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四十一章应聘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41

    郑晓薇最近开始写毕业论文,忙得不可开交。这周下班前义正言辞告诉顾子乔,自己要让出和贺医生一起出门诊的机会。

    “总之……从下周开始就你和老板俩人了!”郑晓薇微叹一口气,眼里有浓浓的不舍:“姐姐过一阵再回来!”

    顾子乔同情看着郑晓薇,道:“姐姐,你走好!”

    郑晓薇翻了个白眼,道:“说什么呢!我又不是不回来!等我……等我提纲过了又是一条好汉!”

    顾子乔好奇道:“师姐论文什么选题?”

    “肺移植呗,”郑晓薇百无聊赖道:“跟着老板这尊活佛,写这个要轻松很多,说不定还能得到指点!嘿嘿嘿……”

    顾子乔见郑晓薇又开始日常花痴,忍不住摇了摇头。

    两人一边整理病例一边聊天,叽叽喳喳到了下班时间,郑晓薇欢天喜地道:“放假放假了!小师弟周末要不要出来玩啊?就明天!我们班要去农家乐烧烤,小师弟来凑个人数!”

    顾子乔一边把病例放好一边道:“不行,明天有事。”

    郑晓薇苦着脸道:“那行吧,再当一次单身狗。”

    顾子乔被逗笑,突然想到自己的好友,道:“你问问岳阳呗,他估计用空。”

    郑晓薇眼睛一亮,拍桌子道:“好主意!”

    说着,就去发信息骚扰岳阳。

    两人整理完了病例,贺一盟也开完会回来,郑晓薇嬉笑道:“贺医生!下班快乐!”

    贺一盟点点头,道:“嗯,走吧。”

    郑晓薇欢天喜地走了。

    顾子乔也放好了衣服,见贺一盟没有走的样子,问道:“贺哥不下班?”

    贺一盟道:“你先走吧,我一会有点事。”

    顾子乔见状,只好先回了家。

    第二天下午,顾子乔提前一个小时蹲在了贺一盟家楼底下。这份工作抢手,顾子乔要先看看都有什么对手。他蹲了半天,果然看见了不少前来应聘的,一时间忧心忡忡,生怕落选。

    而楼上,贺一盟的面试也进行的不怎么顺利。

    他是个很注重隐私的人,要不是平时实在太忙,也不会请保姆来帮忙。他本有个固定阿姨,基本不会和他碰面,但把所有事都料理的仅仅有条,而且从不乱动他的东西。

    贺一盟很满意这种两人见不到面的相处模式,可上周末阿姨打电话说要回老家带孙子,这让他傻了眼。

    贺医生当即上网挂出了招聘信息,一开始他还在基础资料里甄别一番,可来的几个人都不是很满意。到了这周,他已经来者不拒,想着怎么也要找个合适的。

    “……我的要求很简单,帮我收拾东西,但不要乱动我的东西。书房不能进,其他地方都要用消毒水清理。我会把换洗的衣物扔在脏衣娄里面,床单被罩每周清洗一次。”贺一盟看着眼前的大妈,道:“暂时没有了。”

    “哎呀!”大妈一听大惊:“还要用消毒水?”

    贺一盟有一点点洁癖,闻言点了点头,道:“对。”

    大妈抹了把鼻涕,擦在裤腿上,道:“这也太讲究了吧……还要换洗被褥,先生,您这个活看起来轻松,可不容易呢!”

    贺一盟目光随着大妈的手而移动,没忍住加了句:“进屋穿鞋套戴口罩。”

    “戴口罩?”大妈愣了一下,然后愤怒道:“你这是欺负人!我不干你这活!”

    贺一盟还没说什么,大妈已经准备走。

    “我真不是这个意思!”贺一盟赶紧道。

    他平时戴口罩很频繁,再说打扫卫生的时候戴上防止粉尘入侵也对自己好,没想到大妈却好像伤了自尊,摔门就走,留下傻眼的贺一盟。

    贺一盟心力憔悴,看了眼名单,发现今天只剩一个人了。

    这次找的人实在不靠谱,有些人不肯提供身份证明眼珠乱转,有的看起来像是贵太太拎着个手包,还有人一听贺一盟要签最少半年的合同不愿意,总之看起来都不是能长期干事的人。

    再找不到的话,贺一盟估计要放弃。

    离四点半还剩十分钟,贺一盟去给自己倒了杯水,坐在沙发上静静等着最后一名应聘者的到来。

    几分钟后,自家的门铃响起,贺一盟扫了眼时间,不早不晚四点三十,非常准时。

    贺一盟走去开门,心里对这位应聘者不由抱了期待。

    可开门的一瞬间,他便愣在原地。

    “贺哥好!”顾子乔穿了灰色的套头卫衣,下面的紧身牛仔裤显得腿长腰窄,十分帅气。

    贺一盟还没反应过来,侧身让人先进来,道:“你怎么过来了?”

    顾子乔站到门口,不好意思一笑,道:“贺哥,我是……张翠花。”

    贺一盟面无表情,第一反应是关门。

    “贺哥你听我说听我说!”顾子乔见状赶紧溜了进来不给贺一盟关门的机会,举着手道:“我能干!真的!”

    他死皮赖脸看着贺一盟,道:“贺哥!我有不得不干的理由!”

    贺一盟气笑,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学生伪装成一个中年大妈来应聘家政。他索性后退两步坐到沙发上,看顾子乔怎么说出个花来。

    顾子乔也带着点尴尬,活了这么久都是他挑别人,哪有别人挑他的道理啊。

    不过为了贺医生!忍了!

    “我……贺哥的要求我都能达到!绝对不乱动东西,尊重贺哥的隐私!”顾子乔面不改色大言不惭道:“衣服我会分类清洗!地我还会有消毒水拖!菜买新鲜的,对了,我还会做饭,可好吃了!”

    贺一盟本来听听而已,听到最后一句,突然有点心动。

    他没吃过几次陈娇婷做得饭,回忆起来却是唇齿留香。

    可这是自己的学生,来添什么乱?

    想到此处贺一盟又有些生气。

    顾子乔观察贺一盟表情,察觉事情有些不太妙,赶紧道:“贺哥……我……我不要工资,你就收留我一下吧!”

    “收留?”贺一盟听到关键词道。

    顾子乔早就想好了措辞,此时装可怜,死缠烂打不要脸道:“我在家里……住不下去了,周围房价实在太贵,我没钱自己租房子。从医院往返学校太麻烦,每天出来的时候寝室楼大门都不开……”

    幸得顾子琪底子好,眉眼间顿时就是一片泫然若泣,贺一盟顿时就皱起了眉。

    他没说话,客厅里很安静,顾子乔一边低头装可怜一边火急火燎想能不能成功,见贺一盟半天没反应,不得不又下一剂猛药。

    “说起来不好听,我是家里的私生子,”顾子乔抬头看贺一盟,苦笑一下,道:“几个月前我爸来认我的时候我还挺高兴,心想自己总算有爸了。可最近,我才发现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我……真的是住不下去,不然不会跟贺哥开口的。”

    “之前听我哥说过,贺哥是很好的人。我就想,不知道能不能来麻烦贺哥……”

    顾子乔话说一半留一半,上辈子自己偶尔会和贺一盟谈几句家里的事情。贺医生也知道顾家事情多,而自己和父亲的关系不好。

    顺便搬出故人,一萌总得给几分面子吧?

    顾子乔非常忐忑。

    贺一盟听了这番说辞果然犹豫了起来,他看着与眼前与挚友相似的面孔,不经有些怔忪。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只觉得这小孩的神态竟然越来越像joe。

    顾子乔小心翼翼道:“见习生轻松很多,我平时回来都会把家收拾好。我还会做饭……”其实我什么都不会,但我可以为了你学!先骗到手再说……

    贺一盟还是没吭声,顾子乔的请求有些突兀,他没准备好和另一个人住在同一屋檐下。

    贺医生这个人其实很有领地意识,甚至早年在美国求学的时候也不愿意和别人同租。他宁愿自己累一点多去写点东西投稿赚钱,也不想和别人共用一个厨房卫生间。

    顾子乔怎么会不了解贺一盟?要不然当年也不会把隔壁买下来只为和贺一盟住得近点。

    他小声道:“我只住到见习结束就能回学校了,贺哥,我绝对不会打扰你的……”

    贺一盟眉头微皱,脸上显示出一种想要拒绝又不好意思开口的微妙纠结。他鼻梁挺拔,薄而性感的唇抿着,手搭在膝盖上,有节奏的敲击。

    顾子乔知道,这是贺一盟在思索时的表现。

    他心想,最起码一萌没有一口拒绝。

    贺一盟喝一口水,顾子乔心里叹了口气,准备以退为进。

    “对不起……是我冒昧了。”他神情落寞,道:“谢谢贺哥了,我……”

    他咬着唇,不再往下说。

    自己从来不是好人,他知道贺一盟这个人最大的弱点就是心软。贺医生看起来不近人情,但内心却是一片温柔,要不然也不会私底下偷偷贴药钱给患者。

    他猜贺一盟会对自己心软。

    顾子乔抬头,可怜兮兮看着贺一盟,等他的回复。

    顾大少爷追医生第一招(说不定只有这一招):装可怜。
小说推荐