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五十二章栽赃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52

    被众人围着的师奕辰脸色煞白,十分费力地开口:“顾医生……不是有意的。”

    顾子乔差点就被气笑了!白莲花威胁人不到位,装起白莲来果然是一流好手!看看人家都说什么?既不说自己推了也不说自己没推,而是说自己不是有意的?

    这话一出,就算顾子乔没动手,也被人先入为主了几分!

    家属还在哭天喊地,程建波医生迅速跑来,道:“怎么回事?”

    师奕辰小姑毫不留情道:“你们这个医生把我侄子推到地上了!我侄子刚做完心脏移植手术啊!”

    程建波脸色顿时变了,恶狠狠瞪了眼顾子乔,吩咐一旁的护士道:“先把人抬到床上,你感觉怎么样?”

    医生来了,师奕辰也不端着拿着,一副很难受的样子道:“胸闷,胸口疼……”

    这两点可谓是最常见的临床症状,诱导这两点发生的病因太多,可谓是万金油。

    有护工抬着师奕辰到了移动床上,程建波让人给师奕辰戴上心率监控,初步检查无误后,转身对顾子乔破口大骂道:“你身为一个医护人员,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众人的注视下,他毫不留情面。

    顾子乔神情冷淡遭着这无妄之灾,师奕辰小姑在一边添油加醋连他感冒的事情都说了出来。程建波一边安抚病人,一边对顾子乔道:“这个事情必须严肃处理,你先去办公室写检讨!”

    郝欣在外面焦急地看着,程建波连事情问都没问一句,这是要坐实顾子乔的行为啊!

    贺医生去上手术,郑晓薇请假,连叶楚婷也不在。郝欣干着急半天,一下决心,给正在门诊的孟国医生发了信息。

    她刚发完,就看顾子乔慢吞吞往办公室走去,走到她身边的时候,飞快道:“用手机去录刚刚的监控,快!现在就去!”

    说完这话,顾子乔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继续往前走。郝欣一愣,捏着手机飞快往保卫科跑去!

    她隐隐觉得这件事情……麻烦了。

    师奕辰检查并无大碍,可“心脏移植、被推摔跤、胸闷心口疼”这些关键词足以让顾子乔遭殃。顾子乔只能先证明自己清白,让郝欣去拍监控。就怕晚一步,让有心人把证据清理了。

    程建波将他“押送”到办公室门口,横着粗眉毛道:“你在里面好好反思一下!”

    顾子乔知道与这人多说无益,解释都不解释一句,开门进了大办公室。

    而程建波则转身,往杜保全的办公室走去。

    杜保全今天既不出门诊也没有手术,刚刚和片区医药代表谈完话,浑身舒畅。

    程建波敲门的时候他正在泡茶,茶水雾气氤氲而上,让室内添了几分暖意。

    “进。”杜保全道。

    程建波进门先笑,一脸讨好,然后道:“杜医生……刚刚住院部发生了一些事,我们有个见习生啊,把刚做完心脏移植的病人推倒在地了。”

    见习生?科室里还有哪个见习生?杜保全眼睛一下就亮了,嘴上却关心道:“病人怎么样?有没有大碍?”

    程建波赶紧道:“病人尚且稳定,不过胸闷心口疼。”

    杜保全将茶杯中的水过滤一遍,道:“这个事情……要严肃处理啊。”

    程建波跑来就是来邀功的!他医术一般,钻研人心却钻研的极好。程建波看杜保全的神情,道:“那我们……取消见习生资格?”

    杜保全神色如常道:“建波啊。”

    程建波一听这是杜保全有话要说啊!

    “一个见习生能做出打病人这种事,这是医德败坏啊!他现在就敢打病人了,以后真当了医生,不得把手术刀故意放病人肚子里吗?”杜保全悠悠道:“像这种人啊,是没有资格做医生的!”

    程建波一听,明白杜保全是想把事情搞得越大越好。他本觉得不至如此,但杜保全如此明示,如果不按要求做,倒霉的就是自己了。

    于是程建波满脸堆笑道:“好的!我知道怎么处理了。”

    杜保全点点头,夹过一杯茶给程建波,道:“建波啊,喝茶。”

    程建波哪敢不接?他接过茶水抿了一口,又听杜保全若有所指道:“这学生教不好啊,老师也有责任……”

    杜保全将茶杯放下,笑道:“你说是吧?”

    程建波一脸明白明白。

    另一边,郝欣跑到监控室,张嘴就道:“大哥!我是胸外的护士,铭牌在这呢!快帮我调一下住院部六楼的监控视频!”

    保安大哥一脸吃惊看着她,道:“我们这是不能随意调监控的,你要拿咱们院办的批条。”

    郝欣一跺脚,眼睛一瞪,道:“人命关天的事情啊!快点!我急!”

    保卫科平时和医生护士不属于一个部门,保安大哥一这么听就有些犹豫。郝欣怕拿不到证据,桌子一拍,豁出去道:“你知道我是谁吗?耽误了事情付得起责吗!这事处理不好,比医疗事故还要严重!“

    保卫科的人一听这话,相互对视一眼,开始给郝欣调监控。而郝欣则捏着手机,打开了录像。

    ……

    顾子乔一个人待在办公室,心想这次事情估计不会简单解决。

    他有点后悔,觉得自己不应该在私底下和白莲花谈话。要是站到人群中,不信白莲花还会这样作妖。

    顾子乔面无表情,程建波的意思某种程度上代表了杜保全的意思,他自己倒不要紧,就是怕牵扯到贺一盟。

    怕什么来什么,几分钟后,程建波进门,看着顾子乔,道:“你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吗?这件事必须严肃处理!”

    顾子乔看着没关紧的门,抬头,道:“我没有推师奕辰,如果你非要认定,请拿出我推他的证据。”

    门留了一条缝,外面不时有路过的人。顾子乔不知道郝欣有没有成功拿到录像,只能先下手为强。

    程建波眼睛一眯,本来就觉得顾子乔不是个好对付的。现在看他不卑不亢,且毫无怯态,顿时觉得这事难办。

    两人心里都有自己的心思,程建波冷笑道:“证据?那么多人看着不是证据?且不说万一他投诉到院办,咱们全科室奖金都要泡汤!你知道一个心脏源有多么难得吗?器官捐献工作多么难做吗?你是一个医学生!‘健康所系,性命相托’你都忘到脑后了吗!”

    程建波越说声音越大,门后也渐渐围了不少人。他从道德制高点来打压顾子乔,再一次回避实事,而门外面偷听的病人家属们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其中的逻辑漏洞,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主导权被敌方掌握,顾子乔冷静想着对策。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两人条件反射往门口看,气喘吁吁的孟国医生道:“这是怎么了?”

    顾子乔眼睛一亮,而后就看到了焦急的郝欣,知道这是搬来救兵了。

    孟国和程建波同级,可孟国医生生涯便是从医附院开始的,而程建波是后来转院过来的。相比之下,孟国的资历要比程建波大那么一点。

    程建波见孟国要护顾子乔,又想到杜保全给自己派的任务,一狠心,道:“孟医生来了?正好啊!这学生犯了错误,我刚刚已经给院办打了招呼,叫我们严肃处理。”

    孟国本来在出门诊,收到郝欣短信的时候恰巧在看最后一个病人。送走病患后没耽搁就跑了过来,路上遇到了从保卫科回来的郝欣,两人一碰头,孟国算是明白了怎么回事。

    贺一盟在手术,孟国也知道顾子乔是他的宝贝学生,便毫不客气出头道:“什么事情都讲究实事求是,我怎么听说不是这样呢?郝欣!你把录像给程医生看看!”

    被点名的郝欣叫了一声,拿着手机嚷嚷道:“刚刚一出事我就去看了监控,这怎么看也没看到小顾推病人的画面啊?这可事关我们医院的名声,不能乱说啊!”

    程建波没想到他们还有这一手,一个没反应过来,顿时哑巴了。

    孟国视线扫了眼顾子乔,又看着办公室门外围着的家属们,温和笑笑,带着几分安抚道:“如果真的是顾医生的错误,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可如果不是,我们也不会让任何一个人污蔑一个尽职尽责的医护人员。”

    “说得好!”

    人群后来传来一个声音,程建波心里一喜,顾子乔则条件反射的皱眉。

    杜保全越过人群,似笑非笑看着孟国和顾子乔,对家属们道:“孟医生所说的,便是我们医院的态度。医附院一直以来以救治每一个患者为己任,胸外科更是连续几年被评为优秀科室。请大家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顾子乔听着这话,忍不住眯了下眼睛。

    杜保全表面上似乎是维护自己,可说什么会给家属满意的答复,难道……他已经见过师奕辰了?

    病人确实摔倒了,万一咬死自己,那自己也难脱身啊!

    再加上杜保全推波助澜……

    顾子乔不敢往下想去。

    ps:“健康所系性命相托”——医学生誓言第一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