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五十章生病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50

    顾子乔不顾师奕辰的视线,笑吟吟拉着贺一盟要走。

    师奕辰脸色几变,最终笑了一下,对贺一盟道:“那贺医生我们明天见。”

    顾子乔忍不住吐槽这人明天竟然还要来,也不想搭理他。贺一盟点点头,终是没说什么,跟着顾子乔走了。

    出了门诊大楼顾子乔才松口气,然后就觉得嗓子疼,脸也忍不住皱成了一团。

    他眼巴巴看着贺一盟,像是在控诉一般。

    贺一盟有些无奈,他不知道小孩有没有听到办公室的话。不过一生病脾气就不好……让他想起了小孩他哥。

    “张嘴。”贺一盟道。

    顾子乔:“???”

    片刻后他反应过来,张大嘴“——啊”。贺一盟拿手机打灯看了看,道:“肿了,你先去车上,我去拿点药。”

    说着,他便把车钥匙给了顾子乔。

    顾子乔拿着钥匙,慢吞吞往停车场走,心想贺一盟这是关心自己呢。

    不过他是只关心自己呢?还是所有人都关心?

    顾子乔郁闷了起来,今天师奕辰的表白,贺一盟虽然没同意,可也没拒绝啊!

    而且他明显能感觉到,贺一盟对白莲花的态度是不一样的。具体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出来。

    就是感觉……要是别人这么对贺一盟讲话的话,以贺一盟的个性肯定会一口回绝。

    他家一萌可是直男诶!回绝一个男人的告白不是正常的吗?那为啥贺一盟不回绝白莲花呢?

    莫非贺一盟对白莲花……

    顾子乔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心情更加不好了。他臭着脸上车,也不往副驾走,直接开了后排的门。

    贺一盟揣着消炎药回来看到空荡荡的副驾时还愣了下,接着便在后座看见了顾子乔。他拉开车门坐上去,把药放在一边,扭头道:“怎么了,不舒服?”

    顾子乔点点头,道:“嗯,想吐。”

    贺一盟皱眉,道:“想吐?不是不烧了吗?”

    顾子乔面无表情道:“哦,可能是恶心的话听多了。”

    贺一盟:“……”

    贺一盟转身系好安全带,不再理会顾子乔。顾子乔皱眉一想不对劲,赶紧补充道:“我不是说你!”

    车缓缓启动,贺一盟关了窗户开了空调。

    热风吹在身上暖洋洋的,顾子乔反应有些迟钝。他担心贺一盟以为自己觉得他恶心,又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继续干巴巴道:“那什么,我不反对同性恋,恋爱平等。”

    车内一片寂静。

    顾子乔觉得很丧,只能靠着窗边,看熟悉的街景从自己身边一一划过。

    有人跟贺一盟表白了……

    这种心情混杂着憋屈无奈生气愤怒,仿佛他细心呵护很久的白菜突然就被别的猪盯上了。偏偏他还不知道白菜怎么想的,是想被他摘呢还是想被猪拱?

    一路沉默到了家,顾子乔低头跟着贺一盟进门。他想起来两人还没吃饭,便道:“我……贺哥想吃什么?今天简单弄点吧。”

    西红柿炒鸡蛋这种菜他还是会做得,再加一个干煸豆角,应该不会露馅吧?

    谁想贺一盟叹了口气,从抽屉里拿出温度计,道:“你先量体温。”

    顾子乔只好乖乖夹着温度计在沙发上坐好,贺一盟开了空调,屋子里没一会就暖和了起来。

    五分钟到了,顾子乔拿出温度计一看,三十七度八,低烧。

    贺一盟递给顾子乔热水,道:“先喝了水去床上躺着,今天我来做饭。”

    顾子乔可怜兮兮看着贺一盟,道:“贺哥,你在生我气吗?”

    可能他自己都没意识到,因为低烧的缘故他的脸有点红,眼角也红红的,好像被人欺负了一样。

    贺一盟道:“没有……我没有生气。”

    顾子乔这才觉得松了一口气。

    乖乖喝了水回床上躺好,顾子乔没关门,听着远处贺一盟在厨房忙碌的声音出神。不知过了多久,挽着袖子的贺医生端着碗热腾腾的汤面条过来,道:“嗓子不舒服吃点流食吧。”

    他将面条放在床头柜上,又看了看顾子乔,道:“吃完饭休息一会吃粒消炎药,多喝水,如果晚上还烧的话再吃退烧药。”

    面条煮成了糊状,加了荷包蛋和青菜。贺一盟怕他嫌味道淡,又点了两滴醋。

    “你自己能吃吗?”贺一盟看顾子乔。

    顾子乔不想在床上吃饭,道:“要不然还是去客厅一起吃吧……”

    贺一盟思索两秒,点了头又拿起那碗面条往外走。顾子乔慢吞吞下了床,穿了个外套去客厅。

    两个人坐在餐桌前,面对面吃了饭。

    顾子乔这才发现,贺一盟煮面的水平似乎还不错?他一边吃一边看着贺医生发呆,等饭吃完,天都黑了。

    贺一盟洗了碗,劝他回房间睡觉。

    可顾子乔不想,别人是生病虚弱要休息,他是越生病越想折腾。他可怜兮兮看着贺一盟,道:“我睡不着。”

    贺一盟愣住,一股熟悉感扑面而来。

    和他哥真是一个样。

    贺医生心想。

    可贺一盟觉得自己能拽着joe按在床上,却不忍心对顾子乔下手,他叹了口气,道:“那你想干什么?”

    顾子乔眼睛一亮,道:“上周有几个问题没想明白,贺哥给我讲讲?”

    贺一盟略一犹豫,道:“好。”

    贺老师讲起课来毫不枯燥,顾子乔一连问他好几个上周门诊见到的病例。贺一盟对疾病的判断总是迅速而准确,这让顾子乔心悦诚服。

    可惜等到晚上十点,贺一盟便停下了讲解,对顾子乔道:“准备休息吧。”

    顾子乔只好恋恋不舍的点头,也搞不清楚他是不舍贺一盟的知识储备,还是不舍贺医生低沉性感的嗓音。

    睡前顾子乔又量了次体温,温度降到了三十七度。而发烧所带来的症状后知后觉来临,顾子乔开始觉得四肢酸软无力,躺在床上不想动。

    这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一早贺一盟来敲门,顾子乔觉得嗓子不疼了,鼻子却开始堵塞。

    贺一盟皱眉看他,顾子乔双眼无神,被强迫塞了体温计。五分钟后拿出来一看,三十八度。

    发烧让顾子乔像被一堆丝线缠绕,脑子不太灵光。贺一盟下楼买了稀饭给他,又看着他吃了退烧药,道:“今天帮你请假,在家休息吧。”

    顾子乔吞了药片,迟钝地点点头。他躺在床上裹着被子,又热又冷。

    “贺哥……”顾子乔软绵绵叫道。

    再不走又得开车的贺一盟:“?”

    顾子乔扁扁嘴,道:“贺哥……”

    也不干什么,就想叫叫。

    贺一盟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一个小病患,小姑娘只有五六岁,每次吃药都要撒娇,软绵绵叫叔叔。必须贺一盟站在一边陪着她,要不然一点也不配合。

    贺一盟突然有些忍俊不禁,走上前揉了揉顾子乔得脑袋,又帮他掖了掖被角,放低了声音道:“好了,睡吧。”

    顾子乔觉得自己像在做梦一样。

    就算上辈子,贺一盟也没这样对过他啊!

    顾子乔有些头晕脑胀,他还想说什么,却见贺一盟已经走了,还贴心的给他关上了门。

    顾子乔心想,他有点喜欢生病的感觉。

    闭上眼睛又一觉睡了三四个小时,再次醒来的时候顾子乔感觉自己好多了。他量了一下体温,温度终于恢复了正常。

    手机上有来自岳阳还有贺一盟的慰问,顾子乔给岳阳解释一下,打开了贺一盟的消息。

    :醒了吗?中午自己找点东西吃。

    只有短短一句话,但顾子乔却觉得特别暖。他扬起嘴角,给贺一盟回信息。

    :醒了,不烧了,嗓子也不疼了,就是有些流鼻涕。

    发完这条信息他便下床去洗了个澡,将浑身的汗味洗掉,换了干净保暖的衣服,收到了贺一盟的回复。

    :多喝热水。

    顾子乔忍俊不禁,去给自己倒了热水喝。捧着水杯喝完水,顾子乔决定去医院。

    他非常、非常、非常想见到自己的医生。

    穿了外套带了些零钱,顾子乔在小区门口简单吃了份清淡的午餐,步行去了医附院。

    他到医院的时候两点多,郝欣看到他吃了一惊,道:“小乔?贺医生不是说你病了吗?我还说问问你怎么样呢?”

    顾子乔张望一下没看到贺一盟的身影,道:“早上有点发烧……现在好了。对了,贺医生呢?”

    郝欣拿着排班表翻了翻,道:“贺医生今天下午有手术……这个点应该已经进去了吧。”

    顾子乔有些失望,郝欣略带担心看着他,道:“有什么要紧事情吗?没有的话回去休息呗,听你声音还是有些不对劲。”

    顾子乔因为鼻塞,声音有些沉沉的,他闷声道:“没事……在家也无聊,不如过来看看。”

    郝欣笑着摇头,道:“你怎么和贺医生一个样,工作狂。”

    顾子乔一笑。

    护士站的铃声,郝欣一看,道:“哟,七床,你们的病人。”

    顾子乔闻言,心思一动,道:“走,我和你一起过去看看。”

    郝欣点点头,拿着东西和顾子乔飞快往七床走去。顾少爷:你们不懂!生病时最幸福的事情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