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四十九章撞破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49

    第一个患者叫师奕辰。

    贺一盟听到这名字就表现出了几分诧异,当时顾子乔还没反应过来,等人进了办公室,他才发现这人赫然是白莲花。

    搞什么鬼!作什么妖!还挂起门诊来了?

    贺一盟也道:“怎么还挂了个门诊?”

    师奕辰腼腆一笑,还真像朵白莲,道:“我来复查……总不能走后门。”

    贺一盟点点头,从电脑上调出师奕辰的电子病历。可怜顾子乔这边只能看到电脑背部,啥信息也不知道!

    门诊的时候他和郑晓薇一般坐在贺一盟对面,两人帮忙干些叫号收挂号单缴费单的工作。偶尔遇到疑难病例便记录下来,回去自己学习。

    而不出门诊的时候他们会整理电子病程,打印记录归档,这个时候顾子乔才有机会接触到这些病例。

    以前顾子乔觉得这种模式没问题,除了自己想要调查自己的病例比较难外一切都ok!现在却火急火燎,他实在想知道眼前的白莲花是什么来头!

    对面的贺一盟已经开始拿听诊器听心音了,白莲花坐在椅子上,一脸微笑。

    “心跳有些快。”贺一盟收了听诊器,淡淡道。

    顾子乔心里冷哼,见白莲花脸一红,道:“每次见贺医生都会心跳加快。”

    贺一盟没什么特别反应,在电脑上敲打几个字,道:“药有继续吃吗?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师奕辰将自己衣服放好,点头回答道:“有一直吃……目前没不良反应。”

    “三个月……没有出现排斥反应,基本可以放心了。”贺一盟道:“有觉得心悸心慌吗?”

    师奕辰摇摇头。

    贺一盟嗯了一声,道:“恢复的不错,一会去做个心电图和超声检查?”

    师奕辰露出一个小酒窝,道:“好。”

    贺一盟开了单子签字,递给师奕辰,道:“快去吧。”

    师奕辰说了声谢谢,却不走。

    贺一盟疑惑看着他,师奕辰道:“虽然说过很多次了……但还是想对贺医生再说声谢谢。”

    顾子乔简直要被白莲花折服了,忍不住道:“超声那边四点就不做了,你快过去吧,免得今天出不了结果。”

    师奕辰这才正眼瞧了顾子乔,点点头,欲言又止的拿着单子走了。

    这人一走,顾子乔没继续叫号,而是道:“贺哥,他是谁啊?”

    贺一盟一边看电脑一边道:“以前的病人,七月做得心脏移植手术,算是今年恢复状态最好的一个了。”

    顾子乔醋意浓浓道:“哦……”

    贺一盟从电脑上移开视线,道:“怎么不叫号?”

    顾子乔闷闷不乐按了叫号器。

    之后的门诊他一直不在状态,虽然重复机械的工作没出什么错,但那些病人的病症特点他也记不进脑子里。门诊其实是个很能积累知识的地方,以往他都兴致勃勃,但今天做起来却不开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贺一盟检查完了一个病人,顾子乔正准备按叫号器,贺一盟道:“等等。”

    顾子乔抬头。

    贺一盟眉毛微微皱着,脸上带着点不解,道:“你怎么了?”

    顾子乔神情恹恹,提不起兴致,道:“没。”

    贺一盟看了他两秒,道:“你要不要去我办公室休息会?”

    顾子乔有点炸毛!什么意思,见了白莲花你就要赶我走?!他看贺一盟的眼神顿时凶狠了起来,像一只小老虎一样。

    贺一盟叹了口气,突然站起来。顾子乔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自己被一个黑影笼罩。

    下一秒,贺一盟温暖干燥的手掌放在他了的额头上。

    顾子乔愣住。

    “你有点发热,”贺一盟磁性的声音从上方传来,道:“中午忘了叫你吃点感冒药……”

    这声音又带了点懊恼,贺一盟收回手,忧心看着顾子乔,道:“去药房开盒抗病毒,喝了去我办公室休息一会吧,嗯?”

    顾子乔脑袋里晕晕乎乎,自己发烧了?是因为发烧头晕吗……还是因为贺一盟?

    贺一盟拿了办公室钥匙给他,道:“办公室柜子里有薄被,下班我去找你,我们一起回家。”

    最句话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顾子乔在贺一盟的柔声下,小小声“嗯”了一声。

    他拿起贺一盟的钥匙,道:“那我去了。”

    贺一盟坐回了座位,点点头,嘱咐道:“多喝热水。”

    顾子乔:“……”

    贺一盟自己按了叫号器,顾子乔听话的先去药房拿了抗病毒,然后回贺一盟办公室锁好门,用热水冲了药。

    他坐在长沙发上,晕晕乎乎喝了药躺下,过了两秒又想起贺一盟的嘱托,在办公室里搜索着能盖的东西。

    过了几秒,他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床薄被,想了想又把衣架上贺一盟的风衣拿了下来。

    他将风衣裹在身上,然后才把薄被盖上。

    鼻息间全是贺一盟的味道。

    顾子乔觉得头昏嗓子疼,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晚睡得太多,他死活睡不着。他发现自己开始发冷,蜷缩在沙发上紧紧捏着贺一盟的风衣。

    他闭起眼睛开始数羊,迷迷糊糊有了困意,可神智似乎还是清醒的。他想,自己已经很久没生病了,都快要忘掉生病的滋味了。

    除了刚重生到顾子琪身上那场进行时的大病外,这几个月来顾子乔尚未生过病。要放在上一辈子里,那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顾子乔身体弱是娘胎里带来的,他出生的时候就是早产,他妈更因为难产而亡。他在保温箱里住了好几个月,学术上叫做先天不足。可虽然总是生病,顾子乔一直觉得自己是能长命百岁的。

    直到他被查出来了一种罕见的基因病,当肺成为受累器官的那么一刻,他便无法正常呼吸。

    除了移植,再没办法根治。

    或许是冥冥中注定,让他认识了专攻心肺领域的贺一盟。

    顾子乔时常感慨,其实很多事情,都是有定数的。

    回忆着上辈子的事,顾子乔的呼吸渐渐平稳。也许是药效上头,他竟然陷入了浅眠。不过这次他没睡多久,还不到下班时间便醒了。

    顾子乔掏出手机看了看,刚过了五点半,贺一盟应该还在门诊。

    睡了一觉起来的顾子乔脑袋感觉好了点,嗓子却更疼了。他把薄被收好,又拎着贺一盟的风衣看了看。本来整洁的衣服在他的蹂躏下显得皱巴巴,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顾子乔叹了口气,挂好衣服准备去找贺一盟。

    医院到了快下班的时间,人流量明显减少。贺一盟的专家号限量,一般都不会影响他下班。顾子乔赶到门诊的时候刚好六点,叫号区已经没人了。

    他到了办公室门口,刚想推门,便听里面道:“贺医生……”

    白莲花!

    顾子乔一下子就清醒了!

    他缓慢放下手,侧耳听着门内的动静。

    “贺医生,有些话我很早就想跟你说了。”

    白莲花的声音缓缓传来,顾子乔忍不住扒着门缝往里看去。

    门缝里的贺一盟状似已经收好了东西准备下班,师奕辰的手上拿着心电图和超声波,微低着头,脸有些红。

    顾子乔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他便听师奕辰道:“贺医生,我喜欢你,是男女爱慕的那种喜欢。”

    !!!

    顾子乔眼睛瞪得浑圆,忍不住开始咬牙切齿!好啊!他果然没看错,这白莲花果然是把主意打到了贺一盟身上!

    一萌!快拒绝他啊!

    顾子乔恨不得冲上前替贺一盟说。

    可贺一盟……贺一盟沉默了。

    他静静看着师奕辰,没同意也没拒绝,而是道:“回家记得按时吃药。”

    师奕辰一急,抬起头看着贺一盟,眼光带泪,道:“我是真心喜欢贺医生的,从第一眼见到贺医生就开始喜欢了!贺一盟,我以为自己要死了,是你把我救活的。”

    顾子乔气得吹鼻子瞪眼,这人咋这么不要脸呢?他家一萌救活的人多了,要是人人都以身相许,那还不乱了套?

    忍无可忍,顾子乔猛地将门推开!

    办公室的两人似乎都没想到门外有人,不约而同愣了一下。而师奕辰看到顾子乔的时候脸上闪过一丝慌张,继而咬着唇不说话。

    顾子乔当什么都不知道,笑道:“诶,贺哥还没看完?这位患者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师奕辰摇摇头,贺一盟道:“完了,走吧。”

    顾子乔一笑,对师奕辰道:“没什么事早点回去休息吧,我们还要下班呢。”

    师奕辰表情变得很难看。

    顾子乔这还不够,上前两步,抬头看贺一盟对他道:“贺哥摸摸我,我怎么觉得我还是有些烧?”

    这话说得没脸没皮,师奕辰一愣,愕然看着顾子乔。贺一盟却像没体会出什么一样,将手掌放到了顾子乔头上。

    “不烧了。”贺医生淡淡道。

    顾子乔别有深意看了眼师奕辰。

    师奕辰明白了什么,不可置信看着顾子乔,道:“你!”

    顾子乔无辜道:“啊?我怎么了?你早点回家按时吃药啊,小心……身体不舒服。”

    说完,他看着贺一盟,笑道:“贺哥,我们回家吧。”

    师奕辰瞪大眼睛。甜文啦不虐啦挥着小旗子么么哒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