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四十五章隆突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45

    老板们在集中开会,顾子乔便跟着郑晓薇往电脑里录入患者信息。电子病历查检备份,是他在医院干得最多的活。

    两人在贺一盟办公室一边聊天一边录入着,郑晓薇正八卦科室风云呢,贺一盟便推门而入。

    三人都楞了一下,最后还是贺一盟道:“你们俩下午跟着我一起上手术吧。”

    顾子乔诧异,心里却很高兴。自己来医附院后只第一天跟过手术,其余都是跟着换药等事。虽然打基础有打基础的好,但他还是忍不住想跟着他贺哥一起。

    郑晓薇略一思索,道:“隆突切除重建?七床的患者?”

    贺一盟点头,道:“就是那个,两点开始手术,中午你们一起来开个会。”

    郑晓薇有些兴奋,顾子乔听了手术名后也带着点期待。隆突手术为气管及支气管手术,属于高难度手术,整个胸外能做的没有几个人。其中切除部分并不难,可气管血管等各方面的重建都较为复杂。

    如果顾子乔预料没错的话,这场手术应该会开观摩直播。

    因为这件事的督促,他和郑晓薇飞快跑去食堂吃了午饭。岳阳今天忙得不见踪影,没能跟他们一起。两人吃完饭后,又跑去了看了看患者的病程,这才往会议室走。

    “师姐有见过这个手术吗?”顾子乔问道。

    他以学生身份进入医疗系统后,才知道自己的知识储备量多么薄弱,很多专有名词都不大能听懂,只能多看病历积累研究。

    相较而言,从小有个医生父亲的郑晓薇就对这些事熟悉的多。顾子乔逐渐意识到郑晓薇能这么受人喜欢,不仅仅因为她是郑军的女儿。

    果然,郑晓薇点点头,道:“以前听我爸讲过,现在很多隆突手术都用胸腔镜做,不过今天这个应该还是传统方式。”

    传统手术要求医生心细眼明手稳,顾子乔想了想他贺哥,觉得这些都是属于贺医生的形容词。

    两人一边聊一边到了会议室,会议室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了。贺一盟正站在前面和唐老说话,认识不认识的医生坐了一堆。

    郑晓薇拽了两把椅子拉到角落和顾子乔坐下,小声讲着:“院里专家来了不少……你看那几个头发白的,都是协会里面的人。”

    顾子乔见这阵势和各种头衔,道:“这场手术很重要吗?”

    郑晓薇点了下头,道:“感觉是吧……我爸不太在家讲院里的事情。”

    顾子乔想到昨晚贺一盟在书房待到很晚,估计就是为今天的手术做准备?

    随着时间的流逝会议室的人越来越多,一间不大的会议室最后竟然坐满了。贺一盟看眼了时间又看看唐老,唐老点了下头,他便打开了ppt。

    “患者张某,七十一岁,两个月前出现咳嗽伴有喘累,检查后发现气管肿瘤。”

    贺一盟的声音平淡而简洁,播放着ppt让众人观看。

    顾子乔觉得,穿着白大褂的贺一盟让人无端感到信任。

    “患者的气管肿瘤位置在胸廓入口,从颈部和胸部都不能完成手术。而肿瘤侵犯气管的长度很长,需要切除6cm的长度的气管,切除肿瘤后气管的吻合很困难。”贺一盟站在台前,目光向下看到顾子乔,声音一顿,接着道:“所以我决定,将采用胸骨正中切口入路进行切除。”

    贺一盟这话说完,会议室里顿时传来讨论声。顾子乔看那些专家学者纷纷交头接耳,而他的医生就那么淡然的在台上站着,自信又强大。

    就如同千百次被吸引一般,顾子乔再次被吸引。他追随着贺一盟的的身影,贺一盟似有察觉,捕捉到他的目光,露出无奈又纵容的神情。

    顾子乔傻兮兮一笑。

    一旁的郑晓薇终于忍不住,戳了一下顾子乔。

    这一下戳得顾子乔又酸又软,条件反射做出了个五官扭曲的表情。

    台上的贺一盟:“……”

    顾子乔赶紧收拾好面部表情,哭丧着脸看了一眼郑晓薇。

    郑晓薇哼哼唧唧,道:“正切呢!老板竟然要正切!”

    顾子乔还不懂,问:“有什么不一样吗?”

    郑晓薇想了下,组织语言道:“大概就是……正切会造成分离困难,任何一个部位的损伤都会是致命的出血,很少有医生尝试正切……”

    人体内部构造纷杂神秘,各路血管错综复杂。患者年纪也大,一般都会建议采取保守治疗或更为稳妥的手术方案,贺一盟整个时候提出从正中切口走,引起了不少人的疑问。

    顾子乔在知道手术难度之后,也为一萌揪了把心。

    万一不小心碰到哪根血管了呢?万一手术失败了呢?万一……

    他忧愁地看着贺一盟。

    贺一盟显然也听到了底下的疑问,这对于来说又何尝不是一次挑战。然而加入从右胸入手切除气管长度一旦超过3cm便很难吻合,更何况这位患者需要切除6cm。

    老人年纪大,万一不能吻合,不仅说话会有困难,还很容易造成细菌入侵。一旦细菌入侵造成并发症,以老年人的身体素质,很难坚持下来。

    七十岁还坚持做手术,既然受了这开刀的苦,贺一盟便不愿老人得不偿失。

    “从正中切口走虽然很难,但小贺不是做不到!”唐老的声音悠悠响起,压盖住了大家的议论声:“三年前的bentall手术,不就证明了这一点吗?”

    会议室的人都静了下来,唐老所说的这场手术,就连顾子乔也略有耳闻。

    这场手术属于心脏手术范畴,包括升主动脉置换、主动脉瓣置换、左右冠状动脉移植以及二尖瓣、三尖瓣成形术三个复杂手术糅合而成,是极为高难度的心脏大血管手术。而那时贺一盟主攻肺移植,所有人都对他的这场手术不看好。

    可贺一盟还是做了,不仅做了,且术后无并发症患者恢复良好。也是自此之后,南城一把刀的名气传了出去。

    那时的顾子乔经常跟医疗体系的人打交道,便也经常听人提及这位年轻的医生。有一次他忍不住问贺一盟为什么要接这个病人,毕竟万一做不好,就是堵上了整个职业生涯。

    问这话的时候贺一盟正在按照网上的教程往烤箱里放山楂片,想要之后泡山楂水喝,闻言没什么特别道:“我不做这个手术,南城就再也没医院能做。他要想活命必须上京,其中的费用不是他们家庭能负担得起的。况且……”

    顾子乔侧头追问:“况且什么?”

    贺一盟叹了口气,设置了烤箱时间,道:“况且他的情况已经很危险了,会死在半路上也不一定。”

    他转身看着吃零食的顾子乔,认真道:“手术成功,他能活下去;手术失败,我也尽力了,问心无愧。”

    事隔多年,顾子乔仍旧记得那个下午贺一盟逆着光说这番话的神情,他身体的轮廓被光线勾勒的就像在发光。而他也同样记得,听这番话的自己,内心所受的震撼。

    回忆旧时光让顾子乔的脸上带笑,会议室的人也在唐老的提示下纷纷点头赞叹,只有一人表情不那么好。

    那人便是杜保全。

    杜保全是不希望贺一盟做这场手术的,贺一盟能在胸外站得这么稳靠什么?不就靠一场场精彩绝伦的手术吗!他承认,自己手术是没贺一盟做得好,可皇上不一定要武功好,还有将军冲锋陷阵呢不是?

    在这种唐老要退的关头,他贺一盟一场场高难度手术的接是什么意思?气管隆突右胸切入不是做不了,贺一盟就是想找点存在感!

    嘴上说着不争不斗什么都不要,人家暗地里可怒着劲给自己攒履历呢!

    杜保全脸色几变,看贺一盟的眼里已然带上了几分敌意。

    原本觉得这年轻人老老实实在自己手底下也没什么问题,现在看来,必须要防患于未然了……

    杜保全眸色加深几分。

    俗话说得好,一山不容二虎。贺一盟啊贺一盟,要怪就怪你不老实!

    ps本章提及的气管隆突手术来自重庆市肿瘤医院胸外科年初一场由江跃全医生主刀的真实病例为江医生打call。

    大家今天剁手愉快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