复杂,我觉得不能贸然下定论。”

    李医生当然认识医院的活招牌,又见他一来病人家属就软化了态度,当即道:“对对对,这件事最终结果还要经过调查!”

    他平时够忙的了,如果能大事化小,谁不愿意呢?

    杜保全不愿意。

    但他没说,只是一笑,道:“既然贺医生开口,那么姑且不谈与学校联系的事情。可这个见习资格……”

    他似笑非笑看了眼师美娟。

    师美娟一下回神,道:“对!这种人不配当贺医生的学生!”

    “配不配,是我说得算。”贺一盟突然道,他看着顾子乔,表态:“我觉得这个学生很好,他应该在这里完成他六周的见习。”

    顾子乔看着贺一盟的眼睛,在里面看到了坚定。

    他深吸一口气,觉得保护在自己面前的贺一盟帅呆了。

    三方僵持了下来,李医生道:“这样吧,今天也不早了。大家先回,明天一上班,我们设立专门的小组调查这件事,家属觉得怎么样?”

    杜保全眼睛一眯,拖延时间对双方来讲都是个机会。如今贺一盟执意要保顾子乔,恰好合了自己的心意。

    于是他道:“李医生说得也是,师女士,要不然咱们先休息休息,回去看看病人?”

    师美娟见状,松了口道:“也不是不行!但你们必须要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李医生听到这话十分开心,道:“一定一定。”

    杜保全点点头,先带着程建波走了。师美娟哼了一声,自己走了。贺一盟看了顾子乔一眼,也转身出了院办。

    顾子乔顾不上其他人,赶紧跟上他一萌。

    一路上贺一盟一言不发,径自回了办公室。顾子乔跟着进去,犹豫了一下,反锁上了门。

    贺一盟脱了白大褂准备换上风衣外套,顾子乔低头靠门在门口站着。

    一萌竟然一句话也不说……他生气了吗?可自己什么也没有做错啊。

    顾子乔想着。

    贺一盟换好衣服,叹了口气,看着堵门的顾子乔,道:“走吧,回家。”

    顾子乔抬头,在商场上挥斥方遒的他终于忍不住,道:“我没推他。”

    贺一盟点点头,不在意道:“我知道,今晚出去吃吧。”

    顾子乔狐疑看着贺一盟,道:“你……你不问我?”

    贺一盟低头盯着顾子乔看了几秒,突然一笑,道:“是要问你,感冒了为什么还乱跑?不知道自己抵抗力差医院病菌多?”

    顾子乔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好像是吃到了西瓜最中间的那一口,甜进了骨子里。他看着贺一盟,吸了吸鼻子,道:“对不起……”

    贺一盟顿了一下,道:“不要给我说对不起。”

    顾子乔突然就笑了,一下午的沉重心情总算解决。两人开门出去,走廊里遇到了郝欣和孟国,贺一盟停下脚步,对两人道:“要一起去吃饭吗?”

    孟国赶紧摇头说要回家带孩子,郝欣则道:“今晚值班。”

    两拨人告别,贺一盟开车带顾子乔到状元府邸旁边的小餐馆要了清淡的菜,又给顾子乔要了份瓦罐炖汤。

    顾子乔忍不住开始叨叨叨,给贺一盟讲着自己是如何被坑,举双手说自己绝对没有碰到师奕辰。贺一盟一直没说话,直到吃完了饭回家,他对顾子乔道:“你先去换衣服,我们谈谈。”

    顾子乔一愣,第一反应这是不是已经过去了吗?怎么还要谈?

    危机感一下子就上来了,贺一盟转身去厨房烧水,顾子乔只好回了卧室换衣服。他磨磨蹭蹭不愿意出来,本以为贺一盟已经原谅了他,怎么回家了整这么一出?

    顾子乔知道,贺一盟是个非常认真的人。他说谈一谈,就是要大谈特谈的意思。

    然而拖延之术不是办法,贺一盟亲自来敲门,顾子乔只好不情不愿出了门。打定主意一会无论怎么样都装可怜,先在贺一盟面前服个软。

    他是要追男神的人!能屈能伸!

    桌上摆好了两杯冲好的姜茶,贺一盟拿了小凳子坐在茶几对面,顾子乔只好坐在沙发上。

    “今天你给我说了声对不起,”贺一盟缓缓开口,道:“可是你不应该给我说这句话。”

    顾子乔拿着姜茶,为了缓解尴尬,抿了一口。姜茶带着红糖,虽然甘甜但味道很冲,顾子乔不喜欢这种口味。

    “我看了视频,你没有推师奕辰,但是你们发生了争执。”

    “顾子乔,你是以一种什么身份,和一个做完心脏移植手术三个月的人去发生争执的呢?”

    顾子乔抬头,不可置信看着贺一盟,他的医生正在为了一个白莲花质问他?

    不是说好了没关系的吗?不是应该死站在他这边的吗?

    顾子乔愤怒了,他道:“你觉得我是为了谁?”“我可以对他进行思想教育,你不行。”——贺一盟

    好了,贺医生可以是很护短了。

    明天又周一啦呜呜呜!要个么么才能满血复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